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城头变幻大王旗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43章 城头变幻大王旗

2021-02-07更新

  大天师是什么概念?

  如果用上学来打比喻的话,一级天师差不多就是幼儿园到小学生水平,二级天师则是初中生水平(偶尔也有全国奥数冠军,比如萧四那种),大天师呢则是高中生到大学生的阶段,而真人则相当于研究生、博士乃至博士后、教授阶段……

  至于五级真君嘛,怎么讲呢,勉勉强强诺奖得主水平吧。

  级别越高,实力跨越的悬殊越大。

  这么讲,清晰明了吧?

  也就是说,即便是同为大天师,也有高一新生,和大四毕业生的差距。

  当然,更多的则是学渣和学霸,以及学神之间的差距……

  半老头子觉得自己晋级多年,已然是半步真人的实力,离真人之境,差得也就只是一个境遇和机会而已,而陆林虽然有些名气,但也只是刚刚升了大天师而已……

  老子一个即将大四毕业的老油条,还干不过你一个小小的高一新生?

  然而残酷的事实,还是把他给弄懵了。

  哎嘿,陆林虽然只是刚刚晋级的大天师,但却属于奥数冠军的那种级别,还真的不是这半老头子能够拿捏的。

  所以在他如此狂妄轻敌的情况下,只一招,便被陆林给反过来控制住了。

  紧接着陆林一个简单的大背摔,将半老头子给砸落在地,随后一脚踩在了他的胸口上,冷冷说道:“不要在我面前倚老卖老,知道吗?”

  半老头子感觉一阵羞愧涌上心头,当下也是奋力挣扎,却不料,陆林已然半蹲了下来,死死按住他。

  随后他轻轻的拍了拍半老头子的脸,温和地说道:“说真的,像你这样的杂鱼,如果是在无序之地,我随时都能够弄死,知道吗?不要给脸不要脸……”

  什么?

  老子可是半步真人啊,怎么在你小子面前,就变成杂鱼了?

  杂鱼?

  受到如此羞辱,那半老头子真的是恼怒到了极点,身上直接就浮现出了五头黑烟寥寥的阴灵来,各做丑恶之态,似乎就要朝着陆林扑杀而来。

  而这时附近的工作人员也瞧见了,纷纷围了上来,一个看上去颇为干练的男人看着两人说道:“两位,到底什么状况,能不能好好聊?我们这儿周围都是高手坐镇,你们这样的话,会让我们很为难的……”

  陆林简单地教训了一下这半老头子之后,瞧见众人围了上来,立刻松手,将那家伙放开。

  他起身后退,拍了拍手,说道:“惹事的是他,不是我——我好端端在这儿坐着呢,他上来就对我动手,我是迫不得已才反击的……那边有监控,都看着的……”

  半老头子颇为狼狈地爬了起来,瞧见周围这么多人,脸色越发黑了,指着陆林说道:“你当真不怕崆峒子?”

  陆林平静地说道:“我只怕自己没道理。”

  半老头子冷冷说道:“好,好,好……你等着!”

  他这边还要撂下什么狠话呢,旁边的工作人员便出声提醒道:“这位前辈,本次拍卖会的安保工作,由慈元阁和震旦商会两个主办方共同负责,另外还有八位真人联名作保,你如果想要搞事的话,请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他这边说着,身后有两个黑西装制服的工作人员正在拿对讲机呼叫支援。

  半老头子大概也是不想招惹麻烦,指着陆林说道:“后生仔,你等着……”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就朝着楼下走去。

  这边的工作人员除了为首那人是天师之外,其余的都是普通的安保人员,自然拦不住这一位,只有跟陆林道歉:“对不起先生,让您受惊了……”

  陆林刚才骤然发难,过了一回手瘾,哪里有被“惊到”?

  正因如此,他显得十分大度,挥手说道:“没事没事,还好你们来得及时……”

  那个干练的男子依旧给陆林道着歉,然而还没有说两句,他突然按住了耳麦,听了一下,然后对陆林说道:“不好意思,您坐,我们那边有点事,得先走了……”

  他说完匆匆离开,陆林听到一点儿轻微的声音,仿佛是出事了。

  而且似乎还提及到了大佬瓶的外号“张信灵”……

  看着这几个工作人员匆匆往楼下走去,陆林犹豫了一下,也跟着在后面走着。

  下了二楼,绕过一条“回”字型的长廊,来到了会所后面的大花园这边。

  因为拍品众多,第二场拍卖会一直持续到了下午才结束,而结束之后,许多办完手续的买家、卖家也并没有离开,而是来到了后花园这边来。

  此处有主办方弄的自助酒会,大家好不容易聚到一起来,自然免不了彼此结交,叙叙交情。

  天师这个行业,说开放也开放,说封闭其实也挺封闭的,能够聚到一起来,交流一番,说不定就能够谈成不少的合作内容呢。

  就比如之前那位昆仑山的王安石一样。

  天师这个行业吗,说白了,单打独斗不是没有,但更多的,是广结朋友,合作双赢,这样的话,路才能够越走越宽。

  所以后花园这里,差不多集结两三百号人,各自分作不同的圈子,正在那儿交流着呢。

  不过陆林跟着人过来的时候,却发现气氛有些不太对劲。

  甚至可以说是很诡异。

  最主要的,是这些人都在小声的交流着,一边说话,一边打量着靠主宾台那边的二十来个大佬位置,另外有一群带着红袖章的人正在到处拿人,而拿的,居然是不少身穿黑制服的工作人员……

  这是,什么情况?

  陆林试图往场中走去,结果旁边走出五六人来,领头一个瞧见了陆林,立刻低声喊道:“那个,就是那个,他这几天一直都跟田小冲待在一块,一定是张信灵那个邪恶女人的心腹,把他拿下……”

  那人话音一落,他旁边的人立刻朝着陆林这边围了过来。

  而陆林身边的路人也都下意识地散开了去。

  陆林被那人的话语给直接搞懵了。

  什么情况?

  什么叫做“张信灵那个邪恶女人”?

  这可是震旦商会的半个主场啊,你用这种形容词,来说人家主办方的老大,是什么意思?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