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送墨镜,扑了空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44章 送墨镜,扑了空

2021-02-07更新

  说实话,陆林处理贪狼道人的这一场战斗,虽然凌厉凶悍,但并不算干净利落。
  
  不过瞧见一头化身为三米狼人、凶狠可怖的贪狼道人,被陆林这个西装暴徒当做沙袋一样暴打,这样的场面,着实还是挺让人震撼的。
  
  而且有一说一,帅是真的帅。
  
  整个打斗看下来,就好像是看了一场好莱坞大片一样。
  
  全程暴打的那种!
  
  等结束的时候,甚至还有一些人感觉“意犹未尽”,甚至还期待着能不能再打一会。
  
  但随后这帮人想到如果那个沙袋是自己的话,念头顿时就消解了。
  
  随后心中浮现出了一股浓烈的恐惧感来。
  
  连贪狼道人都混得个如此模样,那么自己上去的话,能否挡住一拳呢?
  
  这个问题一来,顿时所有的杂念都消解了去。
  
  认栽吧。
  
  现如今他们才理解到,为什么天山神君一走,人家大佬瓶就开始张罗着接管场面,准备散场了呢……
  
  什么叫做胜券在握?
  
  这就叫做胜券在握!
  
  因为人家早就看穿了这帮人“乌合之众”、一团散沙的本质,也根本不怕你反抗。
  
  因为即便是反抗了,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而伴随着贪狼道人的落败,曹文斌那边也开始节节败退了去。
  
  毕竟天师之间的交战,除了实打实的硬实力之外,最重要的,莫过于一个字。
  
  势。
  
  这个“势”,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心态,也可以当做是士气、环境以及局势。
  
  如果说之前的时候,曹文斌信心满满,是有着大量可以凭借的东西,那么伴随着形势急转直下,此刻连他最后的两个依赖,一个镇宁塔的秘穴之心被割裂,唯一忠心的走狗贪狼道人被暴打,他哪里还能够坚持下去?
  
  狗急跳墙之下,曹文斌却是抱着与田小冲“同归于尽”的想法,想要以命换命,来一个自己心中的“壮烈”。
  
  但在一旁掠阵的大佬瓶,又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小弟受伤呢?
  
  所以在田小冲躲过了曹文斌几次“自杀”性的攻击之后,大佬瓶果断出手,一股无形之力从穹顶之上落下,将曹文斌给压住之后,一座金属囚笼凭空出现,将曹文斌囚禁其中。
  
  紧接着大佬瓶将手一抖,四根布满符文的链锁飞出,将被禁锢住的曹文斌手脚捆住。
  
  原本不可一世的曹文斌,在突然之间,就变成了阶下之囚。
  
  一切看着似乎是那般的简单……
  
  仿佛曹文斌在大佬瓶面前,不过是插标卖首的土鸡瓦狗而已。
  
  但这内中,到底有着多少变故,即便是大天师,都未必能够瞧清楚……
  
  或许只有少数真人,方才能够明白其中的缘故。
  
  但总而言之,形势便是如此陡转直下,转眼之间,曹文斌变成了阶下囚徒,贪狼道人给直接暴打昏迷了过去,而唯一能够与之对抗的归墟,则直接选择了“握手言和”……
  
  如果在一天之前,没有人能想到“轰轰烈烈”的引蛇行动,会是以这么一个结局收场。
  
  但事实便是如此。
  
  正如同在寒冰领域之中,天山神君所说的一样——天师的世界,说到底,拳头大了才是真理……
  
  世事从来如此。
  
  而大佬瓶、陆林他们这一方,如今成了胜利者。
  
  处理完眼前的两人,大佬瓶一挥手,自然有衷心跟随的手下过来料理后续之事,不管是震旦商会内部的清理,还是其他宗门过来助拳之人的撤离,都无需有太多的操心……
  
  事实上,见识了这两场“实力悬殊”的战斗之后,也没有什么刺头胆敢跳出来说三道四。
  
  一帮天师,都跟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乖乖排队,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随后,大佬瓶留下了部分人手,于镇宁塔这边处理事务,而她则带着两位过来助拳的真人,加上陆林、周老蔫、王封等人,在归墟的带领下,直扑花脸叶的藏身之处去。
  
  除此之外,刚刚恢复了一些精神的蒙虎,也咬着牙跟了过来。
  
  毕竟那花脸叶是杀害他姐姐蒙晴的凶手。
  
  他哪怕是只剩下一口气,都还是想要亲眼瞧见花脸叶的下场……
  
  对于这件事情,大佬瓶并没有拒绝。
  
  她只是让身边的一位真人照看着蒙虎,不让他出现什么变故。
  
  临行之前,大佬瓶叫住了陆林。
  
  她从手腕上一个精巧的手镯里,取出了一个礼品盒来,打开之后,却是一副崭新的墨镜。
  
  大佬瓶将墨镜递给了陆林,认真地说道:“总感觉你穿西装,差了那么点儿意思,戴上这款雷朋的墨镜看看……”
  
  哈?
  
  陆林愣了一下,瞧见大佬瓶一副严肃认真且专业的表情,下意识地接了过来。
  
  他戴上之后,大佬瓶打量一番,随后说道:“表情冷峻一点,不要笑,也不要拉耸着脸……”
  
  陆林挤了一下眉头,说:“姐,我又不是演员,和那什么爱豆。”
  
  话虽如此,但他还是照着做了。
  
  瞧见眼前这个面容冷峻的年轻帅哥,戴上了那墨镜之后,原本爆炸性的力量感似乎被蒙上了一点儿东西,呈现出几分神秘感来,多出了某种复合型的意境……
  
  大佬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随后一挥手,说道:“走!”
  
  ……
  
  镇宁塔外,半山腰处。
  
  这里有一个小院,小院里有一个外表简陋,但其实内有乾坤的茅草屋。
  
  茅屋有昏黄的光线传了出来。
  
  小院周围,大佬瓶带着人手,将这儿遥遥围住。
  
  随后她扭过头来,看了一眼旁边的归墟,说道:“你确定花脸叶还在这里?”
  
  归墟点头说道:“应该是——花脸叶过来的事情,只有我和曹文斌,以及犬子知晓,按道理说,他应该在这里等待消息,随时出击……”
  
  大佬瓶皱眉说道:“他会不会发现不对,提前溜走了?”
  
  归墟说道:“按理说不会吧?”
  
  随后他又不敢把话说得太满,赶忙找补道:“当然,也不是没有可能……”
  
  大佬瓶说:“归东主,花脸叶行踪飘忽,但你慈元阁却是家大业大,他拖得起,你可不行……”
  
  归墟很是郁闷地说道:“田会长,你这么说,可就有些不讲道理了——我毕竟已经把他的行踪透露给你们,还亲自带过来了,但如果他在今天的人里布下眼线,走漏了消息,然后离去,跟我也没有关系吧……”
  
  大佬瓶却没有想要跟他讲道理的意思,而是说道:“所以你最好祈祷,他人还在。”
  
  随后她挥手,让归墟带路。
  
  归墟此刻已经认命,虽然一脸苦相,但既然下定决心出卖花脸叶,也是一条路走到黑,直接进了院子。
  
  大佬瓶与陆林藏身于阴影之中。
  
  至于其他人,则在外围警戒,防止人逃脱。
  
  归墟进去,在院子里喊了一句暗号。
  
  这时门开了,却有一个长得极美的女子走了出来,问:“归东主,怎么了?”
  
  归墟问:“茉莉,花脸大人在吗?
  
  刘茉莉,英文名coco,就是大佬瓶之前那个长得很像小龙女的女秘书。
  
  此刻她却出现在这里,陪着花脸叶……
  
  如此美人陪着,难怪花脸叶能够耐得住性子等待。
  
  然而让归墟没想到的,是那茉莉小姐却是说道:“啊,花脸大人刚刚离开了……”
  
  什么?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