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睁眼谎,真君走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39章 睁眼谎,真君走

2020-10-20更新

  震旦商会,镇宁塔,一层。
  
  大厅内……原本分作两派立场的双方依旧还在对峙,但彼此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然后将大部分的关注力,都集中在了大厅正中央的那一片模糊之地。
  
  那是一团不断旋转的气团。
  
  外围模糊,仿佛有气场流动……核心处则宛如黑洞一般,深不可测。
  
  有人试图靠近一些,却感觉到彻骨的寒冷,咬着牙再往前去,便感觉整个人的神魂都被冻住了去。
  
  要不是身边的同伴施以援手,将其拽了回来,说不定就冻成了冰棍去。
  
  这,便是那位天山神君所独有的领域力量。
  
  将特定空间的区域,直接切割开来,让它独立于世间之外去……如果说先前还有人怀疑那位模样俊朗的道长未必是什么真君,可能只是归墟、曹文斌等人摆出来的幌子,那么瞧见眼前的这一幕,都心服口服,不作多疑。
  
  毕竟连边缘处都如此恐怖,就连真人都不敢靠近,五级之下的天师,是绝对不可能施展出来的。
  
  只不过……能够在如此领域之下,还坚持了那么久……这位震旦商会的前会长,人们口中“勾结清除派”的女魔头张信灵,又是怎么样的实力水准呢?
  
  为什么过了这么久,都还没有揭晓胜负呢?
  
  围观的双方,又或者立场比较中立的人们,都无不焦急地望着前方,等待着结果出现。
  
  时间仿佛过了许久……又仿佛没多久。
  
  突然间,一股清风吹来,将场中凝固不化的气息徐徐吹散了去。
  
  所以,结果要揭晓了吗?
  
  众人静心凝神,定睛一看,却瞧见场中并不只有两个人。
  
  而是三个。
  
  一个身穿麻色长袍的天山神君。
  
  瞧那模样,安然无恙。
  
  场中大多数人瞧见这一幕,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果然,到底是二十年来都难得一见的真君,实力还真的不是吹的……我就说嘛,那个张信灵,怎么能够敌得过一位五级大佬呢?
  
  有人在心底里嘀咕着,随后双眼为之一瞪。
  
  有如铜铃……因为,他很快就瞧见了刚才被天山神君裹挟进去的大佬瓶。
  
  只见这个女人满脸平静,似乎也没有受到任何的损失。
  
  她身上那一套香奈儿最新款的小西服,甚至都没有瞧见几分褶皱……呃?
  
  双方都看着如此和谐,难道情况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龙争虎斗”,而是在里面聊天打屁不成?
  
  又或者,做了什么不可说的妙事?
  
  等等,要是如我想象的那么“龌龊”……这第三个人,又是怎么回事?
  
  这现场怎么又多出了一个穿着黑西装,看着又帅又暴力的男人来?
  
  哎呀……这人长得好帅啊,那身材,那体格,那表情和小模样儿……就好像是长了头发的郭达斯坦森!
  
  我说的是“气质”!
  
  ……在不太熟悉场面的路人眼中,这一幕看着是那么的疑惑,简直就是一脸茫然和懵逼。
  
  但在某些人眼中,顿时就是一阵心思复杂。
  
  譬如归墟,又或者曹文斌……因为这些高层之人,即便是不熟悉,但却也都认得这位突然间多出来的人。
  
  陆林!
  
  对于这位突然间上位,成为了龙虎山天师道这一等一顶尖道门掌教真人的年轻人,他们不但认得,而且还做过许多的研究。
  
  甚至将他前二十年的人生,都给研究透彻了去……因为对于他们而言,这绝对是一个值得研究、甚至警惕的对手。
  
  这个人,充满了各种不确定性。
  
  在这个人的身上,许多看上去已经成为了江湖真理,甚至潜规则的规律,似乎都派不上用场了……一个草根出身,完全没有任何背景的江湖新人,在几年的时间里,直接就爬上了高位。
  
  不但如此,这个人的实力水准、人情世故,以及性格,都完全不符合规律。
  
  而且他处世十分低调。
  
  低调到许多人都忽略过这家伙,一直到他一举成名之时,方才发现——哎哟,这个小子,我似乎认识呢?
  
  当初在某某酒店的时候,他还跑去吃过自助早餐,十分吊丝地加了两大盘炒饭,连吞了十几个茶叶蛋呢…………待雾气散去,瞧清楚场中人物绝非幻象之后,对于场间交手最为关切的曹文斌立刻迎了上去。
  
  他没有去管另外两人,而是直接问了天山神君:“神君,如何?”
  
  曹文斌如此着紧,不是没有理由。
  
  毕竟,他才是这场决斗的赌注……这可关系到他的性命。
  
  天山神君打量了一眼他,随后问道:“半年之前,你曾经勾结江湖大恶人花脸叶,构陷上司田小瓶勾结清除派……这件事情,是真的吗?”
  
  哈?
  
  什么意思?
  
  这是什么节奏啊?
  
  敢情你们刚才进里面去,并没有打架,而是在聊天伸冤呢?
  
  曹文斌的心情一下子就跌落万丈,不过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一脸无辜地说道:“没有啊,张信灵她本来就是勾结清除派,屠戮商会同僚——这件事情已经定论,所有人都可以给我作证啊……”
  
  天山神君的眼睛眯了起来,说道:“哦?谁可以作证,你指给我看,我倒是要当面问问。”
  
  谁?
  
  天山神君刨根问底的态度,让曹文斌直接沉入了谷底去。
  
  作为商场中人,曹会长如何瞧不出来,那天山神君如果立场真的站在他这边的话,又如何会这般穷追猛打呢?
  
  而且,让他作证……他能招谁?
  
  是早就申请远调的马永初呢,还是现在已经公然站在了对面的钟阳?
  
  没办法的曹文斌直接将球抛到了旁边的慈元阁东主归墟手上:“此事具体的事宜,神君可以找归东主了解,当时的情况,他是最清楚不过的……”
  
  天山神君是归墟搭的线。
  
  现如今这位大佬居然有公然反水的迹象,曹文斌自然得拉上归墟来作保。
  
  一方面是打算让归墟来劝说天山神君,另外一方面,也是想要敲打一下归墟这死胖子……然而面对着天山神君满是威严的注视,归墟却完全没有接过曹文斌的绣球,而是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去。
  
  老奸巨猾的他,又如何不知晓曹文斌这条船,看着应该是要翻了呢?
  
  这个时候,他不选择跳船,难道真的要跟曹文斌一起下水?
  
  所以他选择了沉默。
  
  万言万中,不如一默……哼!
  
  天山神君瞧见归墟的反应,当下也是冷哼一声,袖子一甩,冷冷说道:“好啊,曹会长,长本事了,居然敢公然骗我——行,你的这点屁事,自己擦干净吧……”
  
  随后,这位真君直接甩手离开了去。
  
  归于业瞧见师父含怒而走,顿时一脸错愕,随后瞧见父亲在向自己使眼色,立刻会意,跟了过去。
  
  只留下现场一众天师大眼瞪小眼,满脸懵逼……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