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江中大船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四十一章 江中大船

2018-11-22更新

  这位叫做姜大的执法老幺,是个三十来岁,留着胡须的男子。
  
  除了胡须,他的模样,长得其实没有什么特色。
  
  甚至有点丑,有点儿憨包。
  
  这人笑不得,一笑就有点儿像是乡下老农,有点儿土气。
  
  不过好在小木匠从未见过他笑。
  
  他就如同一柄出鞘的刀,永远都是那么锋寒锐利。
  
  此刻,他出现了,双手低垂,袖子遮住手掌,冷冷看着这边,仿佛是一个过路客。
  
  但他真的是过路客么?
  
  当离小木匠最近的一名刀手,再一次朝着他挥舞长刀的时候,姜大的左手动了,没有人瞧得见他到底是怎么出手的,只见衣袖“啪”的一声响,那刀手便惨叫一声,长刀脱手而出。
  
  而他握刀的手,则是血肉模糊。
  
  刚才救下小木匠的人,果真便是这位执法老幺。
  
  小木匠死里逃生,又瞧见那人的长刀跌落,顿时又生出了几分勇气,飞身扑去,抓住了那人跌落的长刀,然后回身来挡。
  
  铛、铛、铛……
  
  好几把长刀劈落下来,那刀疤脸转身过去,拦在了姜大的不远处,另外几人,则全力朝着小木匠进攻。
  
  很显然,他们想要趁着姜大靠近之前,将小木匠给剁了,杀人灭口。
  
  然而拿了刀的小木匠,和拿刀的小木匠,判若两人。
  
  一个是狮子,一个是喵咪。
  
  长刀挥舞,原本狼狈逃窜的小子,此刻却凭空多出了几分悍勇之色,不但将对方的攻势给守得严严实实,而且还反客为主,即便被重重围困,居然还张牙舞爪,时不时展露杀机,完全没有一点儿落入下风的自觉性。
  
  这便是“镇压黔灵刀法”,甭管你是一人,还是一百人,老子照样要镇压你。
  
  就是这般气概,谁来也白搭。
  
  顶多不过死。
  
  小木匠的悍勇,让这帮临时凑起来的追兵有些无所适从,而另外一边,刀疤脸已然跟姜大交上了手。
  
  相比于这边的混乱与生涩、争勇斗狠,那两人的战斗则简洁许多。
  
  刀疤脸是长刀,而姜大则是赤手空拳。
  
  乍一看,仿佛前者胜算很大,毕竟武经有言,“一寸长,一寸强”,只要拉开了足够的距离,刀疤脸绝对是能够占到上风的。
  
  但世事总有例外,那脸色冰冷,仿佛谁都欠他一百大洋的姜大,在刀锋临体的一瞬间,突然避开了那一下,甚至还贴着刀疤脸的变招走移,随后他的右手开始出击,仿佛出弓之箭,快得让人惊诧。
  
  刀疤脸算是高手,在那电光火石之间,居然反应得过来,左手出击,连着抵挡了几下。
  
  却听到“啪、啪”几声响,刀疤脸挡了好几下,但挡不住最后一记杀招,胸口被一拳打中,整个人如遭雷轰,后背的衣服顿时炸裂开来。
  
  随后他身形一滞,而姜大已经将双手缠在了他的脖子上,猛然一扭。
  
  各位,我这说书的嘴皮子吧嗒这么多,好像很繁琐,但在当时旁人的眼中,却只瞧见那刀疤脸长刀劈去,姜大错身而过,紧接着双龙盘根,就这么一拧,咔擦一下,那追兵之中,最厉害的刀疤脸,就这么嗝屁了。
  
  您说说,其余人瞧见这家伙猛成这样,还有心思继续搏命么?
  
  当然没有。
  
  事实上,刀疤脸一死,其他人就跟没了主心骨一样,完全没有继续纠缠的想法,转身就走。
  
  然而这些人胆气已丧,锐气尽失,转身这么一走,那姜大就趁了心思,手中暗扣着的鹅卵石就这么“嗖、嗖、嗖”几下,全部都打在了他们的后背心儿上。
  
  小木匠在旁边,就听到砰砰砰几声鼓响一般,紧接着那些穷凶极恶的追兵,全部都倒下了。
  
  场中就剩下三人,一个发飞石的姜大,一个抓紧长刀的小木匠,最后一个,却是不远处,一动也不敢动的黄老七。
  
  哦,还有一头受惊了的牛,哞哞地叫着。
  
  你猜那黄老七为什么不敢动?
  
  他本就是渝城袍哥会出身的人,瞧见了姜大,自然知晓这执法老幺指哪打哪的手段,也知道最安全的,就是站着,啥也别做,不要让这大哥感受到任何敌意。
  
  这才是活命之策。
  
  姜大出手,场间除了牛叫,一切寂静,而随后,姜大指着黄老七:“你,过来。”
  
  黄老七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冲着姜大喊道:“执法老幺。”
  
  袍哥会里面的人,关系很近的人在私底下,才叫姓名,而正式场合,叫职务更加能够表现同门之情。
  
  黄老七这么一叫,姜大身上的煞气减了一些。
  
  他面无表情地指着周遭一切,问道:“怎么回事?”
  
  那黄老七倒也狡猾,他指着小木匠说道:“我在城外碰到了甘墨兄弟,他非要让我带着他去找程五爷,说有重要消息,我没办法,只有将他藏在豆腐坊的牛车夹层里,没想到半路碰到这帮人,一言不合就动手……”
  
  姜大点头,看向了小木匠,而此时的小木匠正在瞧倒在地下的那几人,发现他们已然气绝身亡了。
  
  这个姜大,当真是个狠人,一出手便不留活口。
  
  等那人看过来的时候,小木匠刚要开口,却瞧见站在姜大斜后方的黄老七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冷笑,赶忙大声示警:“小心……”
  
  “啊……”
  
  与小木匠一起出声的,却是黄老七。
  
  那家伙在姜大看向小木匠的时候,抽出了一把利刃,想要偷袭,眼看着那刀尖都要刺破姜大心脏,手腕却给抓住,铁箍一般紧,随后姜大的手一用劲儿,黄老七的手腕顿时就碎裂,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
  
  这时,那姜大方才转过身去,平静地说道:“你觉得,我为什么会这么巧地出现在这儿?”
  
  黄老七痛得浑身直抽抽,抽了一口冷气,这才说道:“你,一直跟踪我?”
  
  姜大缓声说道:“程寒之死,多有蹊跷,尽管那个魅族一门的烂货一直不开口,但五爷却知道,肯定有人在这中间穿针引线,而那个人,极有可能就是你。”
  
  黄老七忍不住惨笑了一声,说道:“唉,果然不愧是闻名渝城的程五爷,这都被他算计到了……”
  
  他说着话,突然间口中流出一股黑色鲜血,紧接着双眼一翻,再也没有气息。
  
  姜大瞧见,伸手掰开了那家伙的嘴巴,瞧了一眼,顿时就恼了,恶狠狠地将那家伙的尸体朝地上猛然一摔,恨恨地骂道:“你个趴皮……”
  
  将人摔在地上之后,姜大还重重地踩了黄老七几脚,这才看了小木匠一眼。
  
  “各人自己保重。”
  
  他说了一句话,转身就要走。
  
  小木匠赶忙喊住了他,姜大回过头来,冷冷打量他:“还有啥事?”
  
  小木匠丝毫不绕圈子:“我要见程五爷。”
  
  姜大冷淡地回答:“他最近嘿忙,莫得空……”
  
  小木匠很坚持:“我找他真的有事。”
  
  姜大迈开步子,已经走远了:“等以后有空了再说吧。”
  
  小木匠瞧见他完全不想理自己的样子,终于忍不住了:“他之所以忙,是因为有人在谋算你们袍哥会吧?你难道不想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么?”
  
  杀手锏一出,果然有效,原本准备离开的姜大猛然扭头过来,冷冷盯着小木匠,问:“谁?”
  
  小木匠却没有说出来,而是说道:“我只信得过程五爷,你带我去见他。”
  
  姜大沉默了几秒钟,一颗鹅卵石从手中弹出,又伸手抓住,死死盯着他,缓声说道:“我可以带你去见他,不过你最好不要撒谎,否则我会把你绑上石头,沉到长江里面去的。”
  
  说完,他说道:“跟上吧。”
  
  姜大行走如飞,小木匠不敢怠慢,叫了虎皮肥猫,快步跟着,如此一前一后,差不多走了几里路,又绕到了江边来。
  
  那个冷着脸的家伙将手放在嘴里,猛然吹了一个唿哨,不多时,江湾子划过了一条小船来。
  
  小木匠与姜大上了船,船夫不断地摇着桨,朝着江心划去。
  
  船上一片宁静,姜大看着远方,仿佛小木匠不存在一般,这气氛如此凝重,弄得小木匠很是郁闷。
  
  更让他感觉不对劲的,是船并没有朝着城里去,而是去往下游出,瞧见这方向,他终于忍不住了,问道:“我们这是去哪儿?”
  
  姜大完全不搭理他,仿佛听不到一样。
  
  如此划了一会儿,前方出现了一条两层大船来,这边划了过去,搭了舢板,姜大带着小木匠登了船。
  
  那大船有两层甲板,非常宽阔,上了第一层甲板,小木匠发现这儿戒备森严,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十分严肃,看向他的目光,也充满质疑。
  
  小木匠跟着姜大进了船舱,登上二层,然后被叫在一处小舱房里等着。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他被叫进了二层甲板。
  
  走进去,他便瞧见了程五爷。
  
  程五爷精神很是疲倦,瞧见他,勉强笑了笑,说道:“我听姜大说你要见我?”
  
  小木匠没有绕圈子,开门见山地说道:“五爷,谋害程寒的幕后凶手,是那鬼面袍哥会的人……”
  
  他三言两语,简单说完,抬头一看,却发现程五爷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
  
  小木匠心中一跳。
  
  难道……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