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和解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八十六章 和解

2021-02-07更新

  蒋天生为了避嫌,在事务所里一般称呼蒋一鸣叫做“蒋先生”,而不是家里的称呼。

  这一点他比较讲究,分得很清楚。

  陆林知道蒋天生来通知自己,说明蒋一鸣对于这个案子还是比较重视的,要不就直接叫一个文员来通知,或者打个电话,所以站了起来,点头说道:“好。”

  两人出了办公室,朝着蒋一鸣的办公室走去,蒋天生说道:“我一会儿叫人跟客户定时间了,你这边没问题吧?”

  陆林点头,说没问题,你直接去确认吧。

  蒋天生将陆林带到了办公室门口,帮他把门打开之后,自己则离开,去操办后续的事情。

  陆林进了办公室,蒋一鸣起身来迎,随后将他引到了沙发区来。

  两人刚刚坐下,静雅师姐就进了来,给两人泡起了功夫茶来。

  而蒋一鸣则与陆林简单寒暄两句之后,问起了关于案子的事情。

  陆林一一作了回答。

  他讲得比较简单,而且懂得分功,把蒋天生在这件案子里起到的作用给重点提及,其它的则简单省略了去。

  蒋一鸣听完,余兴未了,忍不住说道:“当时那个叫做杨德仓的鬼……”

  陆林打断了他的话,纠正道:“是阴灵,跟鬼不一样。”

  蒋一鸣有点儿讶异陆林的坚持,不过很快就纠正道:“对,当时那个阴灵附在天生身上之后,你是怎么抓住它的?我接到报告,说你当时一把抓住了天生的肩膀,扬起手机来,用闪光灯照了一下……”

  陆林知道在蒋一鸣这边,如果不露出一点儿真东西,可能是过不去的。

  眼前这位,毕竟是老手,见过的世面,比陆林吃过的盐还多。

  所以他直接将自己的右手手掌伸了出来。

  蒋一鸣瞧见这个,先是一愣,随后认真地打量起来。

  陆林的右手,平日里并不觉得,此刻仔细一打量,就能够瞧见从胳膊到手臂,都比左手要粗壮一些,不但如此,掌心之上的手纹也很是古怪,不但与寻常人的不同,而且还有一些扭曲,随着分支出来,那手纹居然汇作好几个看上去颇为古怪,又颇有内涵的符文。

  他端详许久,然后问道:“这是什么?”

  陆林说道:“龙虎镇魔手——据我外婆所言,这是龙虎山不传之秘,需要挑选生辰八字和精气神都符合的童男,从小用药物浸染,配合修行,最终修成的至阳手段……有了这玩意,寻常看不见、摸不着的阴灵,就能够在我们的世界之中出现,并且受擒于此,挣脱不得……”

  听到陆林的讲述,蒋一鸣不由得呼了两口气,这才说道:“想不到,龙虎山竟有如此秘技,为何我认识的几位道长,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陆林笑了,说道:“既是秘技,又如何能够让人知晓呢?”

  说完,他又说道:“再说了,我外婆也是野路子,恐怕与那些名门正派的道长,还是有一些差别的……”

  蒋一鸣不再质疑,而是虚心求教道:“这手段,可传?”

  陆林看了他一眼,说道:“蒋先生你就别指望了,当年我外婆给我弄的时候,我自己都懵懵懂懂,啥也不知道,后来都没有仔细研究过,要不是今年突然遇到了事情,我都不记得自己还有这本事呢……”

  他知道以蒋一鸣的谨慎和本事,肯定是对自己有过调查的,索性也就说开了,免得对方多做猜疑。

  果然蒋一鸣被拒绝之后,也没有多说,只是对他又做了一番勉励,让他多多辛苦。

  知命堂日后的威风,可就都指望陆林来支撑了。

  两人一边聊,一边喝着静雅师姐泡的功夫茶,而静雅学姐在旁边,默不作声,显得十分安静。

  陆林与蒋一鸣简单聊过之后,告辞离开。

  他回办公室不久,静雅学姐找了过来,递给了他两盒名片,陆林接过来,拆开一看,瞧见名片设计得比较有格调,黑白的风格,唯有“首席”二字是烫金的,略显霸气。

  因为之前已经在微信上协商过了,陆林没有说什么,点头接过。

  而这时静雅学姐递过来一个金属名片夹,对他说道:“我估计你没有准备这个,所以特意去商场给你挑选的,你看看怎么样?”

  陆林接了过来,打量了一下,知道是个牌子货,至于多少钱,他也不知道。

  陆林收了,问道:“这个是你买的吧?多少钱,回头我给你。”

  静雅学姐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说道:“不用了,算我祝贺你入职吧,回头还指望你拉扶我一把呢……”

  陆林也没有矫情,点头说道:“那好,回头我请你吃饭。”

  他就这么一说,没想到静雅学姐却很是欢喜地直接问道:“什么时候呢?”

  这么积极主动的么?

  陆林想了想,说道:“今天晚上吧,你有空的话?”

  静雅学姐立刻点头,说好啊。

  陆林说道:“我对这一片不是很熟悉,你帮我挑一家餐厅吧,主要是清静一些,餐品不错的,至于价格,你不必给我省钱啊……”

  静雅学姐很是高兴地答应下来,而这个时候蒋天生打来了电话,问陆林准备好没有?

  陆林应下,随后出来,直接去找蒋天生。

  两人在事务所门口的步行街随便找了家茶餐厅解决午饭,吃饭的时候,蒋天生问陆林是否认识事务所的实习文员施静雅,陆林没有避讳,点头应下,说是自己学校的师姐,之前就认识。

  蒋天生听了,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聊起了接下来的流程,问陆林有什么指导的。

  陆林早有方案,说没事,见个面,单独聊一下,将魂召回就行了。

  事实上,根据杨德仓的说法,根本就没有勾魂啥的,那老大娘只不过是做了亏心事,受了刺激,惊吓过度导致的而已,实在是算不了什么大事。

  如何让她恢复平常,这个杨德仓已经有了想法,应该没事。

  听到陆林的保证,蒋天生放心许多。

  两人吃过饭之后,直接乘坐了蒋天生的牧马人前往客户家。

  客户住在白马山庄那边,离光明路其实并不算远,市区两百多米的大平层,着实是富贵人家。

  蒋天生跟人约好了,上门的时候,那客户已经恭候多时,连带着家人七八口,都是一副愁云惨雾的样子,显得十分低气压。

  对接客户这事儿,自然有蒋天生来弄,陆林倒是偷得清闲。

  不过客户瞧见就蒋天生和陆林两个小伙子过来,其实有点儿不太高兴,觉得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好在当蒋天生将自己老爸抬了出来,对方知晓眼前这位大帅哥竟然是知命堂的少东家之后,态度骤然一变,再也没有了先前的轻视。

  陆林在旁边瞧着,感觉好笑的同时,又觉得蒋天生这个人其实还挺有趣的。

  他虽然平日里还挺独立的,但如果真的需要用到他父亲名头的时候,却绝对不会含糊,并不是一个迂腐之人,跟电视剧上那些想要拼命证明自己的幼稚富二代,截然不同。

  聊了一会儿,就直接进入正题了。

  那位老太已经从医院接了回来,但依旧是昏昏欲睡、愁眉苦脸,终日噩梦惊悸,还日夜哭啼不止,将一家人折腾得不行。

  陆林在客户的带领下,进了老太屋中,简单介绍过之后,众人都离开了屋子,留下陆林一人在此。

  当屋子里陷入安静之后,那老太一脸紧张地看着陆林,在床上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看上去对陆林显得十分防备的样子。

  陆林瞧见,也没有多掰扯,而是直接进入正题:“婆婆,经过好几天的排查,我们终于在昨天,把吓到你的那个阴灵给找到了,而且还跟它达成了和解,它让我们转告你,说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它不会再对你做什么……”

  老太听了,浑浊的双眼圆睁起来,伸出了满是尖锐指甲的手指,对着陆林骂道:“你骗人,你根本没有找到它……它不会放过我的,呜呜……”

  她居然一下子就哭了出来,显然在这些天,心理受到了许多煎熬。

  陆林无奈,说道:“那你要我怎么说,才会相信呢?”

  老太说道:“你怎么讲我都不信……”

  陆林往后退了一步,然后说道:“行了,老杨你来吧。”

  早就准备好了的杨德仓没有现身,声音却在老太的耳畔响起:“行了行了,这件事情既往不咎了,以后不要再违反交通规则就行了,听到了没有?”

  听到这话儿,原本蜷缩在床上的老太就跟那孙猴子一样,直接就蹦了起来,随后居然冲到了陆林身前,使劲儿抓着他的手,紧张地喊道:“它来了,它来了……”

  陆林伸出手来,抓住了她的手臂,缓声说道:“没事,没事,我在呢,它在这里,不过被我拿住了,你放心……”

  老太慌张地说道:“真的吗?”

  陆林说:“我让他给你道歉,行么?”

  老太赶忙说道:“不不不,应该道歉的是我——是我违反了交通规则,随意乱穿马路……”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