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人云亦云何是非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45章 人云亦云何是非

2020-07-16更新

  韩玲儿的讲述让陆林为之动容。

  如果说只有几个四级天师的话,别说是大佬瓶这样的人物了,就连他陆林,也是不惧的。

  但如果是十三真人联手,这就真的是恐怖了。

  不仅如此,随着消息的扩散,还会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如果这帮人合作一处的话,大佬瓶哪怕是真君之位,恐怕也扛不住了……

  想到这里,陆林看着周围的火药味,皱着眉头说道:“这是准备跟震旦商会开战的节奏?”

  韩玲儿却笑了起来:“田会长,啊不,她张信灵能够代表震旦商会吗?不,事实上,他们内部的几个副会长,包括逊老、马华云几个人都选择弃暗投明,站了出来,而且大部分震旦商会的成员要么选择积极揭露,要么选择保持中立……这一次大家要对付的,只有田家姐弟,以及她的心腹之人……”

  陆林感觉到眉头直跳,说道:“这关田小冲什么事?”

  韩玲儿却说道:“他跟张信灵是亲姐弟呀,张信灵做了什么,他难道不知道吗?再说了,出事之后,他立刻就人影无踪了,显然是心虚躲起来了……”

  陆林问:“那田会长呢?”

  韩玲儿冷哼一声,说道:“她,她肯定也是知道消息败露,赶紧躲起来了啊——现在大家都在找她呢,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

  陆林又问:“田家姐弟不见了,现在震旦商会里面,谁在主持大局?”

  韩玲儿说道:“他们是这次拍卖会的主办方之一,这一回来了不少人,但无论是逊老,还是马副会长,这些年都一直挺被打压的,唯一还算有威信的,就是曹文斌曹副会长,他那边已经收到消息了,表示立刻就会从魔都那边赶过来,稳定人心……”

  陆林眯起了眼睛来,说道:“曹文斌?”

  韩玲儿说道:“对,不过他好像不太相信目前的结论,但他跟大家表示了,说一旦证据确凿,他绝对不会包庇张信灵,但如果拿不出更多的证据,他也恳请大家能够给张信灵一次自辩的机会……”

  说完这些,韩玲儿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吧,如果她张信灵真的跟清除派没关系的话,可以直接站出来对峙的,可惜她却选择逃跑——不过也难怪,她这回做得实在是太过分了,连蒙晴这种至交好友她都舍得痛下杀手,难怪跟了她多年的刘茉莉也忍受不住,站出来做污点证人了……”

  事情,真的是这样的吗?

  尽管韩玲儿说了这么一大通,但陆林却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

  他总感觉别人口中描述的大佬瓶,和自己认知的大佬瓶,就好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一样。

  她是被冤枉了,还是平日里的隐藏功夫做得实在是太好了?

  陆林微眯眼睛,没有接茬说话,而这时有人喊了一声韩玲儿,好像是韩大通身边的哼哈二将之一王封。

  韩玲儿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交代了陆林待在这儿,不要乱动,随后便离开了。

  她朝着酒会的主台那边走去,陆林瞧见有一个早上犄角湾那边出现的工作人员过来了,在跟大佬们说着什么,随后大佬们都很惊讶,便跟着那人转场离开了。

  陆林跟了过去,听到有人在说“钟阳怎么了”,他心中一动,想要跟上去,却被人给拦住了。

  是安保人员,那人一脸防备地看着陆林,开口说道:“这位先生,不好意思,你不能过去……”

  对方只是一个低级别的天师,陆林随时都可以闯过去。

  不过在这么多大佬跟前,陆林自然不能乱来,犹豫了一下,他却是退到了角落这边来,打量了周遭一眼,随后拿出了电话,拨通了田小冲的电话。

  结果并没有打通。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陆林犹豫了一下,又拨打了蒙虎的电话。

  依旧没有打通。

  就在陆林琢磨着再给谁打个电话询问的时候,这时旁边走来一人,陆林感觉对方好像是冲着自己来的,于是便将手机给放下,随后转头望去。

  来人居然是慈元阁的少东家归于业。

  此家伙是个成大事的人,即便是面临着如此变故,脸上还是挂着淡淡的微笑,然后走到了陆林近前来,招呼道:“陆林兄,在这儿呢?”

  陆林点头,说道:“对。”

  归于业并没有谈及震旦商会的变故,而是与他聊起了拍卖的交接来。

  得知陆林已经办完了手续,并且已经收到了扣除手续费的资金后,又问起了陆林后面的拍卖来,并且询问陆林是否对龙晶有着持续的需求。

  如果有,他这边会帮忙留意,并且可以第一时间通知到他这儿。

  说完他还找陆林加了天道私信,以及其它正常的联系方式。

  陆林一开始瞧见归于业还挺热心的,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于是也就应付着,等聊完这些,这家伙还拉着陆林一通瞎扯闲聊,陆林便感觉到了不对劲儿来。

  于是陆林便说道:“不好意思,我有点事儿,得先走了……”

  他作势离开,却没有想到归于业居然往前一步,将他给拦住了:“等等,等等……”

  瞧见这情况,陆林眉头一挑,冷冷说道:“怎么,归少东家您是什么意思?这是准备将我给当作嫌疑人给抓起来呗?”

  这一刻,原本和和气气的陆林,却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

  锋芒毕露。

  很显然,他的那点儿耐心值,终于也被这一系列烦人的变故给磨没了。

  然而归于业却并不生气,而是苦笑一声,然后说道:“陆林兄,真不是我为难你,只是因为事情涉及到‘清除派’,这个邪恶组织就跟魔头一样,因为理念的缘故,犯下累累血债,各家宗门都有许多子弟丧命,所以行业内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只要是涉及‘清除派’,务必联合一处,认真对待……”

  说完他又对陆林说道:“正因如此,所有与田家姐弟关系密切之人,都需要经过调查才行,而您嘛……”

  他诚恳地说道:“您就当给我一个面子,配合一下我们的调查——等问完了话,我给你单独摆一桌,给你赔罪,好吗?”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