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姜大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四十章 姜大

2018-11-22更新

  这儿应该是袍哥会进城的一条秘密通道,毕竟虽说袍哥会在渝城势大,但终究还是有对头,和名义上的政府,许多事情,并不能太过于公开。

  小木匠躺在夹层中,怀里的虎皮肥猫因为拥挤而不断地扭动着身子。

  好在夹层里的孔洞足够,呼吸倒还算顺畅。

  上面的豆腐都是新出炉不久的,还带着丝丝热气,落入小木匠鼻中,肚子都忍不住咕咕叫了起来。

  黄老七与小木匠确定之后,又与人交流几句,随后开始赶着牛车离开。

  同行的有两人,一个是豆腐坊赶车的伙计,另外一个,便是黄老七。

  这两人赶着牛车,沿着小路往前,过了几里,走上了大路,而周围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起来。

  小木匠藏身于夹层之中,路况不太好,那牛车又缓慢,如此一摇一晃,一开始还不太适应,到了后来,适应了,便舒服起来,仿佛躺在摇篮之中一般,再加上小木匠昨夜没怎么睡觉,天没亮又一直赶路,故而瞌睡就上来了。

  不过在这样的情形下,他肯定不能睡,便闭上了眼睛,让自己平静下来,权且当做休息。

  走了不知道有多久,小木匠感觉路又变得陡了些,摇摇晃晃的,而周围的人声、车声也小了,让小木匠有些奇怪。

  他想了想,还是敲了敲车木板。

  叩、叩叩……

  按照先前与黄老七的约定,小木匠一长两短,敲了三回,终于听到了黄老七的回应:“甘爷,咋了?”

  小木匠问道:“我听这动静,怎么不是进城啊?”

  黄老七“啊”的应了一声,然后回答道:“嗨,别提了,刚才前边儿在行军,也不知道哪儿的队伍,咱们这些人,再凶也凶不过当兵的啊,怕惹事,就抄了小道,也是为了避开那帮臭当兵的——没事儿,您歇一会儿,到了地方,我叫你就是了。”

  现如今的年月,都说是“匪过如梳,兵过如篦,官过如剃“,兵匪是一家,寻常老百姓,碰到这当兵的,能躲远点儿,就躲远点儿。

  您真要是不服气,人家直接把您在车上的豆腐都给“征用”,那也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的。

  黄老七的解释合情合理,小木匠没有再说话,继续闭上了眼睛。

  然而行进了一段时间,小木匠不但没有睡着,反而越发觉得不安起来,但他又不知道具体是哪儿出了岔子。

  在摇晃的牛车夹层里,他越发觉得不安,终于忍不住将事情,从头到尾地捋了一下。

  事儿得从他与黄老七见面开始算起。

  随后他通过黄老七,约了程寒,一起去张飞楼一聚。

  程寒带着黄老七赶到,他与程寒把酒言欢。

  程寒身死。

  他上一次见到黄老七,是在讲义堂,这哥们儿跪在地上,而这回黄老七告诉他,说自己得罪了程五爷,被发配城外去,连进城去喝兄弟伙升迁酒,都偷偷摸摸,不敢声张……

  这里面的逻辑其实并不复杂,黄老七的所有点也都讲得通,完全没毛病。

  但如果……

  如果程寒之死,不但与那窑姐儿灵犀有关,与黄老七也有关呢?

  那又如何?

  要是顺着这逻辑下来,那么自己半路截住黄老七的事儿,就变了味。

  那家伙找到豆腐坊,将自己藏在牛车里,说是进城,但却没有走大路,那路反而越来越颠簸——怎么看,都不像是进城去。

  如果黄老七骗了自己,前面没有兵过,那么,他会带自己去哪儿呢?

  小木匠立刻就想到了一个可能,心脏倏然收紧,念头在脑海里转了几圈,随后又敲响了车板,发出暗号。

  过了好一会儿,就在小木匠有点儿憋不住的时候,黄老七终于回应了:“甘爷,又怎么了?”

  小木匠说道:“你先让车停一下。”

  黄老七问:“为什么?”

  小木匠说:“我内急,撑不住了,先让我下来解决一下。”

  黄老七十分为难:“甘爷,您上面都是新鲜的豆腐,一盒一盒码上去的,让你出来,得费老鼻子的劲啦——您就忍忍吧,过一会儿就到了。”

  听到这句话,小木匠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

  那便是不管如何,黄老七都在骗自己——他既然说抄了小道,避开了兵潮,那么必然会拖延时间,肯定离进城也还有很长的时间,结果他为了不让小木匠出来,却谎称“过一会儿就到了”。

  这绝对不正常。

  小木匠坚持说道:“老七,管天管地,管不了拉屎放屁,你再不停车移货,我可就要拉在这车里了。”

  黄老七依旧哄着说道:“甘爷,咱再忍忍,再忍一会儿,实在不行,您拉里面也成……”

  他话音刚落,小木匠便开始屈膝,紧接着猛然发起了力来。

  砰!

  砰、砰、砰……

  很显然,他决定不再坐以待毙。

  小木匠这边一用强的,黄老七就慌了,他不断地安慰着小木匠,结果瞧见牛车夹层里面的小木匠完全不听劝,终于恼了:“格老子的,你麻批,老子辛辛苦苦带你进城,你爷伙一点儿不听招呼,是不是找死?”

  小木匠听到他骂骂咧咧,便知晓这小子绝对有鬼,越发用力。

  而突然间,小木匠感觉到左边板壁一阵异动,下意识地一缩身,瞧见一把锋利钢刀,刺破了板壁,朝着里面戳了进来。

  杀人灭口?

  小木匠终于确定了那黄老七的身份,深吸一口气,将那钢刀压住,紧接着往上面猛然一举。

  哗、啦、啦……

  他这边用了全力,却是连着那钢刀,以及整个车架子,都给掀开了来,漫天的豆腐洒落,而小木匠一跃而起,站在了牛车上。

  他还未仔细打量,便感觉劲风扑面,从四面八方劈了过来。

  小木匠此刻历练颇多,对付这场面已然熟悉,并不慌张,就地一滚,从车上落到了泥地里去。

  一落地,他双手一伸,却是拽住了那牛车的木轮子,一咬牙,气力贯注双臂,却是将那牛车车架给掀了起来,将周围扑来的家伙给避开了去。

  一片混乱中,小木匠又翻滚了两下,虎皮肥猫从身边跃开,而小木匠则爬了起来。

  这时,他瞧见了黄老七,那家伙有些踉跄地往后方跑开了去。

  而在他近前,则有五个冷着脸的汉子。

  这几人穿着打扮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点,在于他们手中的长刀,却雪亮锋利。

  这刀,小木匠认得。

  昨天鬼面袍哥会那帮人用的刀,便是这个。

  果然,黄老七居然是鬼面袍哥会打入渝城双喜袍哥会的内应,而自己找到他,简直就是羊入虎口。

  难怪刚才他出现,与黄老七碰面的时候,那家伙会愣住。

  原来他并不是没有认出自己,而是给惊住了。

  他也没想到会这么巧。

  如此推论,那么也就是说,程寒之死,与这个家伙也是有关的。

  想到这里,小木匠顿时就满腹怒火,既有被人欺骗的恼怒,也有程寒死去的仇怨,不过此刻容不得他表达愤怒,近前那五人已经挥刀,朝着他再一次冲了过来。

  小木匠抓起一块装豆腐的木盒子,当做盾牌,且战且退,不停抵挡对方的猛攻。

  在这间隙,他的余光还捕捉到了虎皮肥猫的身影。

  那家伙受了伤,即便是有锦屏道人的丹药支持,勉强能行动,但也没办法化作猛虎状态,加入战斗。

  小木匠不停抵挡,发现这五人之中,有两个特别厉害。

  一个秃瓢老头,一个刀疤脸,刀法泼辣凶狠,让人防不胜防。

  特别是那个刀疤脸,给人的感觉,也就比昨夜那个死在苏慈文刀下的八档头要差一点儿。

  很显然,在豆腐坊停留,以及路上的这段时间,黄老七已经召集到了足够的人手。

  刚才之所以劝他,只不过是不想节外生枝而已。

  小木匠拿着那木盒子,左冲右突,却终究不是这帮人的敌手,几个回合下来,手中的木盒给砍得稀烂,眼看着就要被乱刀砍死,他也是发了狂,猛然转向,冲向了不远处观望的黄老七:“我日你麻批……”

  他此刻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临死了,也得拉一个垫背的。

  然而他刚刚冲出三五米,就给那刀疤脸一脚踹在腰上,整个人隔空飞了起来,重重落在了散了架的牛车上,疼痛无比。

  紧接着,三把快刀,就落到了小木匠的头上来。

  要死了么?

  小木匠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然而却听到“咚、咚、咚”三声脆响,紧接着鼻子里满是石粉灰的气息,让他好是一阵呛。

  刀锋并未如期而至,小木匠下意识地翻身,然后睁开眼睛,瞧见不远处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看着不高,但身形却异常直挺,仿佛白杨树一般的家伙。

  那人,却是程寒口中的小师叔。

  双喜袍哥会的执法老幺。

  姜大。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