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战后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五十九章 战后

2021-02-07更新

  田小冲和陆林蹲在教学楼旁边的花坛边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不远处努力扛尸的络腮胡,随后田小冲用手肘碰了碰陆林,问道:“那家伙,叫啥?”

  陆林好久没抽烟了,咳了咳,随后说道:“龙套角色,不配拥有姓名——叫他络腮胡就好。”

  田小冲愣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差点儿被烟给呛死。

  好一会儿,他缓过气来,忍不住说道:“你这家伙,这也太残忍了吧,有点儿过分了。”

  陆林却平淡地说道:“我的善良,从来都只留给同伴。”

  田小冲斜眼看了一下陆林,没有再说话。

  很显然,他为自己选择与陆林作为队友而感觉到庆幸。

  又过了一会儿,所有能够找得到的尸体,都被运到了外面老街里一栋垮塌大半的木楼那边,堆叠整齐,络腮胡忙完,跑到了陆林这边来,恭恭敬敬地说道:“陆哥,你看,我这边弄完了……”

  陆林站起身来,给络腮胡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缓声说道:“知道回去之后,怎么说了吗?”

  络腮胡讨好地点头,然后大概讲了一遍。

  陆林听完,肯定地点头说道:“不错,中心意思领会到了,至于你回去到底是不是这么讲,我无所谓——人嘛,一生会有很多的选择,你只要不会因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其实就足够了……”

  络腮胡笑得牙花子都咧出来了:“哪能呢……”

  陆林挥了挥手,让他离开。

  络腮胡完全确认了陆林放行的意思之后,这才敢走,而且走了几步,还回过头来,讨好地点头,就像老熟人一样依依不舍……

  田小冲在旁边看着,并不说话,一直等到络腮胡的身影消失在了一中大门口时,方才说道:“这家伙,能信吗?”

  陆林说道:“不管能不能信,本着狡兔三窟的原则,今晚我们都不能再待在教学楼这边了。嗯……这样吧,上半夜我们先去半坡上的那几户自建房蹲守,确定周建国没捣乱之后,再过来清理宿舍楼这边,另外再多做几个应急方案和撤退路线……”

  田小冲听完点头,觉得陆林这话基本上还算考虑全面。

  商谈完对策之后,两人来到了堆叠尸体的地方,这栋倒塌大半的木屋里,至少塞了超过一百四十多具尸体(还有一些已经成了支离破碎的肢体,被另外安置了)——听着很多,但堆叠一处,却也就那么一点儿……

  在这里,生为万灵之长的人类,就如同面口袋一般堆着,场面十分难看。

  正常人瞧一眼,估计都会做噩梦。

  即便是见惯了死亡的天师,感觉也并不是很舒服。

  既是天师,自然不需要太多寻常手段,蒙虎这边做了一些准备,随后手中摸出一张黄色符箓来,口中念念有词,随后将纸符往死人堆里一扔,一股无端烈焰陡然冒出,将无数遗体给吞噬了去。

  望着熊熊烈焰之中燃烧的尸体,蒙虎脸色肃然,口中念念有词地说道:“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

  这是在念超度诀。

  尽管所有的怨魂其实都被收在了手机之中,分解超度了,但此时此刻,蒙虎却念得无比虔诚与认真。

  这种事儿,多少有点无用功,但在场六人,却全都一脸肃穆。

  的确,即便是习惯了死亡,但人,多少还是需要一点儿仪式感,来消除内心之中的悲凉……

  陆林一行人没有等尸体全部烧成灰烬,便先行离开了。

  毕竟这气味,着实是太难闻了。

  因为是用道术手段焚烧,所以并不担心蔓延左右去。

  走到老街尽头,便来到了石桥这边。

  人行桥上,河风一吹,郁积的心情,仿佛连着那焚尸的焦臭也一起消散了去。

  陆林站在桥上,打量着这个小县城,问:“你们之前走遍这县城,有没有瞧见殡仪馆之类的?要是有焚化炉,倒是方便一些……”

  高飞苦笑着说道:“老哥,二十年前,这地界流行的还是土葬……”

  好吧。

  站在桥上吹了一会儿风,陆林他们瞧见从老城区各处地方,陆陆续续走出一些人来,学着他们一样,把那些被摄取魂魄的死尸给累积一处,开始火化。

  一时之间,县城各处都有黑烟生腾,直冲天空。

  而天空之上,依旧是一片阴霾,既没有太阳,也不下雨,让人的心情莫名就有些抑郁。

  因为百货大楼这边离得最近,所以一行人也就直接来到了这边。

  到了跟前,方才发现整栋大楼,基本上已经垮塌大半,周围尽是触目惊心的废墟,比昨天要惨烈许多。

  可以想象,昨夜这里应该是发生了非常激烈的战况。

  这一点,也可以从他们在排行榜上的位置侧面印证。

  只是不知道,是否有人员损失。

  很快,陆林他们便在百货大楼门口处,碰见了白云观的人员,那个叫做宫豹安的老哥。

  这位老哥从楼里扛着尸体过来,瞧见陆林等人,很是惊讶地上来打招呼。

  陆林问起白云观的其他人,宫豹安告诉他,说一大早,颜如水、李闻雪和连晋一三人,便前往河对岸,也就是陆林他们之前的驻守地去查看消息了。

  至于颜烈焰,他有事去了别处。

  随后他还关切地问起陆林等人昨晚的情况,当得知陆林他们并不在那里的时候,叹了口气,说道:“果然如此。”

  他告诉陆林,说他们昨晚讨论的结果也是如此,只不过早上颜如水还是非要过去瞧一瞧。

  早知道在这儿等一下,说不定就遇上了。

  简单聊了一会儿,陆林留下了一张纸条,把昨天的事情,以及与周建国冲突进展简单说了一遍,托宫豹安转交之后,便告辞离开。

  随后一行人穿越小半个县城,来到了体委球场那边。

  路上他们很明显地感觉到或明或暗窥视的目光,似乎少了许多。

  在一条十字路口,陆林他们瞧见了几具支离破碎的尸体。

  有个脑袋,看着很熟悉。

  不是惨死的普通人,而是天师。

  陆林隐约记得,这个人昨天曾经和自己的队友一起,很有远见地收拾城内尸体,去河滩掩埋。

  只不过,在这地方想要活命,除了远见之外,更重要的,还得有实力。

  以及……

  一点点运气。

  很可惜,他两样都差了点儿。

  随后,陆林他们在体委球场这边,与龙虎山本地派的人碰了面。

  瞧见身穿米其色风衣、英姿飒爽的新月居士,陆林的心里,却浮现出一种莫名的笑意。

  原来,这位女士,姓“花”?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