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生死营救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三十二章 生死营救

2018-11-19更新

  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自己身边,并且拍自己肩膀的人,要么是顶尖高手,要么就是在隐匿身形方面有专长的人。
  
  而对方能够拍自己肩膀,也能够将利刃捅进自己心脏。
  
  在那一刻,小木匠的确吓到了,而当他回过头去打量时,却是松了一大口气。
  
  拍他肩膀的人,是江老二。
  
  那家伙跟他一样,也仿佛从烂泥沟里爬出来的一般,左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而右手上面,则抓着一把黑沉沉的利刃。
  
  那是他杀人的工具。
  
  这家伙干的是杀人的活,被杀的对象,有的不如他强,有的却比他厉害许多,但他都能够得手,这说明他的隐匿功夫,绝对一流。
  
  被他悄无声息地接近,小木匠倒也没有什么丢脸的感觉,而是一阵狂喜,问道:“你跑哪儿去了?”
  
  江老二言简意赅:“碰到了敌人,我没办法救下果果,只有先逃了。”
  
  小木匠低头,瞧了一眼他那把剑,问道:“杀人了?”
  
  江老二脸容平淡,无悲无喜:“嗯,两个。”
  
  小木匠点头,指着相距十丈左右的那屋子说道:“白果与苏小姐暂时没事儿,都给关在了那里,我刚才一直在这儿瞧,她们都给捆住了,行动不自由,门口有两个守卫,里屋好像还有一个……”
  
  江老二指着相隔那屋子不远的院子说道:“那里是他们聚集的地方?”
  
  小木匠说对,差不多有三十多人在那里,不光是鬼面袍哥会的人,还有别的地方过来的。
  
  江老二在心里计算了一下,叹了口气:“有些难啊。”
  
  小木匠却告诉他道:“难,但也得加紧时间做——今晚子时,鬼面袍哥会的大档头鬼王即将亲至,我可听说了,那家伙可是个恐怖人物。”
  
  江老二点头,说对鬼面袍哥会以前呢,只不过是一个地方小码头,一帮抗捐逃税的水路码头苦力集聚而成的堂口,现如今能够发展到这般地步,全凭此人全程谋划,亲力亲为,力挽狂澜,的确是个可怕人物。
  
  他话语不多,但谈及鬼王此人时,却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小木匠有些发愁,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江老二却表现出充分的果断来,对小木匠说道:“我听果果说过你的一些事情——你那天帮我摆脱追兵的办法,可是传说中的藏身咒?”
  
  小木匠叹了口气,说道:“旁门左道而已,那个骗不了什么人的,也无法带着离开。”
  
  江老二却说道:“正常情况下,自然不行,但如果有人将那帮人的注意力给引走呢?那个时候,你可以么?”
  
  小木匠听了,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说道:“这不行,你会死的。”
  
  江老二罕见地笑了:“我出道以来,几乎没有几次不是在刀尖上过的,但没有一次死过,都活了下来,这说明我的运气,还算不错。”
  
  这是个不怎么笑的家伙,以至于他此刻的笑,显得十分面前,仿佛脸部肌肉僵硬地扭动。
  
  不过小木匠却能够感受得到他那荆棘外壳下,柔嫩的情感。
  
  如同野板栗一般甘甜。
  
  他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同意了江老二的提议。
  
  因为除了这个办法之外,他实在是想不出,还有别的法子能够破解此刻的困局。
  
  事实上,即便是这样的法子,成功救出人来的可能性,也是极低的。
  
  倘若是以前跟着鲁大的小木匠,此刻恐怕早就懵了,就如同当日被吴半仙困着的情形一样,不过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特别是自己闯荡江湖,小木匠的心态,也发生了许多变化。
  
  他显得十分果断,一旦确定此事之后,立刻与江老二商量起了其中的细节来。
  
  两人差不多商量了一刻钟,将诸多点都商讨过后,江老二往后退开,而小木匠则直起了身子来,双手抱拳,朝着江老二郑重其事地行了一个礼。
  
  江老二依旧是一张死人脸,不过嘴角处,却勉强咧了一下。
  
  随后他转身,消失在夜色和雨幕之中去。
  
  小木匠瞧着这人的背影,方才感觉到,那个叫做莫道长的家伙,表面上看着仿佛是一个收徒狂魔,但实际上,眼光还是非常准的。
  
  自己且不说,单论这个江老二,无论是心志,还是人品,又或者对于修行的感悟,都是一流的。
  
  特别是人品,因为一个承诺,他甚至拒绝了莫道长的邀请。
  
  而此刻,他又愿意用“牺牲”自己的方式,引开敌人。
  
  是的,牺牲。
  
  这两个字没有用错,在当前的情况下,主动挑起事端,吸引注意力的结果,极有可能就是死路一条。
  
  但江老二却最终还是义无反顾地离开了。
  
  感受到了江老二行动里“侠气”,小木匠整个儿的血液,也不知不觉地热了起来,原本被雨水浇得浑身直哆嗦的身体,也渐渐地挺直起了。
  
  渝城人有一句话,叫做“胆大的日龙日虎,胆小的日抱鸡母”,这话儿呢,话糙理不糙,说的就是此刻。
  
  恐惧如果有用的话,胆小鬼早就统治世界了。
  
  呼……
  
  小木匠深吸了一口气,感觉整个人的情绪都已经调动起来,随后他瞅准机会,沿着泥坎边缘往前摸。
  
  没一会儿,他来到了靠近关押顾、苏两人房间很近的一处猪圈里。
  
  圈里有两头肥猪,在这大雨的天气里,缩在草窝子里瑟瑟发抖,相互依偎着,而小木匠估摸了一下自己这儿与前方屋子的距离,耐心地等待着。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雨越发小了,仿佛丝线,如雾呈现着。
  
  但整个山村,山上坡下,除了聚集多人的那个院落,其它地方,仿佛鬼蜮一般,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某一恍惚之间,小木匠甚至觉得江老二刚才只不过是在说大话而已。
  
  他也是怕死的。
  
  正因如此,所以他说完话之后,最终又后悔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在外围找寻出路,偷偷离去了呢。
  
  要不然,怎么会用这么久的时间呢?
  
  就在他这般想着,心脏感觉被毒虫撕咬的时候,突然间,在山坡顶处那儿,传来了几声凄厉的惨叫声。
  
  因为雨小了一些,在这样寂静的夜里,这叫声是如此的突兀,以至于整个村子,都能听得到。
  
  小木匠听到,整个身子忍不住一绷,而随后,它如同投进平静湖水里面的石子,涟漪散去,原本平静的村子又变得热闹起来。
  
  有不少人从先前集聚的那屋子跑出来,这些人戴上了斗笠,朝着山上跑了去。
  
  小木匠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却在众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到远处的时候,从猪圈爬出,快速来到了关押顾苏两人的房子这儿来。
  
  他不敢走前面,摸到了屋后,趴在了后窗那儿,然后将耳朵贴在窗户上。
  
  当他听到了“吱呀”一声开门声,紧接着“啪”的一声关门,犹豫了弹指一刹那,终究还是小心翼翼地从那后窗翻了进去。
  
  人翻入屋内,里面的桌子点燃一盏油灯,而房间里则有三个人。
  
  这三个并不是小木匠担心的敌人,而是顾白果、苏慈文,和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小道士——这三人都给绑在了椅子上,动弹不得,而瞧见有人翻窗而入,顾白果和苏慈文都激动无比,唯有那个小道士满脸惊恐和慌张。
  
  小木匠朝着两个女孩打了一个手势,让她们莫慌,然后瞧了一眼门口。
  
  那儿虚掩着,显然是里面的看守听到外边儿的动静,出去询问。
  
  他听到了门口有讲话声,不敢有丝毫停留,踮着脚,走到了顾白果的跟前,拿出了她口中堵着的布条,又掏出那把刻刀,给她解绑。
  
  顾白果口中布条一松,眼圈顿时红了,低声喊道:“姐夫,你果然来了……”
  
  她的心情激动得不行,眼泪哗啦啦就流了出来。
  
  很显然,即便是见过了太多的江湖大场面,但她到底还是一个小女孩,在这样的情况下,终究还是恐惧的。
  
  小木匠将右手食指放在嘴唇上,朝着她“嘘”了一声,然后走到了苏慈文的跟前。
  
  苏慈文也十分激动,盯着小木匠的眼神炽热无比,仿佛在瞧着自己的情郎一般。
  
  小木匠虽然对她先前擅自离开的行为有些不喜,但想着她被抓之后,一眼都不朝自己这边看来,后面显然也没有交待他的位置,使得自己能够安然无恙到现在,所以倒也没有太多怪罪,而是利索地帮着她解了绑。
  
  他这边刚刚弄完,回过头来,却瞧见顾白果居然把那个小道士身上的绳索给解开了。
  
  他有些意外,但顾白果却朝着他打手势,说没事的,这人可以信任。
  
  那小道士朝着小木匠不断点头,生怕他不管自己。
  
  这时小木匠方才发现,那个小道士模样清秀,而且长得很有特色——他的眼睛竟然与寻常人并不相同,一颗眼珠子里面,居然有一对瞳孔。
  
  双瞳之人。
  
  小木匠瞄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示意三人都贴在了墙边,随后随手拿起桌上的茶壶,朝几人洒水,口中快速低语:“变吾身、化吾身、吾师将吾化作真武祖师……”
  
  就在这时,门外有了动静。
  
  吱呀……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