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马猴论桃花(2)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五十一章 马猴论桃花(2)

2018-05-17更新

过心里面却释怀了许多。

  马一岙说道:“朱雀打入夜复会内部,自然是为了得到法身,恢复自己原来的模样;但她除此之外,难道就没有别的什么目的了吗?这个很值得商榷,不过有一点我得提醒一下你。”

  我说什么?

  马一岙说道:“我们见过秦梨落,她的身上,依旧有朱雀妖元的影子,也就是说,分离之后,朱雀并没有为难她,在知晓那妖元已经和她彻底融合之后,并没有将她给当做妖元吞服了,而是放了她,并且找到惜阴神婆,帮着她恢复神识——她所作的这一切,对她而言,不但没有半点意义,而且还很伤,但她最终还是这么做了,为什么?”

  我没有想到马一岙会提出这个问题,愣了好一会儿,却没有说出口来。

  朱雀做这件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我?

  马一岙走上前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不管朱雀妹妹到底是什么情况,你都得淡定一些——多一些信心,多一些理解,多一些彼此之间的默契。”

  我很是担心,说她现如今正在与虎谋皮,身处敌营,如果出了事,那可怎么办?

  马一岙叹气,说道:“你要相信她,她会处理好的。”

  朱雀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记忆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翻涌而起,而我的信心也在一点一点地增强起来。

  即便如此,我终究还是有许多的担心。

  不过这也没有用。

  两人不再停留,继续往前走,结果走到大街上来的时候,马一岙却停下了脚,朝着远处的街口望去,我也跟着望去,但什么也没有瞧见,不由得郁闷地说道:“你看到了什么?”

  马一岙摇头,说没什么,可能是眼花了。

  我说有话就讲,有屁就放,遮遮掩掩干嘛呢?

  马一岙说道:“我刚才,好像看到了唐道了。”

  唐道?

  我一下子就来了精神,说道:“他怎么会在这里?”

  马一岙说道:“我都说了,可能只是眼花。”

  两人也不再争执,不过还是绕了几圈,确定身后无人之后,方才返回落脚点,而这个时候李安安已经回来了,正在客厅等我们呢。

  大家聊了几句,李安安告诉我们,她是过来告别的。

  李安安的突然告辞,让我们很是意外,不过当她告诉我们,说她师父出山了,准备带她去一个地方历练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挽留的理由了。

  李安安的师父非常神秘,在武当的地位也很高,平日里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此番出来,也不知道是因为何事。

  但对李安安而言,终究是很不错的。

  至少能够帮她了解真武剑。

  相信下一次见到李安安的时候,她必然是剑法大成了,而那个时候的李安安,到底有多厉害呢?

  我们还是挺期待的。

  我们以为李安安会明天走,然而她却告诉我们,她师父就在楼下等着,她是专门等在这儿,跟我们告别的,说过之后,她就会离开了。

  我们很惊讶,赶忙说要送送她,并且跟她师父见一面,拜见一番。

  李安安却说她师父性格古怪,而且孤僻,不太爱见外人。

  说完,她与我和马一岙分别作了告别,然后离去。

  我们看得出她的焦急,同时也能够感受得到,李安安定然是在这儿等待了许久。

  其实她可以打个电话就行的,但她最终还是选择在这儿等待。

  这是一个很有心思的女孩。

  送走了李安安之后,马一岙坐在客厅的沙发前,对我说道:“以前别人跟我算命,说我会有桃花劫,一不小心就会栽倒在女人手中,但我觉得,你的桃花,可比我要多许多……”

  我苦笑,说你谦虚了,论桃花,谁人能跟你比?

  马一岙说道:“可你的质量好,我的是烂桃花。”

  我说这都是相对而言的。

  马一岙琢磨了一下,说也对,你这人呢,别看是继承了灵明石猴的血脉,但性格却是个假道学,老是一本正经的,结果“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弄得自己半夜起来偷偷洗内裤,笑死人了……

  我:“……”

  瞧见我一脸郁闷,马一岙更加得意,对我说道:“附赠你一句话,叫做‘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甭管是谁,先找个感情归宿不行么?”

  面对着马一岙的嘲笑,我无言以对——事实上,如果不是这头疼的审查制度,我特么的能浪到天上去你信不?

  “少年红粉共风流,锦帐春宵恋不休。兴魄罔知来宾馆,狂魂疑似入仙舟。脸红暗染胭脂汗,面白误污粉黛油。一倒一颠眠不得,鸡声唱破五更秋”——我的古诗词功底,可是刚刚的。

  论吟诗,我怕过谁?

  我不与马一岙一般见识,带着不服气的情绪睡了过去,结果睡梦之中,朦朦胧胧间,我瞧见了一双大白兔在我面前蹦蹦跳跳,让我忍不住伸手去抓,却瞧见了楚小兔那一双哀怨的俏脸。

  她瞪了我一下,我下意识地往后退去,却被人扶住,转过身来,有香唇袭来,刚刚碰触,却有酒气喷出,呕物溢来,我推开那人,发现是夏梦,正惊讶间,一双大长腿映入眼帘,秦梨落比以前更加俏丽,气质也宛如女神一般,我想要上前,一把剑却搁在了我的脖子上,李安安在我耳边吹着气,低声说道:“你敢上前一步,我就切了你……”

  我下意识地一慌张,那秦梨落就变成了一个红衣女子,一副小萝莉的模样,哀怨地往远处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再见面,便是敌人……”

  我伸手去阻拦,这时楚小兔却抱住了我,使劲儿地揉我,说道哥哥,哥哥……

  啊!

  我从半夜惊醒过来,不断地深呼吸,过了许久之后,轻轻叹了一口气。

  随后,我悄悄地走向了洗手间去……

平妖二十年小说网非官方微信粉丝群已经建立,如果想入群请加微信:hjq10101021,加微信备注:平妖二十年,拉你入群,欢迎入群。

群聊信息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