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金蝉脱壳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一百三十三章 金蝉脱壳

2021-02-07更新

  陆林不太确定,于是唤出了杨宇来。

  这小子打眼一瞧,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喊道:“挖槽,四星鬼将?”

  陆林瞧见庞光、宫豹安和何鹏三人身后,皆有阴灵冒出,而且个个看着不凡,各自据守一方,形成列阵,将那黑袍白发的老者拦住,不让它撤离,多少松了一口气,忍不住调笑起自家阴灵来:“一个四星,至于吓成这样吗?你不刚刚啃了一头四星吗?”

  杨宇并没有被陆林的调侃激怒,而是语气认真地说道:“家养的猪,和野生的狼,能相提并论吗?刚才你身处幻境的时候,我后半段惊醒了,尝试提醒你,却被它的法阵直接隔绝了,话都说不出来——能够拥有类似于场域力量的恶灵,你觉得不值得尊重一下嘛?”

  杨宇的话,让陆林收起了心头的侥幸,脸色变得沉重起来。

  的确,刚才的情形,陆林还历历在目。

  尽管有着太多的漏洞,但那家伙却像是个幻象大师,让人完全没有太多的警惕,甚至愿意相信这玩意是真实存在的。

  别的不说,光这一点,就着实是太可怕了。

  即便它是预设在四楼的法阵帮助下。

  陆林不敢轻视,仔细打量着那头四星恶灵,却瞧见那厮已经被三人以及麾下阴灵压制,从半空中落了下来,但即便如此,那家伙却也并没有太多惊慌,然而十分淡定地避过了好几次致命袭击,随后将手中大袖一抬,却有一大股的黑雾浮现,就要将它的身影给遮掩了过去……

  瞧见这一幕,庞光立刻摸出了一面八卦镜来,对准了那一片黑雾陡然照去。

  那八卦镜一出,整个场中竟然被照得宛如白昼一般,光华大亮,场中的天师阴灵都受不了这亮度,纷纷后退,而白发老者所在之处则是首当其冲,不但黑雾散尽,身上的黑袍也消散许多,露出了里面的腐烂肉身来……

  旁边的宫豹安虽然不喜庞光这种不打招呼的手段,但也是极力地把握住了机会,抽出一捆线卷,微微一抖,却有一根红绳飞出,其中一端,落到了那家伙身前两米处,突然停住,却是受到了阻碍。

  不过红绳并没有停滞,而是陡然一绕,却是围着那家伙身周不断缠绕,化成了一个红色圆球来,将其包裹其中。

  这红线速度飞快,几乎眨眼之间,红线圆球便生成了。

  这时何鹏健步走出,右手一挥,麾下三阴灵停在了圆球半空,口中齐声念咒。

  这三位,一人手持桃木剑,一手拿着千丝拂尘,一人拿着木鱼,咒诀迅速完成之后,陡然一道雷光浮现,陡然落下,直接砸在了红线圈之上,顿时一声爆响。

  众所周知,雷法乃至阳至刚之术,用来除灭阴灵,最是有效。

  所以瞧见这一幕,陆林算是心中落定。

  然而下一秒,他的心却又提了起来——却见那红绳线圈炸开的瞬间,里面有火光冒出,然而却并不是那黑袍白发的四星恶灵,而是一副纸扎人儿……

  金蝉脱壳?

  瞧见这扎纸人在火光下熊熊燃烧,无论是宫豹安,还是何鹏,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

  陆林也冲到了近前来,左右打量一番,问道:“人呢?”

  两人都是一脸茫然,表示不知晓。

  此刻场中,除了周围那些奋力扑来的怨魂死尸之外,哪里还有那什么四星鬼将的踪影?

  那可是一位有着惊天幻术的恶灵啊,它与普通怨魂可不一样,是有可能分解出好东西来的……

  眼看着就要拿住,却如镜花水月一般,消散一空。

  何鹏有点儿不淡定了,冲着宫豹安埋怨道:“好好的你干嘛要用那红绳将其圈住啊,这不是明摆了给它逃遁的机会吗?”

  宫豹安一听,顿时就恼了:“你用雷光劈我法宝,我这赤练缠丝线废了大半,能否修复都还是个问题,你居然还好意思说我?”

  何鹏黑着脸说道:“当时情况危急,我若不出手,它很有可能就跑了……”

  宫豹安回了一句:“所以呢,这不还是跑了吗?”

  何鹏顿时就恼了:“要不是你这红圈圈给它遮掩了身形,蒙蔽了我们,它能跑得掉?”

  眼看着两人越吵越凶,大有剑拔弩张之势,陆林终于没有再坐视不管了,而是开口说道:“都停下,别说了,先清理周围再说……”

  说完这话,陆林拔出了龙骨剑来,朝着周围涌过来的怨魂死尸挥剑劈去。

  宫豹安和何鹏两人虽然依旧恼怒,但危险面前,也没有再多纠缠,开始对付起周围敌人,不过脸上却都挂着寒霜,显然还是心有愤恨。

  这时楼上众人也都反应了过来,纷纷下楼来助。

  激斗半小时,众人齐心协力之下,终于将这一片区给清理干净了去。

  随后王娘子等人过来,与救火队的几人表达感谢,陆林客气两句,随后询问起了损失来,得知有一个兄弟直接惨死于此,另外还有一个重伤,两个轻伤,损失十分惨重……

  听完这些,众人一阵默然。

  原本以为联合行动会安全一些,但没想到遇到个四星鬼将,就有如此损失。

  如果换做是五星鬼王呢?

  唉……

  陆林心中有些不太好受,反倒是王娘子等人想得开,反过来劝说道:“得亏是十人一队,人手充足,而且你们来援及时,要是一个小队于此,恐怕早就团灭了去,我们能够捡回一条命来,已经是很开心了……”

  这位老姐倒是个豁达性子,陆林也不是伤春悲秋之辈,而且这么多天了,也见惯了生死,不再消沉,而是问起了另外一个疑惑来:“死去的那人,应该是在楼上那儿吧?那有没有人入了魔?”

  陆林没问杀人者,因为在那种情形下杀人,并非有意,也断没有追究的理由。

  只不过不管有意无意,终究还是杀了同行。

  要是有人入魔,倒是个麻烦事儿。

  然而在场众人都摇了摇头,说没有。

  陆林听了,先是疑惑,随后却想明白了……

  不管动手的是谁,但起因却都是那四星鬼将的幻境逼迫,也就是说,杀人者,乃那黑袍白发的四星鬼将,而非具体某人。

  就算是动手的那个天师,也不过是一把刀子而已。

  弄清楚了这些,又点齐人员之后,陆林决定将这组人先送回去,随后再做打算。

  回去的路上,因为损失过大,队伍的气氛有些沉闷,陆林不是那种能够鼓舞人心之辈,所以也只有沉默应对。

  而在半路上,宫豹安却找上了陆林,示意他稍微留步。

  陆林以为他还在介怀刚才与何鹏的争执,有点儿头疼——他并不是一个做和事佬的料……

  然而当他故意留后,等前面的人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宫豹安却告诉了陆林一个让他有些错愕的猜测:“我怀疑那头四星鬼将,被庞光用那八卦镜收了起来……”

  什么?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