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羞辱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一百零六章 羞辱

2021-02-07更新

  什么?
  
  陆林被电话那头的一句话给直接弄得酒醒了,他深吸了一口气,迎着凉凉的海风,他问蒋天生到底怎么回事。
  
  蒋天生用一种极为低沉的语调,跟陆林讲明了事情缘由。
  
  这一次蒋一鸣带队前往赌城,参加小赌王的招标会,最终凭借着多年的名头,以及扎实的理论基础(吹牛皮技术),最终成为了入围的三家之一,小赌王为了当天的赌局有保障,决定来一个“韩信点兵,多多益善”,所以决定三家都要,见者有份,而如果能够在赌局当天能够瞧出一些端倪来,帮他避免输局,那还会有巨额奖金。
  
  按道理讲,这对蒋一鸣以及他背后的知命堂,已经算是一次巨大胜利了,毕竟能够最终入围,对知命堂名声的扩展是有巨大作用的,而接下来的筹备工作,如果真的能够有所帮助,说不定还能够脱颖而出,直接打响招牌……
  
  但问题是,就在今天下午的时候,蒋天生的父亲被发现死在了自己的酒店客房里,而死因则是……
  
  他用床单,直接将自己给活生生地勒死了。
  
  对的,是自己把自己勒死了。
  
  这事儿听着好像绝不可能,但事实就是如此。
  
  而正因如此,所以才会显得诡异。
  
  知命堂的龙头蒋先生,居然在赌局前夕,直接离奇惨死于自己的酒店套房里,这说明了什么?
  
  对于蒋天生和知命堂的所有人而言,这是惊天噩耗。
  
  但对于业界来讲,这则是赤裸裸的宣告。
  
  本事不够!
  
  开这种风水事务所,靠的是什么?
  
  声望、名气还是口才?
  
  不,是实力。
  
  只有实力,才是检验一切的标准,而现如今在这即将开启的赌局之中,话事人却无端惨死,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实力不够,而如果是这样的话,接下来知命堂恐怕就有些麻烦了……
  
  陆林虽说在家事的处理上多少有些受感情困扰的折磨,但整个人的智商却一直都在线的,听完了蒋天生的话语,立刻问道:“小赌王那边怎么说?”
  
  蒋天生叹了一口气,说道:“那边就是让我们家属过去收尸,至于后续的处理,根本不提……”
  
  果然,商场便是这般残酷。
  
  陆林没有说话,而蒋天生则欲言又止:“陆林,这个,我……”
  
  陆林知道他想说什么,立刻说道:“我回来,陪你过去。”
  
  蒋天生很是高兴,说道:“多谢,我、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电话那头的蒋天生,却是有哽咽声出来。
  
  也难怪他如此激动,毕竟父亲去世这个消息,对他的打击非常大,而除此之外,后面的事情,才是最让人头疼的……
  
  如果有陆林这位首席去坐镇的话,他就有底气很多。
  
  陆林应下差事之后,与蒋天生简单地对了一下行程,随后挂了电话,与李闻雪和潘勇说了此刻的情况。
  
  潘勇自然没有话说,完全支持,并且张罗着给陆林叫车,而李闻雪则想得更深入一些,比较担心陆林过去的话,会不会有危险。
  
  陆林想了想,说道:“危险肯定是有的,但知命堂待我不薄,蒋一鸣更是如此,虽说没有三顾茅庐吧,但我入职知命堂以来,他对我一直都挺不错的;这回他身死异地,后事的处理,我必须得参与进来……再说了,我虽然本事算不得什么,但一般人想要拿捏我,也没那么容易……”
  
  李闻雪说道:“我爸在赌城也有挺多朋友的,要不然,我陪你去?”
  
  陆林瞪了她一眼,说道:“你别瞎掺和,这事儿让你爸知道了,非把你腿打折了不可……”
  
  这边商量妥当,就准备返回明城。
  
  本来潘勇准备让他二姨夫叫村里某个私家车帮忙送一下的,但李闻雪却说要不然找个会开车的,开着大G回去吧,陆林都撤了,他们在这儿待着也没意思,潘勇想了想也对,于是跟他二姨夫商量了一下,随后找了一个哥们代驾,直接将他们送回去。
  
  回明城的路上,陆林除了偶尔聊两句之外,大部分都在沉思,除了醒酒之外,最多的还是想着前往赌城之后的事情。
  
  潘勇和李闻雪知道陆林有正事要想,也尽量不打扰他。
  
  抵达奥源广场这边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蒋天生早就在此等待着,除了他之外,还带了罗小祎和郭锐,都是陆林比较熟悉的人,至于王朝晖,他本来也打算过去,但蒋天生最后还是决定让他留在这里坐镇知命堂……
  
  毕竟风雨飘摇之际,越发需要沉稳之人。
  
  陆林与李闻雪、潘勇简单告别之后,上楼拿了通行证,然后立刻下楼来,上了蒋天生的车。
  
  车是郭锐开的,陆林和蒋天生坐了后排,上车之后,蒋天生与陆林双手紧握,随后诚恳地说了一句:“兄弟,谢谢。”
  
  他与陆林关系算不得多亲近,平日里也就工作关系而已,私下里的交流其实并不多。
  
  事实上,主要也是因为蒋天生和陆林两个人的性格都比较内敛。
  
  但现在,蒋天生握着陆林的手,说兄弟。
  
  陆林能够感觉得到,自己这一次主动站出来,着实是让蒋天生对他的信任多了许多,而他也没有怎么居功,只是简单地安慰了几句,随后就问起了蒋天生接下来的准备事宜来。
  
  蒋天生告诉陆林,这一次去赌城,一共有三件事情需要处理。
  
  一,收尸。
  
  二,追查凶手。
  
  三,与小赌王的团队洽谈知命堂接下来的工作事宜。
  
  这三件事情,除了第一件,后面的都很难处理。
  
  但不得不做。
  
  追查凶手这个没什么可说的,自己的父亲莫名其妙就死了,蒋天生倘若不追查下去,就算别人没什么,他自己都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
  
  除了追查凶手之外,后续工作的处理也很关键。
  
  一旦处理不好,知命堂的招牌砸了,那他父亲这几十年的心血,很有可能就毁于一旦。
  
  也就是说,他爸付出的所有努力,可就白费了。
  
  若是如此,他又拿什么,去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呢?
  
  谈到这些,蒋天生很难受。
  
  陆林不知道该安慰他什么,只是叹了一口气,说道:“没事,车到山前必有路,等到了赌城再说吧。”
  
  蒋天生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
  
  天塌下来了,总要顶上去。
  
  毕竟他获得了太多,总要肩负起责任来。
  
  富二代,不是那么好当的。
  
  四人过了关,知命堂的马少龚已经在这边等待,大家上了商务车之后,蒋天生看了一眼司机,然后问马少龚:“能约见到小赌王吗?”
  
  马少龚犹豫了一下,说道:“小赌王后天就要参加赌局了,在此之前不能分心,所以没办法过来露面,跟我们联系的是他的手下杜修明,人称师爷杜,这人是个律师,现如今长期跟着小赌王,帮他处理一切杂物——师爷杜今天傍晚的时候露了一面,但没有说什么,简单慰问一句就走了……”
  
  蒋天生问:“有没有提到后天的事情?”
  
  马少龚摇头,说道:“没有提到,但他讲了一句,让我们专心处理后事就行了……”
  
  蒋天生听到,脸立刻就阴了下来,而旁边的小郭则是嘟囔一声,说道:“这是准备把我们踢出局了啊。”
  
  马少龚叹了一口气,说道:“的确如此,不过话说回来,蒋先生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咱们也的确没有理由再继续完成任务……”
  
  蒋天生却说道:“我来之前,跟朝辉叔聊过了,他说如果我们退出了,知命堂的招牌就砸了,我爸这几十年来的心血,恐怕也要毁于一旦了。”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来,说道:“所以无论如何,后天的单子,我们都要承接下来才行。”
  
  这件事情,已经与工作无关了。
  
  讲严重点,它已经关乎于知命堂的生死存亡。
  
  如果想蒋一鸣能够体面地离开,而不是作为失败者一般窝窝囊囊,那么这件事情,一定得去争取,寸步不让。
  
  马少龚听到了蒋天生的表态,叹了一声, 却没有多说什么。
  
  他是知命堂在赌城这边的常驻代表,太知道眼前的困难了。
  
  但蒋天生的道理,他也是懂的。
  
  一行人沉默无言地抵达了警局这边(遗体已经从酒店移交警局了),蒋天生到场之后,去签交接手续,而陆林等人则在旁边等着,过了差不多一刻钟左右吧,来了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这人头发梳得跟电影《赌神》里面的发哥一样,人也体面有派,与马少龚甚是相熟,而陆林在旁边听着,才知道此人便是马少龚口中的师爷杜,也就是小赌王口中的代表。
  
  此人表面上十分客气,但骨子里却还是有几分骄傲的,即便马少龚给他介绍了旁边的陆林,但对方却只是简单点了点头,连搭茬的心思都没有。
  
  等到蒋天生过来时,那人方才迎了上去,皮笑肉不笑地寒暄几句之后,手一挥,一个跟着他的西装男拿了一张支票过来。
  
  支票上是二十万。
  
  师爷杜拿给了蒋天生,向他表达了慰问,并且表示这一次没能合作很遗憾,希望以后有机会……
  
  二十万,是慰问金。
  
  至于后续的事宜,人家没有直说,却表露无疑。
  
  跟知命堂,再无瓜葛。
  
  蒋天生没有收这支票,而是表达了自己的诉求,师爷杜听完了,不由得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很古怪,随后开口说道:“蒋先生现如今过世了,大家都很难过,但小蒋先生想要继续,这个让我们很为难……毕竟孙先生开的报酬虽然丰厚,但也不是白给的,我们要找,是找有真本事的人,而不是做慈善的……”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