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人心叵测黑与白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193章 人心叵测黑与白

2020-09-03更新

  周建国是老狐狸,但石小川也不傻,算是个小狐狸。

  所以当周建国话语一出,石小川立刻猜到了他的意图:“你的意思是,用那两个老不死作为诱饵,调出陆林来?”

  周建国点头,说:“对。”

  石小川立刻否决:“不行,陆林跟那两个老东西其实并不存在血缘关系,只是收养而已,另外两边的关系,也因为拆迁款的缘故,早就一刀两断了,陆林净身出户之后,到底还存着多少感情,这个还存在疑问,所以拿他们出来开刀,这个未必可行……”

  周建国却显得有些坚持:“既然没有感情,那为什么陆林还会千里迢迢赶过来呢?”

  石小川说道:“值得陆林赶来的,可不只有那两个老东西,被石建豪骗过来的潘勇,与陆林的交情也是匪浅的……”

  周建国问:“那潘勇呢,人在哪儿?”

  石小川说道:“我过来的时候,去看了,人应该也去参与全面除魔令了……”

  周建国说:“如果我坚持自己的看法呢?”

  石小川又说:“而且申公也不能确定来的人便是陆林,如果你这一次用了,直接将人弄死,下一次,我们可能就没有筹码了……”

  周建国多么聪明的人,一下子就搞清楚了对方的意图,直接说道:“那好,出任何事情,都由我来负责。”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而且周建国的地位也摆在这里,所以石小川没有再拒绝,而是点头说道:“好。”

  这边做出了决定,接下来便是执行了。

  那个矮胖大天师带着人去守住洞口,防止陆林逃脱。

  淳于天师带着其他人巡逻洞府各处,看能不能找到蛛丝马迹。

  至于周建国,他则和石小川一起出了石厅,然后朝着洞府深处走去。

  洞府之中,道路曲折。

  七拐八拐,最终周建国穿过了一处机关重重的甬道,来到了一处山壁之前。

  在石小川的认证下,他推开了巨大而沉重的铁门,来到了洞中。

  这是一个相对比较宽阔的空间,进门便是一个巨大的刑讯室,而两边的通道黑黝黝的,连接着无数用符文铁栅栏隔着的囚室。

  越往里走,越是潮湿阴暗,而且不时传来的痛苦呻吟,让人汗毛直竖。

  不过陆家老夫妇,却是正好关在靠近刑讯室这边的一间。

  幽暗的烛光下,两个老人蜷缩着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周建国来到栅栏前面,站定。

  陆母瞧见,下意识地往后退去,而陆父却爬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冲着周建国喊道:“领导啊,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啊?我跟陆林那个逆子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了,不管他做了什么恶事,都怪不到我们头上来啊……说真的,我比你们更恨不得那个狗杂种去死……”

  他大声喊着冤,表达着对陆林的愤怒,而周建国听了,饶有兴趣地问道:“哦?是吗?”

  陆父一听,似乎看到了希望,赶忙点头,随后又拉着陆母爬了起来,喊道:“老婆子,你来说说,陆林那家伙,是不是个贱种?”

  陆母作为陆林实际的“大姨”,对于自己妹子的这个儿子,而且还是养了那么多年的崽儿,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

  她张了张嘴,却是骂不出口来。

  不过当陆父扬起手掌,直接一巴掌挥下来之后,再多的感情也抵不住对于死亡的恐惧,当下也是跟着陆父一起,对陆林进行了恶毒的谩骂。

  两人仿佛是憋了许久,此刻终于找到了发泄的机会,越骂越起劲儿,那叫一个畅快淋漓。

  不过羊羔在饿狼面前,再如何示弱,终究还是逃不过被吃的命运。

  特别是在周建国这种行事毫无底线,并且没有任何怜悯之心的人面前,更是如此。

  所以周建国只是乐呵呵地听着两人谩骂陆林,好一会儿之后,等老两口停歇,他抬起手来,吩咐随从将两人给架出去。

  老两口一脸茫然,被一路拉到了小月岭洞穴一处相对比较开阔和集中的地方来。

  这儿是一处巨大的溶洞,不但四通八达,而且内中地形复杂,非常利于藏人。

  周建国选择在此处钓鱼。

  在随从的帮助下,周建国把这一对老夫妇给拉到最显眼的高台处,然后将人给按着跪下,示意石小川这边做好布防之后,他朗声喊道:“陆林,我知道你进来了,而且就藏在这附近……”

  他环顾四周,对着周遭的一片黝黑,嘴角上翘,冷然说道:“我给你一刻钟的时间,你要还是不出来,选择窝着的话,那我就先拿你老爹的头颅开刀,再过一刻钟不出来,那就斩了你老母,让你双亲尽失,当场成为孤儿……”

  说完,周建国眼前仿佛浮现了自己那可怜的儿子,脸色顿时就变得癫狂了,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

  这笑声在洞穴中不断回荡,尽显疯狂。

  跪倒在地的陆父直接吓尿了,哆嗦着喊道:“领导,领导,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刚才还没有说明白吗?我跟陆林那狗杂种其实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能不能放过我啊……”

  他干嚎着,情绪悲恸,结果却被旁边的喽啰一巴掌过去,直接把半张脸都给打肿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周建国瞧见,也没有理会,只是冷冷地笑着。

  他余光处打量着不远处的石小川。

  那家伙掌握着小月岭洞的大部分法阵核心。

  有他在,那个陆林只要敢出现,那就绝对跑不脱……

  那么接下来,就等陆林出现了。

  周建国耐心的等着。

  不着急。

  事实上,不管陆林来不来,他都无所谓。

  他来了,正好趁着莽山大魔的场子将人擒下,报了大仇不说,说不定还能够分润一杯羹……

  若是不来,杀了这两个老菜皮,也算是能泄愤了。

  至于责任嘛……

  莽山大魔目前还是需要他的,所以暂时不会拿他周建国出气。

  所以周建国有恃无恐,完全不在意。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随着最后一分钟的到来,脸肿了半边的陆父终于崩溃了,他知道求周建国这个天杀的家伙,肯定是没用了,只有把希望寄托于刚才被他用世间最恶毒的话语痛骂过的逆子,求他现身,出来救自己……

  他大声哭嚎着,这回是真的哭了,泪水哗啦啦的,肆意流淌……

  然而从头到尾,整个洞穴中,除了这边,却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仿佛这儿只不过是在唱独角戏一般。

  连个观众都没有……

  长久以来的寂静,让原本信心满满的周建国都有些怀疑自己之前的猜测了。

  不过时间临近,他终于可以验证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了。

  反正有两个,失去一个,还有筹码。

  所以周建国在手下倒计时的时候,扬起了手臂来。

  三、二、一……

  最后一个数字念完,周建国果断地将手一挥。

  而此刻的陆父,已经吓得瘫软在地,屎尿糊了一裤裆……

  随从毫不犹豫地将手中弯刀扬起,朝着陆父缩着的脖子砍去。

  唰!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却听到一声极为轻微的响声,紧接着那挥刀的家伙却仿佛被重型卡车撞上一般,人直接飞了出去……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