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越级,落定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247章 越级,落定

2021-02-09更新

  方河山觉得小仙姑是傻了,要不然怎么可能听到对方是超凡,还完全不退,并且还说出如此狂妄的话语来呢?
  
  “灭的就是超凡”……啧啧啧,你当你是天道子吗?
  
  虽然死志已决,但方河山却仍然忍不住想要疯狂吐槽。
  
  毕竟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是太过于诡异离奇了。
  
  不过就在方河山准备说话的时候,那头凶恶到让人灵魂惊悸的残尸此刻却开了口。
  
  依旧是那让人浑身发毛的声音:“咦?你,你不是陈老魔的女儿吗?”
  
  小仙姑盯着这具残破诡异的死尸,冷冷一笑,说道:“哎哟,居然还认识小娘我呢……”
  
  那气魔宫执掌者说:“之前你父亲带你去秘境的时候,我远远见过你一面。”
  
  小仙姑冷然说道:“既然知道我,还不赶紧退去,返回你们那个鬼地方?”
  
  气魔宫执掌者听了,却是突然发出一阵夜枭般的笑声,随后淡淡说道:“别说是你,便是你父亲过来,我也不会理睬他的话——小孩儿,我可以看在你父亲的面上,放过你,但你也千万不要以为我怕了他,有本事,你让他亲自下来找我……”
  
  小仙姑听到这家伙的话语,止不住眉头轻挑,寒声说道:“你们这些家伙,这么偷偷跑到井下之境来,并且还亲自参与其中,就不怕虫尊知道,治你们一个‘玩忽职守’之罪,然后将你们给吞噬了吗?”
  
  气魔宫执掌者完全不惧,嘿然笑道:“虫尊虽然是我们的直属上级,但祂老人家无为而治,长期沉眠,如何会理睬这等小事?”
  
  小仙姑听了,却是图穷匕见,厉声喊道:“我告诉你,我可认识陆左,他与虫尊两位一体,命运相连,他知道了,你觉得你们能对虫尊欺上瞒下吗?”
  
  气魔宫执掌者听了,越发得意地笑了:“你到底来这儿,玩多久了啊?你难道不知道,那位苗疆蛊王,早就迷失在了时空乱流中……你想告诉他,我就问你你能找得到人吗?”
  
  小仙姑一听,顿时气得哇哇大叫:“好啊,好啊,你们这帮奸滑小人,真的觉得这天底下,没有人能够治得了你们了吗?”
  
  气魔宫执掌者盯着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所以,你是让开呢,还是准备一条路走到黑,就这么拦在我面前?”
  
  小仙姑冷冷说道:“不退。”
  
  那残尸听了,突然间咧嘴,露出一口血齿来。
  
  然后它一字一句地说道:“既如此,那就别怪我不给陈老魔面子了……”
  
  说完,它却是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来。
  
  小仙姑一听,立刻浑身炸毛:“你敢杀我?呵呵,真当我父亲不敢闹上秘境,让虫尊醒来吗?”
  
  那气魔宫执掌者却是坚定不移地往前走着。
  
  那张满是尸臭的脸上,挂着一抹古怪的笑。
  
  然后……它说了最后两句话:“第一,你此刻的死,不过是一段历练的结束而已,对于你在井上的本身来讲,并不算太大的损失……”
  
  “第二,你真的觉得,我们来到此处,当真就是偷跑下来的?”
  
  下一秒,它直接化作了一道残影,朝着小仙姑冲去。
  
  小仙姑毫不犹豫地直接反击。
  
  两人相撞……轰!
  
  ……方河山站在小仙姑的不远处。
  
  当那残尸开口,与小仙姑对话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事情似乎并不简单了。
  
  虽然两人的对话,每一个字他都能懂,但连成句子,他却听得一脸懵。
  
  说什么?
  
  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为什么两人好像是认识,并且还有些一些渊源的样子?
  
  为什么那个对上王封这样的大拿都完全无惧,直接暴打的超凡,对待一个小姑娘,却是如此的谨慎小心,不敢怠慢?
  
  那个什么“陈老魔”到底是谁?
  
  虫尊又是谁?
  
  与虫尊两位一体的“陆左”,又是谁?
  
  脑袋上挂着一个大写“问号”的方河山还没有反应过来,变故却是突然发生了。
  
  原本好像还相安无事的两人,一句话不对,就直接开打了。
  
  紧接着,恐怖的劲爆,以及冲击波,迎面传来。
  
  没有等方河山回过神来,便听到“砰、砰”的碰撞声陡然响起,紧接着方河山感觉到胸口的心脏位置好像装上了一口大鼓,有人正在用棒槌,疯狂地在上面敲动着。
  
  每擂一下,他整个人的灵魂,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人的神魂,何等脆弱?
  
  如此几下,方河山便感觉眼前发黑,整个人都要坠落深渊那般。
  
  就在他以为自己就要死去之时,突然间却伸出一只手来,将他抓住,然后朝着外面急速拽去。
  
  此刻的方河山,已经完全没有了反抗之力,只是任人拖拽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好一会儿,或许又只是几秒钟的时间,方河山感觉好受了许多。
  
  胸口依旧有着一口大鼓。
  
  但此刻却只剩下了余音……噗通、噗通、噗通。
  
  心脏依旧在跳,不过比起前面的衰落,此刻要更加强劲一些了。
  
  再然后……方河山睁开了眼睛来,发现自己已经到了镇子外,而将自己救出来的,却是先前身受重伤的王封。
  
  此刻的王封,依旧伤势吓人,脸白如纸,胸口不断起伏。
  
  不过似乎比之前,要好了一些。
  
  然后他死死地盯着镇子的方向,瞧见恐怖的拼斗声,却是从那镇子里传来。
  
  伴随着这些声音出现的,则是大片的建筑垮塌,以及腾然扬空的尘土……这等动静,仿佛彗星撞地球一般,让人惊骇。
  
  只不过,那动静并没有很快停歇,反而持续不断,仿佛还要继续下去。
  
  所以……方河山有些惊骇地问:“这,这……怎么可能?”
  
  此刻的他,感觉大脑都不够思索,脑子里简直就是一片空白……过了好一会儿,他吞了一下发苦的口水,说了一句:“她,可只是三级啊!”
  
  他本以为王封不会回应他。
  
  但王封居然开了口:“的确是三级。”
  
  方河山问:“那……这……怎么回事?”
  
  王封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不过……”
  
  方河山问:“什么?”
  
  王封幽幽地说道:“或许,事情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甚至……还有转机。”
  
  是吗?
  
  方河山很想问这么一句,但又觉得自己很白痴。
  
  而就在这时,麻千镇里的动静,却是戛然而止……停了。
  
  谁赢,谁输?
  
  方河山满脑子问号,下意识地看向了王封。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但王封却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地直接折身,朝着那麻千镇大步流星地冲了回去。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