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师徒之约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二十七章 师徒之约

2018-11-17更新

  难受的不止苏慈文一个,小木匠虽然自幼跟着师父闯荡江湖,但也没有瞧见过这般血腥的场面,当下也是感觉胃部一阵翻涌,十分难受。
  
  反倒是落在后面的顾白果,与那个莫得感情的杀手江老二,显得有些坦然。
  
  他们是见过风浪、真正的江湖人,瞧见这场面,最先反应的不是恶心,而是危险。
  
  小木匠不知道虎皮肥猫为什么会带着大家跑这儿来,瞧见那肥厮跑到了草屋的后面去,侧耳倾听,感觉到草屋后面的园子里,仿佛是有人声。
  
  他犹豫了一下,对旁边几人说道:“你们在这儿等着,我过去看看。”
  
  说完,他还感觉有些不放心,又吩咐了顾白果一句:“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立刻带着他们先跑。”
  
  顾白果很是担忧地说了一声:“姐夫,你小心啊。”
  
  小木匠往前走去,穿过倒在地上、早无气息的尸体,踏着鲜血往前走,瞧见地上,以及茅屋的墙壁上,都有比较明显且简洁的剑痕。
  
  他对这个没有太多的研究,但感觉弄出这剑痕的家伙,可能是个高手。
  
  而且极有可能是将这儿弄成屠宰场的那一个。
  
  他没有进屋子,而是绕了一周,还没有转角,就听到了锄头挖地的声音,而等他来到草屋后面的院子里时,却瞧见了一个让他有些意外的身影。
  
  难怪虎皮肥猫会带着他们到这儿来。
  
  那人便是先前与小木匠在江上分别的、来自南海的莫道长。
  
  数月未见,道长身上的那件青灰色道袍显得更旧了,头发也有些凌乱,而且头上居然还有些汗水。
  
  他手中的桃木剑不见了,正拿着一把锄头,在那儿挖坑呢。
  
  他的不远处,躺着两具尸体,一位是个须发皆白的老头,而另外一位,则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
  
  虎皮肥猫已经到了,围着莫道长不断转圈,那道人也认出了虎皮肥猫,停下了手,与那小畜生逗趣呢,瞧见小木匠绕了过来,笑着招呼道:“小兄弟,许久未见啊,你怎么会在这儿呢?”
  
  小木匠原本紧张得不行,现在却放松下来,走上前去,拱手说道:“道长好。”
  
  打过招呼,他方才解释道:“我昨夜就在这附近露宿来着,早上这小畜生不断叫唤,拖着我就往这里赶了,没想到能够在这儿瞧见前辈。”
  
  莫道长抚须笑道:“原来如此,它倒是挺灵性的。”
  
  小木匠瞧见他情绪还行,这才敢问道:“这儿到底怎么回事?”
  
  那莫道长说道:“外面那帮死人,你应该看到了吧?这帮家伙鸠占鹊巢也就算了,还杀了那茅屋原来的主人,而且还凌辱了这小姑娘,简直是十恶不赦。我路过,瞧不下眼了,就顺手料理了这帮渣滓……”
  
  小木匠听了,有些骇然:“那帮人,怎么做得出来?”
  
  莫道长点头说道:“是啊,我也有些惊讶。”
  
  小木匠在震惊于罗霸天等人残暴行径的同时,也为面前这道人的暴烈与凌厉感慨:“前辈当真是当代豪侠……”
  
  莫道长却笑骂着说道:“豪侠个屁,就是看不惯烂人而已。”
  
  小木匠虽然已经没有了给莫道长当徒弟的心思,但跟这样高来高去的人搞好关系还是很重要的。
  
  他瞧见莫道长拿着锄头的样子很别扭,便说道:“前辈,没摸过锄头吧?要不然,我来帮你挖?”
  
  莫道长与小木匠算是旧时,也不矫情,将锄头递给了他:“也行,本来想帮这可怜的爷孙俩挖个坑安葬的,结果练惯了剑,倒是忘记了这等活计。”
  
  小木匠接过了锄头,正要准备开工,就听到远处传来了顾白果的声音:“姐夫,姐夫……”
  
  小木匠听她声音有些慌张,知道自己过来这儿,一点动静都没有,那小姑娘恐怕是慌了,于是对莫道长说道:“我几个朋友,怕我出事,在那儿等着呢,我过去说一声啊。”
  
  莫道长很是豁达,说好啊。
  
  小木匠过去将人都给叫了过来,然后给莫道长介绍了一番,又把这里发生的事情跟大家说了一遍。
  
  本来苏慈文、顾白果和江老二等人对这个单人一剑,砍翻连云十二水寨众人的道士挺害怕的,结果听小木匠这么一解释,两个姑娘顿时就义愤填膺起来。
  
  不但如此,而且对这个长得仙风道骨的道长生出了崇拜之情来,满口子的讨好。
  
  莫道长虽然杀人利落,但并不是特别高冷的人,很平静地与大家聊着天,倒也没有冷场。
  
  小木匠瞧见两个女孩子挺热闹的,缠着莫道长说话,便过去捡起锄头,开始挖坑。
  
  他虽是匠人出身,但到底也是卖苦力的活计,平日里农田的事儿也忙过,这一锄头扬起了、落下去,一下一下,有板有眼,十分自然。
  
  莫道长本来还有些担心,瞧见他这把式之后,却是放心了,走到屋子里去,将桃木剑拿了出来。
  
  莫道长与其他几人聊着天,顾白果和苏慈文比较热情,而那江老二虽然一开始还比较拘谨,但对莫道长这种有本事的人比较佩服,后面也开了口。
  
  这家伙性子一向冷漠,能够让他开口,显然是莫道长让他心服口服了。
  
  小木匠这边专心挖坑,没多一会儿,那坑就差不多了,他询问了莫道长,莫道长查看之后点头,然后进了屋子里去,将里面的草席弄出来,将两具无辜者的尸体给裹住,然后小木匠往下填土,忙七忙八,又垒了坟。
  
  他忙这些的时候,莫道长去了林子里,等小木匠忙完的时候,那道人却是弄了一大块削得平滑的木板来。
  
  这木板,跟墓碑差不多的样子,被莫道长插在了坟前。
  
  上面被他用凌厉的笔法,刻上了一行字:“无辜爷孙之墓,上苍垂怜,解脱超生。”
  
  小木匠看了一眼落款,上面写着四个大字。
  
  南海剑魔。
  
  好奇怪的名字啊。
  
  这位道长虽然主业是修行,但道士的活计儿倒也没忘,此刻一切从简,但也从茅屋里翻出了一些物件来,当做祭祀品。
  
  随后,他又开始帮着念起了超度咒诀来。
  
  不过莫道长这方面的业务显然并不熟练,好几次都念得磕磕巴巴的,很是不顺畅。
  
  而让人没想到的,是一向拙于言语、不懂表达的江老二,这超度诀却念得滚瓜烂熟,倒是将这麻烦事儿给接了下来。
  
  估计他杀过人之后,也常干这个。
  
  江老二一连念了三遍,方才停下,莫道长点头,随后去将房前屋后的那帮人全部都给拖到屋子里,往里面添了柴火,然后一把火,将这屋子,以及里面发生的所有罪恶,都付之一炬。
  
  弄完这些,一行人站在墓前,望着那熊熊大火,许久未语。
  
  大家心情凝重,然而莫道长却率先伸了个懒腰,笑着对小木匠说道:“别那么悲伤,在这乱世,死后有人安葬,能入土为安,还有人帮着料理后事和超度,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小木匠点了点头,世道艰难,这话儿的确是有道理的。
  
  随后,那莫道长转过头来,看着脸色白如纸片的江老二,说道:“刚才聊了一会儿,我觉得你资质还挺不错的,有考虑过专心学剑么?”
  
  呃,这是收徒狂魔的节奏么?
  
  江老二也楞了一下,却说道:“我的剑法很好。”
  
  莫道长盯着他,说还不够好。
  
  江老二有些孤傲地说道:“我出道以来,手中一把短剑,不知道杀了多少江湖恶棍。”
  
  莫道长笑了,伸出手来,那把被他斜背着的桃木剑却是陡然飞出,落到了他的手上来,紧接着这道人随手一挥剑,却有一道极为淡薄、却肉眼可见的剑气从剑上飞出,落到了熊熊燃烧的火场之中去。
  
  这一剑落下,却是将火场给斩成了两半。
  
  大火在两边烧着,火势很大,但剑气掠过的地方,却是一片诡异的平静。
  
  咕噜……
  
  江老二下意识地吞了一口水,然后看着莫道长说道:“你要教我这剑法?”
  
  莫道长点头,说对,不过你的基础差,得先从最简单的学起,至于能不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得看你的悟性。
  
  江老二两眼冒光,显得十分心动。
  
  但他却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犹豫了好一会儿,方才小心翼翼地问道:“我,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也能?”
  
  莫道长点头,说有教无类,不过你若是想学,就得入我南海一脉,也得守我门规。
  
  江老二已经沦陷在那剑法之中了,然而他想了许久,却摇了摇头。
  
  他对莫道长说道:“还是不行。”
  
  他将与小木匠之间的承诺说出,并且跟莫道长说道:“我在祖师爷像前发过毒誓,言必有信,虽然我很想跟你走,但……”
  
  莫道士听了,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许久之后,他对江老二说道:“不错,你这个徒弟我要了。我也正好有事要去一趟江阴句容,两个月后,我回来找你,那个时候你若是还活着,我便带你走。”
  
  说完,他打量了一下江老二,却是往他的胸口一掌拍来。
  
  江老二下意识地要抵挡,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
  
  啪!
  
  一掌打中,江老二张开嘴巴,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