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家事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八十九章 家事

2021-02-07更新

  接下来的两天,陆林都没有去知命堂。

  毕竟没有事儿,跑去那里坐班,也挺没意思的。

  而且陆林听了老干部的劝,觉得目前这段时间,还是得跟施静雅保持点距离,免得到时候真的有啥事儿发生,自己没办法收拾。

  当然,他也没有待在家里,而是陪着潘勇、李萍和刘小静玩了两天,然后将人给送回了申城去。

  其实也没有怎么玩儿,就是吃吃喝喝,然后去保龄球馆打了场球,旁边的射箭场射箭,晚上又去酒吧坐了坐。

  两天的时间相处下来,陆林感觉到刘小静这个妹子不但漂亮温柔,而且还挺有主见的,人也有趣,也懂事,是一个可以发展成女朋友的妹子,而不像是施静雅那种,单纯只是为了满足小陆林的情绪需求。

  这期间陆林接到了好几个电话,其中有施静雅打过来的,问他怎么没来上班。

  陆林回复,说回阳城去了。

  然后就是前女友王静打过来的,姐们似乎又喝醉了,哭着闹着要跟陆林复合,希望能够原谅她,两人重新开始。

  对于这个,陆林都没有等她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不是他无情,而是他有些不堪面对往事。

  不知道为啥,突然间他的桃花运就变得好了起来。

  还有一个电话比较重要,就是李闻雪那房子的女代理人,打电话跟陆林约时间过户。

  陆林问都需要些什么东西,被告知了一堆注意事项,随后说了一个东西。

  户口本。

  陆林当初考学校的时候,因为是同省,所以没有把户口迁到学校来,现如今想要拿户口本,就得回阳城的家里去拿。

  如果是一般家庭的话,买房可是一件大喜事,陆林直接叫家里人寄过来就行了。

  但问题是,他家里的情况比较复杂,复杂到他甚至都不敢跟家里人说自己买了房子——他倒是不会防着自己父母,但他那个一直逮着家里薅羊毛的姐姐,和他那个能说会道,不肯吃半点亏的姐夫,就真的难说了。

  所以陆林不得不跑回家里一趟。

  好在路程不算远,开车回家,也就两小时,坐城际交通更快,连轻轨带地铁,顶多一个半小时。

  所以陆林跟老大潘勇送完两个妹子回申城之后,自己也直接赶往了轻轨站去。

  陆林打算着悄无声息地回家,想办法将户口本偷出来用两天,也懒得跟家里人打照面,没想到中午赶回家时,很好跟众人撞了个正着——不但他爸妈都在,就连姐姐、姐夫和外甥也在,甚至姐夫老家的父母、两个姐姐和一个弟弟,也都在家里,将屋子里挤得满满当当,都转不开身。

  瞧见这一屋子人,陆林有些懵,不知道怎么回事,而他父亲看到他就来气,说道:“你还知道回家啊?”

  母亲瞧见这父子俩就要吵起来的样子,赶忙过来拦着,然后拉着陆林来到了门口,低声说道:“明天你姐夫他们乔迁之喜,老家人都过来庆祝了,他那里不够住,所以回来这边住下,另外他爸和他弟住在了你的房间……”

  陆林听了,有些不太高兴,说:“不是刚刚买了新房吗,怎么不够住?”

  母亲说道:“他们老家有规矩,说没有摆酒祭灶神之前,不能入住,说是不吉利,所以得等明天喝过乔迁酒之后,才能够过去住……”

  陆林说道:“那也可以住宾馆啊?”

  母亲也有些不高兴了,说:“你这孩子,真的是大手大脚的——你姐姐姐夫买这房子容易吗,现在正是手头紧的时候,凡事就得多节约点,能不花钱就别花……再说了,这不是也不知道你回来吗?之前给你打了电话,你就说工作忙忙忙,让你回来帮忙张罗,你也不肯,哪里知道你这会儿又回来了?”

  陆林有些无奈,苦笑着说道:“行吧,行吧,我知道了。”

  母亲说:“那你今天怎么办?要不然睡沙发?”

  陆林家的沙发是那种老式木沙发,连软垫都没有,躺在上面硌得很,难受无比,他现如今是“由奢入俭难”,哪里还远受这罪,当下也是说道:“我去外面找同学凑活一宿吧。”

  他这般说着,心里其实已经打算好在外面随便找个酒店住下。

  唯一让人头疼的,是这么多人在家里,他一时半会儿,实在是找不到偷户口本的机会。

  母亲听了,说道,那也行。

  随后她又交代了陆林一番,让他心平气和一点,不要跟父亲吵架,特别是当着他姐夫这一家子人的面前,更是如此。

  不管如何,都得给他姐夫留点脸面不是?

  陆林心中虽然很不高兴,但为了维持家庭表面上的和睦,当下也是点头应下。

  随后他进了屋子里来,众人纷纷招呼他,那热情的样子,搞得他好像是这家里的客人一样。

  陆林在知命堂威风凛凛,但在这家里,却还得装孙子,把姿态端得很低,跟一众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亲戚寒暄几句之后,跑回了自己房间,结果发现床被弄得乱七八糟的不说,他的电脑也给打开了,页面上正在下着《绝地求生》的游戏呢……

  不用说,这应该是姐夫的小弟干的。

  不过这密码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陆林瞧见,脸当时就有点儿黑了,毕竟被人动了私人电脑,着实有些恼火,但他答应了母亲要冷静一点,而姐夫的小弟又笑嘻嘻地过来,跟他“赔礼道歉”,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陆林也实在是没啥好发作的。

  他没有告诉对方自己这台用了七八年的破电脑,是不可能跑得动吃鸡的,而是趁着那小子出房间的空档,过去把自己之前多年的“学习资料”给全部删了去。

  这些都是他留了多年的,很有收藏价值,不过仔细想一想,自己可能也用不上了,所以直接删掉清静。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家,已经不再是能够让陆林躲避风浪的港湾了。

  这件事情,让陆林心中疼痛,无奈和彷徨,但却无可奈何。

  如果需要陆林做什么,能够让他们一家回到过去小时候的样子,陆林一定会去做。

  但现如今,陆林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办了。

  所以陆林心中除了叹息,再无其他。

  当天下午,陆林就老老实实地在家待着,满足了他母亲的请求。

  他到底还是一个孝顺孩子。

  但接下来他真的有点儿扛不住了,首先是他外甥乐乐,这孩子被陆林姐姐惯得不行,完全就是一个熊孩子的脾气,瞧见陆林姐夫的小弟在那儿玩游戏,就霸道地过去吵闹,想要挤走自己的叔叔单独玩,结果那小叔本来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在自己家里也是小霸王一只,而此刻又被陆林那老电脑一卡一卡,弄得十分难受,当下也是肚子里有着一团火,几次询问陆林都得不到解决之后,猛然一拍桌子,就开始跟熊孩子乐乐干了起来。

  两人一闹,不可开交,乐乐立刻使出了祖传绝学,也就是哭闹起来,那干嚎声,简直就是恐怖的声波武器,让人心烦无比。

  而陆林父亲的思路也比较奇葩,不去劝阻两孩子,反过来骂陆林,说你平日里不是挺能的吗,现在怎么连个电脑都搞不定?

  要不是电脑卡,怎么会出这么多问题?

  可怜陆林在知命堂那里人五人六,一堆人捧着自己,叫“陆首席”,结果在家里这儿,却只能当孙子,被骂了都不敢回击,免得母亲伤心。

  他啥话也不说,硬生生熬到了晚饭时间,结果家里的餐桌根本坐不下这么多人,他没办法,只有跟着母亲在厨房里勉强吃点。

  母亲对于陆林的委屈似乎知道一些,但却没办法帮他解决,只是说道:“等明天搬了新房,一切就好了,好了……”

  她唠叨着,完全不理解陆林的心情。

  陆林吃过饭之后,终于耐不住了,提出去同学家里睡,父亲也不问,挥了挥手,让他离开,反倒是姐姐叫住了他,让他明天早上记得赶回来,他们要在村里小食堂摆入伙酒,叫陆林赶回来端菜打杂。

  陆林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家,结果他刚刚走,姐夫的小弟就跟了过来,笑嘻嘻地说道:“林哥你准备去网吧吗?”

  陆林愣了一下,说道:“什么意思?”

  那个叫做唐肆武的家伙笑着说道:“什么同学啊,一看你就在撒谎——你是不是要去网吧通晓?带上我一个呗,你房间的电脑实在是太烂了,根本吃不了鸡……”

  陆林被他说笑了,不过还是摆手拒绝了。

  唐肆武不信,非要跟着。

  陆林在家的时候,也懒得使手段,故而看上去就像一和和气气的老实人,但一出家门,他就变回了陆首席,哪里会跟这家伙掰扯许多,走出了外面的巷道,直接抬手,招了一出租车便离开了,留下唐肆武一个人在那儿发愣,随后气呼呼地大骂起来。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