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变故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一百二十三章 变故

2021-02-07更新

  陆林是学工商管理这种万金油专业的,并不是理工男,更不是年少早秃的程序员,所以即便意识到了这细思恐极之处,但却也没有过多思量这件事情,而是将目力放远,打量周遭。

  随后他瞧见,如果说头顶之上的黑暗阴影是古榕冠盖的话,那么树干部分,却分作五处。

  它们都化作光柱,从下方无垠黑暗之中浮现出来,连接上下。

  而陆林此刻身处的位置,便是其中一处。

  郸寨县城这棵古榕树,仿佛从深渊的极致黑暗中长出,通过这五根光柱模样的“枝干”作为支撑,硬生生撑起了上方的偌大冠盖来……

  冠盖之上,一片黑暗,但又不是绝对的黑暗。

  它有厚重之处,重重叠叠,仿佛郸寨县城的山坡,稍微浅一些的,则是冲积平原上的街道和民居,更加浅薄、甚至显露出略微“发白”的线条,则是穿过县城的几条江河……

  这等景象,着实是让人为之震撼。

  但陆林的目光却并没有就此停留,而是落到了那光柱周围一些宛如萤火虫一般浮动的光点之上。

  这些光点,一开始陆林并不觉得异常,但随后他瞧近一些,却发现它似乎并不明亮,反而有着几分说不出来的惨白。

  并且当他凝聚精神打量之时,却瞧见光点之上,居然浮现出了一张脸来。

  那是一张平平无奇的老妇脸孔,双目无神而呆滞,但与陆林目光交汇之时,却又流露出一抹怨毒的神光来。

  那神光宛如一把尖锐的利刃,直接插在了陆林胸口一般,让他下意识地抽搐了一下。

  而随后,陆林方才瞧见其余的“光点”,却都是一张张满是怨毒的人脸。

  这些是……

  任务中提及,需要清除和超度的冤魂吧?

  作为一只“蚂蚁”,视野自然是有限的,陆林瞧不见太远处,而眼前这儿,则只有数百光点,在围绕着光柱旋动着,仿佛无数的萤火虫在飞动。

  而更远处,则是东北方那一带,那萤火虫汇聚无数,直接形成了一条巨大的光带。

  那里仿佛才是“古榕树”的主干一般。

  不过……

  陆林的注意力随后被拉近,发现那些旋转的光点,似乎有不少附着在了自己头顶之上,然后开始停滞,紧接着仿佛有某种黑洞,一点一点地将其吞噬了去。

  那些光点,缓慢消失,最后化作虚无……

  尽管这过程并不迅速,尽管消失的怨魂光点并不算多,但陆林却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

  因为他知道,光点消失的那一片区域,到底是什么。

  是肉息虫死去的残壁!

  这意味着……

  刹那间,陆林似乎想明白了萧四为什么要硬着头皮摸下来的理由。

  而随后,他几乎没有什么犹豫,开始往上游去,一直来到了黑暗之中,那大概的位置,随后摸出了龙骨剑,对着那儿拼命一挥……

  水中挥剑,因为受到阻力的缘故,力量会受到递减。

  但陆林这一击却还是显得十分坚决。

  他仿佛击破了什么,身处的整个空间,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紧接着,没有等陆林再一次挥剑,便感觉到一股可怕的煞气,从下方陡然冲来,让陆林从脚心凉到了天灵盖,而紧接着周围的墙壁上,却是伸出了许多滑腻触手,朝着陆林这边摸了过来……

  虚空之中,离这儿很远的地方,仿佛有一双金黄色的眼睛陡然睁开。

  里面透着一股居高临下的冰冷。

  和傲慢……

  就在这时,仿佛失联了一般的杨宇突然出现,在他耳边厉声喝道:“快跑,快跑,不跑就没命了!”

  杨宇一边示警,一边使出来力量,使劲儿拖拽着陆林往上。

  这时的陆林已经感觉到了说不出来的恐惧,仿佛天地坍塌,上下都有力量在朝着他挤兑而来。

  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是石轮碾路车下的老鼠……

  但凡有任何犹豫,那就只有一片血肉模糊。

  他不是那种舍生取义之人,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枉丢性命,所以当下也是奋力往上游去,却没有想到原本就有些黏滑泥泞的水道之中,突然阻力大增,仿佛不让他离开,而周遭的触手则越发混乱,四面八方袭来……

  一时之间,陆林便深陷重围,仿佛就要被那水道吞没其中,不得归去。

  尽管陆林手持龙骨剑,奋力斩杀左右近前的滑腻触手,但那玩意却仿佛源源不断一般,让陆林着实有些难以应付。

  不但如此,几乎是转眼间,他的脚部、腹部等处都被裹挟,拽着他就要往下方深渊扯去。

  按道理说,陆林一身本事,有如猛虎,即便如此境况,也断不至于陷入绝境。

  但他白天曾经与周建国于监狱力搏,开启了两阶基因锁,虽然有丹药打底,又歇息过了,但到底还是时间有限,难以再次爆发……

  如此境况,让陆林不由得心中悲呼,自叹“吾命休矣”。

  然而就在此时,却有一道强劲力道,自上而下,却是刺破无数艰难险阻,抵达了陆林近前,随后猛然一转,将他周身触手给全数斩断,紧接着抵在了陆林脚下,却是将他往上方猛然推去……

  数秒钟之后,原本那个狭小空间的水潭中传来一阵炸响,却是陆林逃了出来。

  而紧接着,陆林脚下那物则落到了在此守候的萧四手中。

  此物正是飞剑雷罚。

  萧四一手握剑,另外一只手则拽住了陆林,瞧见他神情恍惚,有些心焦地问道:“你怎么了?下面什么情况……”

  陆林被萧四一抓,人惊醒过来,下意识地大喊一声:“快跑!”

  话音刚落,那水潭之中却是又传来一阵炸响,居然有一只满是吸盘的巨大触手顺着水道追来,冲出水面,重重地拍打在了水潭边的岩石上。

  这一击,岩石炸裂,空间走移,地动山也摇。

  见此状况的萧四没有任何犹豫,拖拽着陆林,就朝着回路跑去。

  那触手在后面追来,萧四用飞剑应对,自己则死命拽着陆林往前。

  此刻的陆林,却感觉到浑身有些冰冷,身体僵直,并且耳边浮现出了无数疯狂的嘶吼和呓语,两者不断交叠于一处,充斥着他的精神世界,让他整个人都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

  或许进一步,就要疯了去!

  这个时候的陆林只是凭着本能,将龙骨剑收起,却完全不知道,自己系在脖子上的玉符,已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碎成了数瓣去。

  ……

  小院之中,何秋媛正在用那三十三颗金黄色铜钱列阵,维持着煞气不透,突然间,下方一阵巨震,让她不由得心神一惊,顾不得萧四的警告,低头往井内望去,却瞧见有黑影往上冲来,下意识退后两步,瞧见居然是萧四背着陆林,从井里冲了出来。

  何秋媛松了一口气,却瞧见萧四将陆林往地上一扔,厉声喝道:“协助我封住此处……”

  何秋媛立刻掐诀念咒,铜钱往空中一绕,分层下压,而萧四则打出那一锦囊,口中念念有词,化作那巨大磨盘,压住了井口。

  井下仿佛有某种邪恶力量,正在往上冲击,但被那磨盘紧紧压住,冲脱不得。

  既便如此,萧四却并没有放松下来,而是将右手中指放在了嘴边,使劲儿一咬,挤出两滴精血来,朝着那磨盘甩去……

  瞧见萧四如此焦急,何秋媛虽然不知情况,但还是吓得脸色惨白,不过瞧见精血一出,磨盘宛如磐石,终于松了一口气,刚要说些什么,却瞧见被萧四扔在地上的陆林,不知道怎么就爬了起来,如鬼魅一般地出现在了萧四身后,随后摸出了一把利刃,脸上满是古怪的笑容……

  这是?

  连续的变故让何秋媛有点儿反应迟钝,但是瞧见陆林扬起手中利刃,朝着萧四后心扎去之时,却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大声喊道:“小心陆林……”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