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开洋荤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十九章 开洋荤

2018-11-13更新

  苏三爷的话让小木匠有一点儿懵,问道:“此话怎讲?”
  
  那位满身富贵的中年人指着旁边的女儿,说道:“你可知道,她是中了什么邪法?”
  
  小木匠打量了苏慈文一会儿——他先前的时候,不好意思将注意力往人家大姑娘的身上落去,怕被人当做“流氓”,这会儿认真看了下,发现她的眉宇之间,的确萦绕着一股子淡淡的黑气。
  
  与此同时,苏慈文的脸颊染上红晕,一双丹凤眼的眼角往上斜俏,的确有着寻常女学生瞧不见的妩媚姿态。
  
  他懂得察言观色,但对于望气之法,却并不擅长,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苏三爷倒也不在意这个,直接解释道:“她这个,在旁门中,叫做满蟹蛛术——你知道什么叫做满蟹蛛么?”
  
  他这么一说,小木匠立刻就反应了过来,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满蟹蛛术,其实是来自于琼州黎族禁公的一种手段,他们信奉一种叫做回龙鲛的海兽,通过疯狂的信仰,将自己即将残破的身体变成一副躯壳,神魂凝聚成萤火,寻找宿主,在宿主体内结茧,通过吸收宿主的养分,最终脱壳而出,重新化人。”
  
  苏三爷听到,双目都亮了,人也有了精神,伸出大拇指来,称赞道:“不愧是鬼斧大匠的弟子,这么冷僻的邪术,你居然也知晓?”
  
  小木匠礼貌性地点了点头,却并没有说话。
  
  这满蟹蛛术被记录在鲁班书中篇,也就是前传后教里面,被当做趣闻、见识记录的,因为这种邪术,很像一种常人所不知晓的虫子满蟹蛛而得名。
  
  这种蜘蛛除了剧毒之外,还有一个闻名之处,那就是幼子出生,会啃食母亲的躯体,从而快速获得营养。
  
  这种骇人听闻的传承方式对于人来说可能有些接受不了,但这就是它能够在这个残酷的自然界中,一直存在到今天的缘由。
  
  苏三爷瞧见小木匠知晓这门邪术,松了一口气,然后对他说道:“在你们来之前,廖二爷就跟我聊过了,他说他们辟邪的手法,大开大阖,擅长用一身的浩然正气来驱邪,不过这种手法强则强矣,却过于刚烈,很有可能会连着母体,也就是小女的生机都给一起断去,就好比一栋即将倒塌的房子,若是他来,便是将房子的结构拆了,重新搭建;但有的人却可以不用推到重来,而是在修缮的过程中,将问题给解决了……”
  
  小木匠算是听明白了,指着自己说道:“敢情您觉得我是那个能够帮您修补房子的人?”
  
  苏三爷拍手,说对呀。
  
  小木匠连忙摇头,说对个啥啊,我跟你讲,我虽然知道这门邪法,但也只是听说过而已,至于怎么下术,怎么破解,其实我完全不知道的,您这是找错人了。
  
  苏三爷很肯定地点头,说没错啊,刚才结束之后,廖二爷告诉我,说这事儿找你,说不定就有法子呢。
  
  小木匠一番推辞,那苏三爷会错了意,以为他对被辞退之事还心有芥蒂,所以又道了一次歉。
  
  结果小木匠依旧不答应,他回过味来,问:“是差钱么?”
  
  苏三爷作为湖州巨商,自然是不差钱的,而小木匠则耐着性子跟他解释这不是差不差钱的事儿,结果反复说了许久,旁边的苏慈文小姐涨红了脸,对父亲说道:“爹,我都说了,这其实不妨事的,没必要再找人处理……”
  
  苏三爷涨红了脸,瞪着她喊道:“不妨事?等那鬼崽子再长大了,把你给吃了,我再来处理?”
  
  苏慈文张了张嘴,最终却没有再说话,而苏三爷的情绪也来了,他却是要站起身来,给小木匠下跪去了。
  
  瞧见他这样,小木匠赶忙扶住了他,好说歹说,方才将人给弄回椅子上去。
  
  见推脱不得,小木匠喝了一口茶汤,闭上眼睛想了好一会儿,终于开了口:“这事儿我接了,但能不能办成,我也不知晓,而且还有两个条件。”
  
  苏三爷拱手,说请讲。
  
  小木匠说道:“我不确定自己能够留在渝城多久,若是有事,我可能得离开。”
  
  苏三爷并不担心,说一切都紧着你的时间来,你若离开渝城,便让小女跟在你身边,一起离开便是了。
  
  小木匠说起第二个条件:“第二件事情也正是如此,施展满蟹蛛术之人非常忌惮生人,并且又十分敏感,不喜人多,否则不会显露原形,所以我想请苏慈文小姐跟随我一起,而你这边不许派人跟着,暗中保护都不行,否则惊扰了对方,那就没有效果了。”
  
  啊?
  
  这会儿苏三爷有些迟疑了,他眯眼打量了一会儿小木匠,似乎有些不太放心。
  
  过了几息时间,他忍不住讨价还价:“我让一保镖跟着不行么?小兄弟,我不是放心不过你,只是这世道太乱,渝城也是暗流涌动,我怕万一出什么事,你一个人应付不过来。”
  
  小木匠摇头,说真的不行。
  
  不过他还是让了一步:“你若是真的不放心,那我每日早晚,都给你报备一下行程,你也可以与苏小姐碰面,如何?”
  
  苏三爷还是犹豫了很久,但知晓这是小木匠最后的让步了,所以终究还是答应了。
  
  这两个事儿谈妥之后,苏三爷跟小木匠聊起了报酬来——这事儿他挺熟的,开出来的条件,除了苏慈文跟着他的这些日子费用全部报销之外,另外还会给他一大笔的报酬。
  
  而这报酬的数额,相当于小木匠在工地里干上三五年。
  
  当真是“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小木匠并非贪财之人,但听到这报酬,心脏却还是忍不住地多跳动了几下。
  
  谈完了这些框架性的事儿,又聊了一些对接的琐事之后,苏三爷居然很是光棍地带着手下保镖先行离开了。
  
  小木匠有点儿愣,等苏三爷走远了,才想起问苏小姐:“那个啥,这茶钱你父亲给了么?”
  
  苏小姐忍不住笑了,掏出了一个绣袋来,抖了抖,说道:“我父亲说了,所有费用都报销,由我来出,你不必担心这些。”
  
  刚才苏三爷在的时候,这位留着学生头的当代女性并没有说什么话,而等她父亲一走,苏慈文却是松了一口气,原本恭谨的姿态也放松了一些。
  
  她慵懒地坐在小木匠对面,对他说道:“刚才我父亲说的那些,你都记住了?”
  
  小木匠愣了一下,点了点头,说大概都记住了。
  
  苏慈文伸手拈了一块桂花糕,放入口中,缓缓咀嚼完毕,方才说道:“那就忘了吧。”
  
  小木匠问:“为什么?”
  
  苏慈文似笑非笑地盯着他,说你刚才陷入沉默之中,难道不是看出了什么来么?
  
  小木匠说:“你想说,你身上的这个,并非是满蟹蛛术,而是其它?”
  
  苏慈文点头,说道:“什么满蟹蛛术,那不过是廖老头眼拙,随意蒙出来的话语而已;我这个,其实便是鬼夫,那人与我,有三生三世的姻缘,才会找到我,再续前缘而已。他与我,一日夫妻百日恩,如何会害我呢?”
  
  小木匠叹了一口气,说道:“既如此,那我出去与你父亲知晓,还请他另请高明吧?”
  
  苏慈文却拦住了他:“不,我这些天,也给我父亲烦得不行,这些天跟着你,我反倒是得了空闲——你放心,该有的酬劳,我到时候会支付给你的。”
  
  小木匠有些犹豫,说可是……
  
  苏慈文却没有跟他再聊此事,而是指着空荡荡的盘子,问道:“还要吃什么吗?”
  
  小木匠顿时就停下了话语,舔了舔嘴唇,说道:“我觉得,那核桃糕挺不错的……”
  
  苏慈文抿嘴笑,露出一线贝齿来,冲外面喊道:“刘叔,再来两笼核桃糕,对了,定升糕,松糕,玫瑰糕,薄荷糕,猪油年糕、炒肉酿团子,芝麻团子,都给我各来一份……”
  
  一个时辰之后,撑得有些走不动路的小木匠,刚刚走出茶楼,一个饱嗝打出来,却听到一声哀怨的猫叫声。
  
  喵呜……
  
  他放眼望去,却瞧见那头虎皮肥猫满身露水,出现在了不远处的台阶下。
  
  它那模样楚楚可怜,似乎还瘦了点儿。
  
  小木匠犹豫了一下,对付完了钱、走出来的苏慈文说道:“那啥,能不能外带点儿吃食……”
  
  ********
  
  等虎皮肥猫吃饱之后,小木匠困意上头,苏小姐直接带着小木匠去了附近的酒店住下。
  
  之所以说是酒店,那是因为这是一处仿西洋的建筑,足足四层楼,无论是外观,还是里面的西洋景儿,都能让小木匠这个乡下来的木匠瞧见了挪不动脚,好不容易回到房间,瞧见那洗手间里面那光洁的浴缸和马桶,他更是直接都懵了去。
  
  一番稀奇,自不必言。
  
  苏小姐睡了卧室,虎皮肥猫厚着脸皮凑过去,给苏小姐紧紧搂住,美滋滋地叫唤着。
  
  它倒是幸福了,而小木匠则只有睡客厅的沙发。
  
  不过那软绵绵的感觉,让他沾上没多久,就直接睡了过去。
  
  一觉睡到了傍晚,两人一猫起床洗漱之后,来到了一楼的餐厅,一边西式,一边中式。
  
  华灯初上,苏慈文带着小木匠和虎皮肥猫开了洋荤,吃起了煎牛排、奶油蘑菇汤和面包,小木匠一身本事,却没办法对付那刀和叉。
  
  他听苏慈文给他讲解西餐礼仪,正是一头懵的时候,突然间大腿给人抱住了。
  
  小木匠低下头去,瞧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正冲着他笑。
  
  然后,小女孩叫道:“爸爸,爸爸……”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