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可怜小狗心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三十四章 可怜小狗心

2018-01-07更新

  我的脸上满是疑惑,而马一岙却瞬间反应过来,冷笑一声,说好一招暗度陈仓、顺势推舟啊。
  
  我说这是什么意思?
  
  马一岙说道:“无论苏城之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假死,我们都知道,他的死亡,无疑是抵消了这一次泄密的巨大危机,因为不管如何,宝芝林毕竟是国内正规经营的企业,天机处也是有着多个部门约束的,苏城之一死,死无对证,就已经抵消了大部分的舆论风险,即便是我们再如何宣扬,别人也会以‘死者为大’的理由,不再讨论此事……”
  
  我点头,说他这一步,走得的确高明,不过自个儿把自己老宅烧了,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马一岙说道:“天机处并非那么容易糊弄的地方,所以才会有人过来这儿打探,表面上自然是关心,不过其中的意思,双方无疑都是知道的,那么这个时候,宝芝林再出现这么一事儿,老家都给人烧了,如此凄惨的情况下,你觉得天机处行事,还敢不敢那么不近人情?”
  
  我这时终于明白过来:“卖惨?”
  
  马一岙点头,说对,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毁灭证据。
  
  我说苏家这儿,有高人坐镇啊——苏城之在么?
  
  马一岙摇头,说不确定,按道理说,他家伙如果真的活着,为了避嫌,肯定是会找地方蹲起来不露面的,否则一个不小心被抓了,所有的努力和牺牲,就都前功尽弃了。当然,遥控指挥,也许有可能。
  
  听到马一岙的分析,我忍不住地吸了口凉气,这才明白,江湖险恶,原来并非只是说说而已。
  
  跟这帮老狐狸天天斗法,还真的是辛苦。
  
  聊完了苏家的大火,马一岙回过头来,问小狗:“你接下来,打算怎么样?”
  
  虽然我们都把小狗当做自己的弟弟看待,但实际上,作为宝芝林培养出来、具有独立意志的年轻高手,他也是有着自己想法的。
  
  我们也需要尊重他的意见。
  
  小狗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现如今的我,能力卑微,完全没办法肆意挥洒,不过之前铁头哥跟我说过,在西北兰州,有一个族群,也是天狗一脉,里面有许多强者,而且还有最适合我修行的法门,我想如果安顿了我妈之后,就去那儿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深造一下,让自己能够‘立起来’,不至于像今天一样,事事逃避,毫无办法……”
  
  去西北?
  
  马一岙点头,说既然是于哥指点的,那自然是没错的,但问题在于,你现在并没有将你母亲接出来,这怎么办?
  
  小狗低头,咬着嘴唇,说道:“那就让她在这儿待着吧,她毕竟有着身子,跑动也不方便。”
  
  我问道:“刚才为什么拦着我,不让我动手?”
  
  小狗说我妈性子刚烈,如果我执意将她带走的话,说不定她真的就将自己捅了;即便是我们能赶在她之前抢下,但她情绪激动,再加上外面又是一番动荡,要万一伤到了肚子里的孩子,那怎么办?如果是这样的话,还不如让她就待在苏家,安心养胎呢。
  
  为了孩子?
  
  我们都只注意到了大人,却忽略掉了,他母亲肚子里面,还有一条小生命。
  
  那,可能是小狗的弟弟,又或者妹妹,他不愿意有任何的因素,让那条小生命流产了去。
  
  朱雀这时也问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不跟你母亲说出真相、解除误会呢?我都替你着急了。”
  
  小狗苦笑,说我若是说明真相,她还能安心养胎么?
  
  这……
  
  我们都没有想到,平日里沉默寡言的小狗,心思居然会如此的细腻。
  
  马一岙长叹一声,说:“今天闹得这么大,苏家必然是有所防范的,以后想要再将你母亲接走,恐怕就会很难了。”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小狗,我跟天机处的田副主任有点儿关系,她曾经跟我说过,如果有困难的话,可以直接联系她——你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可以通过官方,来给宝芝林施加压力,将你母亲给接出来,你看怎么样?”
  
  小狗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然后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她在苏家还算安全,即便那个孩子以后也逃不过我这样的命运,但那也是结丹之后的事情。我现在,还是太弱小了,以至于无法保护我的家人,所以我需要在这一段时间里迅速变得强大起来,才能有足够的能力,去支撑起一切……”
  
  小狗坚决而倔强地拒绝了我的提议,我瞧见他如此固执,长长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多劝。
  
  各人有各法,我们作为旁人,也只是尽人事而已。
  
  说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了之前在订婚宴上,瞧见光鲜亮丽的秦梨落,我心中颇为自卑,打起了退堂鼓时,马一岙当时跟我说的话。
  
  他只能尽人事,最终的选择,还是在当事者本人。
  
  这些是无法越俎代庖的。
  
  理念不同的时候,去大包大揽,很多时候,就会从朋友变成敌人。
  
  我们不再议论此事,马一岙拿起了电话来,想了想,准备拨给李洪军,说明此事,免得到时候苏家险恶,将放火之黑锅甩到了我们的头上来。
  
  然而打了两遍,方才发现,这山里没有信号。
  
  两千年左右,那会儿的通讯网络,远远不如后面的那般,但凡到了稍微偏僻的山区,那信号就时有时无,马一岙也没有太多在意,左右打量了一番,然后说道:“我们先撤吧。”
  
  尽管不知道苏家会不会继续追来,我们还是得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一行人继续走着,因为怕惊动警方,在道路上拦截,所以选择往山里前行。
  
  走了一个多小时,朱雀呵欠连连,说:“困死了,困死了,我们找个地方睡吧,好累啊……”
  
  她跟秦梨落的这个身体,虽然相容,但到底还是有一些相性不符,头一天又拉着我不知道聊了多久,此刻困倦,也是正常的。
  
  事实上,别说她,我也是眼皮子打架,困得不行。
  
  马一岙想了想,说要不然我们今天晚上就在山上住一夜吧,明天咱们再去羊城。
  
  朱雀拍手,说好,好。
  
  小狗对这一带最是熟悉,他带着我们往前又走了十分钟左右,居然来到了一处崖边,然后在灌木丛生的缝隙里继续走,却是来到了一处还算宽敞的山洞里。
  
  这山洞里不但有野营的睡袋,还有一些常用的米面和柴火,以及一些生活物品。
  
  在最里面,居然还有一汪水眼。
  
  瞧见这个,我们就知道小狗曾经来过这儿,一问他也不隐瞒,说这是他和苏四的秘密基地,以前两人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不想在宝芝林待着了,就会跑到这儿来散心。
  
  两个人弄点吃的,然后会到洞口前的大石头上,躺着看天上的星星,聊着心事,感觉什么烦恼都会很快过去了。
  
  只可惜,当他再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物是人非,苏四早就已经去了黄泉,不在人间。
  
  说句心里话,不管苏城之有多么的险恶、畜生,但苏四,却没有沾染到他的一丝阴险,从这一点上来说,实在是很难得的。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只可惜这样的人,却被自己的父亲害死了。
  
  唉……
  
  我们在小狗和苏四的“秘密基地”住下,睡袋有限,所以就让给了朱雀和小狗,毕竟一个是女孩子,而另外一个,只是个少年郎。
  
  我和马一岙坐在稻草堆上,也不生火,简单地吃了一些压缩饼干和罐头,便各自歇去。
  
  我睡之前的时候,还有些担心朱雀睡相不好,跟昨天一样,半夜爬到我身上来,特意将睡袋给扎了严实。
  
  如此一天,大家都颇为疲惫,所以都没用多久就睡了,而当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间闻到有一股臭鸡蛋的味道,在鼻翼间游绕着,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来,却瞧见马一岙猫着身子,正小心翼翼地朝着洞口外望去。
  
  他仿佛背后有眼睛,感觉到我起来了,低声吩咐道:“屏息,有毒。叫他们两个起来,外面,来了很多人。”
  
  我赶忙去摇醒小狗和朱雀,然后问道:“什么来路?”
  
  对我们心怀仇怨的人,可并非只有宝芝林一家。
  
  马一岙摇头,说说不准,咱们得准备强冲。
  
  小狗一摇就醒了过来,然而朱雀这儿,却睡得死沉死沉的,怎么摇都不醒。
  
  一开始我还以为她逗我玩儿呢,等到我将她从睡袋里拖出来,去扒拉她眼皮的时候,才发现朱雀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整个人都陷入了植物人一样的状态中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一岙显然注意到了这里,问道:“她怎么了?”
  
  我摇头,说不知道。
  
  说话间,我吸到了两口臭气,顿时就有一股恶心反胃的感觉涌出,马一岙瞧见,说道:“走,我们杀出去……”
  
  说罢,他身子猛地一沉,然后冲了出去,立刻就传来一片惊叫声。
  
  我背着秦梨落,也随着小狗一同冲出,外面一片混乱,而在黑暗之中,我瞧见了一个熟悉的短发女人。
  
  长戟妖姬?

群聊信息

  • 鬼王说道:

    哇,喜欢喜欢,还是一样的配方,加更加更。

  • 职场新小手说道:

    秦梨落我想舔你的逼

  • 秦梨落的逼说道:

    天天添?

  • 匿名说道:

    天天口渴

  • 隔壁老王说道:

    第三十五章 身陷重围
    来源:平妖二十年 更新时间:2018-01-07 20:18 

     瞧见长戟妖姬的那一瞬间,我的心中咯噔一下,就感觉我们这一回,恐怕是要完蛋了。
      
      长戟妖姬是谁?
      
      黄泉引的大司马,一个神秘得让人难以捉摸的女人。
      
      我见过她好几次了,但都没有怎么交过手,感觉到她这人最喜欢的,不是与人交手,更多的是在观察——她对于胜负,似乎也没有太多的执着,有的时候,我甚至感觉她有一种置身事外,并不愿打破事情进展的态度。
      
      这样的人,方才是真正可怕的,因为在她的心中,没有什么事或人,能够让她感觉到太多畏惧。
      
      她如同幕后的阴影一般,让人心头沉重。
      
      而此刻,她的出现,也的确让我为之一惊,就在此时,突然间从左侧,有一股恐怖的气息扑面而来。
      
      我背着朱雀,行动有些不太灵活,只有慌忙朝着旁边退去,而小狗也适时上前,帮我挡住,却是一头浑身是毛的夜行者大汉。
      
      那家伙足有两米高,斑纹利牙,前额泛白,血盆大口,凶恶无比,却是寅虎之属。
      
      此人冲上前来,毫不犹豫地猛然挥了一拳,那爪子尖锐,宛如钢刀,小狗后撤,却被那人贴身缠住,将其扑倒了去。
      
      而马一岙这边,也被数人给包围住,轮番进攻。
      
      这些人,有的是显露出了本相的夜行者,而有的,则无端凶猛,也不知道是个啥。
      
      我眯眼打量过去,瞧见那长戟妖姬的气息,一片汪蓝,边缘处又透着几分墨黑,隐约间又有金纹,三重交叠,却是我瞧见过的夜行者气息之中,最为独特的一种。
      
      这种气息,让人本能上就感觉到排斥,觉得极度危险。
      
      而此刻,她也是如同毒蛇一般,盯上了我。
      
      准确的说,应该是盯上了我背上昏睡之中的朱雀。
      
      随后她猛然一挥手,七八个黑影从坡下浮现,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
      
      这时我方才发现,这会儿出现在长戟妖姬的这帮人,与东兴十八罗汉那一帮,是完全不同的两派。
      
      特别是朝着我快速冲来的这些家伙,蒙头蒙面,身材矮小,全身短打劲装,看上去,有点儿岛国片里的忍者形象。
      
      咄、咄、咄……
      
      我一边撤,一边打量,心中突然一阵惊悸,下意识地平移几步,却有一排飞刀,落在了我身边的一颗大树上。
      
      那飞刀呈现三角,却是日本忍者最着名的武器“手里剑”。
      
      紧接着,我前面虚无的空间之中,突然间浮现出了一把黑色的刀来,那把刀通体漆黑,唯有刀锋处,在月光的照耀下,方才显现出一丝让人惊悸的锋芒来。
      
      铛!
      
      我左手扶着背上的秦梨落,右手也将熔岩棒抽了出来,瞬间变大,猛然一棒子,朝着前方砸去。
      
      刀锋与棒身碰撞,将那刀,连同用刀的黑衣人,给直接击退了去,而那家伙却成功地拦住了我,使得身后的一群人朝着我围了过来。
      
      这帮人训练有素,不管是目的性,还是纪律性,以及执行力,都是十分的强。
      
      很明显,他们在一起,不知道有过多少的配合。
      
      当瞧见七八件经过特殊反光处理的武器,从各个角度朝着我这儿或者斩、或者刺,或者捅过来的时候,我知道,再单手对敌,只怕我和朱雀两人,都得交待在这里了。
      
      想到这里,我也是当机立断,将朱雀给扔在了地上,随后双手抓棒,猛然一喝。
      
      呼……
      
      先锋手,五行开。
      
      熔岩棒在手,九路翻云棒法陡然施展而出,这一手罕现于世的棍棒之法,在一瞬间将周围的诸人都给打退了去。
      
      所有的进攻,我都毫不留情地怼了回去,没有一丝犹豫和软弱。
      
      将我围住这几人,除了一个拿着一根两边包铜忍棍的家伙,其余的人都没有长武器,在这样的开阔地,我的熔岩棒一经施展出来,棍扫一大片,却是顿时间就将阵地扎稳了,让他们没有办法继续前进。
      
      而那个拿着忍棍的蒙面黑衣人试图架住我的攻势,让自己的同伴上前偷袭,却给我三两下,一记“夺命”,将那忍棍挑飞之后,猛然一棒砸在了对方的脑袋上。
      
      咔嚓……
      
      如果说面对着宝芝林的人,我多多少少还有一些留手,生怕惹上官司的话,对于黄泉引这帮完全邪恶的家伙,我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
      
      这帮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亡命徒,让人讨厌的程度,就如同老鼠与蟑螂一般,而且我与黄泉引之间的仇怨,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老金之死去,所以我这一下,是用上了狠劲儿的。
      
      那人被我狠戾雄浑的九路翻云“夺命”打中,也是没有任何反抗之力,那脑壳碎裂,紧接着整个脑子都直接缩进了胸腔里去。
      
      “尾田……”
      
      一群日语响起,我身周的这帮人瞧见自己同伴死去,悲愤欲绝,身形陡然变化,原本矮小瘦弱的体型,居然变得肥硕起来。
      
      其中一个家伙的头套遮挡不住,居然露出了老鼠一般的脑袋来。
      
      子鼠夜行者?
      
      我没有想到这一帮日本忍者一样的家伙,居然是子鼠夜行者,当瞧见他们愤怒无比、显化本相之后,我发现他们的眼睛,一瞬间变得碧绿发光,如同灯光聚焦之下的极品翡翠,里面荡漾着诡异的光芒。
      
      我有些迟疑,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身边的朱雀在移动。
      
      低头一看,我瞧见土里面居然伸出了两只手来,想要将朱雀拉进一个刚刚挖出来的坑里去。
      
      砰!
      
      熔岩棒陡然出击,砸在了其中一只手上。
      
      那手并非人手,而是毛茸茸的,尖端是尖锐的爪子,但不管如何,都抵不住熔岩棒的力量,给直接砸成了碎肉。
      
      那家伙受创,疯狂地叫喊着,周围的人也奋力冲来,我抬起脚,猛然一下、两下、三下,将那人给直接踩死之后,朝着周围猛然挥了一圈熔岩棒,将人给逼开之后,瞧见小狗跟刚才扑倒他的那个寅虎夜行者一阵翻滚,最终将其打倒,勉强站了起来。
      
      我用熔岩棒挑起朱雀,冲着小狗喊道:“小狗,帮我保护她。”
      
      小狗猛然扭头过来,双目赤红,微微突出的牙齿雪白铮亮,表情狰狞,不过却还有自我意识,听到了我的招呼,猛然一蹿,来到了我的跟前。
      
      此刻的我已经知道,那帮人是冲着朱雀过来的。
      
      我也能够猜得到,长戟妖姬,以及黄泉引这帮人,之所以能够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宝芝林告的密,所以将朱雀扔到了小狗怀里,让他保护。
      
      随后我熔岩棒在手,九路翻云,奋力抵挡那帮子鼠疯狂的进攻。
      
      说真的,倘若不是前面的那一次集训,以及南华前辈授予我的“九路翻云棒法”,我恐怕是扛不住的。
      
      事实上,即便此刻,我全力而为,也只能勉强护住小狗和朱雀而已。
      
      好几次,我都想引燃浊阴之力,让自己爆发出来。
      
      唯有如此,我方才能够有足够的力量破局。
      
      但我不敢。
      
      爆发之事,如同预支精力,瞧见当前局势,我们身陷重重包围之中,我若是爆发了,虽然能够短时间内获得强大的战斗力,但等到力量消失之后呢?
      
      那时的我,岂不是也变成了一个需要照顾的人?
      
      我勉力维持着,而这个时候,马一岙也突破重围,回到了我们这边。
      
      他与我一起,扛住重重攻击,然后焦急地问道:“她怎么样了?”
      
      我一边挥棒,一边摇头,说不知道,叫不醒,不知道是中了这帮人的毒,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事实上,如果朱雀在的话,凭借着她的经验和修为,或许能够带着我们突围,但她偏偏在这个时候掉链子,反而加重了我们的负担。
      
      马一岙一把折扇,与人缠斗,潇洒而利落,宛如翩翩佳公子。
      
      别看那扇子花哨,但马一岙施展开来,也格外凶悍,有一人攻得凶猛,却疏忽了防守,给马一岙瞅准机会,陡然前击,那扇面划过,却是将那人直接割喉,栽倒在地去。
      
      不过这只是很难得遇到的机会,因为敌人实在是太多了,身陷重重包围之中,我们逃脱不得之后,就陷入到了层层叠叠的攻势里去,挣脱不得。
      
      这帮人分作三部分,一部分就是刚才与我交手的那些子鼠夜行者,个个凶悍莫名,手法多变,而且配合娴熟。
      
      另外一部分,则是五六个夜行者,包括那个与小狗缠斗的寅虎夜行者。
      
      除此之外,还有几个修行者,而这些人,手中的兵器普遍是剑。
      
      那剑,可不是公园里老头儿老太太练太极用的,而是实打实的钢剑,挥舞起来,飒飒生风,锋寒毕露。
      
      我们身陷重围,勉力维持着,而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的长戟妖姬冷哼一声道:“都是些废物——乾坤二老,有劳两位了……”
      
      她的话音刚落,一东一西,突然传来两道闷哼。
      
      随后,一冷一热,两道劲风,从东西两侧,陡然吹起,如同十三级的台风,扑面而来。
      
      轰……
      
      ********
      
      小佛说:如何脱敌,且看加更。

  • 南海棍神说道:

    降逼十八棍法,专治各种性冷淡,淡女变欲女,欲女更激情,另兼治疗不良口活引起的舌头溃烂等各种妇科炎症,保证一刀解决不留后患,业务繁忙需要者请提前预约!!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