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似是故人来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九十三章 似是故人来

2021-02-07更新

  老干部这个过来人的话语,让陆林心中拔凉,不过他既然答应了姐姐,那么自然不可能改口反悔,当下也是去取了钱之后,回来递给了他姐姐,但口中却显得十分仗义豪情,说这是他这些年来省吃俭用下来,加上在明城那边跑了几个单子,最终得到的奖金……

  他一点儿都没有留,全部递给了姐姐。

  他说得姐姐这种没心没肺的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最终还从钱里面抽出了一百块钱来,递给了陆林,作为他回明城的车费。

  陆林收了那一百块钱,心中却更加凉了。

  一百块钱,能干嘛?

  如果他姐姐是真的感动了,这钱应该都不会收下,但她既然收下了,又留给了陆林一百块钱,基本上算是默认陆林的说法,但又有点儿“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意思。

  尽管陆林是满腔热血,但被这么一搅和,多少有些心冷。

  回来之后,他也懒得去找姐夫那个小老弟接触一下,而是与姐姐又说了一声,随后过来陪母亲了。

  在这个家里,唯一还能够让陆林感受到一些温情的,恐怕也就是他的母亲了。

  陆林回到母亲这边陪着,而他姐夫则似乎一直在打电话,等他打完了,却是走了过来,对陆林母亲说道:“妈,我已经联系了一个朋友,那朋友是专门看风水的,也管这个,人在莞城,不过也很近,通知到了,天亮应该就能够来医院,到时候他们会过来看看我爸、乐乐和肆武,说不定还会去新房瞧一瞧,帮忙布置一下风水之类的……”

  母亲是个没主意的人,听了连忙点头,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然而说完这些,姐夫却拉长了语调:“只不过……”

  母亲立刻惊慌了,问:“怎么了?”

  姐夫愁眉苦脸地说道:“虽然是朋友,但说白了,就是以前的客户而已,有点儿人情,但不够用,所以还是需要佣金的——不过他们是正规的事务所,收费还算合理……妈,您外孙子现在昏迷不醒,这事儿很麻烦,而我和妮妮又为了买这房欠了无数外债,可能到时候需要您和爸帮点忙……”

  他很是委婉地提出了让陆林父母负担费用的要求,陆林母亲听了,顿时就没了主意,说道:“这,这……”

  她嘴里嘟囔了几句,然后说道:“这事儿,还得跟你爸商量下。”

  姐夫立刻说道:“好,我这就去跟爸说。”

  他转身准备离开,而陆林听他说这么一通,终于知晓姐夫是准备去找类似于知命堂一样的风水事务所,来处理此事。

  只不过,放着他陆首席这么大的牌面不管,却去请什么不知道啥来历的小角色,这事儿说来也挺搞笑的。

  所以瞧见姐夫就要离开,陆林赶忙站起来,拦着他姐夫:“姐夫,等等……”

  他本来想要跟姐夫说一下自己说不定能够处理此事,没想到他姐夫唐肆元却以为陆林是因为他又来啃老所以有意见,直接就黑了脸,对陆林说道:“二林子,我知道你想说啥,但现在家里有三个躺在病床上呢,你想要吵架什么的,等人醒过来,咱们再说,行吗?”

  他这话儿,配着满脸的委屈与愤怒,却是将一个忍辱负重的男人形象,演绎得活灵活现起来,搞得陆林母亲一下子就拉住了陆林,开口说道:“你别烦你姐夫,好好在这儿坐在就行了……”

  陆林又不是天生老好人,他本来想要出手相帮,结果被这么一误会,顿时也是意兴阑珊,懒得再管。

  他就这般坐在医院长椅上,陪着母亲在那儿等着结果,期间把户口本还给了母亲,等医生说病人情况稍微稳定一下,没有什么大碍的时候,陆林便提出送父母先回去,毕竟两位年纪都大了,五十多岁的人,经不起太多折腾。

  起初他父亲并不愿意,想着守在医院,等“乖外孙”醒来,但到底还是年龄大、扛不住了,不断打着呵欠,而陆林母亲又说明天几个病人还要吃点早餐,医院这儿不干净,又贵,回去做点吃的送来,所以才点头应了下来。

  出了医院门,这儿离家不远不近,大半夜的,又没有什么公共交通,所以陆林父亲竟然执意走回去。

  这走也不远,但差不多也得半小时。

  陆林其实心里挺生气的——父亲平日里十分节俭,不但对陆林,对他自己也是如此,唯独对自己的“小棉袄(虽说从体型上算是一件棉大衣)”,从来不亏待……

  他没有与父亲商量,直接拦了一辆的士,然后打车回去。

  父亲对于陆林的擅作主张很是不满,但在陆林表示钱他来付之后,就没有再多说,一路上板着脸,也不跟陆林说话,而母亲则在跟父亲商量着,明天那什么先生过来,不知道要多少钱,让他再去银行取点备着,免得到时候拿不出来……

  陆林心中其实很不高兴,但他知晓自己这个时候插嘴的话,估计父子间又是一顿争吵,于是也懒得再说,保持沉默。

  回到家之后,父母都睡了过去,而陆林回到自己房间,发现床上乱七八糟的,被子什么的都没有叠不说,床单还是湿湿的,有一片还传来了一种混合着苦栗子和洗衣服的古怪气味,枕头都给丢在了地上,就跟遭贼了一样……

  他有些无语,一看时间已经凌晨四点半了,也懒得再睡觉,打开了电脑,上起了网来。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母亲简单睡了一会儿,早上六点半又爬了起来,张罗着给病人熬粥、做早餐,等到了七点半的时候,陆林被叫上了,让他起来,一起去医院给病人送餐。

  陆林父亲得去照看他的猪肉摊铺子,没办法一起跟着。

  陆林喝了点粥之后,提着几个保温壶,打着呵欠一起出门,打车来到了医院这边的时候,已经八点多,陆林和母亲找到了病房,瞧见姐姐和姐夫在门口与两人交谈着,瞧姐姐姐夫两人那笑容可掬又略带着几分恭敬的表情,陆林感觉应该是姐夫请来帮忙的人到了。

  只不过,虽然没看到正面,但瞧其中一人的背影,却着实是有一些眼熟。

  等来到近前的时候,陆林终于瞧出来了。

  卧槽,这逼不就是杜晓风吗?

  莞城保安堂风水事务所的八连喜杜晓风,这家伙之前曾经在明城那边的李总家里,与陆林打过照面,因为潘半城和徐胖子的矛盾,使得这家伙与自己争锋相对,结果最终被自己直接使出了杀手锏洛晓青,抢到了李总家的那一单业务,杜晓风狼狈而逃……

  后来陆林就再也没有见过杜晓风了,没想到兜兜转转,居然会在这里又重逢。

  他认出了对方来,也没有出声,只是在旁边冷眼旁观着,而这边陆林他姐姐瞧见了陆林和陆林母亲,却朝着他们摆了摆手,示意在谈事情,让他们先别说话。

  陆林没说话,提着保温壶打量着,而姐夫则满脸笑容地对那杜晓风说道:“真没想到,真没想到屏峰居然能把杜大师给请了过来,真的是太激动了——情况我刚才已经都说清楚了,现在就是想问一下这个费用的问题……”

  杜晓风很是淡然地说道:“我跟屏峰关系不错,正好所里没什么事儿,就过来帮忙看看。”

  杜晓风旁边的年轻人则说道:“肆元你是知道的,杜大师是我们所最厉害的风水师之一,他师承铁嘴断金拾连真人,本事强得很,能把他请来,我也是费了心的,兄弟一场——这样子,杜大师的出场费一般来讲是五万,另外出差开销之类的,加起来一万,后面还要看具体的情况……但来的路上杜大师跟我说了,既然是我的兄弟,出场费打六折,如果当天能回去的话,差旅费就不收了……怎么样,够仗义吧?”

  陆林姐夫听了,虽然下意识地皱了一下眉头,有些嫌贵,但还是强忍着说道:“谢谢,真的太感谢了。”

  他握着杜晓风的双手,使劲儿摇着,表示着心中谢意。

  而杜晓风则矜持地说道:“还是让我们见一见当事人,聊一下吧,这个……啊?你怎么在这里?”

  他下意识地摆着高人风度,结果在瞧见旁边的陆林之时,脸色顿时就是一阵大变。

  陆林姐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赶忙上前来,赔着笑说道:“杜大师,这是我的妻弟陆林,怎么,你们认识?”

  杜晓风一脸阴晴不定,瞧着面无表情的陆林,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说道:“既然你有这样的小舅子,又何必来找我们呢?”

  说完这话儿,杜晓风直接转身离开,留下一帮人在这里,满脸惊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陆林姐夫的那个朋友也不敢停留,匆匆离去。

  姐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赶忙追了上去,而陆林姐姐则气急败坏地指着陆林骂道:“你到底是怎么得罪了杜大师,一见面,就将人给气走了?你知不知道你姐夫为了请人过来,说了多少软话、托了多少人情吗?”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