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我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二十六章 我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

2018-11-16更新

  听到顾白果对面前这个如同死猪一般的年轻人过往侃侃而谈,小木匠忍不住问道:“他很强?”
  
  杀手和女闾,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两个职业,从古自今,从未消亡。
  
  古老,代表着传承,以及门槛,特别是职业杀手,大部分都是有圈子的,不能说你想干就这么干,若是硬着性子乱来,那么你开业几回之后,迎来的很有可能不是仇家,而是同行。
  
  特别是像跟前这家伙,他这做法,简直就是在破坏行规,哄抬市价。
  
  顾白果想了想,露出一口白牙来,说:“怎么说呢,论打架,他肯定比你厉害,而且厉害很多,但比起很多闻名已久的大手子来说,又要差一些。”
  
  小木匠很是惊讶:“那他怎么还能够活到现在?”
  
  顾白果说道:“因为他神秘啊,他只有一个负责招揽生意的掮客,其他的不正规的,都是自己去谈——那些人得了恩惠,对他感激万分,怎么可能会透露他的信息呢?”
  
  小木匠疑惑:“那你怎么就一眼认出他来了?”
  
  顾白果笑了,说我认识他,也是凑巧——他上回受了重伤,差点儿死掉了,是我大伯救了他,所以才能够一眼认出来的。
  
  听到这儿,小木匠终于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弄明白了。
  
  如果照着顾白果的这些话参考,这个江轩,的确是值得一救的——毕竟像他这样有趣的人,这个世上不太多。
  
  不过当小木匠说出对那年轻人的评价时,顾白果却嗤之以鼻:“他有趣?得了吧,这家伙傻傻呆呆的,就是个木头,比你还木头。”
  
  小木匠摸了摸鼻子,说道:“我很木么?”
  
  顾白果想起他刚才在危急关头,沉着冷静地使出“藏身咒”,并且将追兵给轰走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她娇俏地说道:“不,姐夫你有的时候,其实还是挺棒的……”
  
  藏身咒效用不错,所以用不着给这个江老二转移地方,小木匠施术之后,有些疲倦,便跟顾白果说了一声,先休息了。
  
  顾白果知晓施展这种旁门左道的术法,最耗精神,毕竟传言越是邪门的事儿,越有可能沾染邪性,有的甚至会耗损性命,所以主动承担起了守夜的责任,让小木匠好好歇息。
  
  若是别的小孩,小木匠可能会担心,但跟前这个小姨子,无论行事还是说话,都有远超出同龄人的成熟,所以他也没有太多交待,闭眼休息。
  
  一觉睡到早上,睁眼起来,旁边的苏小姐还在沉睡,而小溪边,那个叫做江轩的年轻人已经醒了。
  
  顾白果正在跟他叨咕着什么。
  
  小木匠站起了身,那个年轻人就立刻敏感地觉察到了,转过了头来。
  
  顾白果朝他招手,小木匠便走了过去。
  
  他走到跟前,那个年轻人想要站起来,却最终因为伤势太重,被顾白果给拦住了,而小木匠脸上露出笑容,亲切地对那男人说道:“你身上有伤,就不用这么客气。”
  
  那男人因为起身动到了伤口,脸色一阵青一阵红,而其它的地方,则如同白纸。
  
  很显然,他是受了重伤的。
  
  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抬起了头来,板着脸,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
  
  小木匠愣了一下:“啊?”
  
  那人却不管他有没有听懂,继续说道:“我信奉的,是等价交换的原则——对,新派人都是这么说的,小果告诉我,是你帮我摆脱了追兵,救了我一命。这份情,我得还,不过我现在手头上莫得钱,你说吧,你有没有仇家,或者看的不顺眼的人,我可以免费帮你杀。”
  
  小木匠:“……”
  
  他这才理解为什么昨天顾白果跟他吐槽,说这个江轩是个呆呆傻傻、无趣的人。
  
  原来他还真的是很无趣啊。
  
  小木匠原本准备的一堆话都没办法说出口了,尴尬地摸了摸额头,说:“我这个人比较善良,别人对我也挺好的,没有什么仇家。”
  
  那年轻人很是坚持:“不行,你不说的话,我就破戒了,无论是修为,还是境界,都会大跌的。”
  
  小木匠疑惑:“这是什么道理?”
  
  年轻人板着脸说道:“我对祖师爷荆轲像立过了誓言,才得了这杀手之心。”
  
  小木匠不太懂他们这个行当的规矩和讲究,不过他的确是没有这种需求,想了想,说道:“我真的是不想去杀人,能不能换点儿别的?”
  
  这回轮到那年轻人懵了:“别的?我不会别的啊?”
  
  这时旁边的顾白果笑了,说道:“之前我大伯救你的时候,你不是教过我姐练剑么,还当了我大伯两个月的保镖——要不然这样,你也给我姐夫做两个月保镖,如何?”
  
  年轻人有点儿犹豫:“保镖?”
  
  顾白果人不大,却很有魄力,直接拍板说道:“就这么定了,从今天开始。”
  
  她这么一说,年轻人算是答应了,不过他却有一点儿过意不去:“我现在还受伤,当不了保镖,等我好了再开始吧。”
  
  两人说话的时候,小木匠在盘算——他在袍哥会讲义堂点破了身份,渝城这儿算是出了名。
  
  按理说出名的好处很多,至少不愁饭吃,而且昨天那场景,若不是他的名气,指不定又闹成什么样子。
  
  这是好处,自然也有坏处。
  
  而最大的坏处,就是这消息若是传到了他那便宜师叔张启明耳中,那家伙绝对会赶过来找他的。
  
  目前的小木匠,绝对不是张启明的对手。
  
  但如果有了江轩江老二这个“小南侠”在身边,就算是敌不过他,也有缓冲逃脱的机会。
  
  唯一的难题,是江老二的身份,会不会给他带来潜在的麻烦。
  
  所以他说道:“这个先不谈,我想问问,你跟连云十二水寨的人是怎么起的冲突?”
  
  江轩只是比较刻板,但脑子不缺,立刻明白了小木匠的意思,他低下头去,伸手一撕,却是扯下了一层皮来,手在脸上抹了两下,人立刻变得清清秀秀、斯斯文文起来,却是换了一副模样。
  
  这时他说道:“我干掉了他们的一个大人物,不过那人临死反击伤了我,撤退的时候又出了点儿差池,所以才被跟上的。”
  
  瞧见了江轩的变脸绝技,小木匠忍不住称赞一句,随后点头说道:“那就好。”
  
  脸变了,再换身衣服,江轩再跟在身边,就不会那么突兀了。
  
  小木匠又跟江轩聊了几句,这时身后传来一阵尖叫,小木匠苦笑一声,回过头来,瞧见苏大小姐刚刚醒了过来,大概是被自己这一身肮脏和污臭给吓到了,正发出了刺耳的叫声。
  
  他早有预料,并不着急过去安慰,而是在旁边看着不说话。
  
  苏慈文叫了一会儿,总算是回过了神志来,看向了这边,有些抓狂地问道:“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木匠平静地回答道:“昨天你那位来了,我跟他谈了谈,他同意了我提出来的方案。”
  
  苏慈文焦躁得都快哭了:“我问的不是这个。”
  
  小木匠“哦”了一声,然后没有说话,而顾白果则可怜巴巴地说道:“它太凶了,我们都不敢拦着;后来它走了之后,我让姐夫帮你清理来着,但姐夫说男女授受不亲,不敢帮你,而我又太小了……”
  
  她一副可怜虫的模样,让苏慈文满肚子的怨气都无法发出来,神情复杂地站起了,快步走到了小溪边。
  
  看着小溪流水里模糊的景象,她几乎接近崩溃,直接扑到了水里去。
  
  经过了一夜,昨日的污秽和血都已结痂变硬,小木匠估计她有许多要清洗的地方,甚至都有可能要洗个澡,于是扶着那个自称“莫得感情”的杀手离开,走到了十几米远的林子里去。
  
  走到了那边,小木匠尝试着与这人沟通,结果那家伙显得很冷,让小木匠都无法正常攀谈。
  
  他无奈,只有最后问了一句:“我应该怎么称呼你?”
  
  那人想了想,说道:“叫我江老二吧,这个没有几个人知晓,也方便行事。”
  
  小木匠点头,说好,你可以直接叫我甘十三。
  
  江老二如同木头一般,小木匠知晓他之所以这样,是为了杀人的时候,能够铁石心肠,不会有任何动摇,但也没有了结交的兴致。
  
  两人干站着,好在这个时候,消失了一夜的虎皮肥猫回返了。
  
  它从林间出来,冲着小木匠“喵呜”地叫了一声,算作招呼。
  
  小木匠对这肥厮本来不太喜欢,但它这几日的表现还算不错,于是掏出了小鱼干来给它吃。
  
  江老二对人真的是冷漠如铁,但对虎皮肥猫,却十分喜爱。
  
  他甚至会不顾伤势,过去抱着虎皮,摩挲它那棕黑交替的毛发。
  
  怪人一个。
  
  两人一猫,等了许久才回返,而这个时候苏慈文已经洗漱完毕,还换了一声衣服,只是眼睛红红的,仿佛刚刚哭过,而且还在不停干呕。
  
  她对小木匠抗议,说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一定要拦着。
  
  小木匠应付地点了点头,肚子里却笑得不行。
  
  还没歇息,这时虎皮肥猫开始闹腾了,不断地叫唤着,小木匠瞧见它仿佛要带自己去一个地方,于是让大家收拾好东西,跟着那小畜生去。
  
  江老二在顾白果的搀扶下,勉强能行。
  
  虎皮肥猫带着几人往林子钻,走了几里路,爬上了一个山头。
  
  山头这儿盖着几间茅屋,外面还开了荒,有些田地和菜园子,虎皮肥猫带着大家往里走,小木匠还没进,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再往里走几步,瞧见了一地的尸体。
  
  他瞧这些尸体有些眼熟,认真打量一下,发现这不就是昨天的追兵么?
  
  那个彪悍的黑胖子,此刻只剩下了一个头颅,滚在菜地的一棵白菜前。
  
  呕……
  
  这回苏小姐真的吐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