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橄榄枝,战士枪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38章 橄榄枝,战士枪

2020-10-19更新

  冰封领域之中,万物寂寥,时间与空间,以及一切,似乎都为之冻结。
  
  此乃这领域最强之状态。
  
  在其最核心处,有两人正在对峙着。
  
  一方持刀,凶相毕露。
  
  冰刀也是刀。
  
  能杀人那种。
  
  而另外一方,却温文尔雅,宛如得道之人,身上甚至显露出了神仙气息,平静地笑着,并且提出了喝茶的邀约……
  
  喝茶……
  
  这句话,在国人的语境之下,含义十分丰富。
  
  不同的环境下,有着不同的解释。
  
  而在此时此刻,它的意思,代表着“止戈”。
  
  天山神君看着眼前的这位,沉默了一会儿。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对方为什么要说“让你三招”的话语了。
  
  或许的确是有挑衅的意思,但更多的,其实是在向自己展示肌肉,表现出真正的实力来……
  
  天师的世界,无论是一级,还是五级,其实都活在天道体系的规则之下。
  
  终归到底,讲究的,有且只有一个。
  
  那便是实力。
  
  实力不够,一切都是白搭。
  
  而如果有实力的话,大家方才能够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如果说刚才陆林避开自己那三招的手段,还不够的话,那么此刻他直接开启了四阶基因锁,并且看上去一点儿都没有排斥反应的样子,这表明了对方的底气。
  
  很显然,即便自己是一位五级天师,拥有着领域的真君,但面对着这么一位能够毫不犹豫开启四阶基因锁的真人,也不得不谨慎对待。
  
  更何况,那边还盘腿坐着一位随时开启四阶基因锁、准备拼命的疯女人呢……
  
  想清楚了此节,天山神君抬起了头来。
  
  随后他一抬手,那零下四五十度的极寒天气瞬间消失了。
  
  周遭依旧是一片雪白,但至少没有了那么攻击性的寒意。
  
  而随后,天山神君点了点头,说:“好。”
  
  能够成为一名真君的,自然不是什么冲动愚蠢的角色……
  
  之前他心态浮躁、恼怒甚至杀意浓烈,最主要的,是自忖身份,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太高了。
  
  他端起了架子,眼睛朝天,不去看人,也没有把对方当做平起平坐的人物……
  
  这一点,就好像城里人去乡下,或者去非洲一样,有着一股不易察觉、但事实存在的天然优越感。
  
  但当他发现人家乡下的收入,未必会比自己少多少的时候,心态就会立刻的摆正过来。
  
  这便是人性。
  
  即便天山神君位列真君之位,也逃脱不了人性的束缚。
  
  他,毕竟不是“超凡”。
  
  于是天山神君坐了下来,表达了愿意“谈一谈”的意思。
  
  这并不是怕了对方。
  
  而是代表着他愿意将对方放在一个相对比较平等的位置。
  
  瞧见天山神君没有再暴怒出击,陆林知晓自己之前“亮肌肉”的策略算是有了效果。
  
  于是他也没有继续保持“四阶基因锁”的开启状态,直接收敛,随后坐了下来,随后伸手过去,拿起茶壶来,给对方倒了一杯,又给自己斟满。
  
  茶杯之中,水汽袅绕。
  
  天山神君透过那水汽,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他发现对方在结束了四阶基因锁状态之后,竟然完全没有任何副作用的样子。
  
  看得出来,对方似乎已经完全掌握了四阶基因锁的开启。
  
  唯一不确定的,是对方到底能够维持多久罢了。
  
  不过这已经并不重要了。
  
  一个能够随时开启和结束四阶基因锁的真人,的确有与他谈判的资格了。
  
  天山神君伸手,端起刚刚斟满的茶杯,一口饮尽。
  
  随后他淡淡笑道:“好茶。”
  
  陆林兴致勃勃地介绍道:“无量山古树红,在修行这行当之中,也算是名品来着,我也是执掌了龙虎山之后,白云观送了几两……”
  
  他与天山神君聊起茶道来,看上去显得兴致盎然的样子。
  
  然而天山神君出身天山神池宫,别说无量山古树红,就连更神奇的天材地宝,也都有见过,自然没有太多的兴致。
  
  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等陆林说完,这才问道:“所以,你打算跟我聊什么?”
  
  对方的确是显示出了足够的肌肉,但自己毕竟是一名真君。
  
  五级天师,自然得有五级天师的骄傲。
  
  你哪怕实力不错,但想要拿这个来威胁我的话,恐怕也是想多了……
  
  应对开启高阶基因锁的手段有很多,最常见的,便是一个“拖”字诀。
  
  而如果拖过了那段爆发期,等级就会变成了一道鸿沟。
  
  真人,在整体实力上,终究还是没有真君强悍的……
  
  所以天山神君显得镇定自若。
  
  而陆林喝了两杯茶之后,方才平静地说道:“二十年来,世间再无真君……而此番神君出世,想必是背负着某些任务的吧?”
  
  天山神君对此并不讳言:“这是自然。”
  
  陆林依旧保持着淡淡的微笑,穿上了黄色道袍之后的他,气质似乎也沉稳了许多。
  
  他继续说道:“神君护着曹文斌等人,想必也是为了这一项任务?”
  
  这回天山神君迟疑了一番,方才回答:“对。”
  
  陆林这时放下了茶杯,缓声说道:“曹文斌这种鸡鸣狗盗、营营碌碌之人,不配与神君合作,即便是归墟,也是如此……太多的话我不说,神君若是有任务,真的需要合作者,那么瓶子姐,以及我龙虎山,或许能够帮到你……”
  
  天山神君眉头一扬,不耐烦地说道:“你这是想让我做反复无常的小人?”
  
  陆林平静地说道:“反复无常算不上,只不过是被人欺骗了而已——换一句话说,没有了震旦商会的曹文斌,真的还能够获得神君如此待遇?”
  
  天山神君眯眼说道:“可是现在,震旦商会就是他的。”
  
  陆林摇头,说:“不再是了,我说的。”
  
  天山神君冷笑,说:“你们之前的恩怨,我不想了解,但我现在只想快速地执行一些事情……”
  
  陆林在这一刻,满脸傲然地说道:“真君,多的话我也不说,现在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
  
  说完他竖起两根手指来。
  
  第一根手指落下:“第一,你继续保持原来的立场,然后大家一拍两散,我和瓶子姐联手起来,把你干掉——即便我们也可能一并殒命……”
  
  第二根手指落下:“第二,你不要插手此事,随后我们将会派人与你保持联络,协助你完成任务。”
  
  两根手指落完,面对着眼前这二十年来第一位显露在世人面前的真君,陆林毫无畏惧,一字一句地说道:“阿拉法特说过——我是带着橄榄枝和自由战士的枪来到这里的,请不要让橄榄枝从我手中滑落……”
  
  说完这句,陆林抬起头来,静静地等待着天山神君的回答。
  
  不远处,已经恢复过气息来的大佬瓶站起,凝望着这边端坐的两人,眼神异彩连连……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