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法事该怎么做?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六十六章 法事该怎么做?

2021-02-07更新

  抵达码头的这一帮人里,能够明白陆林重要性的人虽然有,但不多。

  而付凌君就是其中一个。

  她没有跟着众人一起听马队的汇报,而是直接找到了陆林。

  在来的路上,付凌君就知晓了大概的情况,所以没有多问,而是直接扑头盖脸地问道:“小涛他能够醒过来吗?”

  陆林看着这位药业集团的老总,瞧见她脸上那焦急惶恐的表情,心中忍不住生出了几分同情。

  先是女儿出事,然后是儿子失踪……

  倒了血霉。

  换做谁,都冷静不了。

  陆林原本还想要绷一下,好跟对方讨价还价,聊一聊这个劳务费的事情,但瞧见这个美丽知性的女强人此刻一副萎靡劳顿、精神憔悴的模样,却也没了那斤斤计较的市侩劲儿,直接说道:“应该可以,一会儿将众人收集齐整之后,我开始做法。而此之前,我需要收集一些东西……”

  付凌君听了,很是激动,问:“需要准备些什么?缺什么你跟我讲,我让人立刻去采买回来……”

  陆林摇头,说道:“该准备的,我都准备好了,都是有讲究的,普通东西派不上用场——付总你稍歇一会儿,等到那边准备妥当了,我们再聊。”

  讲完这句话,陆林也没有再作停留,而是直接离开。

  为什么走?

  肯定是要去准备那些所谓的“东西”啊!

  至于是什么东西?

  他也不知道。

  不过这个不要紧,陆林只要向付凌君传达了一个意思,那就是这些东西,是定制的,有讲究的,那么对方该明白的,就应该都明白了。

  聊钱这事儿,是个技术活。

  不能急,也不能落入下乘,否则跟他老爸在菜市场的猪头摊前,为了一毛两毛,跟人讨价还价,有什么区别?

  一个行业,要想要暴利,就得有些讲究,和仪式感。

  不然陆林干嘛不直接把残魂放出,让那些人活转过来,而是生生拖延那么久的时间呢?

  或许会有圣母婊批评陆林,觉得他太多心眼了。

  但这就是他。

  也正因为陆林流露出来的这性情,才让洛晓青的忠诚度在短时间内飙升到了合格线。

  总之弄完这些之后,陆林就撤了。

  他回到了平山村,在村口小卖部那儿拿了一盒肥皂,然后询问了旁边一个看守的人员,得知这屋子里就有浴室,于是美美地洗了一个澡,顺便还给手机充了电。

  洗过澡之后,陆林换了一身小卖部老板娘男人的衣服出来。

  直到此刻,他才勉强没有闻到身上的那股恶臭。

  当然,心理作用还在。

  陆林弄完这些,想要留点钱给小卖部,结果在这儿看守的工作人员说不用,这些事情他们会处理的,于是陆林没有再矫情,拿起充了一半电的手机,在平山村漫无目的地转悠了起来。

  这段时间,马队应该会跟来的这些人,特别是付凌君聊起昨夜之事,让他们感受到其中凶险。

  差不多到了早上十点多的时候,陆林终于接到了电话。

  马队问陆林在哪儿。

  陆林告诉他自己在准备东西,马队立刻问需要帮忙吗?

  陆林说不用,他准备得差不多了。

  马队松了一口气,说好,我们都在养殖场这边,你随时都可以过来。

  陆林其实也待得有些无聊了,刚才还在微信里跟潘勇扯淡呢,所以又待了几分钟之后,施施然地走回到了海边这儿来。

  抵达养殖场这边,陆林瞧见这儿围着一大堆人。

  有几个领导模样的人,正在与丰新年的母亲说着什么,那老婆子似乎说到了什么难受的地方,一边说着话,一边抹着眼泪,哭得不成模样。

  丰新年的小女儿在旁边茫然地看着众人,她奶奶一哭,她也跟着哭。

  而丰小恺则如同旁观者一样,冷冷看着众人。

  陆林走过来时,众人都朝着他望了过来,马队立刻拉着他,给帮忙介绍了几个领导,还有一些比较有地位的人。

  领导们似乎有点儿烦了丰新年母亲这祥林嫂一般的举动,所以得了借口之后,纷纷过来,与陆林寒暄。

  陆林瞧见众人都在,知道解决承诺的机会来了,当下也是简单寒暄两句之后,直接提出了自己答应丰新年的事情来。

  他不管马队是怎么跟这帮人沟通交流的,但自己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去办,不能事事都指望着别人。

  按道理讲,陆林在这样的场合和时间点,说这些事情,其实并不讨喜。

  但只要能解决问题,他也就顾不得太多了。

  果然,陆林这话儿说得虽然不合时宜,但情况都摆出来了,几个当领导的也不可能没有表示,有人吩咐下来,说现在上面是有政策的,治疗白内障都是全额报销,又有人说如果需要的话,可以给申请贫困补助之类的,而在场最大的领导则直接拍板,说可以将户口转到市里去……

  这个时候,付凌君也站了出来,说她这边可以资助两个孩子从小学到大学的学费、生活费,另外还会以公司的名义提供一些生活补助,尽可能让他们能够在市里落下脚,离开平山村。

  听到了这个保证,陆林松了一口气,对付凌君说道:“付总真的是不记恩仇,善良大方,我替丰家人给你道谢了……”

  付凌君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是在给小涛积福!”

  陆林说道:“相信事情应该能够圆满结束的……”

  付凌君点头,说希望如此。

  这边聊完了条件之后,陆林跟着马队来到了那边的蓝皮仓库里,所有昏迷的人,都被安置在了这里——当然,不是在那臭气熏天的地窖里,而是在仓库地面上。

  陆林进来的时候,发现这里面的环境依旧恶劣,气味很是难闻,但先前那股刺鼻、让人眼辣流泪的恶臭却消失不见了。

  陆林有些诧异,走到了那地窖口,往下望了一眼,回头问马队:“什么情况?”

  马队跟他说道:“跟上次那翠岗河一样,所有的污秽,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不见了——不但是这里,外面的渔场也一样,那些没有清理的垃圾和鱼尸,全部都不见了……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秽气之源?

  陆林心中有了答案,当下也是含糊地说道:“那些东西,肯定是因为丰新年而存在的,现如今丰新年被我制服了,它也消失一空了吧?”

  马队点了点头,说可能是吧?

  他此刻对陆林十分信服,也懒得思考,所以对方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陆林回到仓库中间来,瞧见这儿整理过了,弄出了一片空地来,一百多号人,全部都堆在了这儿,另外也不知道马队从哪儿弄来的被褥,给那些穿着暴露的妹子,以及温小涛几个人都给垫着或盖着了。

  他打量一圈,突然间瞧见温小涛旁边,居然躺着石建豪。

  陆林有些诧异,指着那逼问马队:“他怎么在这里?”

  马队说道:“凌晨整理的时候,他就一直昏迷着啊,我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

  陆林:“……”

  他刚才在平山村闲逛的时候,查了一下本命物之中的残魂,并没有瞧见石建豪这家伙,按道理说,昨天抵达岛上的这一批人,因为时间太短的缘故,应该都没有被丰新年给勾了魂魄的。

  也就是说,石建豪应该早就清醒了的,怎么可能还在这儿昏迷着?

  到底怎么回事?

  陆林打量着躺在那被褥上,仿佛昏迷过去的石建豪,好一会儿之后,他回过头来,对马队说道:“没事,情况我大概清楚了,行了,你清场吧,我这边要准备法事了——时间不确定,大概半小时多到五十分钟左右;另外就是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别让人闯进来,任何的打断,都有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甚至醒不过来,这一点,我不需要再跟你多做强调了吧?”

  马队使劲儿点头,说道:“当然,当然。”

  他瞧见陆林如此严肃,当下也是认真地表达了态度,让对方务必放心。

  陆林陪着马队来到了门口这儿,又跟众人交代了一番。

  而在他准备关门的时候,付凌君走了过来,握着他的手,诚恳地说道:“陆林同学,请你一定务必救回小涛啊,到时候我这边定有重谢,拜托了!”

  陆林淡然地说道:“我会尽力的。”

  关上门之后,陆林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灿烂洋溢的笑容来。

  终于……

  心花怒放的陆林回过身子来,穿过许多平躺着的人们,最后来到了石建豪的跟前来。

  他认真打量了一下,随后笑了。

  这家伙的身体,与刚才的位置有些差别。

  虽然这变化很小,但陆林因为刚才仔细观察过,所以一下子就瞧出来了。

  也就是说……

  这个逼,其实是在装睡!

  卧槽!

  陆林的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着,但他却没有对石建豪有任何的动作,而是掏出了手机来,开始上网输入了一行字:“急,一场法事都有什么,应该怎么做啊?急,在线等!”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