第二十一章 山间诡异 (1)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二十一章 山间诡异 (1)

2019-04-25更新

一听算不出来,我顿时有了不好的猜想,瞪着他问道:“你不会该破的戒律都破了?把看家的本事都糟蹋完了吧?”

“怎么可能!”刘二急忙辩解道:“我虽然跟师傅的时间短,没学到他老人家多少真本事,但师傅地教导,我是一刻不忘……”

我很是怀疑地看着他,不怪我如此,只因这家伙为了赚钱,能把人忽悠上天,有了钱之后,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看相算卦门派很多,各门派的禁忌也不同,要说刘二属于哪个门派,师承何人,这有些丢先人的脸,不说也罢。

只不过他从事这个行业,酒色财气可以不忌讳,但至少不能吃蛇、龟、狐黄白柳灰五仙,遵守生死不看、至亲好友不看、不算寿数等等规矩,不然先不说会有什么报应,老天爷都不给他这口饭吃——根本算不准。

要知道,看相算卦有点儿本事的先生,不是聋子、瞎子就是瘸子,刘二生下来两个多月眼睛都没有睁开,父母尝试了各种办法都没用,那时医疗条件跟现在没得比,查不出问题所在。

在四十多年前的农村,家里孩子多,口粮不足,成不了家里的劳力,挣不到公分,就是家里的累赘,他这个天生的瞎子,会把全家都给拖累的。

而且那时的人迷信,认为他这种先天残疾的都是怪胎,会给家里带来厄运,于是出生还不到一百天的他,就被看不到希望的父母遗弃在医院门口。

也亏他命大,兜兜转转,被好心人送到孤儿院,有了一口饭吃,才算活了下来,而且上天也算是眷顾他,他的左眼的确看不到,但右眼没用问题,算是半瞎。

他浑浑噩噩,穷困潦倒过了大半生,人到三十来岁才在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一位道观的老师傅——我师父欧阳的朋友,开始学习看相算卦。

按理说过人到三十来岁,学东西比较困难,特别是玄学,那得是童子功,不过他例外,跟着师父学习的那两年,像是开窍一般,特别是寻人这一块,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架势。

只是他这人浪荡惯了,受不了道观的清贫和外面花花世界地诱惑,自以为学到了一些本事,瞒着师父独自下山。

可想而知,他那三脚猫的功夫,想出人头地太难,毕竟寻人这一块,只占看相算卦的一个非常小项,又没有脸再去找师父学习,只有在江湖上又瞎混了十来年,最后江湖也跑不动了,留在山城混饭吃,近一年来才有了好转。

说实话,刘二虽然有穷人炸富的各种毛病,但他张口闭口都把师父挂在嘴边,念着老人家的好,加上此生也过得不容易,所以我也不计较他这些,还是愿意跟他来往的。

如果现在的他连尊师重道都忘了,各种忌讳都不放在心上——这是我最恼怒他的原因,那我以后要离他越远越好,这种没底线的人,没有结交的必要。

看着刘二解释不下去了,脸上有些不自然,我心里叹了一口气,看来我地猜测是对的,作势要走,他顿时就急了,赶忙起身拉住我,压着声音说道:“老弟,我真没有忘了师父的教导,只是……只是特么的我被人陷害了。”

刘二后半句话的声音充满了愤怒,脸上又带着些许惭愧,还有些郁闷,这让我心里沉了下来,坐下来盯着他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唉!”刘二叹了一口气,转身去把房间的门反锁上,确定外面的人进不来,他才坐下来皱着眉头说道:“破事,糟心。”

“前一个月,隔壁佛珠店的老板请我喝酒,等我喝得二麻二麻的时候,上来一道鸡公煲,当时没多想吃了一口,这下坏事了,这盆鸡公煲里不但有鸡,还有鳖,我着这孙子的道喽。”

“我去……该,你就往死里作吧。”我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还说自己是老江湖,这几十岁都活到狗肚子里面去了。”

“你俩都开佛珠店的,这特么不是竞争关系么,你还敢跟他去喝酒,你这心得有多大呀?”

被我训了一通,刘二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辩解道:“我这不是看走眼了么。”

“这孙子太能装,这大半年来,见到我那叫一个殷勤,比见到他爹都开心,那天说他一个亲戚想找我看相,非要请我吃饭,央求了我半天,我就答应他了,没想到……”

“没想到他转脸就把你犯忌破功的事情传出去了?”我冷眼问道。

“嗯。”刘二点了点头,随即马上摇头,说:“他传出去就是想毁我名声,打压我生意,不过没用,我把架子端得更高,看相的人排到两个月后去,佛珠生意照样红火。”

“他呢,生意越来越差,还没有等我抽出时间报复,这两天都关门歇业了。”

“而且……”他看了我一眼,挑着眉,嘚瑟道:“我也不傻,没跟师父学本事之前,没饭吃到处打鱼掏鳖,鳖的味道我清楚得很,那口菜我当时没真吃下去,尝到味道我就吐了。”

“前几天来一个客人,他情妇卷钱跟小白脸跑了,我算了一卦,虽然没有以前准了,但也八九不离十,人找到了。”

看着刘二有些得意的表情,我很是无语,但也有些能够理解他为什么一点儿危机感都没有——穷人炸富,身边的人抬着、捧着、半仙地叫着,都以为自己成了一方人物了。

可是,他真的是人物吗?

不,明显不是。

我叹了一口气,对他说道:“如果你不是被人陷害,被动犯了忌讳,接下来的话我不会说。”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你一个后起之秀,都要把别人老牌佛珠店挤垮了,他给你下套很正常,别觉得委屈,社会就是这么残酷。”

“有了一次肯定还会有第二次,这次没有弄垮你,绝不会停手的,说不定他关门歇业,是正憋着坏了。”

看刘二要张嘴,我摆摆手继续说道:“你有多少本事自己清楚,这一年时间你除了挣钱装13,你真正结交了几个有钱有势,真到出事能帮你出头的人有几个?心里没点笔数?”

刘二不好意思地摸了下脸,讪讪地问道:“老弟,那……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我瞪了他一眼,说道“还好意思笑,赶紧收拾软细先避几天,看对方出什么招,能解决就解决,不能解决就扯呼换地方,反正你也赚不少钱了,好好过几天安生日子。”

刘二一听就急了,说:“我这么大个店子,里面的货值老鼻子钱呢,就这样不要了?”

“你这店里的东西都是称斤买回来的,值多少钱心里没数呀?”我一脸鄙视地说道。

看刘二一副不甘心的表情,我没了耐烦,直接说道:“行了,你爱咋地咋地。”

说完我就起身,结果又被刘二拉住,说道:“别急呀老弟,帮我好好寻思寻思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我把他手打开,没好气道:“你想得倒美,哪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办法,你以为我是诸葛大神呀。”

“再说了,我身上有正事呢,在你这里白白耽误了半个小时,毛消息都打听不到……”

“谁说没消息了?”刘二急了,一拍大腿,说:“嗨……你等我十分钟,我跟你一起去找。”

刘二拿起一个背包,装上罗盘这些吃饭的家伙事,犹豫了片刻之后,从一个上锁的抽屉里拿出一沓钱出来,估计有小十万,还有烟酒塞了满满一背包。

走到外面,他跟那少妇导购嘀咕了几句,上了我的车,示意我往西开。

路上刘二解释说小帅的情况特别,加上他功力受损,只能算出小帅阳气消失在山城西方位,具体在哪里,他也不肯定,只能靠罗盘的感应去一点点判定。

时间紧急,我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做,于是按着他指路开车,我们来到了山城西郊大足区。

中午随便对付了两口,上车继续寻找,一路开到一个叫高坪镇的地方,刘二示意我继续往西开。

到了下午四点,我们来到一座不知名的大山脚下,刘二终于说道:“应该就是这里了。”

下了车,我仰望这前面的山峰,顿时有种无力感,这山岚重叠的山岭,蜿蜒盘旋,犹如一条正在酣睡的巨龙,环观群峰,云雾缭绕……这么大座群山,方圆几公里都看不到头,这特么让我怎么找呀?

刘二看着我郁闷的表情,有些尴尬地说道:“罗盘到这里全都乱了,实在是算不出具体方位。”

看来是指望不上刘二了,想着半年的租金,我一咬牙,背上水和面包,交代他在车上等我,就径直往山中走去。

山里林木繁茂,遮天蔽日,沟深谷幽,行走起来十分困难,我并没有往山上爬,而是沿着山脚下走,因为如果一个人想藏尸,当然是想藏在深山里,不会被人发现,但那人的体力得很好才行。

走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我在一段土路上发现一道车轮印,顿时兴奋起来,这地方我租的那台轿车可开不进来,看这车轮印,肯定是越野车留下的。

有了发现,我来了劲,紧跟着车轮印往前走,又过了半个小时,来到一个山坳中,前面没有再进去的路了。

我驻足观察了片刻,发现在山坳的西南角一颗大杉树下,有些人为摆放的断枝,我动手把这些断枝扯开,发现下面有动土的痕迹。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