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一百三十九章

2021-02-07更新

  同样的场面,有人瞧出了香艳,有人瞧出了凄惨,也有人瞧出了恶毒。
  
  还是那句话,什么人的眼里,就出现什么样的画面。
  
  至于陆林的心中,除了愤怒,再无别物。
  
  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会有这样的场景?
  
  陆林感觉国师电影《菊豆》里的剧情,又在现实生活中出现了——只不过,虽然都是买来的女人,但电影里的时间轴,可是在一百年前啊……
  
  一百年过去了,这样蔑视人性的封建糟泊,居然还在这大地上存在着?
  
  说句不客气的话,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陆林甚至有种直接冲上去,将老杨头这龟孙给直接勒死的冲动。
  
  而老杨头瞧见破门而入,闯进屋子里来的陆林,也是一样的愤怒,居然抄着鞭子,朝着陆林甩了过来。
  
  陆林哪里能够让他得逞,当下就是一把拽住了那呼啸而来的鞭子,随后猛然一拽,将老杨头给拉近过来,紧接着饱以老拳,直接赏这老王八蛋几个大耳刮子,让他感受一下什么叫做“无情”。
  
  不过老杨头显然比他家的狗要烈性一些,几个大耳刮子虽然将他给整得有些懵,但却没有半分退缩,一边口中大骂着,一边尝试着反抗。
  
  等到陆林将他推倒在地时,老杨头才发现自己打不过这大学生,立刻开口呼救起来。
  
  他这边一喊,房间门口就出现了一个老妇人,冲着陆林喊道:“莫打了,莫打了,你莫要打我家老头子啊……”
  
  陆林瞧了她一眼,知道是老杨头的老婆,也没有理他,回过头来,继续按住疯狂挣扎的老杨头。
  
  结果他这一回头,就感觉到脑袋被一个陶罐子什么的,直接砸中。
  
  陆林当下也是眼前一黑,随着老杨头的反抗,直接翻身倒地,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瞧见那老杨头已经翻身按住了他,随后拿着拿绳索过来,缠住了他的脖子……
  
  而随后陆林也瞧见,那恶狠狠砸在他脑袋上的陶罐子,居然是那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老婆子砸来的。
  
  这……
  
  陆林正想要反抗,突然间瞧见屋子里又冲进来好几人,其中就有潘勇。
  
  瞧见这,原本想要暴走的陆林很是配合地双手抓住了脖子上的皮鞭,然后双腿前蹬,双眼翻白,一副行将毙命的架势……
  
  如果潘勇知晓陆林此刻的想法,一定会说一句:“你好骚哦!”
  
  但潘勇刚刚冲进了屋子里,瞧见陆林差点儿要被人勒死了,哪里知道这些,当下也是大吼一声,随后一脚踹在了那老杨头的背上去,将人给踹倒在地,而其余几人也过来,七手八脚地拉开了老杨头。
  
  陆林瞧见这帮人控制住了老杨头,这才挣扎着爬了起来。
  
  他起来之后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大衣脱下,盖在了旁边的叶清身上,不让她羞耻地暴露在众人眼前来。
  
  这时老村长也走进了屋子里,瞧见这场面,顿时惊了,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潘勇指着那个被好几人控制住的老杨头,红着眼睛喊道:“这狗日的老东西,他刚才想要勒死我兄弟……”
  
  哈?
  
  老村长一脸懵逼,而老杨头的老婆则拉着他,直接哭嚎起来,还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着陆林私闯民宅的行径。
  
  不过她的这些话,却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因为大家冲进屋子里来,都瞧见了陆林被那老杨头用皮鞭子死死勒住脖子、差点儿死掉的场面,莫不惊心,所以听到这老婆子满口胡说,纷纷出言来作证。
  
  毕竟这些人,可都是那些昏迷者的家属。
  
  而且老杨头实在是太过分了,大学生也打——知道他蛮横,但没想到竟然会这么蛮横……
  
  简直是目无王法!
  
  老村长听了,走到陆林跟前来,瞧了他一眼,不由得惊呼道:“你受伤了?”
  
  陆林这才感觉到后脑勺火.辣辣的,伸手一摸,发现一手的血。
  
  原来是被那老婆子用罐子给砸的。
  
  难怪刚才差点儿昏倒过去。
  
  这得多大的力啊?
  
  妈的,刚才对付那银色三星阴灵,都没有怎么受伤,现在可好,直接在一老婆子的手中弄成这样……
  
  想到这里,陆林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当下也是做戏做全套,下意识地一个“脚步不稳”,身子晃荡,一脸难受地喊道:“啊……”
  
  他这么一喊,众人都为之惊慌,纷纷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怎么了?”
  
  陆林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头昏,眼花,感觉难受。”
  
  老村长和建明老师等人赶忙过来扶着陆林,让他在床边坐下,然后问道:“没事吧?”
  
  建明老师打开手机的光,照了一下伤口,忍不住破口骂道:“这什么歹心啊,居然砸出这么大的伤口来,得送去医院啊……”
  
  啊?
  
  众人听了,都有些受不了,其中一个昏迷者家属慌忙问道:“送去医院,那我妈可怎么办?”
  
  是啊,外面一堆昏迷者,可都等着陆林来唤醒呢。
  
  建明老师虽然自己母亲也陷入昏迷之中,但到底还是知道轻重缓急的,特别是陆林这个学生,为了他的事情,千里迢迢跑到这穷乡僻壤里来,结果还受了这样的伤,当下也是急了,说道:“等着呗,你们要怪,就怪这两个老家伙……”
  
  建明老师是个斯文人,能够让他说出这样的话来,着实也是逼急了。
  
  众人听了,越发恼怒,而陆林等建明老师帮自己把伤口简单包扎一下之后,又把刚才的事情简单讲述了一下。
  
  听到这些,就连老村长都受不了了,指着老杨头骂道:“你这老龟孙,瞧瞧你干的好事……”
  
  面对着愤愤不平的众人,老杨头反而越发愤怒,冲着大家怒吼道:“你们他妈的有本事枪毙我,枪毙我啊——要不然,我让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陆林瞧见老杨头有点儿失心疯的样子,终于松了一口气。
  
  事情闹成这样,大家应该再也不会阻拦叶清的离开了吧?
  
  就算杨家的亲戚朋友和兄弟多,可事儿闹得这么大,村子里的众人又两端分化,拧不成一股绳,事儿应该就好办许多了吧?
  
  想到这里,陆林下意识地往旁边坐在床上,缩成一团的叶清望了过去。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叶清此刻的眼神,却有一些莫名阴冷。
  
  她直勾勾地看着前方,整个人仿佛与这世间隔离了。
  
  这是,吓傻了?
  
  ……
  
  经过这一番闹腾之后,事情终于变得简单很多,那些昏迷者继续被抬下山去,直接在建明老师他们家的老宅安放着,集中处理,至于叶清,也就是村人口中的“美凤”,她则被两个妇女解开了绳索,穿上衣服之后,与陆林一起下山,由潘勇开车,前往镇上的卫生院治伤。
  
  建明老师被老村长委托,也带着一车跟到了镇上去,至于村子里的其它事情,则有老村子应付着。
  
  整个过程,老杨家的人没有谁胆敢站出来说一句话。
  
  毕竟形势逼人,一会儿派出所的警察也马上到了,谁也不敢来沾惹这腥气……
  
  除此之外,老杨头和他老婆因为伤人,虽然没有被控制住,但老村长也安排了人看着,不让他们跑了。
  
  陆林听了这些安排,心中安定,上了车之后,便闭目养神起来。
  
  等出了村子之后,他方才睁开眼来,看了一眼旁边照顾叶清的村中妇人,然后对叶清说道:“需要给你的家人打电话吗?”
  
  叶清摇了摇头,说:“不用,他们在路上了。”
  
  陆林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他能够感觉得到,叶清的情绪有了许多变化,不知道是被老杨头刺激了,还是别的原因,整个人都有一些阴冷起来。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的错觉,毕竟换位思考一下,陆林觉得自己如果是叶清的话,面临着当前变局,特别是马上又要面对自己的父母亲人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与亲人诉说自己“被拐卖的遭遇”。
  
  所以叶清此刻心情复杂,情绪上的变化也能够理解。
  
  陆林没有再多说话,继续闭目养神。
  
  他这模样,反而弄得潘勇很是紧张,慌张地说道:“二林子,你没事吧?”
  
  他说话,都带着几分哭腔了。
  
  毕竟是他把陆林叫到这儿来的,要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他自己的心里,也是有着很多内疚的……
  
  陆林笑了笑,对他说道:“你安心开车吧,死不了的。”
  
  车子下山,开了四十多分钟,到了镇子的卫生院,而这个时候天色都已经发白了,随后陆林进了急诊科,检查了一下伤口之后,医生发现愈合情况不错,建议敷药处理。
  
  建明老师很是惊讶,说最开始的时候,瞧见那伤口至少有五厘米,婴儿小嘴一样裂开,吓人得很,看着必须要缝针的。
  
  他跟医生争论几句,医生懒得跟他吵,直接让他看一眼伤口。
  
  建明老师一看,发现这伤势居然缩小了很多,看上去并不是很严重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建明老师满脸错愕,而陆林则知晓是因为自己的体质特殊,又有阴灵加持,故而恢复得比较快。
  
  事实上,如果当时洛晓青和老干部都在的话,必定能够帮他挡住这一击,也用不着来遭这个罪。
  
  陆林心中了然,但并不说话,任由建明老师跟医生掰扯着。
  
  他还想让建明老师帮自己争取一个严重一些的伤情鉴定,回头去跟老杨头掰扯呢。
  
  陆林不是圣母婊,对老杨头这样的家伙,更是不可能——如果有人觉得陆林做得不对,陆林倒是建议她(或者他)去尝一尝老杨头家的鞭子和凌虐,到底有多可怕。
  
  人贩子固然可恶,但那买卖人口、凌虐妇女的买家,又是无辜的吗?
  
  之前打那几巴掌,可消解不了他心中的气。
  
  建明老师与急诊科医生交涉一番,最终陆林还是敷了药,将脑袋给包裹严实,而医生瞧见建明老师手机里的照片,也有些奇怪,同意给陆林写伤情鉴定的时候说明清楚,而陆林被送到病房歇息之后,把守在身边的潘勇支使开,让他去看看叶清的伤情。
  
  等周遭无人之后,陆林终于拿出了手机来。
  
  他低声喊道:“芒果,老杨……”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