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身陷重围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三十五章 身陷重围

2018-01-07更新

  瞧见长戟妖姬的那一瞬间,我的心中咯噔一下,就感觉我们这一回,恐怕是要完蛋了。
  
  长戟妖姬是谁?
  
  黄泉引的大司马,一个神秘得让人难以捉摸的女人。
  
  我见过她好几次了,但都没有怎么交过手,感觉到她这人最喜欢的,不是与人交手,更多的是在观察——她对于胜负,似乎也没有太多的执着,有的时候,我甚至感觉她有一种置身事外,并不愿打破事情进展的态度。
  
  这样的人,方才是真正可怕的,因为在她的心中,没有什么事或人,能够让她感觉到太多畏惧。
  
  她如同幕后的阴影一般,让人心头沉重。
  
  而此刻,她的出现,也的确让我为之一惊,就在此时,突然间从左侧,有一股恐怖的气息扑面而来。
  
  我背着朱雀,行动有些不太灵活,只有慌忙朝着旁边退去,而小狗也适时上前,帮我挡住,却是一头浑身是毛的夜行者大汉。
  
  那家伙足有两米高,斑纹利牙,前额泛白,血盆大口,凶恶无比,却是寅虎之属。
  
  此人冲上前来,毫不犹豫地猛然挥了一拳,那爪子尖锐,宛如钢刀,小狗后撤,却被那人贴身缠住,将其扑倒了去。
  
  而马一岙这边,也被数人给包围住,轮番进攻。
  
  这些人,有的是显露出了本相的夜行者,而有的,则无端凶猛,也不知道是个啥。
  
  我眯眼打量过去,瞧见那长戟妖姬的气息,一片汪蓝,边缘处又透着几分墨黑,隐约间又有金纹,三重交叠,却是我瞧见过的夜行者气息之中,最为独特的一种。
  
  这种气息,让人本能上就感觉到排斥,觉得极度危险。
  
  而此刻,她也是如同毒蛇一般,盯上了我。
  
  准确的说,应该是盯上了我背上昏睡之中的朱雀。
  
  随后她猛然一挥手,七八个黑影从坡下浮现,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
  
  这时我方才发现,这会儿出现在长戟妖姬的这帮人,与东兴十八罗汉那一帮,是完全不同的两派。
  
  特别是朝着我快速冲来的这些家伙,蒙头蒙面,身材矮小,全身短打劲装,看上去,有点儿岛国片里的忍者形象。
  
  咄、咄、咄……
  
  我一边撤,一边打量,心中突然一阵惊悸,下意识地平移几步,却有一排飞刀,落在了我身边的一颗大树上。
  
  那飞刀呈现三角,却是日本忍者最着名的武器“手里剑”。
  
  紧接着,我前面虚无的空间之中,突然间浮现出了一把黑色的刀来,那把刀通体漆黑,唯有刀锋处,在月光的照耀下,方才显现出一丝让人惊悸的锋芒来。
  
  铛!
  
  我左手扶着背上的秦梨落,右手也将熔岩棒抽了出来,瞬间变大,猛然一棒子,朝着前方砸去。
  
  刀锋与棒身碰撞,将那刀,连同用刀的黑衣人,给直接击退了去,而那家伙却成功地拦住了我,使得身后的一群人朝着我围了过来。
  
  这帮人训练有素,不管是目的性,还是纪律性,以及执行力,都是十分的强。
  
  很明显,他们在一起,不知道有过多少的配合。
  
  当瞧见七八件经过特殊反光处理的武器,从各个角度朝着我这儿或者斩、或者刺,或者捅过来的时候,我知道,再单手对敌,只怕我和朱雀两人,都得交待在这里了。
  
  想到这里,我也是当机立断,将朱雀给扔在了地上,随后双手抓棒,猛然一喝。
  
  呼……
  
  先锋手,五行开。
  
  熔岩棒在手,九路翻云棒法陡然施展而出,这一手罕现于世的棍棒之法,在一瞬间将周围的诸人都给打退了去。
  
  所有的进攻,我都毫不留情地怼了回去,没有一丝犹豫和软弱。
  
  将我围住这几人,除了一个拿着一根两边包铜忍棍的家伙,其余的人都没有长武器,在这样的开阔地,我的熔岩棒一经施展出来,棍扫一大片,却是顿时间就将阵地扎稳了,让他们没有办法继续前进。
  
  而那个拿着忍棍的蒙面黑衣人试图架住我的攻势,让自己的同伴上前偷袭,却给我三两下,一记“夺命”,将那忍棍挑飞之后,猛然一棒砸在了对方的脑袋上。
  
  咔嚓……
  
  如果说面对着宝芝林的人,我多多少少还有一些留手,生怕惹上官司的话,对于黄泉引这帮完全邪恶的家伙,我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
  
  这帮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亡命徒,让人讨厌的程度,就如同老鼠与蟑螂一般,而且我与黄泉引之间的仇怨,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老金之死去,所以我这一下,是用上了狠劲儿的。
  
  那人被我狠戾雄浑的九路翻云“夺命”打中,也是没有任何反抗之力,那脑壳碎裂,紧接着整个脑子都直接缩进了胸腔里去。
  
  “尾田……”
  
  一群日语响起,我身周的这帮人瞧见自己同伴死去,悲愤欲绝,身形陡然变化,原本矮小瘦弱的体型,居然变得肥硕起来。
  
  其中一个家伙的头套遮挡不住,居然露出了老鼠一般的脑袋来。
  
  子鼠夜行者?
  
  我没有想到这一帮日本忍者一样的家伙,居然是子鼠夜行者,当瞧见他们愤怒无比、显化本相之后,我发现他们的眼睛,一瞬间变得碧绿发光,如同灯光聚焦之下的极品翡翠,里面荡漾着诡异的光芒。
  
  我有些迟疑,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身边的朱雀在移动。
  
  低头一看,我瞧见土里面居然伸出了两只手来,想要将朱雀拉进一个刚刚挖出来的坑里去。
  
  砰!
  
  熔岩棒陡然出击,砸在了其中一只手上。
  
  那手并非人手,而是毛茸茸的,尖端是尖锐的爪子,但不管如何,都抵不住熔岩棒的力量,给直接砸成了碎肉。
  
  那家伙受创,疯狂地叫喊着,周围的人也奋力冲来,我抬起脚,猛然一下、两下、三下,将那人给直接踩死之后,朝着周围猛然挥了一圈熔岩棒,将人给逼开之后,瞧见小狗跟刚才扑倒他的那个寅虎夜行者一阵翻滚,最终将其打倒,勉强站了起来。
  
  我用熔岩棒挑起朱雀,冲着小狗喊道:“小狗,帮我保护她。”
  
  小狗猛然扭头过来,双目赤红,微微突出的牙齿雪白铮亮,表情狰狞,不过却还有自我意识,听到了我的招呼,猛然一蹿,来到了我的跟前。
  
  此刻的我已经知道,那帮人是冲着朱雀过来的。
  
  我也能够猜得到,长戟妖姬,以及黄泉引这帮人,之所以能够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宝芝林告的密,所以将朱雀扔到了小狗怀里,让他保护。
  
  随后我熔岩棒在手,九路翻云,奋力抵挡那帮子鼠疯狂的进攻。
  
  说真的,倘若不是前面的那一次集训,以及南华前辈授予我的“九路翻云棒法”,我恐怕是扛不住的。
  
  事实上,即便此刻,我全力而为,也只能勉强护住小狗和朱雀而已。
  
  好几次,我都想引燃浊阴之力,让自己爆发出来。
  
  唯有如此,我方才能够有足够的力量破局。
  
  但我不敢。
  
  爆发之事,如同预支精力,瞧见当前局势,我们身陷重重包围之中,我若是爆发了,虽然能够短时间内获得强大的战斗力,但等到力量消失之后呢?
  
  那时的我,岂不是也变成了一个需要照顾的人?
  
  我勉力维持着,而这个时候,马一岙也突破重围,回到了我们这边。
  
  他与我一起,扛住重重攻击,然后焦急地问道:“她怎么样了?”
  
  我一边挥棒,一边摇头,说不知道,叫不醒,不知道是中了这帮人的毒,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事实上,如果朱雀在的话,凭借着她的经验和修为,或许能够带着我们突围,但她偏偏在这个时候掉链子,反而加重了我们的负担。
  
  马一岙一把折扇,与人缠斗,潇洒而利落,宛如翩翩佳公子。
  
  别看那扇子花哨,但马一岙施展开来,也格外凶悍,有一人攻得凶猛,却疏忽了防守,给马一岙瞅准机会,陡然前击,那扇面划过,却是将那人直接割喉,栽倒在地去。
  
  不过这只是很难得遇到的机会,因为敌人实在是太多了,身陷重重包围之中,我们逃脱不得之后,就陷入到了层层叠叠的攻势里去,挣脱不得。
  
  这帮人分作三部分,一部分就是刚才与我交手的那些子鼠夜行者,个个凶悍莫名,手法多变,而且配合娴熟。
  
  另外一部分,则是五六个夜行者,包括那个与小狗缠斗的寅虎夜行者。
  
  除此之外,还有几个修行者,而这些人,手中的兵器普遍是剑。
  
  那剑,可不是公园里老头儿老太太练太极用的,而是实打实的钢剑,挥舞起来,飒飒生风,锋寒毕露。
  
  我们身陷重围,勉力维持着,而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的长戟妖姬冷哼一声道:“都是些废物——乾坤二老,有劳两位了……”
  
  她的话音刚落,一东一西,突然传来两道闷哼。
  
  随后,一冷一热,两道劲风,从东西两侧,陡然吹起,如同十三级的台风,扑面而来。
  
  轰……
  
  ********
  
  小佛说:如何脱敌,且看加更。

群聊信息

  • 隔壁老王说道:

    第三十六章 临危不变,大将风度
    来源:平妖二十年 更新时间:2018-01-07 22:04 

    有“玄冥二老”鼠王普锐斯和大猩猩格瑞拉这样的例子在,所以听到“乾坤二老”的时候,我的心脏一阵狂跳,知道真正的麻烦来了。
      
      当宛如十三级台风一般的冷热狂风,从东西两侧陡然升起的时候,我瞧见马一岙和小狗的脸色都有些惊惧。
      
      敌人,很强。
      
      无论是眼前的对手,还是我们三人,跟这两人,都不是一个级别。
      
      轰……
      
      恐怖的风压之中,两道黑影陡然出现,宛如魅影一般,落到了圈子的外围,而下一秒,我就感觉到一股寒力,倏然出现在了我的胸口处。
      
      我的反应十分迅速,当下也是将熔岩棒往前一横,却有一只爪子,陡然抓在了我的熔岩棒上。
      
      而如果没有熔岩棒挡着,这一下,仿佛就直接抓在了我的心脏处。
      
      我吓了一大跳,往后退去,没想到那爪子并没有放开,而是陡然一抓,往回拽去。
      
      而这个时候,我瞧见了对我出手的这人,却是一个满头银发,却长着一张成熟美艳脸庞的妇人。
      
      她的脸看上去仿佛只有二十七八、三十来岁,但脖子处和手上的皱纹,却犹如干枯树皮一般,完全就是七老八十、垂暮之年的模样,更让人觉得难过的,是她的身上,还散发出一股陈腐、古怪的气息来,有点儿尸体发臭的气味。
      
      如此古怪的反差,让那银发美妇在我眼中,显得格外恐怖,而她猛然往回的那一拽,却如同猛兽一般,让人难以抵挡。
      
      很强。
      
      好在敌人虽强,我也不再是初入江湖的小角色,在一瞬间,将浊阴之力涌入了熔岩棒中。
      
      力量的狂涌,使得那根看上去如同石头疙瘩般的棒子,在瞬间变得炽热发光,里面流动的岩浆凝而不散,散发出了极度的高温来。
      
      那银发美妇受热,爪子陡然回缩,却是化作了冰霜之色,上面有腾腾雾气笼罩着。
      
      而另外一边,小狗发出了一声怒吼,却是被袭击到了,连同着朱雀一起摔倒在地。
      
      我陡然回头,却见一个满身火光的秃头老汉出现,双手满是明黄色的火焰,想要再次攻击,却给马一岙给挡住了去。
      
      觉醒了金蝉子体质的马一岙没有再负重前行,此刻也爆发出了极强的实力,折扇一挡一抽,却将那家伙给逼开去,随后他却并没有去救小狗,而是脚尖一挑,将昏迷之中的朱雀给揽在怀中。
      
      他折扇一回,抵在了秦梨落雪白修长的脖子上,厉声喝道:“住手,否则我切下她的脑袋!”
      
      时间紧迫,他只来得及说出这么一句话。
      
      那个秃头老汉给他喝住,翻了一下白眼,冷然说道:“年轻人,你说停手就停手?呵呵呵,有本事,你把这小娘子给杀了……”
      
      马一岙被他盯着,额头上的汗水滑落下来,一脸认真地说道:“你不要逼我。”
      
      秃头老汉个子不高,穿着一件老式褂衫,后脑勺上面有一道疤痕,从头顶一直延续到脖子处去,旁边还有针脚,仿佛上面盘踞着一条红亮的肉色大蜈蚣,十分恶心。
      
      他哈哈大笑,说来,来,你有本事……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却给身后的人打断了:“好,你先别着急,有事慢慢商量。”
      
      秃头老汉脸色一变,猛然扭头来,喝道:“我说话,哪个在……大司马,你这是干什么啊?”
      
      他前半句在呵斥,而后面瞧见说话的那人,居然是长戟妖姬,脸色却是缓和了许多,不过眉头皱起,显然心中还是很不满的。
      
      长戟妖姬缓缓伸出了手指,朝着马一岙那儿指去。
      
      大家朝着他望去,这才发现,被他揽在怀里的朱雀,也就是秦梨落,脖子处,居然有鲜血往下滑落。
      
      他是真的准备杀了秦梨落。
      
      正因为感觉到了马一岙的决心,一直旁观不插手、只负责指挥的长戟妖姬,方才及时出现,制止了这一切。
      
      而这个时候,与银发妇人交过手的我,也退到了马一岙旁边来,将他护住。
      
      旁边的小狗颇为狼狈地拍打着身上的火焰,灰头土脸。
      
      而周围,十几二十人,将我们给团团围住。
      
      长戟妖姬走到了前面来,典型的黑色短发,以及面无表情的脸,凝视着我们好一会儿,这才对马一岙说道:“现在的你,跟当初见你的时候,差别很大啊,整容了么?”
      
      面对着重重强敌,马一岙却不慌不忙,微笑着说道:“主要靠气质。”
      
      长戟妖姬指着身边这两个老东西,然后说道:“知道他们是谁么?”
      
      马一岙点头,说道:“黄泉引有十老,分别是玄冥二老、乾坤二老、奇门二老和神户四老,你既然自报家门,我自然知晓,这两位,便是坐镇新加坡的乾坤二老,大名鼎鼎的秃头龙王李隆言,和雪花神女柯荔枝,对吧?”
      
      长戟妖姬点头,说不错,不愧是王朝安的弟子,一看就知道是大家子弟,见识不浅——如果是这样,你也应该知道,在他们两人的面前,你们应该是逃不了的,既如此,何不束手就擒?
      
      马一岙哈哈一笑,说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也咬人呢,凭什么我们就不能反抗一下?
      
      长戟妖姬指着马一岙挟持的朱雀,说这就是你所谓的反抗?拿你兄弟女人的性命,来要挟我们?
      
      马一岙十分平静,并不理会长戟妖姬的嘲讽,而是平静说道:“你们的主子,给你们下的命令,想必是活着的秦梨落,如果死了,是会有很多人担责任的,对不对?”
      
      长戟妖姬冷然说道:“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马一岙保持着那惯有的笑容,继续说道:“死去的秦梨落,身体里融合的朱雀妖元,会随着肉身失去了活力而迅速消散,而这样的秦梨落,并不是你们主子愿意见到的,对吧?既如此,你说她是不是就成了我们唯一的生门呢?”
      
      原来,这就是马一岙毫不犹豫挟持秦梨落的原因啊?
      
      我心中方才释然,而长戟妖姬则在冷笑:“你的想象力很丰富,怎么,你想要凭借着她的生死,来威胁我放你们离开?”
      
      马一岙点头,说正是如此。
      
      长戟妖姬伸手,指着旁边的银发美妇说道:“柯老,麻烦你给他看看。”
      
      那银发美妇修为很高,此刻全神戒备,气息张扬无疑,却是一整片冰雪纯净的白色,而听到长戟妖姬的话语,随手一捞,却有一大坨的雪球,从地上浮现出来。
      
      它浮现之后,不断旋转,然后渐渐变大,十几秒之后,一个半米直径的冰球,出现在了银发美妇的右手食指间。
      
      她举重若轻地用一根手指,顶着这颗晶莹剔透的冰球滴溜溜地转动,而长戟妖姬则缓缓说道:“你刚才的说法,只对了一半——我们的头儿,的确是让我将人给带回去,但即便是死了,有雪花神女在,将她的尸体冰封起来,损失其实也并不多……”
      
      长戟妖姬简单的话语,直接将我们逃生的希望给湮灭。
      
      然而马一岙却并不在意,笑了,说既如此,你又何必喊停呢?来吧,你们动手,我杀人。
      
      此时此刻的马一岙,脸色平静,中性的脸上洋溢着温和的笑容,看上去一点儿都不像是准备杀人的样子。
      
      而这样的马一岙,让长戟妖姬来了兴趣,她也笑着说道:“有些事情,既然能够做到完美,为什么要留遗憾?咱们不如来谈一谈,探讨一个双方都能够接受的方案?”
      
      马一岙说道:“比如?”
      
      长戟妖姬说道:“比如你将人留下来,而我们一个小时之内,不会对你们进行任何追杀;在这期间,你们有多远逃多远;而时间一结束,到时候咱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如何?“
      
      马一岙说道:“听着好像挺有建设性的样子,不过……”
      
      长戟妖姬挑眉:“不过什么?”
      
      马一岙微笑着说道:“不过黄泉引的信用,一直都不好,你叫我如何相信你们呢?”
      
      长戟妖姬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你想怎么办?”
      
      马一岙指着下山的路,说不如这样,你放我们离开,半小时之后再追杀,到时候大家再碰到,各安天命,你看如何?
      
      长戟妖姬冷冷说道:“你当我是傻子么?到时候你又拿她来威胁我们呢?”
      
      马一岙笑了,说正如你所言,你刚才的建议,是拿我当傻子么?
      
      长戟妖姬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看向了我,说侯漠,马一岙拿你恋人的性命来威胁,这事儿你怎么看?
      
      我没想到她居然会挑唆我与马一岙的关系,不由得笑了,说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咯。
      
      长戟妖姬说道:“不如这样,马一岙你留下来当人质,我放了侯漠和秦梨落,以及你们这小兄弟离开,你看如何?”
      
      她突然转换话题,让我们有些措不及防,就在我们准备考虑这个的时候,小狗突然大声吼道:“小心。”
      
      他猛然出手,一脚蹬向了马一岙的身后,将一个黑影子给陡然踹开去,而就在这时,突然间一道发白的火焰,从马一岙的背上涌现出来,化作莲花万朵,落到了我们的周围。
      
      关键时刻,朱雀醒了。

  • 笨笨说道:

    第一

  • 职场新小手说道:

    秦梨落我想舔你的逼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