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陆董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一百零八章 陆董

2021-02-07更新

  话音一落,老干部和洛晓青便一左一右地出现了。

  两大护法!

  陆林拱手说道:“劳驾两位了。”

  蒋一鸣算得上是陆林的“伯乐”,对待他虽然有一些自己的私心,但总体上来讲,是绝对不错的,这样的老前辈离奇死去,对于陆林来说,还是挺难受的。

  正因如此,所以他才想要帮着蒋一鸣找到杀害他的凶手。

  而这件事情其实特别难,正常手段根本没办法做到,陆林唯一能够指望得上的,就是老干部和洛晓青了。

  瞧见陆林如此恭敬,老干部微微一笑,并没说话,反倒是洛晓青嘻嘻笑着说道:“帮你没问题,不过你得把之前得到的那秽气之源权限打开……”

  陆林眉头一挑,说道:“别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啊,别说渔场那一份,就连翠岗河,你们都没用完呢……”

  洛晓青说道:“好东西谁还会嫌多呢?就像你,账户里面的钱,你会嫌多?”

  陆林耸了耸肩膀,说道:“可以可以,只要你帮忙找出真凶,这些都是小事儿……”

  洛晓青又说:“你分解的那个阴灵,得了四个原始精魄,给我们分了?”

  之前在唐肆元、陆美娟新宅那儿抓到的小三阴灵,陆林后来分解了,最终得到了四个原始精魄——毕竟不是每一个,都能够有丰新年那般的收获,即便是连石小川,都大有不如……

  这才是最正常的状态。

  陆林瞧见洛晓青还惦记着这份收获,忍不住笑了,说道:“行了,行了,你也别讨价还价了——只要你能够找出真凶,给你又如何?”

  看到陆林如此大方,洛晓青很是高兴,她朝着老干部使了一个眼色,颇有些得意,随后开始变得认真,打量起了周遭来。

  两人在房间里转悠着,一会儿在卧室里,一会儿又去了外面的客厅,就连洗浴间、更衣间和以及其它的功能区也没有放过……

  陆林看着无聊,于是找了一个单人沙发坐下,打量着房间。

  毕竟是以“奢靡”著称的赌城,这装修果真豪华,就连一个洗手间,都比奥源广场公寓的卧室还要大……

  两人查看了七八分钟,最后回到了陆林跟前来。

  洛晓青看了老干部一眼,说道:“我来讲?”

  老干部点头,说:丫头你说吧。”

  到底是文化局的干部,举手投足,这位大叔都带着一股子领导派头。

  洛晓青说道:“基本上可以肯定,蒋一鸣应该是被比较厉害的阴灵控制了神智,最终陷入幻境中,把自己给活活勒死了……”

  这是意料之事。

  陆林挑眉问道:“比较厉害?”

  洛晓青点头,大概形容道:“以我感觉到的气息,有当初丰新年的那种感觉,所以极有可能是一个三星阴灵……”

  这时老干部在旁边插话道:“也不一定,有可能只是二星阴灵,不过相对来讲比较凶残暴戾,极具侵略性罢了——这样的阴灵,也很容易给你感觉很厉害……”

  陆林表示明白,说道:“继续。”

  洛晓青说道:“没了,对方做得很利落,将蒋一鸣逼疯,让他自杀之后,立刻就撤了,如果不是因为那家伙的气息实在是太强了,或者说太暴戾了,有一点儿残留之外,我们也未必能够发现什么……”

  陆林听到,忍不住眯起了眼睛来。

  他有些不甘地说道:“难道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吗?”

  洛晓青耸了耸肩膀,说道:“我们是阴灵,不是福尔摩斯……”

  老干部瞧见陆林一脸失望,开口说道:“也不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至少我们记住了这家伙的气息,如果再碰到的话,或许能够认得出来……”

  听到老干部的话语,陆林的心中又生出了一丝希望来。

  他想了想,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可以把凶手简单地假想一下,猜测到底是谁下的手,然后在接下来的过程中测试一下,说不定会有发现,对吧?”

  老干部问:“怎么,你有什么想法?”

  陆林点了点头,说道:“我在过来的时候,简单地想了想,感觉谋害蒋先生的人,大概分为两类,其一就是那个泰国佬苏尼哈,毕竟那家伙的凶名赫赫,拿蒋先生来杀鸡儆猴,这事儿是有可能的,再有一个就是知命堂的竞争对手,也就是这一次入围的另外两家……”

  老干部说道:“对,凡事都是需要动机的,蒋一鸣不可能平白无故死亡——不过除了这两种,还有一种微乎其微的可能,就是他也许遇到了仇家,这种小概率事件,你也得考虑进去。”

  陆林点头,说明白。

  这边简单地分析了一下,几个人认为到底谁是杀害蒋先生的凶手,眼下是没办法直接确认的,只有等到明天的碰头会,或者后天那个泰国人苏尼哈过来,方才能够知晓。

  得出结论之后,陆林也没有再在这个出事的房间久留,直接出了房门。

  阿枪和马少龚都在外面等待着,瞧见他出来,马少龚立刻问道:“陆首席,怎么样?”

  陆林淡淡说道:“看完了,走吧。”

  他感觉到这个马少龚有点儿沉不住气,又或者是蒋一鸣的死,让知命堂上下都惊慌失措,乱了阵脚,所以才会如此。

  马少龚感受到了陆林态度的淡漠,不由得一阵脸红,想着自己几十岁的人了,还没有陆林这么一个小年轻淡定,当下也是稳住心情,走出了封锁区,与阿枪告别之后,跟陆林说道:“我带你去办理入住手续吧……”

  陆林点了点头,说:“好。”

  两人乘电梯下楼,陆林沉默了一会儿,开始问起了马少龚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特别问了蒋一鸣这两天有没有遇到熟人,或者说在赌城这边有没有什么对头,或者仇家之类的。

  毕竟蒋一鸣混迹江湖这么多年,固然名满两岸三地,但自然也会有不少对头的。

  而且这一次知命堂能够打败一众对手,脱颖而出,不见得没人忌恨。

  听到陆林的询问,马少龚连忙表示没有。

  蒋一鸣老先生这人,别的不说,做人还是有一套的,不敢说知交遍天下吧,至少也是广结善缘,从来不会与人为恶,就算是有竞争关系,也都是和和气气的,没有太多的言语交恶。

  他这人,放得下架子,不管是达官显贵,还是贩夫走卒,都是一样的态度。

  正因如此,他才能够闯下这么大的名堂来。

  陆林听了,点了点头,又问起了一些别的细节来……

  办理完入住手续之后,陆林回了房间,刚刚洗漱没多一会儿,蒋天生就找了过来,与陆林碰了头,问起了今天检查的收获,以及明天早上会议需要注意的东西。

  陆林简单跟蒋天生说完了当前形势,随后告诉他:“你放心,害死你父亲的那阴灵,气息我已经记住了,只要它敢再露面,我定然能够锁定住它,以及它背后的指使者……”

  蒋天生听了,十分激动。

  他拉着陆林的手,说道:“陆林,真的谢谢你,这一次倘若没有你的话,我估计就只能领着我父亲的遗体,灰溜溜地回明城了……”

  陆林说道:“不必客气,都是一个单位的人。”

  蒋天生说道:“你其实可以不管的。”

  说完,他又说道:“抱歉,让你卷入到这个漩涡里面来……”

  蒋天生用了“漩涡”二字,陆林知道他已经意识到了,这一次过赌城这边来,他们即将面临的,有可能是巨大的风险。

  陆林自然也知晓,不过既然来了,再多的抱怨也无济于事,还不如硬撑着场子,把逼装好,所以平静地说道:“无妨,风险有,但人还是得做事的,不能束手束脚……”

  蒋天生从包里掏出了一份文件来,递到了陆林面前。

  陆林低头一看,却是一份股权转让协议。

  他有些不明白,而蒋天生则开口解释道:“我父亲经常教导我,说不要总想着干‘既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的便宜事儿,不长久——这里是20%的知命堂股份,你签一个字,这股份就归你了……”

  随后他跟陆林简单解释了一下知命堂的股权构成。

  知命堂是他父亲和几位好友一起联合创办的,这么多年积累下来,公司有80%的股权都掌握在他父亲的手中(其中蒋天生归国之后,划分了15%的股权给他),另外20%的股份,分散在公司合伙人王朝辉和半退隐的元老杨华亿,以及几个社会关系手中……

  其中之前几个首席手里都持有股份,但根据协议内容,退出之后,知命堂自动回购。

  而蒋天生给陆林的这一份,也是如此——陆林在职期间,拥有20%的公司股份,享受年终分红(与其他合伙人的分红算法不一样),也可以行使股东权利,但股份不得转让和转卖,离职之后,由公司(蒋家)根据估值进行回购……

  听完这些,陆林推辞道:“这个,不好吧?正所谓‘无功不受禄’……”

  蒋天生却说道:“这件事情,其实之前我父亲就已经打算这么做了,并不是我一时冲动……”

  他与陆林劝说了一会儿,陆林不再推辞,提起笔了,简单看了一遍之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至此,陆首席摇身一变,成为了陆董事。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