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打捞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十八章 打捞

2019-04-22更新

见面的地方是山城一家非常出名的夜店,具体名字我就不说了,反正一般人别说消费不起,就是想订位都很难,没办法,生意太火爆,算是夜店爱好者的朝圣之地。

在去的路上我还纳闷,大白天的约到夜店见面,这人也太奇怪了吧,谈事情不一般是在咖啡厅吗?

只是到了地方,我才发现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原来周涛是这家大名鼎鼎夜店的老板,果然是物语类聚,人以群分,都是有钱人呀!

我到夜店的时间是下午四点钟,是服务人员接待我的,解释说他们店请了全球十大DJ中的一个大神过来,老板周涛在跟管理层们正在讨论接待和明天活动的事宜,需要我稍微等一下。

等了不到十分钟,周涛信步走了过来,握着我的手说道:“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周老板你太客气了,不好意思的应该是我,打扰你的正事了。”

周涛个头不高,应该是经常健身的缘故,身材比较魁梧,握着他的手我能明显感觉到对方力气不小,说话也中气十足,很有气势。

示意我落座之后,周涛摆了摆手,说道:“小帅是我同学,他失踪了我也很着急,你有什么想了解的直接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道了一声谢,随即开门见山,直接问道:“你眼中小帅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嗯……小帅这个人怎么说呢。”周涛微微皱了下眉头,想了下,才开口回道:“他开朗幽默,口才很好,只要有他在,场子肯定好玩,不管是男女,即便第一次见面,他都能很快跟别人打成一片。”

“当然,有时候酒喝多了,玩起来没有轻重,容易得罪人。”

这是我希望听到的信息,于是紧接着问道:“有没有听说过最近他跟谁结怨?”

周涛摇了摇头,说:“没有,我知道你的意思,出来玩都是为了图开心,即便他喝多了说几句得罪人的话,大家过后也忘记了,都是朋友不会太计较,到不了结仇的地步。”

“小帅经常玩的几个朋友我都认识,也没听他们说过这段时间小帅跟人发生争吵……”

跟周涛聊了半个多小时,没有聊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他这个人说话滴水不漏,看似不偏不倚,站在客观的立场评价,但是,在我眼中都是翻来覆去的场面话而已。

这也许是跟他的职业有关,开夜店的老板,而且开得这么成功,接触三教九流的人,维护关系方面,他肯定是一把好手,说话自然不会得罪人,更加不会背后说别人的闲话。

当然,我与他第一次见面,他也不可能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能见我,都是看在小欣的面子上。

知道再聊下去也没有多少用,刚好有人找他说事,我就此结束了这次谈话。

走出夜店,我脸上不自觉地笑了起来,这次过来也不是一点儿收获都没有,在刚才的谈话中,当我问起那天他们聚会有没有发生不愉快的事情,他很快摇头说没有。

不过在否认的时候,他面颊上扬,嘴角下垂,还提起桌上的水杯喝水,说明他对我说了谎。

但是他为什么跟我说谎?

他是想掩饰什么?

大胆猜测,小心求证,接下来我查了小帅失踪前两天周涛的行踪,甚至租了一台车,跟了他三天,结果没有发现异常情况,这让我对他地怀疑产生了动摇。

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毫无头绪的时候,小欣打电话给我,说小帅失踪前开走的那辆车子,警方好像找到了,车子在北碚嘉陵江里,现场正在起吊打捞,她们家人正往那边现场赶去确认。

电话那头很吵闹,小欣带着哭腔没说几句话,就急匆匆把电话挂了。

我不清楚她是让我这边放弃寻找,还是也让我去现场,于是赶紧回拨过去,结果一直在通话中。

一通电话打过来让我莫名其妙,如果她真取消委托,那我这几天算是白忙活了。

想了一下,很是不甘心的我打着方向盘掉头,驱车赶往北碚区,沿着嘉陵江找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发现了出事的现场。

只见一台大吊车正在起吊作业,警察围起了隔离带,周围很多吃瓜群众沿着江边看热闹,嘴巴上热闹地讨论着什么。

我停好车,装作吃瓜群众靠了过去,只听一个穿着褂子的干瘦大叔扯着嗓子,兴奋地囔道:“加上这台,今年这里都淹掉五台车子了。”

“河边都有牌子提示,这些人就是不听,图便宜去江边洗车,车是开过去了,江水一涨,想开回来就难喽……江水不降下来,谁都不知道这里淹了车。”

“你们看旁边来了这么多警察,肯定车主也早死球在这里喽。”

“切!不懂就不要瞎说。”一个年轻男人指着江中吊起来的车子,直接怼道:“你晓得这是什么车子不?”

“悍马,一两百万的车子,能买得起这么贵的车主,还在乎那点洗车钱?”

“你小年轻懂个锤子。”干瘦大叔一瞪,叫道:“有钱人就大方喽?越有钱的人越抠门,要不然他的钱哪里来的?”

旁边的人一看两人要掐起来,非常上道地瞎起哄,两人争得是面红耳赤,我没有兴趣听下去,转身寻找小欣他们,很快发现他们与警察一道,站在警戒线里面。

人未到,先听到撕心裂肺的哭声,我走进一瞧,只见一个中年妇女坐在江边的鹅卵石上哭天喊地,周围三姑六婆拉着她劝,每个人脸上都是一片哀愁。

小欣也好不到哪里去,眼睛哭得红肿,比那天见我的时候更加憔悴了,蓬头垢脸的,抱着另一名中年妇女在哭泣,没有注意我地到来。

一个与小帅有些挂像,一看就是老板模样的中年人,满脸神伤地与警察沟通,说是要赶紧联系打捞队,沿着江顺流往下游搜索,一周多时间过去了,尸体肯定都浮起来了。

听他们谈话的意思,似乎已经确定小帅肯定是淹死在这江中,只是尸体没有在车里而已。

现场这种情况,我与沉浸在巨大悲伤中的小欣沟通不了,其他人我也不认识,站在这里没有用,帮不上什么忙,于是决定不再打扰他们,转身上了车往心理诊所驶去。

只是一路上我越想越不对,小帅托梦过来说自己被困在一个非常狭小的地方,无论怎么使劲都跑不出来,想要小欣赶紧去救他。

对于托梦的事情,我是非常相信的,毕竟有活生生的例子摆在我的面前,而且托梦基本上是跟最亲密的人,不会说假话骗人的。

如果小帅是溺水身亡,则完全不存在被困的说法——因为这被困,并不是说他肉体被困,而是他的魂魄遭到禁锢。

咦?

禁锢?

我脑子突然一闪,想起一个细节,小帅失踪前参加了一个同学的接风宴,而归国的那位高中同学,大学是在泰国读的,毕业之后没有马上回国,而是在当地做了两年的生意。

小帅从小家境就殷实,高中读的是山城著名的私立贵族学校,学费贵得离谱,能让普通人怀疑人生。

所以能上得起这所私立贵族学校的学生,家里都是非富则贵,出国留学不说是选美国、英国,德国、澳大利亚这些欧美发达国家,至少也会选日本韩国,谁会选泰国留学?

这脑子不秀逗了么?

还有,泰国这个地方,几乎全民信奉佛教,但他们的佛五花八门,光怪陆离的事情太多,像是养小鬼、养古曼童都是从那边传回国内的,很是邪门。

想到这里,我越来越对小帅的那位同学产生怀疑,同时心里暗自懊恼,之前把怀疑对象锁定为周涛,实在是太失策了,白白耽误几天时间。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