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调查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十九章 调查

2019-04-23更新

当然,我并不是确认那位泰国归来的同学就是幕后黑手,只是怀疑而已,这就是我之前说的,大胆假设,仔细求证。

而且求证的东西太多,比如他在泰国有没有学过一些邪术,比如能够禁锢人灵魂的那种。

还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动机,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有动机,也就是我常说的因果。

我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有了新的思路就想要去求证,何况能免半年的房租,对于我来说还是蛮有吸引力和动力的。

关键的是,我很有信心,认为小帅的尸体不在河里,他们就是翻个底朝天也是白瞎。

于是回到心里诊所,我就按着小欣给我的几个电话挨个打了过去。

这几个人都是经常与小帅混在一起的朋友,希望从他们口中得知那位留学泰国同学的信息。

我承认这是我的过失,因为那家伙刚归国回来两天小帅就出事了,当时在跟小欣聊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把他列为调查对象,所以有关于他的信息,我一点儿都不知道,甚至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对他也就无从调查。

至于我为什么找这些人,而不去直接找组织接风宴的周涛,原因很简单,他对我说了谎,没有信任的基础。

对于他为什么对我撒谎,不是现在我考虑的问题,相信随着我调查的深入,原因自然而然会知道。

只是我明显高估了小帅与那几个朋友的有情,几通电话打过去,有两个听我提到小帅,根本不愿意与我多说,很是不耐烦地挂了电话。

有一个家伙更绝,让我不要骚扰他,否则有我好看的,另一个倒是没有威胁我,只是支支吾吾,装傻充楞挂了我的电话。

打第一个电话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小欣这几天顾不上,事先没有跟他们打招呼,他们以为我是骗子,结果几个电话打下来,感觉不是那么回事。

我感觉小帅的名字似乎成了他们禁忌一般,让他们唯恐避之不及,这让我很是费解。

就在我以为这条路走不通的时候,最后一个电话的主人同意与我见面,甚至主动说到我心里诊所来。

答应与我见面的人名叫小苏,半个小时不到他就走进了我的诊所,穿着一身潮牌衣服,看着我的招牌愣了一下,迟疑道:“咦……你不是私家侦探么,怎么挂个心里诊所的招牌?”

得,误会了,不过我接的这单差事,的确是私家侦探的范围,只是我不是寻人,而是寻一具尸体。

简单解释了几句,我把刚才的疑问问了出来,指着小欣给我留的几个电话问道:“小欣说你们几个是她老公最好的朋友,但刚才我给他们几个打电话,他们好像不愿提起小帅,这是为什么?”

“嗨……还为什么,怕死呗。”小苏以一副非常不忿的口气回道。

我脸色一凛,追问道:“怎么回事?能具体说一下吗?”

小苏说道:“哎!这事说来话长,得从上周二的一件事情说起,那天,帅哥要去参加一个饭局,说组局的人是**夜店的大老板周哥,我们哥几个当时就央求帅哥带我们去结识一下。”

“帅哥很爽快带着我们去了,第一次跟周哥喝酒,哥几个都挺兴奋的,频频敬酒,哥几个喝嗨了。”

“刚开始周哥还跟我们喝几杯,没多久脸就垮了下来,再也不肯举杯,就是帅哥劝他都不喝,最后闹得个不欢而散。”

“当时我们感觉周哥这个人挺小气的,配不上他的名声,我们不就是想结识他,蹭了个饭局,多点了些酒水,至于垮下脸来么?”

小苏把蹭饭局说得天经地义一般,让听着的我很是无语,那天的饭局我是知道的,老同学接风宴,周涛邀请的人都是关系不错,相熟悉的人聚在一起,他们这几个陌生人凑过去算是怎么回事?

作为饭局组织者的周涛不高兴很正常,换谁也不乐意啊。

还有,小帅也是个棒槌,这种小范围的聚会,他竟然带着陌生人去蹭吃蹭喝,这心得多大呀!

我心里正在感慨,只听小苏继续说道:“当时我们也没有在意,没成想过了两天,帅哥就失踪了,哥几个到处找,连人影都没有。”

“我们哥几个就嘀咕,想起关于周哥的种种传说,我们估计帅哥失踪,肯定跟周哥有关系,说不定帅哥已经被他给弄死了。”

“你们想多了吧,周哥就是再不高兴,也不可能杀人吧,你以为杀人跟杀鸡那么简单?”我一脸错愕地看着他说道。

“不是我们想多了,是真有这种可能。”

小苏一脸严肃地对我说道:“是,杀人对我们是难事,对周哥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你想呀,周哥是谁?**夜店的大老板,能开起那么牛叉的夜店,那黑白两道的关系都硬得很,他一句话,有的是人给他卖命。”

“还有,今天帅哥的悍马车在嘉陵江被找到了,别人说他是去江边洗车,没注意江水上涨给淹掉了,我呸……瞎几把乱说。”

“开着车子去江边洗车,傻了吧唧被水淹的有,但那都是不明情况的外地人,帅哥从小就在嘉陵江边长大,不但水性好,对这条江也非常熟悉。”

“而且他去那江边,不是去洗车,是去越野玩的,一去都是一帮人,开着十几台车子,不可能独自一个人去的,这里面肯定有蹊跷。”

小帅的车子意外出现在江里,这的确是个疑点,我用笔记了下来,然后继续跟他聊。

从小苏的讲述中,没接触过几次小帅的我,大概能想到小帅是个怎么样性格的人——咋呼,喜欢凑热闹,更喜欢充大哥,带着几个狗腿子到处穿梭于各个饭局和酒局中,且很少主动买单,典型的蹭吃蹭喝行为。

这让我想起江边那干瘦大叔说得话——越有钱的人越抠门,要不然他的钱哪里来的?

也不能说一点儿道理没有,看来干瘦大叔是个明白人。

似乎小帅在富二代的圈子名声并不好,但也没有到老死不来往的地步,不然也蹭不到别人的酒局,身边经常玩的人,基本上是小苏他们几个人,他们家里有点儿小生意,但谈不上多富有。

所以听说小帅失踪,小苏他们几个人感到害怕,认为是那天他们惹到周哥,受到了报复,于是不愿跟我多聊,想着置身事外,甚至有人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山城躲一阵风头。

而小苏之所以愿意过来跟我聊这么多,不是他胆子有多大,而是念着小帅带他混吃混喝的情义,回老家之前,尽一份力,求一份心安。

按理说小帅喜欢蹭吃蹭喝的名声在外,一般人都唯恐避之不及,但周涛组织的接风宴却请了他,这里也很不正常。

还有周哥的身份,原来是个黑白通吃的主,有手段有能力,加上聚会中明明发生了不愉快,他却对我撒了谎,种种疑点又集中在他的身上来。

特别是小苏很是笃定地认为周涛就是害了小帅的狠人,这让我不得不重视起来。

不过我找小苏,是想了解那名泰国归来的同学,只是很可惜,那天他们几个朋友都忙着跟周涛攀交情,对于接风宴的主角没有多少关注。

小苏努力想了半天,说只记得那人个头不高,带着眼镜,不怎么说话,没有太多存在感。

我们聊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小苏告辞走人,他准备回老家达州躲一段时间,车都开在楼下了。

看着小苏急匆匆离去的背影,我突然冒了一声冷汗,为自己冒然去找周涛,甚至跟踪了他三天而感到后怕——刚才在聊天的过程中,听了一些关于他的事情,他可是一个真正的猛人,与我聊天时表现出来的那种和善,只是他的一个表象而已。

长呼了一口气,我的脑瓜子生疼,周涛那边查不到任何异常,而那名泰国归来的同学也没有任何信息,这让我的调查陷入僵局。

无奈之下,我只有给小欣发了一个微信询问,希望陷入悲痛中的她,能够看到微信,给一些那人的信息给我。

我以为要等几天小欣才回我信息,谁知道第二天一早,我刚开门,她就急忙走进心里诊所,给我带来一个让我措手不及的消息——那人明天就要回泰国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