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一个,两个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181章 一个,两个

2020-12-12更新

  王安石慢条斯理地说着话,随后右手之上的利剑,便已然落到了平药道人的头顶上来。
  
  感受到那剑刃的冷厉锋芒,先前还有几分平静的平药道人顿时就心慌起来,抬起头来,赶忙喊道:“等等,等等,闵真人,你想要找人提升实力,我可以帮你去张罗啊——绝对质高量多……别杀我啊,我们好歹,也是同志……”
  
  王安石看着这个毫无风范的男人,苦笑一声,说道:“真对不住,我也是没办法了——时间赶不及了,而我又恰好需要几个真人级别的天师,帮我冲上真君之位……”
  
  从某种角度来讲,王安石其实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在不搏命的时候,他表现出来的风度,有如翩翩君子。
  
  即便是说着这种要人命的“虎狼之词”,他脸上的笑容也是如此真诚,就仿佛要的不是对方性命,而只是求人家办点儿小事一般。
  
  这样的微笑,如果是碰到某些“大叔控”的妹子,说不定就直接将脖子放刀上了。
  
  毕竟,太迷人了……
  
  不过平药道人显然不是那种花痴妹子,对于性命,还是十分珍惜的。
  
  瞧见拉人情没有用之后,他立刻抛出了底牌来:“等等,闵真人,我知道一个天大的秘密,只要你能饶过我,我就告诉你……”
  
  “闵真人,圣明华那家伙要对付你,他张罗了全套计划,打算此间事成之后,对你们其余十二子动手!”
  
  “闵真人,我愿意献出我所有积蓄,以及全部的产业……”
  
  “闵真人,饶了我,我真的可以帮到你的……”
  
  “啊……”
  
  平药道人一阵激烈的表述,最终止于一声尖利的惨叫。
  
  王安石右手之中的那把利剑,刺在了平药道人的脑门上,然后贯穿头颅,从后脑滑出……
  
  剑上劲气,直接将他的大脑震成了脑浆。
  
  确定对方已然死亡后,王安石将利剑拔出,打量了一眼这个男人。
  
  那平药道人即便是死去了,也都还是圆睁着双眼。
  
  很显然,他有点儿难以置信。
  
  他不相信王安石会真的杀了他……
  
  因为从价值上来讲,平药道人觉得自己活着,绝对比死去那冰冷的资料,要更加有用。
  
  如果王安石足够理智,应该懂得如何做选择。
  
  但……
  
  王安石终究还是毫不犹豫地拔了剑。
  
  一剑击杀。
  
  因为在平药道人看来,他有许多的生机。
  
  但王安石这边,却没有了时间。
  
  时间紧迫,就顾不得太多……
  
  王安石打量了平药道人一会儿,突然间感觉挺没意思的。
  
  他知道这个叫做胡波的家伙拥有着一个庞大的丹药、药材生产网络,因为将大量丹药用于现实生活领域,并且为许多富人提供优质服务,使得平药道人创办的医药集团,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财富……
  
  平药道人表面上在江湖上并无名气,最多也就只是龙虎山的长老之一。
  
  但事实上,他的身家,绝对要比许多人多得多。
  
  就连搞地产的韩大通,这位被称之为龙虎山本地派的大佬,身家也未必有平药道人丰厚……
  
  甚至连慈元阁的归墟,都不一定比平药道人有钱。
  
  不仅如此,平药道人还左右逢源,暗地里结交了许多的人脉……
  
  他还是阴谋家,不断出卖龙虎山的消息,很显然是有后来居上,鸠占鹊巢的想法……
  
  总之,这是一位潜伏水底的资本巨鳄。
  
  明里暗里,此人也笼络了不少的人才……
  
  从某种角度来讲,这是一个值得大书特书之人,有着太多的故事。
  
  但那又如何?
  
  天师的世界里,道理很多,但最大的道理,有且只有一个。
  
  那就是“实力至上”。
  
  没有绝对的实力,就算是其它手段玩得花里胡哨,最终还不过就是烂肉一堆,然后化作一团数据去……
  
  唉!
  
  王安石轻轻叹了一声。
  
  为对方,也为自己……
  
  随后,他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右耳,右耳上一个如同助听器的仪器突然间展开了来,却是变成了一副大方时尚的黑框眼镜。
  
  这黑框眼镜,其实也是一副装载了天道系统的智能设备。
  
  王安石眨了眨眼睛,便完成了拍照动作。
  
  平药道人消失了,一大片的数据洪流,在王安石的眼前,宛如瀑布一般的跌落……
  
  几秒钟后,王安石浑身哆嗦了一下。
  
  然后就很爽……
  
  他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浊气,内视一遍,沉吟道:“还差一点儿,一个,或者两个……”
  
  具体是多少个,其实王安石也不知晓。
  
  但似乎已经触摸到了……
  
  他闭上眼睛,似乎想要伸出手去,摸一摸那看不见的天花板,但就在这时,身后却传来了女儿的惊呼:“爹爹,后面来的这几个大天师,有点东西,我们快撑不住了……”
  
  王安石听了,脸上露出了一抹古怪地笑容来。
  
  那笑容,就如同山洞中织出层层叠叠蛛网,等来了猎物上门的鬼脸蜘蛛……
  
  ……
  
  龙虎山驻地。
  
  周老蔫从气愤之中回过神来,冷静下来之后,他左右张望一下,发现孙子依旧没有回来。
  
  犹豫了一会儿,本来打算摆着爷爷架子的他,却终究还是没有坚持住。
  
  这迷境之雾,毕竟不比外界。
  
  这儿太危险了,稍有差池,就可能是万丈深渊。
  
  再多的闲气,都得等出去之后,再作计较。
  
  此刻,还是回归理智,认认真真地探讨,开诚布公,最后想出一个办法来……
  
  所以周老蔫走了出来,开始找他孙子。
  
  结果连续问了好几个人,都说没有瞧见……
  
  大家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瞧见周小蔫的人影了。
  
  这……
  
  是什么情况?
  
  连续问了好几个人,却得不到确定答案之后,周老蔫有些心慌了。
  
  回想起先前争执,他突然间生出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那小子,该不会……
  
  不,不可能!
  
  周老蔫此刻也是有些慌神,而随后有人告诉他,说周小蔫消失之前,曾经去过震旦商会的蒙老头那里……
  
  听到这话,周老蔫赶忙找上门去。
  
  此刻的震旦商会,处于高度戒备之中,几个高手,都围着先前受了伤的蒙虎,帮他护法。
  
  周老蔫找上门来,却是被拦住了。
  
  就在双方即将发生冲突之时,蒙虎却主动走了出来。
  
  随后他告诉了周老蔫一个消息。
  
  西南……
  
  周老蔫听得一阵心惊肉跳,忍不住喊道:“那个地方,怕不是个陷阱……”
  
  蒙虎苦笑一声,说道:“我跟他讲了,但他很坚决……”
  
  蒙虎没说话了,因为他感觉到,眼前的这个老烟枪,似乎在一瞬间,就变得无比严肃起来。
  
  就仿佛,要杀人一样……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