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2)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四十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2)

2018-05-12更新

至还将我渡劫成功这事儿,上升到江湖安全的角度上去,不管怎么说,都放了一百个心。

  万事俱备,只等中州大侠回返了。

  得到了保证之后,马一岙向信长老提出了告辞。

  我们将离开少林,前往京城去与马一岙的师父王朝安汇合。

  除了汇报这边的事情之外,还需要作关于我渡劫的筹备工作,此事颇多繁杂,需要早做准备。

  信长老表示理解,并且祝我们一路顺风。

  临行前,我们问了失窃案一事,信长老却并没有透露太多,说目前还在进行自查工作,并且已经派出多方高手出去追查了,德远大师领头,相信能够找到一些线索。

  听到这里,我方才知道为什么德远大师今天晚上没有出席会议。

  原来是追查失物去了。

  我们聊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随后告辞离开。

  回来的时候李安安已经睡下了,我们也不便打扰,各自洗漱睡下。

  一夜无梦,次日清晨,我听到院子里有讲话声,便赶紧起床洗漱,随后走了出来,瞧见是武当的天蚕道长和李廷卫,以及旁边的几个随行人员。

  我瞧见这两人的精神很不错,眉眼之间都有笑容。

  我起先有些意外,随即就明白了一件事情。

  少林的达摩杖与武宗舍利失窃之事,虽然只是在小范围流传,但他们恐怕是知道了的。

  所以他们的情绪才会如此。

  并不是说他们有幸灾乐祸的心思,而是因为这样的结果,让他们受到的舆论谴责,没有先前的那般激烈。

  不管你少林搞得场面有多么隆重,但东西到底还是丢了。

  反倒是武当,虽然当初拱手相让,为了避祸,将真武剑给送了出去,但事实上,那剑却还在武当弟子手中——尽管武当一直没有口头承认,也让李安安不要返回武当山,但这样的事实,却还是让许多人哑口无言。

  面子里子都有了,他们如何不开心?

  我瞧出了这里面的猫腻,但看破不说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瞧见我出来,天蚕道长和李廷卫都过来打了招呼。

  昨日的比斗,他们也在现场,能够瞧出我的实力,也知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作为年轻一辈风头最劲的人之一,他们还是保持足够的尊重。

  简单寒暄之后,他们告诉我们准备离开。

  李廷卫与我又聊了几句,希望我能够照顾好李安安。

  他显得十分客气,说让我费心了。

  我笑着点头,说没问题。

  事实上,更多的时候,是李安安照顾我们。

  武当离去之后,我们也简单收拾了一会儿,随后离开。

  临行前,自然还是得去跟天机处的人告辞,无论是彭剑雄,还是李洪军,又或者小狗,我们都得打声招呼。

  不过他们也很忙,各种事情缠身,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简单打过招呼之后便离开了。

  离开少林之后,我们前往了登封,又转车前往郑州。

  票是晚上的,我们得待小半天,于是便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个小旅馆住下。

  出行的时候,自然是用了人皮面具遮掩行踪,连李安安也都有一副,毕竟这一次的大会人多眼杂,不知道有多少人混在其中,倘若说没有心怀叵测者,又或者夜复会的奸细,这话儿我自己都不信。

  所以出行前,我们有过精心地乔装打扮,尽量装成是过来凑热闹的普通江湖儿女。

  我们在小旅馆休息了两个小时,随后又出去晃荡了一下,走走街头巷尾,感受一下当地的风俗民情,并且找点儿当地特色的小吃尝一尝,时间倒是过得挺快的。

  等我们下午从一家老字号的胡辣汤小店出来的时候,马一岙不经意地说道:“走了。”

  李安安愣了一下,说什么走了?

  我说道:“盯梢的人么?”

  马一岙问我,说你也注意到了?

  我点头,说从出少林就一路跟着,我好几次都控制不住,想要将人给拿下来,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

  李安安一头雾水,说我怎么没有注意到?

  马一岙笑了,说如果你一年四季都被人视若眼中钉,到处都被追杀,时不时蹦出一两个亡命之徒来给你捅刀子……那个时候,你的警觉性,可能会比我们强上百倍、千倍……

  李安安想了想,苦笑着说道:“其实也差不多了,我现在还不是给弄得无家可归了么?”

  我说这不一样的。

  说着,我讲起了当初黄泉引设套,集齐各路高手过来埋伏当时还不是很厉害的我与马一岙之事来。

  当时的重重危险,现在想起来,让人不寒而栗,忍不住地后怕。

  李安安却找到了重点,说道:“那个长戟妖姬,现在在哪儿呢?”

  马一岙说道:“在天机处手里,只不过不知道是死是活。”

  我说按道理讲,应该是活的——天机处一直视黄泉引为最大的犯罪团体,甚至比夜复会还要重视,而长戟妖姬是目前能够抓到的,黄泉引最核心的人员之一,她甚至还是噬心魔的养女,你想想这关系,天机处能不重视么?

  李安安忍不住说道:“既如此,黄泉引也会很重视啊,你们说会不会又出现之前那鲁大脚一样的事情?”

  这……

  马一岙想了想,说道:“ 吃一堑,长一智,应该不会吧?”

  话音刚落,他的手机就响了。

  打电话进来的人,是李洪军。

  马一岙接通,听到李洪军在电话那边严肃地说道:“你们现在在哪里?”

  马一岙如实告知,说在郑州,问怎么了。

  李洪军说道:“出事了,前来参加集会的好几路人,目前都受到了袭击,彭队担心你们出事,让我赶紧跟你们联络一下……”

  袭击?

平妖二十年小说网非官方微信粉丝群已经建立,如果想入群请加微信:hjq10101021,加微信备注:平妖二十年,拉你入群,欢迎入群。

群聊信息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