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拐卖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一百二十六章 拐卖

2021-02-07更新

  听到建明老师的讲述,陆林皱了皱眉头,然后就想明白了。
  
  刘家叔侄之所以着急忙慌地跑去看那乱葬岗,自然不是为了帮郭家老太太赶紧回复神志,而是为了一样东西。
  
  秽气之源。
  
  对于拥有“天道”手机程序的人而言,只要是智商正常、在线的,获取钱财这事儿其实并不算太困难了,反倒是秽气之源这种有限而稀缺的资源,才是最珍贵的,正因如此,刘家叔侄方才会听到消息之后,立刻就出发,生怕被人抢了先。
  
  尽管陆林不太确定,但他能够感觉得到那个叫做刘宣的年轻人,对自己有一种隐约的敌意。
  
  或者也不能说是敌意,更多的可能是一种竞争心态吧。
  
  陆林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随后找地方坐下,饶有兴致地打量起在院子里摆弄阵势的震翻天一伙人来。
  
  他在影视作品中瞧见过类似的场面,但现实中却从没有瞧见过,看着这场面,总感觉有一些滑稽可笑,但瞧见当事人一脸的严肃认真,旁人又敬又畏的表情,不由得认真观察起来。
  
  他甚至还拿起了手机来,给这些人,以及他们的布置拍照。
  
  但从手机里面的图片来说,基本上没有任何卵用。
  
  也就是说,他们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作为一个看客,陆林笑了,而洛晓青却是着急不已,不断地催促着陆林赶忙也去那乱坟岗子瞧一瞧,说不定能够捡到便宜,拿到那可能存在的秽气之源。
  
  但陆林却并没有依着洛晓青的催促,而是稳坐钓鱼台,淡然地看着场中大戏。
  
  洛晓青瞧见劝不动陆林,便找老干部说说话。
  
  老干部笑着说道:“他如果真想去,用不着你去催,不想去也有自己的道理……”
  
  洛晓青听了这话儿,没有再多说,气呼呼地沉寂下去。
  
  差不多到了下午饭点的时候,那辆奥迪A6终于开回来了,陆林正蹲在路边跟潘勇聊天,下意识地打量了一眼,瞧见刘家叔侄有气无力的样子,忍不住扭过头去,笑出了声来。
  
  潘勇愣了一下,问他笑什么。
  
  陆林摇了摇头,没有说理由。
  
  但其实他的心中,对于这个结果,早就有了判断。
  
  因为之前老干部跟陆林讲过一件事情,那就是秽气之源这事儿,有很大的可能,与人性的丑恶有关,而在陆林后面的了解过程中,这个结论,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
  
  正因如此,陆林才会觉得一个所谓的乱坟岗子,未必会有什么秽气之源。
  
  现如今瞧见果真如此,他心中笑了笑,却也没有多言。
  
  因为来了很多人,所以建明老师的父亲直接请了村子里做流水席的厨子过来,另外还去镇上买了半扇猪肉,张罗起了宴席。
  
  酒席不但有在场的一众人等,还叫了一些亲戚朋友和村子里的乡邻之类的,村长和村会计也有出席。
  
  陆林这边的名头虽然很响,但他并不是一个长袖善舞,喜欢卖弄之人,再加上他还是建明老师学生的身份,所以并没有受到太多的重视,反倒是刘家叔侄的派头十足,再加上那一辆豪华奥迪小车,赢得了几个村干部和长者的尊重,坐上了主桌,推杯换盏,好是一阵热闹。
  
  至于陆林这边,因为不喜欢热闹的缘故,推辞了邀请,坐在了旁边这里。
  
  建明老师过意不去,也跟着坐了过来。
  
  村子的厨子虽说做的都是乡下宴席,但水准却还是不错的,几个招牌菜做得有模有样,颇有些乡间特色,陆林和潘勇都吃得挺不错的,不过对于建明老师的劝酒,都摆手不喝。
  
  陆林告诉建明老师,说自己晚上需要保持清醒,沾不得酒。
  
  这理由一说出来,建明老师便没有再劝,而是问起了他今日的感受来。
  
  陆林简单地聊了一下自己的所见所闻,随后对建明老师说道:“老师……”
  
  建明老师拦住了他,说道:“不在学校里,就别这么叫了,你叫我郭哥就好了。”
  
  陆林今天跟老杨头那一帮人硬碰硬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气势,着实让建明老师刮目相看,也深刻地明白到了这个学生跟自己日常在学校里碰到的大学生截然不同,自然不敢在他面前再充长辈,言谈举止间都显得十分尊重。
  
  陆林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好,郭哥,其实终归到底,阴灵这东西呢,就是就是难以消弭的怨念,存留于世,找到了目标,对症下药,这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而不是他们等天黑了,搞得那个什么法事……”
  
  建明老师听了,问:“你所说的对症下药,指的是?”
  
  陆林说道:“恶事,找到恶事的根源,顺藤摸瓜,很有可能就找到了罪恶的源泉,也就是滋生阴灵的土壤,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建明老师问:“你想知道什么?”
  
  陆林扒完了碗里面的粉蒸肉,然后对旁边的潘勇说道:“你要出去抽根烟不?”
  
  潘勇愣了一下,说:“好。”
  
  陆林也站起了身子来,对着同桌的其他客人笑了笑,说道:“各位慢吃啊……”
  
  说完他也跟着潘勇往外走去,建明老师自然懂了他的意思,也跟着走了出来。
  
  三人站在院子与马路挨着的坡坎上,潘勇摸出了烟来,发给了建明老师,而陆林不抽烟,摆了摆手,继续刚才的话题:“今天我逛了一下村子,发现最奇怪的,其实就是老杨头家——他说被他关在牛棚里面的,是他儿媳妇,但作为一个成年人,怎么能够关在牛棚里呢?就算是精神有疾病,你把人锁在屋子里不行吗,非要拿根铁链子,锁在牛棚里?就算是你儿子死了,也不能这么作践人啊不是?”
  
  陆林说了一通,发现建明老师不作声,于是转过头来,瞧见他的脸色有些不太对劲儿,于是问道:“怎么了?”
  
  建明老师慌忙摇头,说道:“没什么,没什么……”
  
  陆林上前一步,与建明老师近一些,随后双眼盯着对方,一脸严肃而认真地说道:“郭哥,这件事情关系到你母亲的生死,如果不赶紧找回她的魂魄,恐怕再过几天,她就会真正变成植物人,再也回不来了!”
  
  建明老师感受到了陆林给他的压力,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长长吐了一口气,低声说道:“老杨头家的媳妇,有可能是买来的。”
  
  “什么?”
  
  陆林和潘勇不约而同地齐声惊呼了起来,都感觉到不可思议。
  
  一直充当局外人的潘勇忍不住说道:“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会有人口贩卖这样的事情?”
  
  建明老师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你们生活在大城市里,对这样的事情听说得少,但其实在很多地方,特别是相对于比较偏僻和贫穷的乡下,类似的事情也还是有的,像我们这里,虽说经济比那些中西部要来得好一些,但也好不到哪儿去,村子里的主要劳动力都出去打工了,光棍多得很,有的年轻人脑子活,就去诓骗些小姑娘,有的没本事的就惨了,所以买媳妇这件事情,一直都存在,之前都是买国内的,这两年呢,就流行去越南等地方买新娘了……”
  
  陆林问:“那老杨头家的媳妇,是哪儿的?国内的,还是越南的?”
  
  建明老师挠了挠头,然后说道:“其实我很早就出去读书求学了,后来又留在了明城工作,对这些事情,其实知道的不多,所以老杨头家到底什么情况,我也不是了解……”
  
  陆林看着他着急为自己洗白,摆了摆手,说道:“郭哥,现在不是谈这些的事情,你知道什么,跟我说什么就行了——我又不是警察,只不过是帮着找寻阴灵所在而已。”
  
  建明老师这才说道:“今天下午的时候,我找人打听了一下,都不太肯跟我讲——我分析呢,越南媳妇其实合理合法,村子里的人娶到越南媳妇的话,其实一点儿都不会避讳,今天晚上一起吃酒席的,就有两三家的越南媳妇过来,而老杨头家一直躲躲闪闪,语焉不详,很有可能就是从人贩子手头买来的……”
  
  陆林眯起了眼睛来,饶有意味地说了一句:“人贩子?”
  
  建明老师点了点头,说道:“我是这么猜的,但实际上村子里的人都不肯跟我讲,我问了我父亲和大哥,他们也不说,所以我也不确定……”
  
  陆林想了想,又问:“村子里,还有没有其他被人贩子拐卖的妇女,或者小孩之类的?”
  
  建明老师说道:“我以前小的时候有知道一两家,现在就不知道了。”
  
  陆林沉吟一番,说道:“老师,这件事情你不要有心理负担,也别跟人讲,如果出了事,全部都推到我身上来就行了……”
  
  建明老师问:“你想要干什么?”
  
  陆林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总觉得,应该做些什么,要不然心里会很难受……”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