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手牵手,不可说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

第101章 手牵手,不可说

2020-11-11更新

  一刻钟不到,陆林与韩大通交手的荒地外,就站满了人。

  大佬瓶最先赶到,而田小冲等人也先后赶了过来。

  不过在他们之前,韩大通麾下人马,就已经赶到了这儿,正好将大佬瓶他们给堵住了——毕竟他们是地头蛇,掌握的消息也比这边要早上一些。

  领头的是韩千源。

  这位哥们自从找准了自己的定位后,就一直以“铮铮铁骨”的形象出现,完全不顾本身实力的差距,就是那么硬顶着,不让大佬瓶等人进入荒地里去。

  如果只有韩千源一个人,那么大佬瓶几乎是一挥手,就能够让这小子去旁边吃屁的。

  但问题是,像薛瘸子、李天贺等人,都很坚决地顶在了他身后。

  就连韩大通的女儿韩玲儿,也是一脸仇恨地盯着大佬瓶,让她有点儿顾忌,不敢硬来。

  韩千源这边也是振振有词,冷脸说道:“怎么着,各位?这是打算破坏规矩,打算一拥而上呗?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大伯这边势力渐微,扛不起旗来了,准备来一个人多打人少?”

  大佬瓶原本颇有些风度,但此刻却直接黑了脸下来。

  她死死盯着眼前的跳梁小丑,冷哼一声,说道:“都跟你说了,我们是过来拉架的,免得陆林和你伯父控制不住,闹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这对于龙虎山来讲,可不是一件好事……”

  韩千源却是迷之自信,得意地说道:“陆林我不知道,但我大伯,却绝对是收放自如的!”

  大佬瓶那精致得不像话的脸蛋儿,此刻布满红潮,仿佛随时都要发动的样子。

  但她作为组织方之一,又不敢过分冲动。

  而这时田小冲走了上来,开口说道:“蜉蝣岂识荣枯?姐,这家伙就是个马粪蛋子,啥也不懂,你跟他说这些,有个啥用呢?”

  韩千源只是一个大天师,而且还是见识不多的那种。

  他自然不知晓,刚才那动静,到底意味着什么。

  事实上,在场的所有真人,绝大部分,此刻的心头都是有些恍惚的。

  因为照刚才的动静,以真人的级别,是很难弄出来的。

  交战双方,怕不得有真君级别吧?

  要不然,怎么可能如此恐怖?

  许多真人的心中其实很是惊惶——凭什么大家都是真人,为啥你们两个给人的感觉,那么让人绝望呢?

  ……

  经过田小冲的提醒,大佬瓶知道跟韩千源这么一个家伙对话,其实有点儿不妥。

  于是她看向了给韩千源撑腰的那几个真人。

  结果薛瘸子几个人却下意识地偏过头去,不敢面对大佬瓶等人的责问。

  事实上,他们既不敢往死里得罪大佬瓶这边,又不想让韩大通那边挑刺,所以选择让韩千源这个二愣子一样的家伙顶在前面,他们则在后面龟缩着。

  不管如何,他们也算是尽了职责。

  大佬瓶瞧见薛瘸子几个人装乌龟,不敢冒头,便看向了旁边的花新月去。

  她知道花新月与韩大通的关系特殊,在韩大通集团里面的地位也是很高的,深受信任,也拥有不错的话语权。

  而且她也明白,花新月,才是真正的明白人。

  于是大佬瓶平心静气地与花新月解释:“刚才的动静,你也感应到了——这样级别的战斗,即便是以韩老板和陆林的级别,也很难控制得住,稍微不注意,可能就是生死之分……要万一双方有一个闪失,对于龙虎山而言,都是巨大的损失,在这个时候,必须得有人出面,将斗争停下来……”

  两女之前其实是有过交集的,甚至可以说是有交情。

  只不过因为选择的缘故,彼此分道扬镳了。

  此刻花新月听到大佬瓶的话语,知道她说得最是在理,但又有点儿难以决断。

  毕竟韩大通交代过,拼斗期间,任何人都不得入内。

  她这边如果松了口,那么事后迎来的,可能就是很严重的后果……

  但如果不让开路的话,韩大通与陆林真的出现了伤亡,在场众人当真能够接受得了?

  说不定,一场内战,即将爆发!

  怎么办?

  ……

  就在花新月左右为难的时候,被法阵封禁的荒地突然间恢复了往常状态。

  天空浮云飘过,夕阳余晖洒落了下来。

  紧接着,那边的大门打开了,走出了两个人来。

  这两人,正是众人议论的焦点,之前进入比斗的陆林和韩大通。

  左边的陆林,一身帅气的黑西装,除了脸色有些发白之外,与之前的时候并无两样。

  右边的韩大通,穿着成功人士的衬衫,腆着肚子,笑眯眯的,态度和蔼。

  原本大家认为会打生打死的两人,此刻却彼此抓着手,亲热得跟爷俩儿一样……

  这画面,着实让旁人为之惊愕。

  而韩千源却是最早反映了过来,立刻迎了上去,大声喊道:“大伯,你……这是?”

  其余人也都看向了两人。

  韩大通揽着陆林的手,哈哈大笑道:“你们怎么都来了啊?不是说马上就要开会了吗?这不是耽误时间吗?走,走,回酒店,继续开会……”

  他定下调子之后,拉着陆林感慨道:“哎呀,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有陆林这样的年轻人来当咱们掌教,也算是龙虎山之福!”

  陆林则淡淡说道:“韩老板夸奖了,不管怎么讲,龙虎山还是需要像您这样经验丰富的前辈长者,来保驾护航的!”

  两人当着众人,好是一番亲热,随后方才分开,各自乘车,往着酒店方向返回。

  陆林与大佬瓶、田小冲同车。

  回去的路上,大佬瓶打量了陆林一眼,随后笑着说道:“换了一身?”

  陆林点头,说:“对,好在没把你送的墨镜拿出来,否则全毁了……”

  大佬瓶问:“怎样,结果如何?”

  陆林说道:“棋逢对手吧,不分胜负,所以干脆握手言和了……”

  大佬瓶一听,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来,意味深长地问了一句:“真的?”

  以她对韩大通的了解,事情可不会就这么算了。

  陆林也笑了,说道:“你就当做是真的吧。”

  旁边的田小冲一脸茫然,然后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所以,到底怎么了?”

  陆林却摇头:“不可说,不可说……”

  大佬瓶却说道:“那一会儿开会的时候,该怎么弄?这个你倒是跟我透个底啊……”

  陆林回答:“按照最早的方案来做吧……”

  大佬瓶笑了:“行,我懂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