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疑云重重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二十八章 疑云重重

2018-11-17更新

  顾白果对江老二还是挺关心的,瞧见两人明明谈得好好的,结果那道人突施冷手,而江老二张口就喷血,顿时就急了。
  
  她立刻就冲着刚才还热情攀谈的莫道长就喊道:“哎,你干嘛啊?他还是个病人……”
  
  小丫头张牙舞爪,准备冲上去,却被小木匠一把拦住了。
  
  顾白果还待挣扎,小木匠赶忙把她拉得死死,然后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你看不出来,莫道长在送他一场造化么?”
  
  果然,江老二吐出了那一口黑色鲜血之后,脸色却是红润了一些。
  
  他是知晓好歹的,赶忙拱手,朝着莫道长恭谨地感激道:“多谢前辈相帮。”
  
  莫道长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下次见,记得改口。”
  
  说罢,他转身,往前跨了一步,居然凭空走出了十米去,紧接着,一阵狂风吹来,周遭林木摇动,树叶哗啦啦地响着。
  
  那道人高歌道:“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啊……”
  
  那歌声一开始还在耳边,弹指间,却是落到了对面的林间去。
  
  而这位莫道长,却是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小木匠瞧见,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心中有些阴郁,而这时顾白果也嘤咛一声,低声说道:“姐夫,你吹得我耳朵好热啊……”
  
  小木匠赶忙往后退了一步,瞧见跟前这张牙舞爪的小丫头冲到了有些发愣的江老二跟前,对着这位已经在西南江湖上小有盛名的年轻人激动地喊道:“哇,六子,你刚刚挂名的这位师父好厉害啊,怕不是陆地神仙吧?”
  
  江老二喃喃说道:“陆地神仙倒不至于,不过想必也是这世间,一等一的高手啊……”
  
  说完这句话,小木匠惊讶地发现,这个整天板着脸的后生仔,脸上居然浮现出了一抹抑制不住的笑容来。
  
  这个榆木疙瘩,居然还会笑?
  
  小木匠很是惊奇,不过回头一想,能攀到这么厉害的一师父,若是换了他,估计半夜睡着都能笑醒呢。
  
  可惜了。
  
  要说不羡慕,那肯定是假的。
  
  在某一刻,小木匠甚至都有点儿妒忌起这个麻将脸的年轻人,毕竟论起关系,可是他最早认识莫道长的。
  
  不过他很快就调整了心态过来,特别是江老二因为与他之间的约定,而回绝了莫道长——就这人品,也活该他得遇明师。
  
  顾白果到底是个单纯的小丫头,拉着江老二的衣袖说道:“哇哇哇,就算不是陆地神仙,能有这样级别的高手当师父,你以后出去闯荡江湖,也绝对是可以像螃蟹一样,横着走啊?苟富贵勿相忘啊,知道么?”
  
  江老二板着脸说道:“我都说了,我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只有利益交换……”
  
  说完这句话,他看着顾白果眼泪汪汪的一双眼睛,终于还是犹豫了:“顶多,以后你找我杀人,给你打八折。”
  
  “好!”
  
  顾白果很开心地点了点头,仿佛占了莫大便宜。
  
  这时苏慈文走到了小木匠的跟前来,问他道:“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回城里去么?”
  
  小木匠摇头,说不,城里太压抑了,高手也多,咱们就在这附近找个地方住下来吧。
  
  苏慈文指着莫道长离去的方向说道:“城外,高手不也多么?”
  
  小木匠干笑:“这个,是特例。”
  
  他回头又看了一眼新坟前的墓碑,特别看了一下那落款。
  
  沉思良久之后,他摇了摇头,带着大家往山下走去。
  
  他们大概走了一刻钟,原本静谧的山头突然间出现了一个身影,那是一个高个子的男人,他四处打量之后,抬头看了一下有些阴郁的天空,然后小心翼翼地走到了茅屋前来,吹了一口气,那茅屋的火势顿时就减轻了许多。
  
  随后那人低头,手往脑袋上一扯,却是拉下了一个头套,露出了金发碧眼的模样来。
  
  紧接着,他舔了舔嘴唇,面色狰狞地走进了那茅草屋里去。
  
  ********
  
  小木匠往山下走,最后在那溪水的下游,找到了一个村落。
  
  说是村落,其实并不恰当,因为总共也就不到二十户的人家,靠着溪边开垦出来的几亩薄田过活,当然,采药和打猎,也是这个小村子存在于此的重要原因之一。
  
  如果有可能的话,小木匠更愿意宿营在之前那个地方,而不是找个村落待着。
  
  但苏小姐却不愿意,她甚至扬言如果小木匠坚持那样的话,她就自己个儿走回渝城去。
  
  她到底是个娇气的千金大小姐。
  
  小木匠没办法劝阻她,只有进了村,靠着金钱攻势,找到了一家住宅条件比较不错的住户。
  
  一番交谈之后,那户人家拿了苏慈文撒的钱,美滋滋地搬到了同村亲戚家里去,将自己的房子给让了出来。
  
  而即便是条件最好的农户,对于苏小姐来说,都是难以忍受的。
  
  她咬牙坚持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就被跳蚤弄得满身都是红疙瘩,叫苦不已。
  
  好在顾白果不但懂得治病的医术,还会驱虫之法,处理一遍之后,那种细小的虫子大部分死去,而一小部分则仓皇逃离了。
  
  苏慈文瞧着床榻上密密麻麻一层死虱子,毛骨悚然。
  
  小木匠倒还好,他早已适应了苦日子,将还受着伤的江老二给弄上床之后,他去院子里劈柴,准备生火做饭了。
  
  苏小姐在屋子里待了一会儿,实在是扛不住了,给顾白果劝了一会儿,决定出去走走。
  
  她想要散散心,不然估计要崩溃了。
  
  苏慈文走了之后,顾白果找到了劈柴生火的小木匠,问道:“现在怎么办?”
  
  小木匠不答,而是问她道:“你准备得如何?”
  
  顾白果想了想,说道:“三天吧——不过这药材的钱,得扣!”
  
  小木匠点头,说:“羊毛出在羊身上,没事。就这么等着吧,三天之后,看看有没有机会。”
  
  顾白果没有继续话题,而是问需要帮忙吗?
  
  小木匠让她去附近老乡家收点山货来,不管是山货还是腊肉,还是别的什么,都按市价买来,要是不行,就加两成的价——苏小姐感觉有点儿绷不住了,得费点儿心思,要不然到时候她跑了,一切都白费了。
  
  顾白果听了他的话,便出了门,不过她兜比脸干净,只有去找苏小姐。
  
  这小村子并不大,从头走到尾,用不着十分钟,而且还是各家各户住得还比较分散的情况下。
  
  很快,顾白果在村口大榕树下找到的苏小姐。
  
  这会儿苏慈文的心情好了许多,听到顾白果的话语,立刻就来了兴致,带着小果儿走村串户,凭借着生意人的底子,居然还收了不少好货,什么干笋子、干蘑菇、干蕨菜之类的山货,以及腊兔子之类的野味,不一而足。
  
  她们甚至在村口的一个老乡家,买了一条过了冬的腊野猪腿,虽然看上去表面长了一层白毛和青霉,但洗过之后,绝对是好东西。
  
  而山里的村民淳朴,这么一大堆东西,根本就没有花几个钱。
  
  有了这些东西,小木匠在顾白果的帮助下,张罗了一桌子的菜,除了干货和野味,还有菜地里拔来的新鲜蔬菜。
  
  大概是饿了,苏慈文倒是吃得挺不错的。
  
  吃饱喝足,小木匠在院子里陪着苏慈文聊了一会儿天,又去房间里收拾一番,清理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总算是有点儿样了。
  
  弄完这些,他才有时间行气周天,又睡了个午觉。
  
  等到了下午,小木匠打着哈欠出来,用水缸里接了点水洗脸,没想到远处有喧闹声,没一会儿,却瞧见村民领着几个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小木匠放下脸帕,发现领头的,居然是个熟人。
  
  连云十二水寨清风寨的三当家,表俊辉。
  
  而跟在他身后的那人,他也熟。
  
  罗小黑。
  
  表俊辉还好,那罗小黑还活着,倒是出乎小木匠的意料之外——他以为跟着罗霸天的罗小黑,也被莫道士给杀死了,没想到他没在。
  
  不过也是他并没有仔细打量那些尸体,毕竟一堆身首分离的玩意,的确很难让人感兴趣。
  
  罗小黑瞧见了小木匠,对表俊辉说了两句话。
  
  表俊辉隔着石坎打量了一眼小木匠,脸色有些阴晴不定,不过最终还是走进了院子里,向小木匠打招呼。
  
  小木匠与他不熟,只是简单拱手,询问怎么回事。
  
  那表俊辉知晓小木匠此人,也不绕圈子,直接告诉他,说他们连云十二水寨的一位大人物被人暗杀身死,碧水寨的大当家带人连夜来追,没有找到人,罗小黑回去找援兵,结果白天赶到的时候,发现他们的人全部都死了,就在不远处的一个山包顶儿上,而且所有的人都变成了干尸模样,甚至变成了焦尸。
  
  表俊辉问小木匠,是否知晓此事?
  
  小木匠听了,很是惊讶——那帮死去的家伙被莫道士斩杀后,拖到茅草屋里点燃烧了,所以出现焦尸很正常。
  
  但干尸又是什么鬼?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