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挑衅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一百零九章 挑衅

2021-02-07更新

  当然,协议并非立即生效,而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毕竟这股份的来源,在蒋一鸣手中,而现如今蒋一鸣身死,后面的继承之类的,还需要很多手续。

  不过蒋天生既然表明了态度,自然不会抵赖。

  他之所以这么做,主要也是想用这一份股份协议,将陆林给捆绑在知命堂的这架战车上面。

  事实上,关于股份给予的事情,蒋一鸣虽然有所提及,但内心之中,还是有着很多矛盾的,毕竟陆林实在是太年轻了,值不值这份价钱,他自己也不好评估。

  但蒋天生却远比他父亲要来得更有魄力一些,今天在警局瞧见了陆林震慑住师爷杜之后,立刻就做出了决定,一回酒店,就跟陆林谈及了此事。

  此时此刻,知命堂想要翻盘,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陆林了。

  协议一签,大家就已经是捆绑在统一战线上的人了,蒋天生与陆林之间又聊了几句,约好了明日早晨见面的相关事宜之后,蒋天生便告辞离开。

  他一走,老干部和洛晓青就出来了。

  洛晓青好奇地在房间四周打量着,而老干部则坐在了陆林对面,开口说道:“这个蒋天生,很有想法啊……”

  他没有说后面的,因为经过这些天的相处,老干部也知晓陆林能够想到蒋天生的用意。

  陆林点头说道:“那是自然,先前逮你的方案,也是他一手策划的。”

  一说起这个,本来都已经释怀的老干部顿时就哼哼起来,骂道:“对,这家伙是真的贼批……”

  陆林又把蒋天生归国之后,创立的互联网新媒体号之类的成绩说了出来,老干部叹了一口气,说道:“现在的世界,变化太快,让我们这些老古董,都有些看不懂了……”

  陆林笑着恭维道:“也不能这么说,老前辈也有老前辈的好处,遇事不慌,经验丰富,能够给我们提供不错的建议!”

  老干部生前清高孤傲,一身臭毛病,但有一个特点,叫做“吃软不吃硬”,陆林先前跟蒋天生追查他的时候,专门研究过的,此刻反正好话也不要钱,批发一样地说出来,把这位爷给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现在的时间已经很晚了,而且陆林一路奔波不说,关键是还喝过一场酒,为了不影响明天早上的碰头会,所以他与老干部简单聊了几句之后,便去洗漱,准备睡觉了。

  而在陆林去盥洗室的时候,获得了自由出入权限的洛晓青和老干部则站在了大片的落地窗前,打量着灯火辉煌,宛如不夜城一般的赌城。

  洛晓青对老干部说道:“这个地方,有很多强大的气息啊……”

  老干部耸了耸肩膀,理所当然地说道:“毕竟是闻名于世的销金窟,利益相连,自然也能够吸引到许多身怀绝技之人。”

  洛晓青说:“我主要是担心,如果碰到太厉害的家伙,他恐怕未必能够应付得过来,从而牵连到我们。”

  老干部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得知道,自从我们与他绑定在一处起,不管你我接受不接受,都已经成了同一条船上的人,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继续生存下去,就只有同舟共济,相互扶持……”

  两人又聊了几句,等陆林洗完了战斗澡,穿着浴袍出来时,都缄默其口,回去修行。

  次日清晨,陆林很早就起来了,八点半收拾好了一切,然后给蒋天生打了电话。

  蒋天生让他稍等片刻,如此又等了十几分钟,打了电话过来,让在电梯口见面。

  陆林走了过去,瞧见除了蒋天生、马少龚和两个跑腿罗小祎、郭锐之外,先前跟着蒋一鸣过来的刘适也露了面。

  几人在电梯间碰面之后,简单地寒暄了几句,随后众人一起下楼。

  在酒店内部的一家早茶餐厅简单用过餐之后,他们来到了酒店二楼的牡丹厅来。

  这个赌厅,正是小赌王承包并且发迹的主阵地。

  明日的赌局,也将在牡丹厅的VIP房进行。

  昨天见过的师爷杜早就带人在此恭候,陆林还瞧见了阿枪这个熟面孔,他们一行人抵达之后,师爷杜再也没有了昨日的怠慢,而是满脸笑容地迎了上来,与蒋天生、陆林问好之后,请他们去旁边的会议室叙话。

  不过这一次的碰面,每一方都只能有三人出席。

  蒋天生打量了一下四周,决定带上陆林以及马少龚这个对于赌城事务最为熟悉的合伙人一起,至于刘适等人,则在外面等待即可。

  进了会议室去,陆林瞧见屋子里已经坐了三人,一水的黑西装打扮,头发光滑水亮,看上去一丝不苟,很是正经。

  反观自己这边,穿着有些随意,着实是有些不太专业。

  蒋天生到底是名门之后,场面上还算淡定,朝着对方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找了位置坐下。

  他们这边刚刚坐下,门口又来了三人。

  这三人又是另外一套风格的打扮,皆是青衫长袖,颇有种穿越回民国的感觉,特别是领头的那个半老头子,不但长得仙风道骨,而且颔下还留着一撮山羊胡,显得格外有气度……

  人到齐之后,师爷杜也走了进来,来到中间,对着三拨人说道:“孙生在路上了,马上过来。”

  说完之后,他环顾四周,开口说道:“大家也知道,昨天发生了一件让我们都痛心疾首的事情,那便是明城知命堂的老板蒋一鸣先生,在酒店里不幸身亡——这件事情的起因和缘由到底是什么,目前警方还在处理,但无论如何,我们都表示沉痛的哀悼……”

  讲完了场面话,他指着蒋天生这三人说道:“好在知命堂是一个成熟的机构,并不会因为蒋一鸣先生的去世而终止与我们的合作,这位是蒋一鸣先生的儿子蒋天生,旁边是知命堂的首席陆林,他们将替代蒋一鸣先生,继续参与明天的安保工作。”

  随后他又与蒋天生、陆林等人,介绍了另外两拨人。

  黑西装一伙,港岛洪门会的,领头的人叫做吴战军,是洪门会的副堂主,在港岛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

  而青衫长袖,则是增城白水寨的,相传源于楚巫一脉,领头者为林咏威,便是那个山羊胡老者。

  师爷杜分别称呼两人为“吴堂主”和“威爷”。

  这两帮人对待蒋天生等人的态度都不咸不淡,领头人算是心有城府,表面上还会客气几句,但旁边的手下,脸上都不由得流露出了几分讥讽之意来,显然是质疑知命堂这两位主事人的年轻。

  陆林感受到了这些人散发出来的不信任,不过也知晓与对方到底还是竞争对手的关系,实在是无法苛求太多。

  毕竟即便大家都入了围,但谁能够拿到最终的头彩,还得明天的表现才知晓。

  这边做完介绍之后,大门再一次打开,又走进了几人来。

  陆林昨天也做过功课,知晓走在最前面那个有些秃顶的精瘦中年男子,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小赌王孙东亮,而他旁边,还有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看上去很有气度的男人,正在与小赌王谈笑言欢呢。

  而众人瞧见小赌王这位大金主进来,也都全体起立。

  小赌王瞧见众人,摆了摆手,示意众人都坐下。

  随后他来到了会议桌正中,但没有坐下,而是请与他交谈的那位金丝眼镜先坐。

  眼镜男坐下之后,小赌王这才坐下来。

  随后他讲了几句客套话,有劳众人久等之类的,又看向了蒋天生,按例表达了一下慰问之情,随后介绍起了他身边的这位金丝眼镜来。

  张成。

  美籍华侨,是旧金山唐人街的一名风水玄学大家。

  他这一次路过赌城,因为长辈与小赌王有旧,所以特地过来帮忙坐镇的。

  听到这话儿,陆林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来,看向了对方。

  这个人,符合他昨天分析杀害蒋一鸣的可能性之一。

  当然,是不是,这个得让洛晓青来判断。

  而就在陆林打量张成的时候,对方也朝着这边望了过来。

  简单打量之后,张成谦逊地说了几句,表现得十分有高手风范,然而转眼之间,就直接朝着知命堂开了火。

  他没有任何委婉,直接质疑起了知命堂入围的资格来。

  言语之间,毫不客气。

  蒋天生原本以为陆林已经把小赌王这边的人折服了,接下来就只需要准备明日的赌局安保了,今天过来碰头,也只是做准备工作的,没想到小赌王竟然请了一位美国回来的大神,而且一上来就朝着他们开了炮。

  不过他也是心理素质超强的那种人,面对着张成的质疑,蒋天生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小赌王。

  他认真地说道:“孙生是打算违背之前的协议,让知命堂出局,对吗?”

  小赌王没有说话,而旁边的张成则开了口:“孙生选人,看的是蒋一鸣面子,现如今蒋一鸣莫名惨死,说明本事不够,又有什么必要,再让知命堂参与进来?”

  蒋天生指着旁边的陆林,说:“家父虽说过世了,但我们还有陆林首席。”

  张成听完,笑了,淡淡说道:“我听师爷杜说你们这位陆首席还算有些本事,不过他毕竟不是我们这行的人,是骡子是马,还得拉出来溜溜再说,对吧?”

  呃,懂了。

  原来这是冲着陆林来的。

  蒋天生有些犹豫地看向了陆林,而陆林则“站了”出来,淡然说道:“你想怎么溜?”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