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美女,结界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170章 美女,结界

2021-02-07更新

  韩千源一路跌跌撞撞,失魂落魄,仓惶地逃离了龙虎山大部队所占据的这一块区域。
  
  下山的时候,他心中又悔又恨,无比迷茫。
  
  贪欲,当真是一条恶毒的毒蛇。
  
  他韩千源装了那么长时间的狗腿子,甚至不惜拉下面皮去,与陆林作成对立面,哗众取宠,以此讨好韩大通,从而获得韩大通的另眼相待……然而这一切的努力,都在他刚才露出了贪念,想要拿走那颗诱人的真人之果后,烟消云散。
  
  他当时真的是脑子进水了,怎么会相信仅凭着平药道人的手段,就能够将他伯父重伤?
  
  韩大通是什么人,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嘛?
  
  那个老狐狸,在这关键时刻,将自己弄成这样,并不是因为平药道人有多厉害……而是韩大通不想继续出力而已。
  
  他这是以退为进,免得过早损耗实力……所以才会让平药道人伤了自己。
  
  要不然,以平药道人这刚进入真人之境不久的实力,怎么可能伤害得了实力绝对跻身天下高手前列的韩大通呢?
  
  这种事情,如果是换作往日,韩千源其实应该能够识破的。
  
  只要冷静下来,不让脑子发热……毕竟,韩大通是老狐狸,他也不差,自觉至少也学到了六七层的功力。
  
  但那真人之果,到底还是太过于诱人了。
  
  有多少人,终其一生,也最终止步到了大天师的这个境界……说什么“半步真人”,听着好听,但其中辛酸,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而真人之果,只要吃下,便必然抵达。
  
  简直就是登天之梯……这对于大天师以及更低阶一些的天师而言,简直是大乘金丹一般的存在,又怎么可能不心动?
  
  然而,世上没有后悔药。
  
  一步走错,终究还是没有办法再回头了。
  
  韩千源感受到了大伯身上发出来的深寒杀意,知晓侄子终究还是不如他那宝贝女儿来得亲近,是不可能有试错的机会……而离开了龙虎山大部队,在这乱象丛生的迷境之雾中,说不定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满心迷茫和绝望的韩千源,就如同一片无根浮萍,跌跌撞撞,不知不觉间,却是来到了一处山涧之前。
  
  这时一阵阴风吹来,水雾洒落脸上,让他整个人都为之一凛。
  
  紧接着,却有狂风吹来,居然将他整个身子都给裹挟起来,人如腾云驾雾一般,腾空而起。
  
  他下意识地挣扎,手舞足蹈,却一点用处都没有。
  
  还没有等他回过神来,头晕目眩之间,却是处身于一座高台之上。
  
  高台宽阔,仿佛处于高山之巅。
  
  四周一阵迷雾萦绕,视线模糊……但正中间,却能够瞧见有一块发着光的巨大石碑。
  
  那石碑仿佛有某种力量,有翠绿色的光芒从中流落,然后嵌入高台的地板中,如血管一般,有粗有细,最后化作某种虚无之中去……尽管韩千源见识有限,但却能够感觉到那翠绿光芒中,似乎蕴含着某种古怪的规则之力。
  
  这种力量,让韩千源瞧了一眼,便感觉莫名心寒。
  
  就好像是……瞧见毒药,或者毒蛇的獠牙一般让人心悸。
  
  不仅如此,那种力量,似乎还渗透了整个空间,就仿佛……结界?
  
  等等,结界?
  
  韩千源回过神来,下意识地往前快走几步,往高台中间走近一些。
  
  而直到此刻,他终于瞧清楚了那正中间的玩意,哪里是什么石碑,分明就是一块高达两丈左右的透明晶体。
  
  那晶体呈现出竖直朝上的棱形,微微带着几分天然的淡黄色,但基本还是透明的。
  
  正因如此,韩千源才能够瞧得见,那晶体正中处,居然有一个人。
  
  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
  
  一个身材丰满、前凸后翘、盈盈一掐腰,眉目间尽是美艳风情的年轻美女。
  
  衣着嘛……不可描述。
  
  ……韩千源震惊住了。
  
  他惊诧的,不是那个年轻美女是怎么完美嵌入那巨大水晶之中,而是因为那个人,他似乎认识。
  
  毕湘。
  
  从常理来说,韩千源和毕湘,是没有过交集的。
  
  但韩千源却还是认识。
  
  毕竟这个行当里,长得又漂亮,生性又风骚,关键是实力还特别强横、据说已然晋升真人的女性,有且只有毕湘一个。
  
  行当里面的许多人,特别是男人,对于艳名四播的毕湘,嘴上各种谴责,人心不古之类的……但背地里的态度,大多都只有一个。
  
  那就是——请联系我!
  
  即便以韩千源这种各种正经形象人设的二代子弟,背地里也不知道做过多少的幻想,想着自己能够入得了毕真人的法眼,能够好好伺候这位大名鼎鼎的美女一番……所以韩千源一眼就认出了那水晶柱中的美女,正是传说中的毕湘毕真人。
  
  只不过……认出了毕湘的韩千源,却并没有往日的邪念,而是感觉到浑身发凉。
  
  很显然,此刻的毕湘,看样子是被困在了水晶柱中。
  
  她的脸上,似乎还凝固着某种屈辱的表情。
  
  尽管这表情,风情万种……咳咳咳,总之这一切的一切,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呢?
  
  韩千源这一年多来,一直紧跟在韩大通身后,自然知晓许多的消息和秘辛,此刻回过神来,许多念头浮现出来,顿时就感觉浑身冰寒,一阵止不住的发抖……难道是……他想起某种可能,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往高台边缘撤去。
  
  只不过他这边走得飞快,却到底还是不及旁人。
  
  此处高台,本就是一个张网以待的陷阱。
  
  所以没跑十几步,韩千源便感觉到浑身一阵冰寒,一股沉重的压力自上而下,陡然落在了他的身上。
  
  滴答……一滴冷汗,从韩千源的脸庞滑落了下来。
  
  过了几秒钟,前方雾气散去,却是走出了一个身穿中山装,两鬓斑白,却温润如玉的中年男子来。
  
  这人是……王耀庆、啊不,天山派王安石。
  
  韩千源认出了对方,下意识地想跑,却感觉身上的那股压力让他寸步难行,当下也是转换思想,朝着王安石拱手说道:“王前辈……”
  
  他刚想要上前攀谈几句,说点客套话,拉近关系,却听到那个男人冷冷说道:“你想死吗?”
  
  噗通!
  
  韩千源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跪下,哭着喊道:“求前辈饶我性命……”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