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隐隐不对劲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十五章 隐隐不对劲

2018-03-08更新

  在下到山谷之前,彭队长留了一手,将擅长布置和破解法阵的夏龙飞,和携带装备的六名猛虎班战士留在了山口上戒备,此时此刻,终于发挥了作用。

  这些人居高临下地倾泻着子弹,时不时还有手雷和榴弹轰下来,凭借着那精准的枪法和强大的火力,一瞬间就将敌人的气焰给打消许多,让我们得以喘气,能够穿过一大片的建筑和树林,冲到了山口这边来。

  抵达悬崖这边,夏龙飞在山口上面,冲着我们挥手,大声喊道:“他们没有追上来,快走。”

  彭队长有了底气,回身说道:“让伤员和张老师他们先走,其他人留守,依次往上,我来断后!”

  大家并无意见,由夏龙飞在上面拉着绳索,将人运上去。

  如此忙活了好一会儿,一直到最后留守的彭队长上去,村子里的夜行者们在五把自动步枪和其他火力的压制下,终究也没有能够组织起一次像样的进攻。

  这使得我们最终还是在猛虎班的掩护下,逃脱升天。

  当我们齐心协力将彭队长拉到了山口上时,大家都喘了一口气,而出力最大的夏龙飞则直接瘫倒在了地上,浑身疲乏难受。

  我此刻已经收了六甲神将化身的金甲,以及金箍棒,放松下来,回望山下,发现大雾遮掩,却是将深谷之下的村庄给遮掩了去,瞧不出一丝有人存在的迹象。

  很明显,这是有某种的布置在,使得整个村子都隐匿了起来。

  难怪前人没有发现过这儿还有如此规模的夜行者村庄。

  只不过……

  我心中有几分疑惑,瞧见旁边的马一岙也是目光深邃,便问道:“怎么了?”

  马一岙摸了摸下巴,然后说道:“有点奇怪啊。”

  刚刚将绳索斩断的彭队长听到,也点头说道:“对,按照那帮家伙刚才不死不休的架势,不可能在我们临走前也没有组织起攻势来的。从刚才的情况来看,他们内部之间,似乎发生了什么分歧,所以最终还是没有追过来,与我们搏命。”

  我说对,还有那个什么“白狮王”,从头到尾也没有露面,这一点也很奇怪。

  唐道蹲在悬崖边缘,黑漆漆的双眼瞧着山下的迷雾,缓声说道:“按照刚才那些家伙的实力,统领这些夜行者的是个妖王,也并不奇怪。而如果刚才我们的突围过程中,有一个妖王在领衔,就算是没有太多的神通,也能够拦住我们的去势,将我们死死按在村子里——但是为什么那家伙没有露面呢,而且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所有的一切都有些扑朔迷离,让人觉得有些刻意。”

  谢宁走过来,说你刚才说什么,“刻意”?

  唐道说对,刻意,显得有点儿像是故意安排,甚至导演的一出戏。

  听到他的说法,众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如果说刚才我们经历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有人可以安排出来的一场戏,那么这件事情可就远比我们被野生夜行者袭击要严重许多。

  我甚至忍不住想起了先前半夜的枪声,总感觉有一张大网,笼罩在我们的头上,让我们时时刻刻,喘不过气来。

  到底是谁呢?

  就在这时,张洁老师的博士生黄学而低声说道:“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黄泉引?我之前的时候,听说他们也有人从那个叫做窜天猴的家伙口中,得到了一部分的消息。”

  彭队长断然否定,说窜天猴只是有一个大概的消息,至于具体的方位和开启方法,则只有另外一人得知,我们提审那人的时候,确定除了他,谁也不清楚白虎秘境的具体信息,所以即便是窜天猴知道了一个大概,又跟黄泉引的人说了,那帮人也不可能单独找到白虎秘境的。

  张洁老师突然开口说道:“审问那人的时候,我也在场,所以你讲的,的确没错,但是……”

  她停顿了一下,然后提出了一个可能:“你说,有没有这样的可能,那就是黄泉引也知晓这一点,并且有可能知晓我们科考队的行动,所以在我们的后面跟辍着,等待我们将白虎秘境打开之后,他们再渔翁得利,将我们的成果给抢夺呢?”

  彭队长听到,眉头激烈地跳了几下,然后有些不确定地说道:“这个?不可能,我们这一次的行动级别很高,直属最顶级的相关领导层,而且十分隐秘,所有成员进来之后,都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他们如何知晓我们的行踪呢?”

  黄学而忍不住说道:“那万一有内鬼呢?”

  他这般一说,就好像是点燃了炸药桶一样,彭队长顿时就恼了,当场训斥道:“内鬼?什么内鬼?是我们419办出了内鬼,还是ZC,又或者是你们?黄博士你要清楚一点,无论是我们,还是联合部门,都是绝对专业的,我们有着严格的保密措施,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的,真的要有……也不可能是我们的人,除非是……”

  他下意识地看向了我和马一岙,因为这里面的所有人都有单位和背景,是通过最严苛的政审,方才得以进入的,唯有我和马一岙,则是半路插队而来。

  我们两个,才是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不过很快,彭队长的目光从我们的身上掠了过去,然后说道:“没有什么可是,这件事情,不可能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显得十分肯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刚才的冲突之中,我浴血奋战,奋勇当先,棒下不知道有多少夜行者重伤和丧命,力挽狂澜,拯救众人于危难时刻;而马一岙更是队伍之中好几人的救命恩人,倘若没有他,只怕好些人根本就活不到现在来,更不用说如此刻的生龙活虎。

  我们两人的表现堪称完美,大家对我们也是十分的感激,就连对我们成见最深的彭队长,也转变了态度。

  这样的两个人,怎么可能是内鬼呢?

  瞧见彭队长如此坚持,关于内鬼的讨论到此结束,彭队长和张老师,以及谢宁三人聚在一起小声讨论着,没多一会儿,决定不要逗留,当即出发,不能让那些家伙有机会再缠上来。

  众人开始继续前行,马一岙因为已经将那六号治好的缘故,所以没有再去背着,而是跟着我,与小和尚一起吊车尾。

  经过刚才一番大战,小和尚显得既紧张又激动,问我道:“侯漠,侯漠,刚才就是你所说的生死激战么?好刺激啊,感觉如果稍微反应不过来,就会死去了一样。”

  我瞧见他的模样,忍不住笑,说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与人拼斗的时候,招式还是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儿凌厉感呢?

  小和尚认真地说道:“夜行者也是性命,而且即便是立场不同,但他们也罪不至死,这里面或许有什么误会。我师父常常告诉我,说’出家人慈悲为怀‘,我若是将人打死了,他们其实又有隐情的话,岂不是连改正的机会都没有了么?”

  我说那万一你被别人打死了呢?

  小和尚笑了,说凭我的修为,他们是杀不了我的,不妨事。

  听到他的辩解,我顿时就有些郁闷,思量一番,感觉跟一个笃信佛法的小和尚辩解这个话题,着实是有一些蠢,所以不再跟他继续聊起这话题。

  我们继续往前走,而不断有人过来,向马一岙表示谢意,毕竟先前在村子里的时候,他们还身受重伤,眼看着不行了,而此刻却生龙活虎,比先前更加精神,这都是马一岙神奇的医术,要不然他们未必能活。

  对于自己的救命恩人,他们都十分客气,不管是三巨头之一的张洁老师,还是那几个沉默寡言的猛虎班战士,都是如此。

  马一岙反倒是十分平静,微笑着摆手,说他这是做分内的事情。

  他们聊天,我有时在旁边,有时不在。

  如此行走了一个多小时,队伍找到了一个还算隐蔽的山洞,决定暂时在这里休息。

  这一夜折腾,众人都十分疲惫了,所以简单的沟通之后,便开始歇息,安排值班的时候,彭队长特地安排了我和马一岙值第一班,而且也只是一个小时,后面的时间用不着我们去管。

  这样的时段,算得上是照顾了,不过其他人也提不出反对意见,毕竟先前在村子里的时候,我们出力甚重,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大家在里面收拾着,我和马一岙则在洞口警戒,没多一会儿,彭队长走了出来,看着我们,犹豫了一下,然后走近一些,对我们说道:“两位,先前的时候,因为某些事情,对你们有些不太友好,在这里,跟你们道个歉,还请不要放在心上,而接下来的时间里,也请你们多多照应和帮衬。”

  他的道歉让我们都有些意外,没想到他这么骄傲的人,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着实困难。

  马一岙当然是与他客套,并且说无妨的,无妨的。

  我却忍不住问道:“因为什么事情?”

  彭队长没想到我们会刨根问底,犹豫了一下,方才说道:“其实也不是别的,主要是小马的师父,与我们田总之间……”

平妖二十年小说网非官方微信粉丝群已经建立,如果想入群请加微信:hjq10101021,加微信备注:平妖二十年,拉你入群,欢迎入群。

群聊信息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