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小人从来都得意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46章 小人从来都得意

2020-07-16更新

  作为慈元阁的少东主,归于业此刻的表现,可以说是十分的诚恳,甚至可以说算得上是谦卑了。

  陆林能够感受得到对方给予自己的尊重。

  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也有可能是害怕自己闹将起来,他这边控制不住场面,所以才会如此谨慎小心,害怕刺激到陆林。

  不管怎么说,人家已经把面子给足了,陆林还能怎么说呢?

  继续闹僵下去,那么过来跟他“聊天”的,就不是客客气气的慈元阁少东家了,而是严阵以待的四级真人。

  陆林就算是心有底气,不惧真人,但那又如何?

  他能够对抗一个、两个,能干得过一群?

  而且就算是他偏安一隅,但终究还是属于这个江湖的,难道能够与整个江湖为敌不成?

  再说了,“清除派”的作风,他也是非常厌恶的,怎么能够让别人以为他跟清除派搅在了一起呢?

  所以陆林叹了一口气,说道:“怎么弄?”

  瞧见陆林点了头,归于业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其实没有什么,就是过去做个记录,把你和田小瓶之间的一些交往过程聊清楚,基本上就可以了……”

  他大概解释了一下,说道:“你这些天虽然跟田小冲走得近,但背景清白,与他也认识不久,很容易撇清的,其实就是走个过场而已。”

  随后他引着陆林来到了展馆东南角这边的一排办公室来。

  这边门口,守着几个人,其中有一个趴在桌子上睡觉的老者虽然气息收敛,返璞归真,但陆林一眼就瞧出了对方绝对是有真人的级别。

  而除了他之外,还有两个半步真人的水平。

  反倒是迎上来的这个,看着也就是个二级天师的料。

  那人笑吟吟地对归于业说道:“少东主,你怎么过来了?”

  归于业指着陆林给他介绍:“这位是龙虎山的张天师陆林,他得知田小瓶居然跟清除派有勾结,特地过来这边讲清楚,你找人给他做个记录……”

  那人听了,点头说道:“好,没问题。”

  归于业准备送陆林进去,结果那人拦住了他,满脸抱歉地说道:“少东主,你知道的,我们这个临时组成的调查部门得保持相对独立,所以……你需要避嫌,不能进去……”

  归于业听了,连忙点头,然后对陆林说道:“陆林兄,不好意思,这个……”

  陆林瞧见这个态度十分谦虚的慈元阁少东主,点了点头说道:“留步吧,我自己进去就行了。”

  那接待人员很是客气,对陆林说道:“其实也没啥,你又不是田小瓶的多年心腹,就是个客人而已,简单聊清楚就行了……”

  他带着陆林来到了最里间的办公室里,让陆林在沙发上坐下,然后指着门上的一个监视器说道:“陆先生,这里有个监控仪,将会记录下一会儿你和调查人员的对话,这个没问题吧?”

  陆林点头,说可以。

  随后他又问道:“需要喝点儿什么吗?红茶、绿茶、咖啡还是汽水饮料等……”

  人家这热情周到的态度,让陆林还以为自己走进了洗脚城呢,不过他还是摇头说道:“不必了,直接开始就行。”

  那人没有再问,而是让陆林在这儿先坐,他去安排调查人员过来。

  这人离去之后,没过几分钟,就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是个大天师,三十来岁,而女的则刚入门,看着也就十七八岁不到,模样一般,还算清秀,但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很是动人。

  两人进屋之后,男人过来与陆林握手,然后自我介绍道:“你好,普陀山邵灰,这是茅山何秀秀,我们受临时联合真人会委托,向您问话,这里是录音笔,另外那边的监控记录会记录本次谈话……您这边怎么样,准备好了的话,我们就开始吧?”

  人家说话办事,都客客气气的,一切又都显得十分正规,所以陆林也没有什么好挑理的,点头说可以了。

  两边坐下之后,邵灰主问,何秀秀在旁边拿着录音笔监督,而陆林则作答。

  邵灰问得很详细,从陆林第一次与田小瓶接触开始,一一问起。

  陆林很自然聊起了自己与田小瓶在那艺术馆一样的办公室见面时的场景,以及所聊的一些话题,还有后面会面的一些事儿,随后又在邵灰的询问下,谈及了自己与田小冲的交往之事……

  从在龙虎山那边第一次见面,再到全面除魔令的重逢,和并肩浴血的经历等。

  对于这种调查,陆林大概聊了一下,却并没有说得太过于详细,很多东西,都是有所保留的,又或者用了一些春秋笔法……

  如此聊了一会儿,就在邵灰与何秀秀两人互看了一眼,准备结束的时候,这时房间门却被人给推开了。

  一个满脸冰冷,仿佛谁欠了他几百万的家伙走了进来。

  邵灰站了起来,一脸疑惑地问道:“宇文,你这是……”

  来者却是青城山的宇文皇图。

  这家伙一脸傲慢地说道:“邵灰是吧,刚才我跟值班真人申请了,由我来主审龙虎山陆林,已经获得了同意,所以……你可以出去了。”

  “什么?”

  邵灰一脸诧异:“怎么回事?我们这边已经问得差不多了……”

  宇文皇图却很是强硬地说道:“有什么问题,你出去找值班真人询问吧,不要耽误时间了……”

  邵灰听了,犹豫了一下,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说完他担忧地看了陆林一眼,随后离开。

  没想到宇文皇图却又对着旁边的何秀秀说道:“你也出去。”

  旁边这个话语不多,但双眼灵动的少女一听,立刻表示了反对:“不行,上面有过规矩,为了保证调查过程中询问对象的权益不受侵犯,必须有两名调查人员在场……”

  她年纪不大,级别不高,但却很有原则,一点儿都不为宇文皇图的气势所逼。

  没想到宇文皇图却很是强硬地说道:“这人是特例,他有参与过欧阳指间一案的过程,以你的级别,暂时不能接触这些——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向外面的值班真人反应,或者找你们茅山的前辈投诉,请不要在这里耽误时间,好吗?”

  宇文皇图是一个极有侵略性的性格,此刻咄咄逼人,气势压迫之下,那茅山少女何秀秀虽然极力坚持,但还是有点儿承担不住,整个身子都在瑟瑟发抖……

  这时本来走到了门口的邵灰有点儿瞧不过去,过来将她给拉走:“我们去找值班真人问个究竟。”

  两人一走,门一关,宇文皇图拉了一个椅子,坐在了陆林对面,翘着二郎腿,点燃一根烟,一脸古怪地坏笑:“嘿,意外不?”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