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上一辈的恩与怨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194章 上一辈的恩与怨

2020-09-03更新

  在瞧见这一幕的瞬间,周建国不惊反喜。

  终于等到你了……

  在前面的十五分钟里,他脑海里想过各种各样的场景,而最令他期待的,就是眼前这一幕。

  没想到,陆林这个家伙,居然迂腐到明知是陷阱,却还是为了这两个老东西舍命过来。

  真有意思!

  那家伙看着洒脱不羁,却是个蠢人。

  几乎是在随从腾空而起的瞬间,周建国也是果断出手。

  他背上的四面小旗腾空而起,落在了半空之中,将此刻的空间稳固住。

  然后那六根金属节肢,宛如疾电一般,陡然弹出,刺向了那一团突然出现的黑影……

  与此同时,在角落处的石小川也直接启动了此间法阵,并且呼唤早已隐藏至此的增援。

  一旦周建国将陆林拖住,这边的合围,便会瞬息而至。

  那么接下来,陆林就是必死无疑的下场!

  想到此处,石小川下意识地捏住了拳头……

  事实上,不止是周建国与陆林有仇,他石小川又何尝不是?

  当初它差一点儿,可就被陆林给生擒了。

  而即便是逃脱,它也只剩下了半条命。

  而且至今芒果还落在了那家伙手中……

  夺“妻”之恨!

  这两个与陆林有着“大仇”的家伙,几乎是在瞬间就发动了攻势。

  按照计划,哪怕周建国伤不了陆林,但只要拖住他几秒钟,陆林便绝对逃脱不得。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间溶洞之中,爆发出了一阵恐怖的白光。

  那白光骤然充斥在了整个空间,驱走黑暗的同时,还刺瞎了在场所有人的双眼,感觉眼前一片绚烂刺眼的白光,完全瞧不见任何东西。

  与此同时,那白光似乎还带着隐隐雷劲。

  这恐怖气息,让包括石小川在内的阴灵都感觉到一阵恐惧,下意识地往后退开。

  而围在此处的所有法阵,似乎都有被撬动的迹象……

  龙虎雷光符。

  望月真人精制……

  ……

  感觉到强烈威胁的周建国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但却凭借对敌人气息的锁定继续攻击,然后当他与预想中的敌人交手了两个回合之后,却突然间发现敌人已经消失无踪,再无迹象。

  不但如此,就连被他们挟持的陆家老夫妇,似乎也不见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带着强烈的惊诧感,周建国强忍着激烈的疼痛,流着眼泪睁开了眼睛来,在一阵又一阵的白色侵袭下,他勉强打量了眼前景象,发现刚才出来救人的那个家伙,果然消失无踪了。

  不但如此,就连被他们挟持为人质的那老两口,也都消失了。

  卧槽!

  周建国怒声大吼着,随后冲着后面喊道:“石使,石使,人在哪里?你知道吗?”

  阴灵不同天师,对于场中狂涌的雷劲最为恐惧,一直到几秒钟之后,满脸阴沉的石小川方才浮现到了跟前来,打量了一眼周遭之后,恨声骂道:“这都让人给跑了?真的是废物!”

  废物?

  周建国听到,脸一下子就跟火烧了一样,变得无比的愤怒起来。

  然而这愤怒在与石小川作目光对视的瞬间,却如同冰水浇头一样,直接就凉了下去。

  因为周建国深刻地知晓,这位石小川在莽山大魔申云豹心中的地位,即便是自认干儿子的石建豪,都是比不过的。

  石小川差不多相当于莽山大魔的代表。

  虽然他自觉有一些地位,但如果让莽山大魔在石小川和他周建国之间做一个抉择的话……

  周建国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胜算。

  事实便是如此,所以即便石小川仅仅只是一头阴灵,但周建国也不敢贸然顶撞。

  当下他也是强忍住愤怒,开口说道:“事已至此,先别说这些,赶紧通知洞府山门之前的人,将法阵封锁,然后任何人都不准离开洞府……咱们关门打狗,先锁定那家伙的方位,到时候再让申公出马,将此人一举拿下……”

  周建国这是老成持重的话语,石小川即便心中有火,也没有再乱发,冲着不远处的阴灵喊道:“吩咐下去……”

  ……

  就在整个小月岭洞府陷入一阵鸡飞狗跳的混乱之时,原本关押潘勇的那个浅水囚洞里,却是多出了三个人来。

  这正是被众人追捕的陆林,以及他曾经的父母。

  现如今,他应该叫“大姨、大姨夫”了。

  老俩口刚才也是被吓得够呛,随后被陆林一路裹挟至此,也是慌张得不行,一直到陆林将两人藏入其中,然后在外围构建隐秘状态,远近再无追击声响的时候,方才松了一口气。

  缓过神来的陆父极力稳住自己的情绪。

  他是一个市井里打滚过的老人,也是能屈能伸之辈,打量了一眼全神贯注布阵的陆林,知晓这个逆子有可能是自己活着离开的唯一希望,当下也是咳嗽了两声,算是清了清嗓子,接着开始拉着老伴,开始对陆林述说了关怀和想念的心情,还有不少拉近关系的好话……

  老俩口不断唠叨着,讲着对陆林的好,还说拆迁款也帮陆林留着呢,到时候回去了,等陆林结婚了,再一起给他。

  总之他们极力表现出了慈祥温和的一面来。

  如果陆林不是刚才藏在暗处,听了许多,说不定还真的就被感动了呢!

  不过现在嘛……

  陆林全心全意地构建着隐秘状态,让这儿不至于很快就被莽山大魔的人给发现,等弄得差不多了,确定无恙之后,方才扭过头来,看了狼狈的两人一眼,摆手说道:“不必多说了,此事因我而起,我会尽量把你们给救出去的,至于拆迁款什么的,也别提了……”

  陆美娟这个亲生女儿,她老公被人关在赌城那边扣押,等着钱去赎人呢,他们都没有理会,对于他陆林,还有什么可说的?

  陆林并不奢望破镜能够重圆,也不是那种黏糊的性格,阻止了陆父继续表态的做法,让他不必再说。

  不过他心里倒也还是有一些好奇的东西。

  譬如他那素未谋面的生母,以及生父的消息……

  关于他的身世。

  这是陆林一直想要知道的。

  为了能够活命,陆父也是没有任何犹豫,跟陆林快速讲起了之前的过往。

  但他知道的,其实也不多。

  大概就是陆林的身份,之前应该是一个拉皮条的鸡头,然后把他母亲给骗去了身子,后来那个人去了国外,有说是菲律宾,也有说是马来西亚……

  总之再无联络。

  而陆林母亲则被扔在了国内,后来就难产而死了……

  对了,那个家伙,好像也姓陆。

  大概如此……

  听完陆父的讲诉,陆林陷入了沉默之中,良久都无语。

  又过了一会儿,外面似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而且还朝着这边过来。

  陆林突然开口说道:“你们在这里藏好了,我去把人引开。’

  说完他离开此处,朝着外面的通道跑去……

  老俩口听到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朝着陆林离去的方向追去,吓得蹲在水中,完全不敢动弹。

  一直过了很久,再也没有动静了,陆母终于大着胆子说道:“关于那个男人的下场,你干嘛不直接告诉他呢?”

  陆父撇了一下嘴,不屑地说道:“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他不愧是鸡头留的种子,天性薄凉得狠呢,亏我们养了他那么多年,刚一见面,居然就问起亲生父母……养他还不如养一条狗呢,我何必告诉他那么多?”

  就在陆父应激性反应一般,疯狂埋汰陆林的时候,带着追兵溜圈子的陆林,也终于遭遇到了大麻烦。

  前方迷雾之中,浮现出了一张怪异无比的脸。

  这种透着一股疯狂的脸孔,却正是此间的主人……

  莽山大魔……

  申云豹!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