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这个软件有点牛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六章 这个软件有点牛

2021-02-07更新

  陆林第一次想要吐槽华为手机的屏幕像素,为什么会这么好,以至于那张惨淡的女人脸孔,是如此的细腻真实,仿佛要突破屏幕,从二次元直冲三次元里来一样。

  他吓得浑身酸软,瘫在床上,完全爬不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陆林才回过神,想了想——哎,不对劲啊……

  我没事。

  那娘们儿到底也没有跟贞子一样,从手机里面爬出来啊?

  咬不到我。

  经过之前基地地下室事件之后,陆林对于诡异之事的刺激上限似乎有了一点儿提高,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伸手过去,如同抓火红烙铁一般地架势,抓着正在充电的手机,点亮屏幕,发现那红衣女子的脸已然不见,只有一个APP提醒。

  “提醒:您有一头猛鬼捕捉成功,请及时喂食,否则很快就会消散哦……”

  呃……

  这是什么鬼提醒啊?

  是哪个APP发来的啊?

  什么鬼?

  陆林在一种几近崩溃的状态下,打开了提醒,直接进入了一个程序里面去,结果瞧见一个空荡荡、满是迷雾的空间里,有一个身穿红衣,长发赤足的女子,那女子脸色惨白,眼袋深沉,嘴唇红艳如火,正抬起头,朝着镜头这边望了过来……

  她张开嘴,似乎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叫声来,但显示在手机屏幕上,陆林却没有办法听到,只听到一阵优雅轻灵的古筝之声,将这诡异吓人的气氛给冲淡许多。

  陆林刚开始看的时候,的确是吓了一跳,但瞧见那红衣女人在里面又蹦又跳,却对他完全没有办法,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开始研究起了眼前的手机来,发现这个APP,居然是之前他准备删除的太极图相机软件。

  就在他打算认真研究的时候,突然间手机屏幕上浮现出了一行行血红色的大字来。

  【放了我,不然我杀了你!】

  【放了我……】

  【不想死的话,立刻放了我,不然我让你全家都不得安宁!!!】

  【快放了我,听到没有?】

  【死】

  【死、死、死、死、死……】

  一大片的字,全部都浮在了屏幕上,而那红衣女子惨白诡异的脸也变得越来越大,仿佛镜头从上到下拉下去一般,照得她那一双眼睛通红,里面仿佛藏着尸山血海那般……

  陆林再一次地将手机给扔了去,好一会儿,方才又小心翼翼地拿起来,发现满屏的文字不见了,软件恢复了先前的UI界面。

  左上:“相册”。

  右上:“编辑”。

  中:“拍照“。

  左下:“广场”。

  右下:“回收箱”。

  水墨画的风格,审美一般的界面,以及今天才发现的古筝配乐,构成了这个阴阳鱼图案的APP软件全部。

  陆林瞧见相册那图案上,有一张静态相片,却正是那红衣女子,打开之后,发现跟普通的相册一样,里面有几张图片,其中有两张是他在银鱼岛上第一次打开时拍摄的,而最近的这一张,则正是刚才瞧见的那红衣女子。

  而且还是一张动态图。

  陆林点击动态图,立刻就进入了刚才打开提醒的界面,里面那红衣女子跟直播APP里面的主播一样,开始疯狂作妖,但这时陆林已经不害怕了,瞧见左上角上有个退出,直接点击之后,却是又回到了上一级的菜单,也就是相册里面来。

  这……

  原来那红衣女子,竟然被自己用相机拍照,直接摄进了手机里面来?

  这……也太神奇了吧?

  陆林回忆了一下,想起之前自己在那地道的时候,似乎也是直接用了这个相机,随后不小心触碰到了拍照之后,拉自己腿的那人突然没了劲儿,自己才得以逃脱升天。

  后来潘勇出来,也说了是王萍突然间晕倒,他感觉脑子一清,然后才爬了出来……

  他越想越对劲,又将手按住了那红衣女子的动态图,发现旁边还有好几个选项——分享、移动、删除、全选和更多……

  陆林毫不犹豫地点击了删除键,探出了一个菜单,问他是否移入回收箱。

  就在陆林准备点击的时候,突然间手机来电了。

  是潘勇。

  陆林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接通,然后问:“喂?”

  电话那头传来潘勇低沉的声音:“二林子,在哪儿呢?”

  陆林说:“搁家呢,怎么了?”

  潘勇说:“阳城?”

  陆林说:“对。”

  电话那头的潘勇沉默了一会儿,没说话,陆林听出来了,说道:“老大,咱们都这么熟了,有啥事你直接说就行了,我听着呢……”

  潘勇这才说道:“二林子,咱们是哥们,我也就只讲了——今天老四他爸妈跟我叔递了个话,说老四闹成这样子,我们这帮一起过去的人,都是得负责任的……你们都回了家,我叔把我叫了过去,然后看了医院的诊断单,以及相关费用,初期差不多就得十五万,如果后面效果不行的话,还需要继续治疗。老四他爸妈的意思呢,这些钱,得由我们来出,不然他们就告诉学校,让我们背处分,被开除……”

  “什么?”潘勇这段话的信息量太大,让陆林都有点儿懵,当下也是问道:“什么意思?意思是这十五万,得我们出?凭什么?”

  “老四的家人,怎么讲,情绪比较激动,很难讲话,他们说是我们撺掇他儿子过去的,现在出了事,自然得我们一起担——老四现在的情况很糟糕,白天缩成一团,一句话都不说,一到晚上就大吵大闹,医生说是什么创伤后应激障碍引发的严重精神疾病……具体是什么我不太懂,总之他很有可能疯了。”

  “疯了?不会吧?”

  听到这消息,陆林有些愤愤不平的心,一下子就凉了下来,没有再去计较黄子兴家人的态度,而是问道:“十五万啊,这也太贵了吧?”

  潘勇说:“我看了,主要是用了很多没办法报销的进口药,还有就是心理诊断和治疗的费用特别高,另外他家人还说了,如果治不好的话,就让我们准备好至少一百万吧,甚至有可能送我们上法庭……”

  陆林听到这话儿,脸色变得十分的难堪起来。

  老四的家人现在这样的态度,他的确是可以理解的,但讲到底,他陆林也是很无辜的啊。

  本来他并不想参与这一次的什么探险。

  他甚至都有一些抵触。

  但他最终还是去了,毕竟在一个宿舍里面,太过于标新立异了,不去参加团体活动,很容易就会被人所孤立的。

  当然,陆林是一个有担当的人,并没有在潘勇跟前唠叨太多,而是说道:“其他人知道了么?”

  潘勇说道:“阿萍知道了,另外我给老三打了电话,只不过……”

  陆林感觉到了老大语气里的不对劲,问:“他说了什么?”

  潘勇闷声说道:“他说这件事情与他无关,都是我和老四张罗的,而且他说我家里有钱,他家里困难得很,钱肯定是拿不出来的……”

  陆林:“……”

  有人在的地方,就有社会,即便是一个小小的四人寝室,也是如此。

  在这个宿舍里面,陆林与老大潘勇和老四黄子兴关系不错,但与石建豪却真的是一般般,两人甚至还斗过几次气,要不是老大和老四劝着,两个人早就闹掰了。

  而之所以会这样,最主要的原因,是陆林觉得石建豪这逼人品不行,就知道嘴里叨逼叨,假仗义,真正要出力的时候,绝对是闪到最后面的那个。

  别的不说,光说宿舍聚餐,三年来,陆林就没有见过他买过几次单。

  固然,石建豪的借口是自己家庭条件差,但问题是既然如此,那你就别参加,占兄弟们的便宜啊?

  钱不出,每一次聚餐、活动必到,而且毫不客气,这陆林就不能理解了。

  当然,这些事儿,陆林都只藏在心里,没有说出来。

  他怕别人说他太小气。

  陆林不知道该怎么说,而潘勇则跟陆林诉苦:“二林子,你也知道,我家老豆是有钱,但也不可能这么弄啊?老三让我把这件事情全部扛起了,这个怎么可能?我自己也就一大学生,我怎么扛?哎,我这两天,一直被我老豆骂得跟条狗一样……”

  陆林听潘勇说了许久,完了之后,他对潘勇说道:“这件事情,我明天跟我父母商量一下,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大家一起担着就是,你别担心。”

  潘勇听到陆林的表态,终于舒服一些,与他又聊了几句,说保持沟通,随后挂了电话。

  陆林这边挂了电话,想着那十五万医药费的事情,以及后续的费用,头大如斗。

  这件事情,到底该怎么办呢?

  钱的事只是一部分,最主要的,是老四黄子兴,真的就这么疯了么?

  他还这么年轻啊……

  陆林郁闷得很,而就在这时,手机又开始闪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上面居然出现了一行字:“照我说的做,我可以帮你!”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