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江湖新人何其多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200章 江湖新人何其多

2021-02-07更新

  黑暗之中,山体轰塌,无数乱石横飞,惨叫四起。

  一切仿佛末日降临。

  而原本以此洞穴大厅为依托的法阵,也陡然崩溃了去……

  身处此间的众人,已然放弃了眼前的决斗,各自逃窜而去。

  即便是阴灵,也被这混乱无序的场景给震得浑身发麻,同时也失去了对于现场把控的能力……

  在这一片混乱之中,身处于边缘地带的宇文皇图和庞光受到的影响其实最小。

  他们毕竟在这一处洞穴大厅的边缘,而且还处于一个随时都能够撤退的位置,防止被包围。

  所以在洞穴垮塌下来的一瞬间,两人便脚底抹油,直接撤离了。

  黑暗中,两个人默不作声地狂奔,一直跑了七八分钟,感觉身后幽深的通道再无动静,此处的空间结构也还算安全,这才停歇了脚步下来。

  而直到此刻,两人都还是心有余悸。

  彼此对望了一眼之后,宇文皇图再也无法淡定了,朝着庞光问道:“你觉得,陆林能活下来吗?”

  庞光想了想,说道:“现在应该是活着的,不过至于接下来嘛……恐怕很难。”

  的确,当时的陆林,已然是强弩之末,随时都有可能死掉。

  此刻即便是弄垮了那一处洞穴,将场面弄得混乱,但身受重伤的他,再加上莽山大魔申云豹的毒雾结界……

  想要在那帮强人眼皮子底下逃遁,简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另外……

  庞光补充了一句:“先前的莽山大魔一直没有露面,大概是觉得自己的两头五星阴灵应该能够搞定这局面,但现在老巢都差点儿被毁了,他如何能够坐得住?而一旦莽山大魔亲自出马,陆林恐怕是插翅也难飞了……”

  听着庞光的分析,宇文皇图却陷入了沉思。

  庞光不知道对方是在思考此刻的局势,还是在思量着他话语的内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两人沉默了片刻,宇文皇图突然开口问道:“他最后把那半个洞府给劈垮了的法器,到底是什么?”

  陆林最后的那一下,直接将当时众人身处的洞穴给劈垮,着实是有些惊艳。

  要知道,莽山大魔将小月岭当做老巢,那是因为这儿之前本来就是一处秘穴之地,天然受到规则庇护,内部结构十分稳固。

  而且再加上莽山大魔这些年的不断修补,使得此处差不多算是固若金汤。

  只要不是支撑此处的基石,相当于罩门的地方被毁,就算是拿炸弹来轰,都未必能够撼动半分。

  但陆林却在濒死之时,直接将那洞穴搞垮,差点儿连累到半个洞府去……

  这一手,实在是太强了。

  庞光犹豫了一下,随后说道:“先前听过传闻,说崆峒子赖以成名的华山斧破损之后,就传给了他孙子,后来他孙子在全面除魔令中惨死,然后华山斧便落到了陆林手中来……”

  宇文皇图问:“你说劈开那穹顶的,是传说中的华山斧?”

  庞光点头:“应该是吧!”

  宇文皇图却质疑道:“一把破损的法器,就算是之前再牛逼,也未必能够制造出如此局面来吧?”

  庞光却说道:“之前是破损了,但陆林在全面除魔令中表现优异,可是收获了不少好处的,将那华山斧补全,应该还是可能的……”

  宇文皇图听了,脸色越发黑沉下来。

  上一次他与陆林,也就是那个v字脸的交手,他自觉在硬实力上,自己绝对能够胜过对方。

  但现在他才发现,那次不但他没有用尽全力,就连陆林,其实也是有留手的。

  像华山斧这样的东西,那家伙居然都没有用出来。

  可恶……

  宇文皇图感觉到一阵莫名的悲愤,而庞光却没有太多感悟,而是催促着说道:“事情闹成这样,莽山大魔肯定是坐不住了,一定会出来。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们要是再不走,到时候被那家伙堵住,恐怕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开始催促着宇文皇图离开,但宇文皇图回望着身后的黝黑洞中,却是默然无语。

  庞光连着催促了几声,瞧见宇文皇图仿佛走神了一般,完全不理会,下意识地推了宇文皇图一把。

  结果宇文皇图却是眼睛一睁,缓声说道:“走?好戏才刚开场,为什么要走?”

  庞光瞧着莫名恢复斗志的宇文皇图,一脸苦笑:“好戏的确是好戏,但这得看对于谁——莽山大魔手底下的阴灵,你也已经瞧过了,而他若是本人来了,你觉得咱们能继续这么安逸下去?”

  宇文皇图摇头说道:“庞光啊庞光,你这人啊,什么都好,就是胆子太小了……”

  庞光一愣,说:“你这什么意思?”

  宇文皇图冷笑着说:“干咱们这一行的,讲究的就是一个悍不畏死,若这也怕,那也怕,还不如回家去奶孩子呢……”

  庞光忍不住翻起了白眼来:“话虽如此,但凡事也要讲个度吧?非要拿鸡蛋碰石头,那不是勇,是蠢!”

  宇文皇图却笑了:“谁是鸡蛋,谁是石头,这还不一定呢!”

  成功开启过四阶基因锁的宇文皇图,领略过强大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所以即便是如此局面,却也没有太多顾忌的……

  庞光瞧见这个突然间变得“骄狂”起来的宇文皇图,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此刻的宇文皇图,跟之前,似乎有了一些不同。

  至于是哪里不同……

  庞光说不出来。

  但他知道,宇文皇图之所以如此,恐怕是被陆林给刺激到了。

  哎,先出了一个萧四,又出了一个陆林……

  这让心高气傲的宇文皇图,如何受得了?

  就在庞光陷入了哑口无言状态的时候,宇文皇图却变得莫名宽宏大量了起来:“你若是怕了,可以先离开这里,在外面守着接应我……”

  庞光有点儿错愕宇文皇图的“好意”,抬起头来,打量着这个满脸冰霜的家伙,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曾经承诺过重瞳真人,所以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宇文皇图听了,哈哈一笑,拍了拍庞光的肩膀,说道:“我相信你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说完他朝着左边的岔路口走去。

  而庞光则留在了后面,看着宇文皇图那张扬的背影,等对方走远了一些,嘴角方才咧开,用几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是吗?”

  黑暗中,他的双眼,发出了有如野狼一般的幽绿光芒来……

  饿极了的那种!

  而就在两人做出决定之时,在一处满是“行尸走肉”的房间里,浮现出了一个有些踉跄的身影来。

  此人,正是他们口中谈及的、那个必死无疑的……

  陆林。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