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不识庐山真面目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54章 不识庐山真面目

2021-02-07更新

  听到田小冲口中咬牙切齿地说出“公子小白”这四个字,陆林有些错愕:“这跟白云观,有啥关系?”

  从钟阳那边得来的信息,陆林知道此事与震旦商会的曹文斌脱不了干系。

  但无论如何,大佬瓶失势,以及被诬陷之事,怎么都扯不到人家白云观头上吧?

  然而田小冲却很是笃定地说道:“人呢,得观一叶而知秋,从细节上面复盘问题——公子小白这个老王八,一直都在觊觎我姐的美色,利用各种手段接近,可惜我姐从来没有理会他,那家伙就因爱生恨,起了歹心……妈的,他也不想想,他一个六七十岁的糟老头子,我姐却才二十五不到,真想得美……”

  陆林一愣,说:“你姐才二十四?”

  田小冲一脸无语:“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要不然你以为她多大?”

  陆林说道:“你姐不是成名多年的老前辈吗……”

  田小冲说:“去你大爷的老前辈——年少成名,不行吗?”

  陆林很是意外地说道:“就算是年少成名,这也太年轻了吧?我之前,可一直都把你姐当作老前辈来着……”

  田小冲是个“秀姐狂魔”,忍不住又吹嘘起了他姐姐有多优秀来。

  结果他刚刚说溜了嘴,突然间就卡壳了,随后一脸防备地盯着陆林说道:“等等,你丫该不会也贪图我姐的美色吧?虽说我看你还是挺顺眼的,但你要是想当我姐夫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啊……”

  陆林忍不住就翻起了白眼来:“你丫真的是个神经病来着……”

  两人一阵互怼,相互嘲讽了一番之后,突然间停下。

  随后两人四目相对,沉默了一会儿,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田小冲笑完之后,说道:“真怀念跟几个哥们一起,互喊爸爸的日子啊,你说这事儿闹得,坐着火车,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间就给人怼了,真鸡儿难受啊……”

  陆林说道:“坏日子总会过去的,到时候秋后算账,看有几个蚱蜢猖狂。”

  他的话语让田小冲忍不住想起了全面除魔令时,在郸寨县城的热血时刻——那个时候,大家都陷入了绝境之中,却没有一个人选择放弃……

  每一个人都在拼尽全力,而就算是面临死亡,也没有任何畏惧。

  无论是单俊的慷慨赴死,还是高飞的骤然离世……

  那么绝望的情况下,他们都创造了奇迹,活着回返了来,眼前的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外面这些高高在上的真人、半步真人们,根本瞧不起一个区区二级天师的试炼任务。

  就好像是研究生,瞧不上初高中课程一样。

  但天师这个行当,当真是一个能够创造奇迹的地方,如果总是以固有思维来看待问题,一不小心,就会被人追上,并且迅速甩到了后头……

  所以田小冲一直觉得,他们这帮从“地狱”里活着回来的人们,一定能够创造历史的。

  一定能……

  两人又聊了几句,突然间陆林与田小冲不约而同地朝着不远处的一条街道望了过去。

  随后田小冲对陆林说道:“我得走了,虽然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希望那一天能够早点到来……”

  陆林笑了,说道:“我也是。”

  田小冲与陆林告别,随后冲到了天台这边,足尖一点,人便从六层楼高的地方跃下。

  他几个起落,不见了踪影。

  就在田小冲离开之后的两分钟之后,天台上又浮现出了一个人影来。

  那是一个阴冷的、滑腻的,有着宛如毒蛇一般气息的人物,他几乎是凭空浮现于此,站在了天台水塔上,眯眼打量着前方。

  几秒钟之后,又有一个人飞跃而来,落到了此处。

  后来者一身休闲,模样却帅气无比。

  此人便是青城山庞光,一个无与伦比的大帅比……

  他落脚之后,问:“田小冲跑了?”

  站在水塔上的,却是大名鼎鼎的昊天刀宇文皇图。

  此人单脚立在了水塔之上,金鸡独立,双目如同雷达一般地打量着四周。

  听到庞光问话,他嘴角一挑,说道:“跑了,不过不要紧,猫抓老鼠嘛,讲究的就是一个趣味——他受了伤,走不了多远的……”

  庞光疑惑地问:“那家伙冒险跑到城区来干嘛?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想着撤离舟山吗?”

  宇文皇图说道:“看起来,这家伙还准备联系旧部,负隅顽抗啊……”

  庞光呵呵笑道:“清除派这帽子一扣下来,就算是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田小瓶就算之前给过一些小恩小惠,那些人也不敢过多沾染……”

  宇文皇图摇头:“不不不,别人不行,但田小瓶却不一定——她毕竟是我看中的女人,说不定能够创造奇迹呢?”

  庞光听了,沉默了几秒钟,却是劝说道:“天下女人何其多也,你没必要就盯着她——据我所知,这位田小瓶,可是某位大人物点名要拿下的,你可得悠着点……”

  宇文皇图不耐烦地说道:“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不过……那些老头子在上面待太久了,享受了太多资源,也该下来了……”

  庞光一脸无奈:“你这……”

  宇文皇图嘿然一笑,说:“庞光,说真的,我还是喜欢你穿白西装、白皮鞋的样子——那种吊炸天、爱谁谁,桀骜不驯的劲儿,才适合你。现在嘛,有点儿Low,是不是在那全面除魔令的时候,给人驯化了?哈哈哈……”

  说到这里,宇文皇图却没有心思继续与他掰扯,而是眯眼看向了西边,突然说道:“就这里……”

  随后他足尖一点,人便凭空消失不见。

  他一走,一直含胸躬背、不敢挺身的庞光终于抬起了头来。

  他没有去瞧宇文皇图离开的方向,而是回过头来,望向了天台那一片放着废旧木板的地方去。

  随后他微笑着眨了眨眼睛,将手贴在额头上,仿佛在跟谁打招呼一样。

  然后他转身,也跟着宇文皇图离开的方向跃下……

  又过了几分钟,被庞光盯着的那面墙上一阵蠕动。

  紧接着,陆林的身影缓缓地浮现出来。

  他的嘴角,也挂着笑……

  现在……

  越来越有意思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