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留守儿童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一百三十章 留守儿童

2021-02-07更新

  潘勇这家伙一手“四两拨千斤”的太极功夫,直接将压力转移到了刘家叔侄的身上去,着实是让陆林有些错愕,也有些想不到,瞧见建明老师的父亲在训斥大儿子,潘勇则在旁边暗暗地笑,陆林没说什么话,等大家的注意力转移了,走过去把潘勇扯到一边来,低声说道:“你干嘛呢?”
  
  潘勇正得意自己刚才的话术呢,听到陆林的这话儿,顿时就愣住了,说:“什么意思?”
  
  陆林低声说道:“你刚才故意引导他们,往刘家叔侄的身上去扯,这固然帮我们缓解了压力,但问题是……老杨头这帮人看着来势汹汹,其实都是色厉内荏,虚假把式,而刘氏叔侄,特别是那个侄子刘宣,是个真正的狠人——惹到了老杨头,真没啥,但惹到了杨家那两个,只怕我们就没啥好果子吃了……”
  
  潘勇有些不信,说道:“不会吧?我感觉那两个家伙装逼厉害,其他的都一般吧?”
  
  陆林认真地说道:“这么跟你讲吧,我觉得那个刘宣,跟我是一样的人。”
  
  潘勇愣了,说道:“一样的人?什么人?名门正派?”
  
  陆林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这些,点了点头,说道:“用你能够理解的话,就是他能够操纵阴灵……”
  
  这一句话,直接让潘勇的背脊都挺了起来。
  
  寒毛直竖。
  
  他终于感受到了害怕,说道:“那、那可怎么办呢?”
  
  陆林苦笑一声,说道:“我跟你提个醒而已,或许人家根本就不在乎这些,都不愿意搭理咱呢……”
  
  他安慰着潘勇,而潘勇还是有些担忧,想了想,对陆林说道:“不管这些了,实在不行,咱们上车就跑,啥也别管了。”
  
  陆林笑了,说道:“你放心,有我在呢,保护你没问题。”
  
  两人这边说着,而建明老师则走了过来,对他们说道:“震翻天这边的法事做完了,准备散场离开了……”
  
  陆林点了点头,说道:“嗯,他们有说什么啊?”
  
  建明老师抱怨道:“能说什么啊,就说法事已经做完,帮忙驱邪避祸了,又送了几张符箓保佑家宅,让我们回头贴上房前屋后,至于我娘什么时候能醒来,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反正就是满嘴胡扯……”
  
  陆林说:“他们的本事,大抵也就这样了。”
  
  建明老师问他的想法,陆林说道:“我这两天肯定不会走,守着这儿,要万一那家伙再来了,我就能够第一时间发现——就算不来也没关系,再待两天,到处走访一下,也应该会有结果……”
  
  这闹腾了一晚上,建明老师也是心力交瘁,上前来握住了陆林的手,认真地说道:“陆林同学,那些人都不靠谱,郭哥就指望你了……”
  
  震翻天等人收拾之后,吃了夜宵,然后直接开车走了,而陆林和潘勇也有些困了,便在建明老师的房间里躺下,稍微歇一会儿。
  
  陆林没有选择守夜,但不代表他就此歇着,毕竟有洛晓青和老干部在,倒也用不着他太辛苦。
  
  不过睡也不好睡,大晚上的,村子里可从来没有停歇,时不时有叫声传来……
  
  那是老杨家的人在找儿媳妇。
  
  而这个时候,陆林方才知道那女人的名字——美凤。
  
  很不错的名字。
  
  其实他也挺担心那女人被抓到,毕竟把自己供出来是小事,那女人重新被抓到,会受到多少折磨,才是让人揪心的,但作为一个外乡人,陆林也没有办法继续去找寻,只有躺回床上来,耐着性子等待。
  
  结果到底还是年轻人,这一趟,居然就直接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林听到门外传来了喧闹声,人有些醒转过来,紧接着门被突然间推开了,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直接闯入了房间里来。
  
  随着房间的灯光打开,陆林睁眼,瞧见来人居然是那刘家叔侄的叔叔刘能。
  
  这家伙一进来,直接就扑到了床前,一把抓着陆林,激动地喊道:“帮帮忙,救命啊……”
  
  陆林睡得有些头昏,看着面前这个满脸惊恐、身上还有好多血的男人,停顿了一下,方才说道:“等等,你先别着急,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先……”
  
  男人惶恐地说道:“我侄子刘宣,被Ta们抓走了,他白天告诉我,说你是有本事的……现在只有你能够救他了……”
  
  陆林皱着眉头说道:“Ta?是他、她,还是它?”
  
  陆林用手比划着,刘能明白过来,说道:“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阴灵,它附身在了一个女人身上,对我们发动了袭击,我侄子一不小心,被打晕了,给那帮人拖走了,求求你了,快帮忙去救人……”
  
  陆林终于完全清醒过来,吐出一口浊气,然后问道:“女人,什么样子的女人?”
  
  刘能说道:“就是他们满村子在找的那个女人,皮肤很白,人长得也漂亮,叫做美凤的……”
  
  陆林眯起了眼睛,说道:“真的?你没看错?”
  
  刘能说道:“我怎么可能看错呢?”
  
  陆林又问:“拖到哪儿去了?”
  
  刘能指着西边的方向,说道:“朝着那边的后山拖过去了……”
  
  他说完,很是焦急地说道:“求求你了,赶紧过去帮忙——我侄子说你是有真本事的,你一定能够帮到他的,对不对?”
  
  陆林瞧着他六神无主的模样,又看着赶过来、堵在门口的建明老师等人,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他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说道:“我去洗把脸。”
  
  他穿了鞋子,来到了后院水池边,掬了一把清水,扑在脸上,随后吸了一口夜里的清风,这才低声说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们知道吗?”
  
  洛晓青在耳畔回答:“不知道,那阴灵至今没有出现在郭家。”
  
  陆林问:“所以,刘宣叔侄里面,谁是我的同类?”
  
  老干部说:“从目前来看,应该是刘宣。”
  
  陆林问:“我该怎么做?”
  
  两人都沉默了,过了一会儿,老干部说道:“去看看,或许能够有结果……”
  
  陆林又碰了一把水洗脸,而这时建明老师走了过来,喊道:“陆林同学……”
  
  陆林用衣袖把脸擦干,回过头来,对建明老师说道:“郭哥,你们在这里待着就行,我跟刘能一起去救人。”
  
  建明老师说道:“这怎么行?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赴险?”
  
  陆林不由得笑了,随后说道:“这件事情,就别争了——你们过去的话,也没有什么用处,还不如在这儿安心等待吧。”
  
  说完,他又看向了旁边的潘勇,认真说道:“听我的。”
  
  他严肃起来,颇有种让人信服的力量,所以无论是建明老师,还是潘勇,都没有再多说什么。
  
  随后陆林跟刘能一起出了郭家,顺着马路朝着西边走去。
  
  走了几步,陆林突然间发现,刘能要带自己去的地方,居然就是先前自己营救年轻女人美凤的那后山。
  
  他不由得问道:“怎么会是那里呢?”
  
  刘能说道:“我们今天调查了一天,最终锁定了一个目标,就是在后山下竹林旁边的那户人家,那阴灵生前是户主的儿子,七八岁吧,是个留守儿童,父母都去申城打工了,就有奶奶和一个偏瘫的爷爷、以及一个小妹在家,半年前死的,死因是太顽皮了,闯了祸,然后被他奶奶给困了双手,吊在了房梁上,只有脚尖能点地,后来他奶奶干活去了,他有个妹妹瞧见情况不太好,就跑去跟他奶奶说哥哥很难受,奶奶没在意,因为之前总这么干,所以没有管,等干完活回来,人就已经不行了……”
  
  听完这些话,陆林直接愣住了,回想起自己之前过去救人时,那户人家的情况,的确如此。
  
  刘能继续说道:“人死了之后,他父母当时就赶了回来,而他奶奶也有点儿想不开,于是就跳了井,不过所幸只是受了点小伤,活了下来……”
  
  陆林听了,忍不住叹息一声。
  
  其实像那个小孩的情况,很多比较穷困和偏远的地方都存在,父母亲去打工,留下一两个小孩在家,由爷爷奶奶带着。
  
  爷爷奶奶年纪渐渐大了,无论是体力还是精力,都没办法去管好小孩,而这些留守儿童由于长期缺失父爱母爱,性格和脾气都会有一些缺失,或者自卑、沉默寡言,或者偏激……诸如此类的情况很多,而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他奶奶也没有更多有效的办法解决。
  
  她毕竟要照顾两个小孩,一个偏瘫的成年人,还要干农活,所以做法只能简单粗暴一些……
  
  没曾想,就这样的办法,将一个小孩给活生生地吊死了。
  
  这无疑是一场悲剧,但类似的悲剧,却还在更多的地方上演着,谁也说不出这件事情到底该谁负责,毕竟谁都是为了生活奔波……
  
  陆林心中很是难受,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问道:“那小孩,叫什么名字?”
  
  刘能开口说道:“杨宇。”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