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无福双至,祸不单行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三十三章 无福双至,祸不单行

2018-11-20更新

  一个带着鬼面具的男子,一边与门口守卫说着话,一边往里面推门进来。
  
  结果等他与守卫结束谈话,扭头瞧那房间里面的犯人时,脸上却露出了极为惊恐的神色来。
  
  房间里空空荡荡,三把椅子上面,没有一个人在那儿。
  
  什么情况?
  
  他快步走到了离自己最近的一把椅子前,蹲下身去,伸手抓起了几根散落的绳索来,瞧见那儿有平齐的断口。
  
  这是……
  
  难道就在刚才那么点儿时间里,有人潜进了屋子,用刀割断绳索,然后将人给救走了?
  
  一想到这可能,那人的心脏顿时一阵剧烈跳动起来。
  
  他在不算宽阔的屋子里扫量了一下,翻找了几个可能藏人的地方没有发现之后,回头一看,瞧见了那个打开的后窗。
  
  他快步冲了过去,探头往外面看了一眼,然后冲着外面喊道:“犯人跑了。”
  
  喊这话儿的时候,他整个人的声音都在颤抖。
  
  怎么这么一转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呢?
  
  外面两个守卫第一时间冲了进来,瞧见空空荡荡的房间,顿时就大惊失色,问道:“人呢?”
  
  那鬼面指着后窗喊道:“被人潜进来,从后窗跑了。”
  
  守卫听到,不敢怠慢,一人直接冲到窗边,跳出去追寻,而另外一人,则直接冲了出去,找人汇报这情况了。
  
  那鬼面也跟着翻了出去,没有继续停留此处。
  
  一时之间,这房间里反而变得无人防守。
  
  这时,一直后背贴墙,整个身子都在颤抖不停的那小道士,忍不住开口问道:“他们,怎么瞧不见我们啊?”
  
  顾白果得意地说道:“这当然是我姐夫用了藏身咒的功劳啦。”
  
  “藏身咒?”小道士见多识广,居然知晓,皱着眉头说道:“这个旁门左道,不是茅山术里面诓骗凡人的障眼法么?”
  
  鲁班经上册中的术法来源颇杂,小木匠也不知道是不是出自于茅山术。
  
  他没有争辩,而是淡淡说道:“术法无正邪,只有施术者这人有好坏,所以不管是不是旁门左道,好使就行——行了,我暂时支走了看守,不过我这手段瞒不过高手,咱们得赶紧离开此处。”
  
  苏慈文显得颇为紧张,问道:“我们怎么走?”
  
  外面人来人往,吵闹声不绝于耳,她是惊弓之鸟,心惊胆战,整个心神都慌得不行。
  
  小木匠低声说道:“江老二现在就在山上那儿帮忙吸引注意力,这儿反而最安全,一会儿我们先离开此处,找个地方躲着,等时机合适,立刻离开这里——我们不能逗留太久,如果鬼面袍哥会的大档头出现,那么就算我们挖地三尺藏进去,只怕也会被那家伙给发现。”
  
  小道士倒是颇为机警,对小木匠说道:“大哥,你要做什么,吩咐就是了,我们都听你的。”
  
  这个唯一的外人表了态,小木匠松了一口气,而这时,门外又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他示意众人不要轻举妄动,背贴着墙,严阵以待着。
  
  又有一拨人走了进来,领前的是刚才门口那守卫,他指着现场,将情况跟一个带着白红色鬼面具的男人介绍,而那男人听了,冷冷说道:“马天渡在哪儿呢?”
  
  守卫回答:“追出去了。”
  
  白红色鬼面很是气愤地说道:“让你们使劲儿盯着,就是怕出什么差池,结果你们可好,三个大活人,硬生生不见了,而且被谁救了,也不知晓。你们几个,真的是废物点心啊……”
  
  守卫不停道歉:“属下该死,属下该死……”
  
  白红色鬼面猛然挥手:“别说了,该死,那你怎么不去死?”
  
  一句话把那守卫给噎得没话讲,而白红色鬼面则吩咐左右道:“都愣着干嘛啊?赶紧去找人啊?要是走漏了消息,你们一个个,全都别想着活着回家——听到没?”
  
  那左右一帮人轰然应诺:“是。”
  
  众人轰地一下散开去,只剩下了一个蓑衣人留在了原地。
  
  那人没有跟着离开,而是在原地站着,等了一会儿,他将脸上的鬼脸面具取了下来,露出了一张被红色胎记给占去一半的苍白脸孔来。
  
  那家伙因为胎记的缘故,长得格外可怖,但双目却显得很有神采。
  
  他盯着房间,吸了吸鼻子,缓声说道:“有意思……”
  
  说完这句话,他瞧了墙一眼,然后方才离开,而凭借着藏身咒隐去身形和气息的众人,被他那一瞥,差点儿都要叫出来去。
  
  这个家伙,看上去有点儿懂行啊。
  
  小木匠示意众人不要轻举妄动,等过了半分钟,那家伙果然折返而来,又仔细地打量了四周,这才转身离开去。
  
  甘墨耐着性子,足足等了三分钟,发现没有人再回来,他冲着旁边几人打了手势,然后小心翼翼地走到了门前,透着门缝往外打量了一会儿,随后招手,让大家跟着出门。
  
  经过刚才一番闹腾,这一帮不速之客分散各处,反倒是将这儿留出了一丝空隙。
  
  小木匠带着人出了门,便往刚才那猪圈处摸去。
  
  他这边刚刚将人给带过来,就瞧见一个人带着那红白色鬼面,以及数人,来到了那房子前指指点点。
  
  尽管那人将面具带上,但只是瞧那身型,小木匠也认出了他就是那留在最后的胎记脸。
  
  那家伙显然是猜到了什么,才带人过来的。
  
  而等他说完一通之后,红白色鬼面一挥手,立刻有人朝着房子泼了火油,紧接着那几人严阵以待,守着周围。
  
  尽管下了大雨,天气潮湿,但是在火油的助力下,那几间茅屋一下子就烧了起来。
  
  旁边几人瞧见,都忍不住长舒一口气。
  
  因为如果他们走晚一步,说不定就要给那一把大火,给活生生烧死了去。
  
  就算不死,恐怕也会重新落到敌人手中。
  
  茅屋着火,陆陆续续有人过来围观,而趁着这帮人的注意力落到了那儿,小木匠立刻带着人,朝着房子的后坎摸走,然后准备往外面的林子里走开。
  
  整个过程中,小木匠显得十分谨慎,不但需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而且还得注意自己人的状况。
  
  好在跟前这几人,顾白果虽是女孩,却能够照顾自己,小道士也有些底子,不但熟练应对,而且还能够分心下来,照顾有些勉力的苏慈文,紧跟着他往前摸去。
  
  几人避开耳目,偷偷往着外面摸去,因为刚才下了大雨,走的又是屋后泥泞的土坎,十分难行。
  
  但即便如此,没有人喊苦,都在咬牙前行。
  
  然而刚刚离开二十几米远,突然间远处有急促的脚步声朝着这儿赶来,小木匠最先觉察到,转过身来,只是用眼睛一瞄,便率先跳下了旁边的一条阴沟里去,并且招呼另外三人都下来。
  
  几人照做,而即便是养尊处优的苏慈文,在此时此刻,也都没有半点儿犹豫。
  
  毕竟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这边刚刚藏住,就有几人直接跑了过去,紧接着,小木匠听到有人在不远处嘀咕道:“咦,明明看到这儿有人的啊,怎么一会儿就不见了?”
  
  有人回答:“再往前走走。”
  
  声音远去,小木匠不敢再作动弹,而是藏身于阴沟渠里,接着微光打量,却往前走了一步,将苏慈文往自己这边揽了过来。
  
  苏慈文被小木匠伸手一揽,身子下意识地绷紧了,然后死死地瞪着他。
  
  小木匠知道她误会自己在占便宜,于是解释道:“那边有两具尸体,我怕你不小心摸到,叫出声来。”
  
  的确,在这阴沟里躺着两具尸体。
  
  小木匠看那穿着,知晓就是这小村子里被那帮人杀害的山民,看着早已经死去了一会儿。
  
  苏慈文听到这话儿,先是下意识地恶心犯呕,随后想起了自己先前被抓时的经历。
  
  她就是因为碰到老鼠,下意识尖叫,才暴露自己的。
  
  小木匠的提醒,让她不敢妄动,而小木匠顾不得施术会耗损精力,用手沾了点儿沟渠里的污水,朝着跟前三人、以及自己洒了水,随后念起了藏身咒。
  
  弄完之后,他有些脱力,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沟渠的淤泥之中去。
  
  顾白果赶忙将他扶住,而小木匠却拦住了她:“不用管我,我休息一下就好。”
  
  话刚说完,头顶上就传来声音:“会不会藏在这沟渠里?”
  
  有火把举起,将这一边照亮,紧接着有人走到了这边来,光线照过,有人喊道:“这里有人。”
  
  小木匠的心脏一下子就要停住了,其他人也是慌了神,不过那藏身咒十分神奇,上面几人凑了过来,瞧一眼,方才发现沟渠之中,是两个死人。
  
  他们将整个暗渠都看了一遍,然后往外走去,小木匠松了一口气,却突然间感觉到一阵阴气,从身后传来。
  
  他转过头去,瞧见苏慈文的脸上青筋冒出,双眸之中诡异和阴冷,直勾勾地往着顾白果。
  
  瞧见这一幕,小木匠心中咯噔一下,暗道“糟糕”。
  
  顾白果,危险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