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天上掉下个小姨子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二十章 天上掉下个小姨子

2018-11-13更新

  小木匠哪里见过这么一出,瞧见这双眸黑黝黝,长相还挺可爱的小女孩儿,心想着我单身十六七年的处男,怎么凭空多出这么大的一女儿来?
  
  他很是无奈,而这个时候,又来了两人,穿着服务员的装束,很是洋派地对着小木匠说道:“先生,不好意思,是我们的疏忽,打扰到您用餐了,我们这就把她给带走……”
  
  小女孩儿虽然抱着小木匠叫“爸爸”,但瞧她这模样,大概六七岁、七八岁的样子,而小木匠即便打扮老成,也绝对不满二十。
  
  这两人,怎么看,都不像是“父女”关系。
  
  小木匠正抓着一根面包在啃,人还在发着愣,那小女孩却是被服务员给掰开了手,然后往外面拖去,这时她突然间大声叫道:“不,不,我叫错了,不是爸爸,是姐夫——姐夫,姐夫,你真的狠心,不管我了么?”
  
  她面带悲容,眼眶之中却是噙着泪,看上去仿佛受了无尽委屈。
  
  但小木匠却终究还是无动于衷。
  
  他跟着鲁大混迹西南,见识过太多的套路,像这样胡乱认亲戚的,他其实并不是第一次见。
  
  习惯了。
  
  然而眼看着那小女孩儿被拉出门去的时候,她突然又喊道:“甘十三你个挨千刀的,我真是你小姨子,我大伯叫做顾西城,我姐叫顾蝉衣,我叫顾白果,我可是听说了你在这儿,特地过来找你的,你居然敢让人把我给撵出去,回头我一定要告诉我姐,说你欺负我……”
  
  听到这儿,小木匠站起来喊道:“慢着。”
  
  那两个服务员对于住店的顾客还是十分尊重的,毕竟花钱的都是大爷,所以停下了脚步,而小木匠走了过去,皱着眉头问道:“怎么回事?”
  
  一个带着小圆帽、满身肌肉的服务员欠了欠身,说道:“这小屁孩子在外面点了一大桌子菜,胡吃海塞,一开始我们的人不肯,毕竟没大人管着,没想到她甩出了一堆大洋来,就做了——好家伙,她个子不大,胃口就跟饭桶一样,全部吃完了,还嫌不饱,结果等一结钱,发现她刚才使了障眼法,哪里有什么大洋,分明就是一堆破石子……”
  
  小木匠懂了,说哦,吃白食的?
  
  小圆帽很是激愤:“哪里是吃白食啊,她那张狂劲儿,分明就是霸王餐,还想跑呢,被我们拦住,又说瞧见熟人了——先生,您认识她么?”
  
  小木匠摸了摸脸,认真地打量起了这小女孩儿来。
  
  这是一个长相十分讨好的女孩儿,大眼睛小嘴唇,皮肤细嫩白皙,活脱脱的一小美人胚子,可以想象她长大了,就算不是红颜祸水,也肯定能是一青楼头牌……啊,呸呸呸,总之底子不错,穿着一套青色夹衫,梳着小辫儿,瞧这打扮,这灵气儿,绝非寻常的市井或者农家小孩。
  
  他问那女孩儿,说我应该认识你么?
  
  小女孩儿一点儿也不怕人,很是自来熟地招呼道:“你以前不认识我,但咱们一来生二来熟,你想要娶我姐,肯定得我同意不是?”
  
  小木匠问:“你说你叫顾白果?”
  
  小女孩点头:“如假包换。”
  
  “你说你姐叫做顾蝉衣,你大伯,叫做顾西城?”
  
  “对呀。”
  
  “顾是顾头不顾腚的顾,西城是东西南北的那个城?”
  
  “你才顾头不顾腚呢……不过,就是那个顾。”
  
  “大雪山的顾西城?”
  
  “对!”
  
  “怎么证明呢?”
  
  啪!
  
  小女孩左扭右扭,居然从两个汉子的束缚中挣脱出,又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鸡黄石令牌来,扔给了小木匠:“这是雪山令,每个大雪山出外行医的人,都会带着的,自己看。”
  
  小木匠伸手接住,认真打量——这是一块磨得很圆润的扁圆形石牌,正面雕了一朵雪莲花,而背面则刻了三个大字。
  
  大雪山。
  
  大字下面还有落款:顾南亭。
  
  小木匠指着这三个字,说道:“这不是你的名字啊?”
  
  小女孩一脸不屑:“那是我死鬼老爹的,他死了,牌子就留给我了——这回信了吧?”
  
  听那个自称顾白果的小女孩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小木匠犹豫了一下,对旁边两人说道:“她的账,算在我这里吧。”
  
  那两个服务员一听,顿时就是松了一口气,毕竟他们即便是抓住这小女孩,也掏不出钱来。
  
  现在有人帮着给,对他们来说,自然是一件大好事。
  
  两人赶忙拱手道谢,然后离开。
  
  小木匠将小女孩儿顾白果领了回来,给苏慈文介绍道:“这大约是一故人的小孩儿,叫做顾白果。”
  
  接着,他给顾白果介绍:“这位是湖州会馆的苏慈文苏小姐,叫苏姐姐。”
  
  顾白果一脸狐疑地看着苏慈文,忍不住说道:“姐夫,你敢背着我姐乱找狐狸精,信不信我回头跟我大伯说去?”
  
  小木匠瞪了她一眼,说你别乱说,苏小姐是我的雇主。再说了,你自己的来历都说不清楚呢,轮不着你来操这门子心。
  
  苏慈文全程瞧了个大概,但还是有不明白的地方。
  
  她瞧见这小女孩儿颇为可爱,笑着问道:“你为什么叫甘墨做‘姐夫’啊?”
  
  大概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顾白果对苏慈文虽然不太喜欢,但还是说道:“他跟我姐订的是娃娃亲,虽然我姐没过门,但这事是铁定了的,我这小姨子,也是跑不脱了的……”
  
  小木匠瞧见苏慈文依旧一脸懵,只有跟她解释起了这里面的曲折来。
  
  说到大雪山,这里简单解释一下。
  
  这大雪山是大渡河和雅砻江的分水岭,是西川省西部重要的地理界线,由北向南有党岭山、折多山、贡嘎山、紫眉山等,其余脉牦牛山向南伸入凉山,南北延伸八百多里,是横断山脉的主要山脉之一。
  
  大雪山一脉,便是起源于此,大雪山法术结合了中原道教、西藏密宗和当地的巫术,民间流传甚广的脱逃法、将军进朝、接骨水、封刀水、开刀法、雪山水、千斤榨、止血咒、百步打、封刀接骨铁牛水、治邪精、千斤榨等手段,都是这一脉。
  
  当然,这个得雪山法师开顶做法才行。
  
  大雪山出来的巫师,一般都是以行脚医生、游方医生的身份行世,西南地区最出名的大医家,都是出自于大雪山,就连西川省主席,川军领袖人物刘湘的家庭医生“活珠子”董七喜,也是出身于大雪山一脉。
  
  顾西城在大雪山里的地位比不上董七喜,不过为人仗义豪侠,朋友颇多,又医者仁心,故而与小木匠师父鲁大相交莫逆,这才有了小木匠与他女儿的婚约。
  
  说完这些,小木匠指着旁边懒洋洋躺椅子上的虎皮肥猫说道:“这小畜生叫做‘虎皮’,我一朋友寄托在我这儿的。”
  
  顾白果对苏慈文不喜,但对这头痴肥橘猫却格外喜爱。
  
  她一把抱起了虎皮肥猫来,一边撸,一边开心地喊道:“哇,它好蠢啊,看起来好好玩啊……”
  
  喵呜、喵呜……
  
  虎皮肥猫没有防备,被她骤然抱起,这小女孩儿的怀抱,自然没有苏慈文那儿柔软舒适,让它下意识地拼命挣扎,想要逃脱,却不曾想顾白果的力气也很大,虎皮肥猫反抗未果,最终只有生无可恋地举手投降,哀怨地看着小木匠。
  
  小木匠看着顾白果与虎皮肥猫笑闹一番,然后问道:“你是怎么找到我这儿来的?”
  
  顾白果说道:“渝城江湖很小的,袍哥会程寒小爷突发身死,魅族一门联合神秘宗门要谋算双喜袍哥会,今天一整天,袍哥会全城出动,大肆缉拿疑似魅族一门的‘搂子’,整个道上被搅得沸沸扬扬,而你鲁班传人甘墨的名声,也跟随着传出来了,我听我大伯讲过你和我姐的事情,就过来看看,我未来的姐夫到底长什么模样咯。”
  
  听到顾白果的话儿,小木匠才知道这一觉醒来,还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他想了想,问道:“你姐在哪儿呢?”
  
  顾白果嘻嘻一笑,说怎么,想媳妇儿了?
  
  小木匠有些脸红,不过在这小屁孩儿面前,他可不能跌份,板着脸问道:“我只是想知道,是谁让你过来吃霸王餐的;回头这餐钱,我找谁来还?”
  
  顾白果扁着嘴,说道:“姐夫,你能不能别这么小气啊?我也是没办法了,好几天都没吃饱饭了……”
  
  小木匠问:“你咋地,家里的大人呢?”
  
  顾白果居然哭了起来:“我爹死了,我娘被供奉进了雪窑,我在舅舅家待了两年,他们对我很不好,特别是我舅妈,又打又骂,我受不了,就逃出来了——姐夫,你可一定要管我,要不然,我可就真的走投无路了……”
  
  她说得凄惨,连旁边的苏慈文都忍不了了,对小木匠说道:“你就留下她呗,反正这钱回头找我爹报销就是了,用不着你来出。”
  
  这话儿一说出来,顾白果立刻就找到了金主。
  
  她原本看苏慈文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现在却厚着脸皮过去,拉着人的胳膊,直叫姐姐。
  
  小木匠听了,忍不住翻白眼。
  
  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小姨子,看上去还真的是难缠啊。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