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趁虚,而入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343章 趁虚,而入

2021-02-09更新

  一剑,将陆林斩为两段。

  复出剑,将人绞杀成了碎片去……

  这一切,看着似乎行云流水,随手为之。

  但只有青天摩罗王自己,方才能够知晓,为了完成这一切,它到底付出了多少的努力。

  可以这么说——即便对手是夜摩王,都没有刚才那般艰难……

  但终究,结果还是没有出人意料之外。

  这个家伙,虽然无比难缠,但终究还是敌不过它。

  主管杀伐。

  这,便是驯龙摩罗一族的天赋。

  而它若是能够去往井上,点燃神火,会不会成为传闻中的“战神”呢?

  突然间,原本心思纯粹、别无它念的青天摩罗王,居然生出了一丝说不出来的期待……

  紧接着,看着眼前这一大蓬的血雾,青天摩罗王没有再浪费时机。

  它将真龙骨剑握在了手里,继续保持着之前的那个起手式。

  随后,被角质甲胄包裹的额头上,飞出了一颗滴溜溜转动的珠子来……

  在这珠子的力场引导下,青天摩罗王感觉自己浑身的细胞都在颤动,潜藏于基因深处的无数片段,在这一刻,迸发出了巨量的信息来,与周围环境,甚至整个世界,乃至于无数的规则层面共振……

  再然后,它看着已然缓缓消失于半空的剑痕,按照之前斩破六道之界的那一剑感觉,重新又斩出了一剑来。

  这一次,它要冲击的,是直接打破世界晶壁。

  阻隔井下、井上的晶壁……

  破碎虚空!

  感受着先前那股不可言叙的意境,青天摩罗王缓缓地挥出了那一剑。

  之前的它,感觉或许不行。

  但当它击杀了陆林之后,来自于种族灵魂深处的记忆,告诉它时机已到,天门将开……

  所以……

  唰!

  尽管倾尽全力,但青天摩罗王却还是“轻描淡写”一般地斩出了那一剑。

  眼看着所有的力量,都冲向了那肉眼所瞧不见,唯有顶尖超卓之人方才能够瞧见的那面晶壁,青天摩罗王感觉自己的每一颗细胞,都在欢畅……

  它似乎,就要成功了。

  打破晶壁,破碎虚空……

  这可是黑天魔神,都没有完成的功绩!

  毕竟黑天魔神它的根子,就在井下……

  所以它即便是中古时期就形成的神祇,但也没有完成过如此的壮举。

  而现如今,它青天摩罗王,驯龙摩罗一族的王者,即将创造历史……

  轰!

  ……

  一道炸响,在半空中浮现。

  但让青天摩罗王为之错愕的,是所有的感觉都对。

  并且它的力道,远比刚才斩出阿修罗界的那一剑,还要强上十倍、百倍……

  并且它甚至都祭出了那能洞察至理的“七彩天机蘑菇”……

  并且还是在它斩杀了陆林这位宿敌、完成驯龙摩罗一族的古老仪式之后……

  并且……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是水落石出一般的自然。

  但为什么,并没有达到想象中的效果?

  也没有“破碎虚空”?

  ……

  青天摩罗王在那一瞬间,意识似乎无限增长。

  但突然间,就陷入了停滞。

  随后,它低下头来,瞧见胸口处,突然间多出了一截剑尖。

  哗啦啦的鲜血,从伤口处,止不住地往外冒着……

  就好像没有拧紧的水龙头。

  这,到底是什么?

  青天摩罗王的意识,在某一刻,似乎得到了无限扩张,但在这个时候,思维又变得无比地缓慢。

  那缓慢的思维,让它无力去思索这里面的反常。

  它已经有很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痛苦。

  毕竟以它的体质,世间几乎没有几样东西,能够穿透它的天生甲壳,刺穿它的要害处……

  即便是能够戳穿,也绝对逃不过它的意识捕捉。

  并且,在战场之中,除了陆林之外,也绝对不可能有第二个人……

  就算是有,也绝对不可能逃过它的意识锁定。

  ……

  所以,眼下的一切,有着太多的不可能。

  与反常……

  就仿佛这只是一场幻觉。

  但如此的幻觉,却就好像是从天堂,跌落到了地狱。

  它,青天摩罗王,明明即将超越黑天魔神,成为破碎虚空,去往井上的第一“人”……

  怎么突然之间,却好像坠落深渊,甚至瞧见了死亡之吻?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

  青天摩罗王的思维越来越慢,越来越慢,到了最后,却是停止了。

  它在即将步入生命最为辉煌的那一刻,停下了脚步。

  随后,回归了死神的怀抱,再无生息。

  不过即便如此,这位曾经让无数敌人为之绝望的强者,也依旧屹立身躯,挺拔而立,手中长剑向前,仿佛要斩破这世间那般……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变得凝固了。

  方圆周遭,皆无活物。

  时间仿佛就这么一直凝滞下去……

  但不知道过了多久,半空中那一大蓬的血雨,却是有如无数蠕虫一般,落地之后,却是凝聚一处,最终显化成形。

  一个有些佝偻,行走踉跄的男人。

  浑身的肌肉都在颤动,仿佛承受着剧烈的痛苦。

  但最后,它最终还是成形。

  阴影散去,于远处的火光之中,显露出了一张冷峻的脸来。

  下一秒,那人挥了一下双手。

  一件裁剪得体的黑色西装穿上,又有一双油光锃亮的小牛皮皮鞋踩上,最后,从那指间的海螺戒里,小心翼翼地摸出了一副墨镜来。

  陆林。

  刚才被青天摩罗王一剑斩成两截,随后又斩成碎片的陆林,重新出现。

  他小心查看着那副墨镜,生怕上面会有些损坏。

  毕竟黑西装他有很多套……

  墨镜,只有一副。

  待确认了墨镜因为及时收起而无碍之后,他走到了青天摩罗王的跟前来。

  看着这位已然没有了生命迹象的顶阶大佬,陆林并没有战胜强敌的喜悦,反而对此人,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惺惺相惜之感。

  因为如果真的给它击杀了自己的机会……

  说不定这家伙,真的就直接用手中剑,破碎虚空,斩出了一条通往井上之境的通天之路来。

  只可惜,这家伙太过于实诚了。

  它竟然真的以为斩杀了自己,然后仓促地试图抓住刚才斩破六道时空的那一缕剑感,极尽全力,用来对付那隔绝井上井下的晶壁,以至于他陆林趁虚而入,最终偷袭得手……

  如此说来,他陆林,的确是胜之不武。

  只不过……

  回忆起刚才被青天摩罗王直接从肉体摧毁的瞬间,领域之力倏然袭来的感觉,那一种遗世独立、为人知晓的超然……

  陆林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所以,自己的领域,与别人终究还是有所不同。

  应该叫什么呢?

  观察者?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