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意义,伏笔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347章 意义,伏笔

2021-02-09更新

  圣徒尤金,并不是陆林的目标。

  又或者,这家伙虽然是敌人,却从来都不是陆林打算铲除的对象。

  因为那家伙身上,并不具备“坐标点”的性质。

  所以陆林的目光,其实是锁定在了远处血海中央那祭坛之上的无面鬼母。

  隔着茫茫血雾,以及翻滚如煮沸的血海,陆林瞧见了那玩意。

  那是一个披着白斗篷,有如修道士一般的家伙。

  无面,并非没有脸。

  而是头颅部分,一片混沌,有如旋转不定的虚空那般。

  传言这位“无面鬼母”,却是饿鬼道的王者。

  这样的强者,虽说受限于天道,只有五星,但却处于巅峰状态,一旦脱离此界,那便是妥妥的超凡……

  也就是半神。

  到了这个时候,陆林已经不再用天道的等级划分,来判定敌人的厉害与否。

  能够在无数鬼王横行的饿鬼道称“王”,这位无面鬼母到底有多可怕,只有交过手之后,方才知晓。

  不过想要将其击杀,就需要渡过眼前的这个关口。

  另外一位超凡。

  圣徒尤金……

  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意志锁定,并且极具威胁的气息笼罩全身,陆林不得不将目光收了回来。

  他看向了圣徒尤金。

  此刻的圣徒尤金,与当初他第一次与之见面的那位,似乎有着很大的差别。

  除了浑身腾腾的魔气之外,圣徒尤金的外表,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

  形容枯槁,肤色黯淡,金鱼眼袋,消瘦十数斤……

  这些都只是外在形象的变化。

  最突出的,应该是气质的改变,就仿佛直接从“灰袍甘道夫”,变成了“白袍萨鲁曼”一样。

  他整个人的气质直接变得阴鸷深沉,对于世间一切,充满了说不出来的戾气与疯狂……

  那双眼睛,仿佛涌动着喷发的岩浆。

  如果在半天之前,陆林对于这位人间超凡的态度,是避之不及。

  他甚至害怕被这家伙找到,连“真君”都不敢晋阶。

  但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逃是逃不掉的……

  陆林就好像是小的时候打“魂斗罗”之类的闯关游戏,过了一关又一关。

  而现在,他需要面对的,便是曾经的大魔王。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真的希望圣徒尤金,与夜摩王一起出现。

  那样他就可能投机取巧,直接猎杀两位超凡……

  但世间事,并非尽如人意。

  虽然之前他投机取巧,连续摆平了好几位看上去根本不可能战胜的顶尖存在,但并不意味着他就能够一直侥幸下去。

  所谓“侥幸”,不过是对方没有准备而已。

  而圣徒尤金,这位唯一的人间超凡,一个智近乎妖的存在,绝对不可能让陆林走什么捷径。

  但即便如此,陆林还是尝试着试一试。

  于是他看向了圣徒尤金,问:“什么意思?”

  他注意到了圣徒尤金的称呼。

  “你们”!

  圣徒尤金瞧见陆林一脸不似作伪的模样,眼睛不由得眯了起来。

  随后他问道:“你能够死而复生,难道不是因为与祂取得了联系,找回了存在的‘意义’?”

  “意义?”

  陆林听到一个似乎有些耳熟的词眼,眼前却是浮现出了一个少年郎的模样。

  随后他摇了摇头,说道:“不,我不明白你指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圣徒尤金认真打量了一会儿陆林,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到底是在装傻呢,还是依旧处于那可怜的迷雾之中,不得解脱?”

  陆林听不懂圣徒尤金的话,不过他却诚恳地提议道:“这些先不谈——我有瞧见,你似乎并不想让那位黑天魔神降临这世间……在这一点上,我与你的目标重叠,不如我们先过去,完成此事?”

  从目前的形势上来看,圣徒尤金似乎背叛了自己的立场。

  他也并不想黑天魔神降临于此。

  既如此,大家不如放下争议,先将这血祭仪式给中断,将那无面鬼母干死,再谈其它。

  这是陆林的想法。

  他觉得圣徒尤金似乎没有拒绝的道理。

  但谁能理解疯子的想法呢?

  圣徒尤金听到了陆林的提议,微笑过后,果断地拒绝了陆林的提议。

  陆林皱起了眉头来,说道:“为什么?”

  圣徒尤金脸上满是偏执狂所特有的亢奋,他直勾勾地看着陆林,说道:“之前我的确不希望黑天下来,但现在,瞧见你之后,我改主意了……”

  陆林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不必用这种拙劣的话术,来扰乱我的内心……”

  圣徒尤金却哈哈大笑道:“不,我只是实事求是而已——对我而言,无论是此间混乱,迷境之雾,还是黑天魔神的降临,都不过是对鸡尊放的烟雾弹而已……我所求的,是与鸡尊拼死一搏的机会,然后就是尽可能地给这一战,增添胜算的筹码……”

  说到这里,他颇有些傲然地说道:“于我而言,井下一切,都不过是蝼蚁演义,没有半点儿兴趣……”

  陆林眯着眼睛,说:“哦,那你与我一战,会给你增添筹码吗?”

  圣徒尤金笑了,说:“对,鸡尊在此方之界,种下了无数虫子,但真正能够成为蛊虫的,此前却只有我一个……现如今,又多了你!”

  说到这里,他深吸了一口气,缓声说道:“你知道吗?在蛊虫的眼里,只有同类,才是永恒的对手!”

  他一跨步,却是来到了血海边缘处。

  这位魔化过后的圣徒,有如打量情人一般地看着陆林,深情地说道:“我若是不能将你吞噬,又有何颜面,去井上面对鸡尊那个老东西呢?”

  听到这里,陆林耸了耸肩膀,苦笑一声,说道:“好吧,看来你我之间的一战,终究是不可避免了。”

  他想要对阵的敌手,是具有坐标点性质的无面鬼母。

  但圣徒尤金在前,他却不能跨越。

  既如此,那就赶紧动手吧……

  是生是死,打了才知道。

  就在陆林准备迎敌之时,却不料那老人却发出了一阵怪异的笑声。

  随后他摆了摆手,说道:“在开打之前,我们先做一场人性的实验,如何?”

  陆林眉头一扬,问:“什么意思?”

  圣徒尤金颇为自得地说道:“之前我曾经针对你,留下过一些伏笔,后来听说你被青天摩罗王给宰了,还颇有些遗憾,现如今一看,终究还是用得上的——你说巧不巧?”

  他说着,拍了拍手。

  在圣徒尤金的右侧数米处,浮现出了一个黑褐色的光圈。

  从里面,有一个被五花大绑的男人,被阴灵一般的黑手托着,浮现出来。

  陆林瞧见,瞳孔骤然收缩。

  那人,却是他的故交好友……

  潘勇!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