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雨夜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三十一章 雨夜

2018-11-19更新

  按道理说,留在被小木匠下了“藏身咒”的这地儿,应该是最安全的,所以甘墨才会提出让苏慈文留在此处。
  
  但对于苏慈文来说,此时此刻,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小木匠的身边。
  
  至于这儿,就算暂时安全,那又如何?
  
  倘若小木匠丢下她,一去不复返了,那又该怎么办呢?
  
  尽管经过这些天的了解,苏慈文认为小木匠并不会这么做,但这世上,凡事最怕的,便是“万一”二字。
  
  小木匠本来不想带着苏慈文,奈何那妹子显得很是坚决,最终只有无奈答应了。
  
  毕竟这一位是雇主,赏饭吃的人。
  
  此刻小木匠的脑子乱糟糟的,也想不出太多的事儿,只是吩咐了苏慈文小心一点儿,然后一切都得按他的吩咐行事。
  
  因为这会儿,一步踏错,便是万丈深渊。
  
  他出门前,还往梁上瞧了一眼,并没有瞧见虎皮肥猫。
  
  天知道那头痴肥橘猫又去哪儿浪了。
  
  小木匠带着苏慈文出了门,外面依旧大雨如瀑,密集的雨线对他们两人并不友好,直接就将他们给淋透了去。
  
  没走两步,小木匠就感觉苏慈文的脚步有些缓慢了。
  
  他回过头来,瞧见这小娘皮抱着胸口,显得十分郁闷。
  
  他瞧见那如瀑雨水,将苏慈文的身材完全给勾勒了出来,这才发现这位来自湖州的妞儿营养是真的好,别的不说,光双臂怀抱下的那规模,便是他从未有瞧见过的。
  
  真大。
  
  但这会儿,不是欣赏这事儿的时候,小木匠咬牙,伸手过去拉住她,然后出了院落。
  
  外面的路一片泥泞,苏慈文走了两步就摔倒了,而爬起来的时候,满是泥污的她却突然间想通了一个道理,那便是危急时刻,所有的道德顾虑,都应该抛在脑后去。
  
  所以她紧紧地抓住了小木匠的胳膊,连胸口传来的异样感觉都下意识地忽略了去。
  
  于是她没有再摔倒第二次。
  
  小木匠带着苏慈文,避开有可能过往的人,沿着墙沿往前挪动,大雨给他们的行走带来了巨大的不便,却也帮忙隐藏了他们的行踪,不至于那么突兀。
  
  别人瞧不见他们,但小木匠却一直死死地盯着被押解的顾白果。
  
  她是被两个敦实的汉子给一左一右挟持着的,小木匠没瞧见她有太多的反抗,行走自如,算是放宽了一点心。
  
  自己这个便宜小姨子,有的时候,脑子还是挺聪明的。
  
  她倘若是反抗,在这帮穷凶极恶的家伙面前,完全是不够看的。
  
  小木匠确定了顾白果没受什么伤害之后,又打量别处,却并没有瞧见那个号称“小南侠”的江老二身影。
  
  他和顾白果是一起出去的,现如今顾白果被抓,他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其实想一想,后果只有两种。
  
  要么死了,要么逃了。
  
  小木匠这会儿也只能将事情往最好的方向去想,认为江老二是逃脱了。
  
  不然事情可能会恶劣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他偷偷摸摸,一路跟到了村头,也就是山坡最下方的一处人家,那两人停了下来,将顾白果给带进了一间亮着灯的房间里去。
  
  他们进去了差不多七八分钟,又押着顾白果出来了,转到了相隔十米不到的另外一栋三间小屋里前。
  
  小木匠瞧见顾白果的双手给绑在了后面,至于其它地方,仿佛没吃什么亏。
  
  那房子门口有两人把手,押解的那人将顾白果交到对方手中,交代了几句之后,转身离开,朝着村尾的方向再一次地走去。
  
  小木匠和苏慈文蹲在距离关押顾白果房子不远处的一截土墙边儿上,这个时候鬼面袍哥会的清理工作依旧还在持续,村里的山道上时不时还有人在跑着,上坎下坎的屋子里,也有人直接飞出来,而那些带着恶鬼面具的蓑衣客,出手毫不留情,直接取人性命。
  
  这些无辜的山民,在那帮家伙眼中,仿佛蝼蚁一般。
  
  小木匠瞧得怒火中烧,双拳紧紧攥着,而苏慈文瞧见这一幕幕的,却是吓得瑟瑟发抖。
  
  她的牙齿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吓的,不停地打颤。
  
  小木匠在土墙后蹲了一会儿,瞧见再没有人被押解过来,有心想要再往前一些,绕过前门的两个守卫,靠到那边去,查清楚顾白果具体的情况。
  
  而就在这时,苏慈文却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木匠回过头来,问:“怎么了?”
  
  浑身湿透,头发散乱的苏慈文完全没有了大小姐的形象,但脸颊之间,却有红霞飞起,低声说了句话。
  
  雨声太大,小木匠没怎么听清楚,问了句:“什么?”
  
  苏慈文又气又急,以为小木匠是故意的,不过她犹豫了几秒钟,还是主动凑上前来,在小木匠的耳边说道:“我、我……内急。”
  
  小木匠这才反应过来,一脸无奈地说道:“你就在这儿解决呗,我转身不看你就是了。”
  
  他转过头去,而苏慈文犹豫了好一会儿,却是起身,走向了土墙的那一边去。
  
  离太近,她终究还是有些别扭。
  
  小木匠即便知晓苏慈文往后退,也还是没有去阻止,毕竟男女之事,乃大防也。
  
  他在这个时候去拦着,就算回头逃脱升天了,说不定也还会被苏慈文给记恨着。
  
  犯不着。
  
  他整个人的心思和注意力,都落在了远处的那房子里,想着如何能够接近,如何将顾白果救出来。
  
  就在他不断在脑子里构建、模拟的时候,突然间听到土墙那边,传来一声尖叫。
  
  啊……
  
  这是苏慈文的尖叫声。
  
  在那一瞬间,小木匠整个人的心就凉了半截,下意识地回过头去,瞧见烂泥地中,跑出了三五个黑色的细小身影来,却是不知道从哪儿蹿出来的老鼠。
  
  苏慈文大概是方便的时候,碰到了这玩意,一下子给吓得了,忍不住叫出声来。
  
  小木匠整个脑子都有些懵了,等他的目光落过去,想要去提醒苏慈文的时候,却感觉到有一阵劲风刮来,他下意识地翻身趴地,藏在了野草掩映的烂泥沟里去。
  
  他将自己融入杂草和烂泥中,而那劲风落下,却是一个身高腿长的家伙,已经出现在了矮墙的尽头处。
  
  好快。
  
  正在小木匠犹豫的时候,那人已经将手无缚鸡之力的苏慈文苏小姐给按住了。
  
  紧接着,小木匠听到苏慈文的尖叫声:“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是湖州苏家的苏慈文……”
  
  她的脑子倒还是清楚的,在被抓之后,立刻表明了身份。
  
  果然,苏慈文逃过一劫,却被人给押了起来,小木匠感觉到了那人强大的压迫力,最终还是没有上前去救,只有眼睁睁地瞧见苏慈文,被人押送到了先前有亮光的村口第一处院落里去。
  
  而这过程中,苏慈文一眼都没有朝着这边望来。
  
  正因为如此,使得藏在烂泥沟里的小木匠,最终也没有被人发现。
  
  小木匠一直过了许久,方才敢冒出头来,瞧见苏慈文也给押了出来,双手反绑着,送到了顾白果之前关押的那丛房子里去。
  
  他仅仅看了一眼,又继续藏着,不敢动弹。
  
  又过了好一会儿,雨似乎小了一些,小木匠也换了位置,小心翼翼地来到了另外一边。
  
  雨水将他身上的烂泥冲洗了一些,而残留的烂泥黑乎乎的,也将他比较好的融入那夜色里去。
  
  这时的小木匠有些焦急,因为如果按照之前听到的消息,那劳什子鬼面袍哥会里的大人物过来这儿,他就算是有万般手段,恐怕也没办法再将人给救出来了。
  
  时间紧迫,他却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靠近那边去。
  
  因为这个时候,在村子里,林子里以及山上坡下制造杀戮、罪恶和凶戾的那帮人,陆陆续续回来了。
  
  这些人大多都戴着斗笠,披着黑色或者棕色的蓑衣,踩着草鞋,身手极为利落,而那长刀有的提在手上,有的插在腰上,但不管如何,都是最容易挥砍、杀人的位置。
  
  这是一帮杀人不眨眼的凶徒,大部分都带着诡异的恶鬼面具,也有一部分人用黑色布条,将脸给蒙着。
  
  他们训练有素,显得十分老练,行色匆匆,进进出出,不会为太多的事情而逗留。
  
  轰隆一声雷响,紧接着闪电掠过。
  
  闪电将大地都给照亮,小木匠瞧见坡上流下来的水,都染红了。
  
  好一场凶狠杀戮。
  
  又过了一会儿,雨更小了,这时远处,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人。
  
  这回那些人不再与蓑衣鬼面人一般打扮,有举伞的,有冒雨而来的……各种打扮的都有,甚至有壮汉光着膀子,完全不在乎雨丝滑落,夜深冷寒。
  
  小木匠在这些人里面,瞧见了表俊辉。
  
  他是跟着四五个彪悍汉子一起过来的,瞧他在队伍的位置,显然并不是领头之人。
  
  这儿,到底是干嘛的?
  
  小木匠满腹疑惑,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肩膀,却是给人轻轻拍了一下,吓得他的魂儿,都差点儿飞了去。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