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往北,往南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333章 往北,往南

2021-01-29更新

  陆林的声音,并不是直接凌空炸响。
  
  而是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响起。
  
  两者听上去差别不大,但唯有达到了真人级别,触碰过这世间规则、见识过“真人之秘”的四级天师,才能够真正感受得到这里面的奇妙之处。
  
  这里面,涉及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远不是你论起刀剑去劈砍那么简单。
  
  甚至比在那恐怖大魔王一般的青天摩罗王手中,坚持十分钟,还要难上无数。
  
  但就在众人都觉得陆林难以为继的时候,这声音却凭空响了起来。
  
  而且听语气,陆林对于这个让他们都感觉到无比绝望的青天摩罗王,似乎并不是特别的在意。
  
  陆林的表达,与众人所瞧见的一切,似乎非常矛盾。
  
  到底是陆林在强行装逼呢,还是的确如此……谁也不知道。
  
  但下一秒,原本还在激斗的两人,却突然间转向,朝着县城方向掠去。
  
  因为战况太过于复杂,或者说交手的两人境界层次,已经远远超出了场间众人的理解范畴,使得他们完全弄不懂,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
  
  只不过,作为主角的青天摩罗王,与陆林这么一走,使得原本胶着的战局气氛,一时间却变得有些怪异。
  
  场间并不是没有战斗。
  
  那帮变异魔人,依旧还在与几队驯龙摩罗,以及其它邪物在拼斗。
  
  那拼斗动静,似乎也并不比之前轻多少……而且地下的轰鸣,依旧还存在着。
  
  仿佛余韵一般,时不时抖动几下……但身处场间的众人,却感觉世界一下子就变得冷清下来。
  
  残余的天师们,又聚拢到了一起来。
  
  放眼望去,也就剩下了十几人。
  
  看着远去的战况,在黑夜中爆发出绚烂的剑光,以及轰隆隆的震天之响,这些人都变得有些错愕。
  
  随后有人问道:“你们都听到了吗?陆林让我们先走……”
  
  走?
  
  “去哪儿呢?”有人望着周遭的一片狼藉,心中不由得一片茫然。
  
  而这时,有人开口说道:“这……我感觉我们还是按照陆掌教的话去照做吧——那青天摩罗王的实力,你们也是瞧见了,身为真君的龙王裴武亮,都不是它的对手,陆林虽然也很厉害,但到底不过四级……”
  
  立刻有人附和:“对,陆林掌教好不容易为我们争取了逃脱的机会,大家不要枉费,一定得珍惜!”
  
  这般说着,立刻有三五人相互挟持,打算朝着城外的山林中藏匿而去。
  
  但也有人并没有跟着离去。
  
  这其中,便包括了韩玲儿……蒙虎走过了她身边,问:“你……有什么打算?”
  
  韩玲儿望着自己父亲牺牲的那一片区域,开口说道:“我?我打算去给我父亲收个尸,然后吗……”
  
  随后她看向了不远处的王封,问:“王叔,你有什么打算?”
  
  王封揉了揉拳头,裂开满是鲜血的嘴巴,说道:“我啊?听说天洞战场那边还在打呢,我打算过去,帮个忙什么的……”
  
  这时旁边冒出来一个大光头,笑嘻嘻地说道:“带我一个啊——陆林这边,是神仙打架,我帮不上忙;但天洞那边呢,说不定也有我老吴施展拳脚的一席之地呢?”
  
  灰头土脸的范劳模走了出来,眯眼说道:“陆林他们,好像也是奔着天洞战场去了,我们赶过去,说不定还能再碰面呢……”
  
  “是吗?”
  
  “同去,同去……”
  
  一帮不但没有吓破胆,而且还被陆林复生这等奇迹刺激出了强烈斗志的家伙,却是笑嘻嘻地相邀着,朝着南边大步而去。
  
  这帮人刚走,原先交缠一处的改造魔人似乎也收到了指令,朝着县城方向离去。
  
  其余的魔怪,似乎也纷纷散开去。
  
  不多时,原本热闹无比的北线战场,似乎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韩玲儿没有跟着去,而是在一片废墟之中翻找着。
  
  但不管她怎么弄,都没有瞧见父亲的尸体……这时旁边走来一人。
  
  韩玲儿扭头望去,瞧见来人却是花新月。
  
  韩玲儿咬着嘴唇,喊了一声:“小姨……”
  
  花新月却对她说道:“别找了。”
  
  韩玲儿一愣,看向了她。
  
  而花新月却低声说道:“你爸之前交待过我,怕你太犟了,不肯按照天师的规矩办,所以让我帮他处理后事,然后转交给你继承……”
  
  哈?
  
  听到这话儿,韩玲儿浑身不由得一僵。
  
  花新月却平静地说道:“来,我发给你了,你接收一下……”
  
  韩玲儿没有动,而是咬着嘴唇,死死看着花新月。
  
  过了几秒钟,她的眼眶里涌出两行泪水,有些艰涩地问道:“小姨,你……不难过吗?”
  
  韩玲儿是温室里培养出来的花朵没错,但她却并不是傻子。
  
  她自然也知晓,自己的父亲,与这个被她称之为“小姨”的女人之间,有过一段旁人不曾知晓的往事……看破不说破,这便是她这个当子女的,能够给予的、最后的一点温柔。
  
  花新月是何等聪明之人,一下子就听出了韩玲儿的弦外之音。
  
  她这是在责怪自己太过于心冷。
  
  自己,心冷吗?
  
  花新月扬起头来,笑了笑,两行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流去。
  
  随后,她对眼前这个长相甜美的小女生说道:“玲儿,我不瞒你,我之前的确是与你父亲,有过一段关系。但自从某一天,有一个叫做邹国东的男人,说了一堆傻乎乎的话,然后为我而死之后,我们就断了……但即便如此,我依旧很尊重你的父亲……”
  
  说到这里,她抬起头来,双目清澈地看着韩玲儿,说道:“你父亲或许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缺点,但无论是对你,还是对龙虎山,乃至整个江湖,都问心无愧……”
  
  说到这里,她走过来,拍了拍韩玲儿的肩膀,说道:“接收吧,这是他作为父亲,最后的一份心愿。”
  
  说完,花新月从韩玲儿身边路过,去往了南方。
  
  韩玲儿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邹国东。
  
  忽然之间,她毫无预兆地想起了这么一个人。
  
  那是在全面除魔令的郸寨县城中,一个来自茅山的散人。
  
  那个散人,似乎在最后的任务中,跟她们分作了一队……后来,他死了。
  
  哦……原来如此。
  
  似乎,有的时候,爱情也许很复杂。
  
  又或者,它其实很简单呢……对吧?
  
  韩玲儿点击了接收,随后义无反顾地朝着南边追了过去……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