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迟文丽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九十五章 迟文丽

2021-02-07更新

  不谈陆美娟、唐肆元等人如何懊恼,陆林这边已经直接返回了明城。

  他的内心里其实已经明白了,不管后续的事情如何,原来的家,已经不再是自己能够坚守的避风港了,即便是自己释然了,父母的心中,恐怕都会留下一些疙瘩……

  难怪当初争夺糖水铺的时候,自己站在两个舅舅那边,父亲会大发雷霆。

  呵呵……

  他回到明城之后,关了手机,也不跟任何人联系,关在公寓里蒙头大睡一通,起来了就单刷《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在游戏世界里,玩得那叫一个嗨皮,将所有的烦心事儿,全部都抛到了脑后去。

  如此过了两天,傍晚的时候,陆林这边刚刚吃完了外卖,将垃圾拿到楼道里的垃圾桶里去扔,一转身,李闻雪就守在了身后。

  他吓了一跳,喊道:“你干嘛呢?”

  李闻雪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说道:“干嘛呢?你可以啊,去阳城的时候还说得好好的,说请我吃饭,结果一转眼,电话也不接,微信也不回……要不是我刚才听到有外卖小哥的声音,都不知道你回来了——你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陆林被她一通骂,不但没生气,反而忍不住笑了,说道:“你找我,就是为了一顿饭?”

  李闻雪骂过之后,消了气,说道:“这不担心你出事吗,到底怎么回事啊?”

  陆林不愿意将自己的家事说给李闻雪听,于是耸了耸肩膀,说道:“没啥,就是这段时间太累了,各种人事关系复杂,我就想给自己放个假,待家里玩玩游戏而已……”

  李闻雪很是自来熟地直接进了陆林家,然后问道:“你玩啥游戏呢?”

  这儿原本就是李闻雪的家,陆林不以为意,给她说了,然后还把自己游戏里几个闯不过去的关卡跟李闻雪说起,没想到这小妞儿居然还挺懂行,过来就指导着陆林,把那几个难关给闯了。

  两人玩了一个多小时,陆林回过神来,问道:“这么晚了,要不我请你吃夜宵吧?”

  李闻雪说道:“你不刚刚吃了外卖吗,肯定不饿——要不然你请我蹦迪吧?”

  陆林连忙摆手,说不不,太吵了。

  他本来就闹心,那么一吵吵,估计就更加难受了。

  李闻雪被拒绝了,很不高兴,踢了陆林一脚,说道:“你还是不是年轻人啊,一点儿劲儿都没有。”

  陆林高举双手,说道:“我的确比你大两岁,有代沟。”

  李闻雪正要再闹腾,这时电话响了,她拿起了那包裹着闪亮外壳的手机来,接通之后,听了两句,顿时就脸色大变,直接喊道:“人在哪儿呢,我现在就过去。”

  又聊了两句,她挂了电话,对陆林说道:“我朋友出事了,我得去医院。”

  她匆匆往外跑,到了门口又折了回来,对陆林说道:“我车送去4S店保养了,你能送我去医院吗?”

  陆林本来想要独自一人在家里静一静,但想起李闻雪之前还特地叫司机送他去阳城,这会儿如果拒绝,着实是有一些不通礼数,于是便点了头,然后拿了手机和随身小包出门。

  两人来到楼下停车场,上了车之后,陆林问去哪儿。

  李闻雪说是去明城的第一人民医院。

  陆林感觉到了不对,问到底怎么回事,这大晚上的,咋跑医院去?

  李闻雪告诉他,说自己有一个好朋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好像是为情自杀吧,就服用了安眠药,要不是家人发现及时,说不定就过去了——她人现在搁医院洗胃呢,她要过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陆林听了,点了点头,发动汽车,朝着第一人民医院过去。

  路上的时候,两人又聊了几句,陆林这才得知李闻雪所说的那个好友,自己居然是认识的,而且还有对方的微信号。

  迟文丽。

  这妹子之前在李闻雪出事的时候,也跟着一起在酒吧,后来陆林接受李闻雪的案子时,曾经跟她和李闻雪另外几个朋友有过接触,知晓都是有钱人家的小孩,而且长得还挺漂亮的。

  迟文丽性情也好,还主动加了陆林的微信,只不过两人平日里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而已。

  怎么突然间就想不开自杀了呢?

  真搞不懂现在的小孩。

  送李闻雪到了人民医院之后,陆林让李闻雪先下车去找人,而他则把车停到停车场去。

  人民医院的车位还是挺紧张的,李闻雪离开之后,陆林花了差不多五分钟,这才找到了位置,停好之后,他把手机的飞行模式取消,一联网,立刻有许多的未接电话和信息蹦了出来。

  他直接忽略了家里面所有人的来电信息,又回了一下几个朋友的微信,以及蒋天生的,处理完这些事情之后,陆林找到了迟文丽的微信,然后直接点进了她的朋友圈去。

  所幸迟文丽没有对陆林屏蔽朋友圈,所以让陆林能够从对方的朋友圈里,瞧见她这段时间的大概情况。

  陆林大概浏览了一下,发现之前其实并没有啥,大概都是一些富家女孩的日常,就是晒颜晒腿以及旅游美食等,一直到这个星期的时候,好几个朋友圈则表现出了少女时而开心,时而忧郁的心情,虽然朦朦胧胧,但陆林一眼就瞧了出来。

  这妹子是恋爱了。

  这个也符合李闻雪之前所说的为情所困。

  陆林大概看了一遍,心中思量着,而这个时候李闻雪的电话打了进来。

  陆林接了,李闻雪问他在哪里呢,让他过急救大楼这边来。

  陆林锁了车,慢慢走到了急救大楼,瞧见李闻雪正一脸气愤地在那里等着呢,瞧见他过来,立刻迎了上去,拉着他问道:“陆林哥,我问你,你们那个什么事务所,接不接惩治渣男的活儿?要是接,我现在就委托你,多少钱你出一个价!”

  陆林因为研究过迟文丽的朋友圈,所以大概知晓发生了什么,听到李闻雪如此急公好义的样儿,忍不住笑着说道:“知命堂是风水师事务所,又不是黑社会,你找我也没用啊……”

  李闻雪余恨未消,咬牙切齿地说道:“难道就没有人治得了那渣男了吗?”

  陆林摆了摆手,示意她冷静一下,然后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如果对方在这过程中用了药物之类的,或者用了什么不当行为,这个我们可以报警,我在市局有几个朋友,随时都可以递交过去,但如果仅仅只是男女感情的纠纷,这个就难办了,毕竟‘清官难办家务事’,恋爱过程中,谁对谁错,很难说清楚的,如果付诸于暴力的话,我们反倒是犯了法……”

  李闻雪很是郁闷地说道:“关键在于,伤害文丽的那个渣男,是一个PUA学的惯犯,而且很有可能是那个圈子的导师级人物——那家伙直接把文丽当做了学习资料,手把手地带着他的学员示范,怎么一步一步地把文丽泡到手,然后还当众把两人的亲密视频公布出来,让那帮家伙欣赏……”

  啊?

  陆林一脸懵逼,说道:“还有这事?”

  李闻雪说了一通,回过神来,问陆林:“陆林哥,你知道什么是PUA学吗?”

  陆林点了点头,说道:“之前听同宿舍的室友见过一些。”

  所谓“PUA学”,很多人将其解读为“炮学”,但其实它是英文(Pick-upArtist)的缩写,意味“搭讪艺术家”,起初指的是一群受过系统化学习、实践、和不断自我完善情商的男性,后来泛指很会吸引异性,让异性着迷的男女们。

  它最开始是心理学和行为科学所组成的一门新的交叉学科,但后来这玩意就变了性质,传到了国内时,被很多人利用来当做如何骗炮、骗财、骗婚的捷径,受到了许多心里不成熟的年轻人追捧。

  陆林之所以晓得这些,主要也是经常听石建豪那逼唠叨,据说他有一个老乡还参加过类似的圈子,花了一大笔学费,并且成功勾搭过许多妹子,夜夜寻欢。

  不过陆林听石建豪的说法,感觉那玩意实在是不太靠谱,因为很多家伙的方式,就是将自己包装为成功人士,朋友圈里展示豪车、豪宅等,借以降低女子的防范心,从而完成本垒打,并且快速撤退的目的……

  这手段,用在像迟文丽这种富家女子的身上,能够成功吗?

  陆林感觉有些不太相信。

  他说出了自己的理解,而李闻雪却摇了摇头,说道:“骗文丽的那个渣男,他可不是一般人,我刚刚得知之后,找人打听了,人称‘潮城炮王’,是个很懂的包装自己,而且懂得女人心理的家伙,并且还是个喜欢玩弄女性的变态……”

  陆林想了想,说道:“你说他录有与迟文丽的亲密小视频?”

  李闻雪点头,说对。

  陆林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好像有一个专门的罪过,叫做传播YH物品罪之类的,这个可以起诉他……”

  李闻雪依旧摇头,说:“他很谨慎,没有在网上传播,只是在线下给人看——我之所以知道这件事情,是田磊有个朋友也在里面,看到了,所以传过来的,文丽也正因为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才想不开的……那个人不愿意出来作证,而且我刚才听了文丽家长的想法,也是想要顾及颜面,准备悄然处理……”

  说完,她狠狠地咬着牙,说道:“但这口气,我咽不下去,陆林哥,你一定要帮我啊!”

  陆林挠了挠头,说道:“这件事情,你与其找我,还不如找强哥啊!”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